X

Hot Search

古今風雲人物

簡介

GIST


介紹古今中外的已故人物,透過這些傳奇人物的風雲事跡,加深大家對歷史的認識。


《古今風雲人物》
逢星期六晚八時至八時半,香港電台第一台播出。

主持:張偉國、麥勁生、曾卓然、羅永生

編導︰馮傑
監製:陳燕萍
香港電台文教組製作

最新

LATEST
17/02/2018

萬曆帝 (九)︰國本之爭

|
明萬曆帝為了冊立愛妃鄭氏所生的皇三子朱常洵為太子,與儒生出身的大臣展開二十多年的爭持,歷史上稱為「國本之爭」。按照儒家禮制,帝位的繼承人,應該是嫡長子,也就是正宮皇后所生的長子。假如正宮皇后沒有兒字,則由妃嬪所生的兒子之中,年紀最大者繼位,亦即所謂「立嫡立長」,以符合儒家的倫理準則。

萬曆帝的正宮皇后王氏,是萬曆六年李太后為萬曆帝選立,萬曆九年誕下皇長女榮昌公主,自此之後萬曆帝對皇后感情冷淡,皇后再沒有生育。萬曆十年某日,萬曆帝往慈寧宮向李太后請安時,與一位姓王宮女發生關係,不久王氏發現有孕,萬曆帝卻不承認,顧左右而言他,太后取來記錄皇帝言行的《內起居注》查閱,證實萬曆帝確實與宮女王氏共處,於是冊立宮女王氏為妃,同年十月,王氏誕育皇長子朱常洛。但當時萬曆帝正深愛鄭貴妃,對常洛母子非常冷淡。據說,鄭貴妃容貌豔麗出眾,深得萬曆帝寵愛,萬曆十二年生下皇次女雲和公主,十三年生下皇次子朱常漵,但不久夭折;十四年生下皇三子朱常洵,其後再生下皇四子朱常治、皇六女靈丘公主、皇七女壽寧公主,鄭貴妃共生下三子三女。於是萬曆帝希望立皇三子為帝位繼承人,有意冊立常洵為皇太子。

萬曆帝向大臣透露打算立愛妃鄭氏所生的皇三子常洵為皇太子的意願,卻遇到極大的阻力,儒生出身的大臣認為,按照倫理準則,皇后無子,應該立皇長子常洛為皇太子,皇帝身為天下臣民表率,不能夠廢長立愛,破壞禮教倫理。於是從萬曆十八年,公元1589年開始,萬曆帝與大臣儒生展開長時期的爭持較量,萬曆帝索性二十多年不出宮門,不接見大臣,不批答公文,不參加典禮,即所謂「不郊、不廟、不朝」。

萬曆二十九年,皇長子朱常洛已年滿二十歲,萬曆帝在群臣強烈堅持,以及母親李太后居中催促之下,立儲一事已拖無可拖,終於宣布冊立皇長子常洛為皇太子。然而,餘波未息,之後更發生多次事故。長期的「國本之爭」,多數明朝大臣捲入鬥爭之中,支持皇帝的大臣與抗衡皇帝的大臣互相攻擊,形成黨派。萬曆廿六年,即1598年;以及萬曆三十一年,即1603年兩次所謂「妖書案」,更是黨派政治惡鬥激化的導火線,朝廷的政治惡鬥,蔓延至民間讀書人。

由於明朝大部文官,來自民間,通過科舉考試進入仕途,成為地方官員、朝廷部院大臣、內閣學士,所以形成非常強大的官僚群體,不同群體,會各有利益,所以聚結成不同派系,很多時為政治議題而各不相讓,展開激烈爭議,甚至互相攻擊,羅織罪名打擊異己,掌權的一派往往藉每三年一次的「京察」,即朝廷對官員的定期評核,貶斥政敵,甚至置政敵於死地。嘉靖初年的「大禮議」、萬曆中的「國本之爭」都是明顯的例子。各派系為了爭強聲勢,派系成員往往在家鄉向準備參加科舉考試的士子廣為宣揚,以正義自居,評論時政,互相呼應,形成輿論,向政敵施壓。

萬曆三十二年,即1604年,吏部郎中(官名)顧憲成因為得罪了皇帝而被革職,他回到家鄉,與同縣高攀龍、錢一本等在無錫縣城的東林書院講學。顧憲成家境貧寒,但自幼努力讀書,在萬曆四年,即1576年,舉鄉試第一成為「解元」(解音介),即全省第一名。萬曆八年,即1580年成為進士,開始出仕,但不滿張居正專橫而仕途受阻。張居正死後,顧憲成處境改善得以升遷,但其後多次得罪內閣被貶。萬曆二十年,即1592年,被平為全國官員廉潔第一,從福建泉州調回北京,擢升為吏部考功司主事,再升為吏部員外郎。第二年,萬曆帝打算拖延國本之爭,提出將皇長字常洛及皇三子常洵、皇四子常治都封為親王,即所謂「三王並封」。顧憲成上表強烈反對,又寫信給同意並封的首輔王錫爵,反復論辯,結果「三王並封」之事不了了之,王錫爵因此辭官告老還鄉。顧憲成推舉支持皇長子的前大學士王家屏接替王錫爵,觸怒了萬曆帝,將顧憲成革職,驅逐還鄉。

顧憲成革職回鄉之後,被江南士子視為正義化身,他與高攀龍等人在無錫東林書院講學,在講堂上掛上後世傳頌的對聯:「風聲雨聲讀書聲聲聲入耳,國事家事天下事事事關心」,每月講學三日,聽眾多達數百人。顧憲成遵從朱子學,主張性善,重視修養工夫,提倡靜坐。他批評當時流行的王陽明學派混淆善惡,對世俗投其所好,同流合污,損害道德公義。顧牽成更認為國家大事不應只由皇帝專斷,應經過內閣和六部判斷,並聽從士紳與百姓的輿論,以求「天下之公」。這些主張在民間及朝中得到廣泛支持。

東林書院的影響力迅速擴大,形成了一個在野的議政集團,他們與朝中任官的同道中人互相呼應,被稱為「東林黨」。同一時期,浙江寧波人沈一貫糾集在京的浙江籍官僚,結成東林黨的反對派,被稱作「浙黨」;湖廣籍官僚、山東籍官僚亦結成「楚黨」、「齊黨」等黨派,與東林黨相互攻擊,發展為「東林黨爭」。

明末學者黃宗羲在《明儒學案》書中這樣說:「天下君子以清議歸於東林,廟堂亦有畏忌。」又說:「東林中亦多敗類,及攻東林者,亦間有清操之人。」「方東林勢盛,羅天下清流,士有落然自異者,詬誶隨之矣。」凡不合東林人士法眼者,就被視為小人,齊、楚、浙黨不一定心服閹黨,但一時走投無路,大多投靠魏忠賢門下。近代美國學者賀凱(Charles O.Hucker)在《明末的東林運動》一文中說:「明末東林運動的失敗,代表傳統儒家價值觀念與現實惡劣政治勢力鬥爭的一個典型,他們是一支重整道德的十字軍,但不是一個政治改革的士大夫團體。」
|

17/02/2018 - 足本 Full (HKT 20:05 - 20:32)

預告

UPCOMING
24/02/2018

萬曆帝 (十)︰梃擊案

|
萬曆年間延續十多年的「國本之爭」,到了萬曆二十九年,萬曆皇帝終於敵不過大臣的堅持,終於宣布立皇長子常洛為皇太子,而愛妃鄭貴妃所生的皇三子常洵封為福王。皇太子雖然已經冊立,但仍然危機重重,宮中、朝中的鬥爭仍然未平息,萬曆帝與東林黨大臣仍然互不信任。十四年後,即萬曆四十三年,爆發了撲朔迷離的宮中刺殺事件——梃擊案。

萬曆四十三年,即1615年,農曆五月初四,有一男子張差,手持棗木棍,闖進太子朱常洛居住的慈慶宮,擊傷守門太監李鑒,太子內侍韓本用聞訊趕到,在前殿逮捕張差,將他交給了東華門守衛指揮朱雄。由巡皇城御史劉廷元審問,但問不出頭緒,其後又經過幾個衙門審問,發覺張差語言顛三倒四,似乎是精神錯亂,說不出誰是主謀,其後更在獄中暴斃。朝中東林黨大臣懷疑鄭貴妃的兄弟鄭國泰、手下太監龐保、劉成是行兇指使者,目的是殺死太子,擁立福王,矛頭直指鄭貴妃。萬曆帝為了平息事件,打破二十多年不上朝的習慣,親自朝見大臣。據《明季北略》一書記述當時情景:

百官膝而前,時太子、三皇孫俱侍。上曰:「昨有風癲張差突入東宮傷人,此是異事,與朕何與(與我有什麼關係)?外庭有許多閒說,爾等誰無父子,乃欲離間我父子耶?止將有名人張差、龐保、劉成,即時凌遲處死。其餘不許波及無辜!」尋執太子手,示群臣曰:「此兒極孝,我極愛惜他。」以君主權威表演「父慈子孝」,阻止大臣深入追究。於是太子地位確立。
|

重溫

CATCHUP
X

萬曆帝 (七)︰三大征之禦倭援朝

|
萬曆二十年,明朝大軍討伐寧夏總兵官哱拜反叛臨近尾聲的時候,東北方的朝鮮國出現重大事故,逼使明朝介入一場曠日持久,消耗非常巨大的戰爭。這場戰爭就是歷時七、八年的萬曆朝鮮之役,朝鮮或韓國史書上稱為「壬辰倭亂」,而日本史書上則稱為「文祿・慶長之役」。

萬曆朝鮮之役的發生,是由於當時掌握日本軍政實權的「太閤大臣」豐臣秀吉(日語讀法:Toyotomi Hideyoshi)為了擴張勢力,派遣十六萬大軍、號稱二十萬,由大將小西行長、加藤清正等率領,渡過對馬海峽,侵略朝鮮國,試圖兼併朝鮮之後,再進侵明朝,達成其統治天下的野心。朝鮮國對突然來犯的日本侵略,措手不及,日本軍勢如破竹,連續攻陷首都漢城(今首爾)及西京平壤,短短一、兩個月內,朝鮮國土幾乎全部失陷,國王李昖(音松,韓語讀音為:Yi Yeon)逃亡到鴨綠江邊的義州,不斷派使臣向明朝求救。明朝大臣對出兵救援朝鮮有所顧慮,但萬曆帝一錘定音,決定出兵,並且徵調大將李如松,從寧夏前線趕赴朝鮮指揮作戰。

明朝援軍趕赴朝鮮救援,朝鮮軍民士氣大振。萬曆二十一年年初,李如松率領明朝援軍擊敗日軍將領小西行長,收復平壤,取得首戰勝利。其後明軍在碧蹄館受到日軍將領立花宗茂、小早川隆景襲擊,明軍慘敗。李如松改變策略,焚燒日軍糧庫,削弱日軍實力。同時,宇喜多秀家為首的日軍攻打幸州山城時,遭遇朝鮮將領權慄的抵抗,損失十分慘重。日軍節節敗退,被迫退至釜山。朝鮮水師名將李舜臣亦在慶尚道、全羅道沿岸牽制日軍戰艦,對日本本土與朝鮮之間的連絡構成極大威脅。日軍在海陸受挫的情況下被迫與明朝議和,明朝派使者沈惟敬到日本大阪與豐臣幕府談判,豐臣幕府提出七項要求:

一、迎明帝公主為日本皇后;

二、發展勘合貿易;

三、明日兩國武官永誓盟好;

四、京城及四道歸還朝鮮,另外四道割讓於日本;

五、朝鮮送一王子至日作為人質;

六、交還所俘虜的朝鮮國二王子及其他朝鮮官吏;

七、朝鮮大臣永誓不叛日本。

沈惟敬擅自答應了這七條,卻對同行的明朝使者謝用鋅、徐一貫等人詐稱豐臣秀吉已同意向明朝稱臣,請求封貢,並撤回侵朝日軍。於是在文久四年,即1595年5月,達成協議。萬曆帝得到日本願意稱臣納貢的「協議」,非常高興,派使者冊封秀吉為「日本國王」。秀吉認為明朝此舉是侮辱日本,再次發動戰爭,這一年是萬曆二十五年、日本慶長二年,公元1597年,因此又稱「慶長之役」。

萬曆帝見日本反覆,再次出兵支援朝鮮,以麻貴為備倭總兵官,統率南北諸軍;以山東右參政楊鎬為僉都御史,經略朝鮮軍務,並以兵部侍郎邢玠為尚書,總督薊、遼、保定軍務,經略御倭。明、日雙方在蔚山僵持,而朝鮮名將李舜臣在麗水附近的鳴梁海戰中,擊敗日軍水師主力,使戰局扭轉。

在兩軍對峙之際,慶長三年(1598年)7月,豐臣秀吉病逝,日軍無心戀戰。11月,明朝與朝鮮聯又在露梁海戰中大敗日軍,雖然李舜臣在戰爭中陣亡,但日軍受到重創,被迫全部撤退回國,慶長之役結束。文祿・慶長之役中,豐臣氏及參與戰鬥的藩主消耗了極大的財力,而德川家康由於留守日本本土,並未參戰,因此實力得以保存,為之後取代豐臣氏奠定了基礎。明朝亦因為出兵援助朝鮮而元氣大傷,朝廷財政緊絀,需要增加賦稅,百姓承受更沉重府擔,而明朝對遼東女真部落難以兼顧,建州女真首領努爾哈赤乘機坐大。
|

RTHK Radio 1

03/02/2018 - 足本 Full (HKT 20:05 - 2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