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古今風雲人物

簡介

GIST


介紹古今中外的已故人物,透過這些傳奇人物的風雲事跡,加深大家對歷史的認識。


《古今風雲人物》
逢星期六晚八時至八時半,香港電台第一台播出。

主持:張偉國、麥勁生、曾卓然、羅永生

編導︰馮傑
監製:陳燕萍
香港電台文教組製作

最新

LATEST
08/12/2018

司馬懿 (九)︰內鬥曹爽

|
司馬懿平定遼東公孫氏之後,班師回朝,卻遭逢魏國的巨大變故:魏明帝病危。《三國志.明帝紀》說:「景初三年春正月丁亥,太尉宣王還至河內,帝驛馬召到,引入卧內,執其手謂曰:“吾疾甚,以後事屬君,君其與爽(曹爽)輔少子。吾得見君,無所恨!”宣王頓首流涕。」魏明帝「忍死」等待司馬懿回京,向他「託孤」,輔助少主曹芳,其中重要原因是:司馬懿是魏文帝、明帝時代碩果僅存的元老重臣。據《三國志》紀、傳所紀,各元老重臣的逝世時間如下:

太和二年(公元228年)九月,大司馬曹休死,
太和二年(228年)十一月,司徒王朗死,
太和四年(230年)四月,太傅鍾繇死,
太和五年(231年)三月,大司馬曹真死,
太和五年(231年)十二月,太尉華歆死,
青龍四年(236年)五月,司徒董昭死,
青龍四年(236年)十二月,司空陳群死,
景初三年(239年)正月二十七日,魏明帝曹叡死。

因此,表面上看來,魏明帝希望借重司馬懿的資歷和威望,輔助年幼的嗣君曹芳,使曹魏政權能在自己死後能夠保持穩定。但事實上另有情節。

原來在魏明帝病重時,明帝已經作出安排,由於明帝沒有親生兒子,所以從某位、或某兩位叔父的兒子之中,選立兩個嗣子,曹詢封為秦王,曹芳封為齊王,史書說:「宮省事秘,莫有知其所由來」。景初三年正月,明帝病危時,宣佈立齊王曹芳為皇太子,當時曹芳只得九歲。在此之前,即景初二年十二月,明帝已經頒佈命令,「以燕王曹宇為大將軍」,曹宇是明帝的叔父,曹操其中一個兒子,當時在曹氏皇族之中輩份最高,深受明帝信任,留在京城洛陽。「大將軍」是西漢中期以來,輔政大臣的職位。據《漢晉春秋》記述,除燕王曹宇,領軍將軍夏侯獻、武衛將軍曹爽、屯騎校尉曹肇、驍騎將軍秦朗亦共同輔政。他們都是明帝身邊的侍衛將領。曹爽是已故大將軍、大司馬曹真之子;曹肇是已故大司馬曹休之子;秦朗是曹操側室杜夫人前夫之子,曹操視為親子,明帝對秦朗非常信任;夏侯獻應該是曹操親族夏侯氏成員,據說曹操父親曹嵩原本姓夏侯,被宦官曹騰收養。由此可見,明帝原本的安排,是由幾位有皇室親貴身分的禁衛將領掌權,輔助少主。但這安排對士大夫出身的朝廷重臣來說,十分不妥當。

明帝最倚重的宮廷重臣是中書監劉放和中書令孫資。「中書」是為皇帝草擬詔令、文件,隨時向皇帝提供意見的職位,相當於現在的機要秘書、辦公室主任之類,監和令都是首長級職位。劉放和孫資對明帝安排皇室親貴輔政感到不妥,而且秦朗向來自恃身分特殊,經常羞辱士大夫,秦朗一旦當權,自己的權力地位可能不保。但秦朗等人每日輪流在明帝牀邊守候,劉孫二人沒有機會向明帝陳情。幾日後,劉放、孫資入見明帝,見牀邊只有曹爽一人,於是力陳燕王等人囂張跋扈的行為,擔心他們對少主不利。《漢晉春秋》記述當時的情景:劉放說:「委祖考之業(放棄祖父、父親的基業),付二三凡士(付託給幾個才幹平凡的人),寢疾數日(病重了數天),外內擁隔(宮廷與朝廷不通消息),社稷危殆(國家陷入危機),而己不知(但皇上自己不知道),此臣等所以痛心也。」帝得放言,大怒曰:「誰可任者?(有誰可以擔當中任)」放、資乃舉爽代宇,又白「宜詔司馬宣王使相參(應該召司馬懿回朝協助)」,帝從之(明帝同意)。放曰:「宜為手詔。(應該親筆寫詔書)」帝曰:「我困篤,不能。(我病得太重,不能寫字)」放即上牀(劉放登上御),執帝手強作之(執住明帝的手勉強書寫),遂齎出(齎,音擠或茲,雙手捧住的意思,即寫好捧出公佈),大言曰(大聲說):「有詔免燕王宇等官,不得停省中。(皇上有詔書罷免燕王等人官職,他們不得停留在宮中)」。據《三國志.燕王曹宇傳》說:「冬十二月,明帝疾篤,拜宇為大將軍,屬以後事。受署四日,宇深固讓;帝意亦變,遂免宇官。」於是發生史書所記「魏明帝忍死等待司馬懿,向他託孤」的故事。

由此可知,司馬懿在魏明帝病危時取得託孤輔政地位,並非他主動爭取。而且,最有實權的輔政者,不是司馬懿,而是大將軍曹爽。曹爽的職位是「拜大將軍,假節鉞,都督中外諸軍事,錄尚書事,加侍中,改封武安侯,賜劒履上殿,入朝不趨,贊拜不名」,可以說是權傾天下。
|

08/12/2018 - 足本 Full (HKT 20:05 - 20:32)

預告

UPCOMING
15/12/2018

司馬懿 (十)︰高平陵之變

|
司馬懿雖然取得輔政地位,但軍政實權掌握在曹爽手中,史書說:「初,爽以宣王年德並高,恒父事之,不敢專行」,他就是說最初曹爽仍然尊重司馬懿是老臣,德高望重,把司馬懿視為父輩,不敢獨斷獨行。但曹爽年少氣盛,而且大權在握,逐漸任用同輩年輕親信:爽弟曹羲為中領軍,曹訓為武衞將軍,曹彥為散騎常侍侍講,其餘諸弟都以列侯身分出入宮禁,成為少帝侍從;何晏、鄧颺、李勝、丁謐(音密)、畢軌等名士,被曹爽起用,任為腹心。在士大夫眼中,這些人都是「浮華之士」,但曹爽不理會反對,任用何晏為吏部尚書主管選拔官吏、薦舉人才;用畢軌為司隷校尉,掌管京畿警備;李勝任南尹,是首都行政長官。丁謐、畢軌等人向曹爽進言:「司馬懿有大志而甚得民心,不可以推誠委之。」曹爽對司馬懿禮貌雖存,但處處猜疑防範,提升司馬懿的官銜為太傅,政事決策都不須司馬懿參與。史書說:「宣王(司馬懿)遂稱疾避爽」。

然而,司馬懿老於官場,深知權力佈置的重要。當時,要控制曹魏最高權力,必須有以下四項要素:
一、控制中央禁軍,即據中領軍、中護軍職位。
二、控制重要地方軍鎮。
三、控制洛陽附近的屯田地區、尤其是許昌、鄴城,掌握朝廷及軍隊之糧食供
應命脈。
四、控制魏朝廷官僚機構的決策中樞──中書監、令職位。

自少帝齊王芳正始元年至十年之間,以大將軍曹爽為首的貴族禁軍勢力,以太傅司馬懿為首的地方軍鎮勢力,加上中書監劉放、中書令孫資為首的官僚,三派輔政大臣,互相明爭暗鬥,爭權奪勢。三派互相拉攏利害相關者,設法在對方勢力範圍內插入自己的勢力,傾軋不遺餘力。司馬懿在中樞的決策權力已被架空,懿亦不得不稱病避其鋒勢。地方軍鎮,曹爽亦盡量以親信取代,例如以夏侯玄都督雍涼;以毌丘儉為鎮東將軍、都督揚州;以諸葛誕為揚州刺史等。儉、誕俱與曹爽、夏侯玄親近。又以親信李勝為荊州刺史,坐鎮南方。

司馬懿長期主持許昌、河北、關中等地屯田,影響力非常深厚,曹爽為了控制軍糧,曾經分割洛陽、野王典農部桑田數百頃,及壞湯沐地以為產業,是為了分薄司馬氏在地方屯田的實力。曹爽及司馬懿都盡力爭取控制屯田權力。

當然,司馬懿方面,亦不會坐待失勢,他一方面暗中鞏固在地方軍鎮的力量,又在禁軍中安插親信子弟,並與曹魏舊臣聯繫,對抗曹爽等新進。豫州刺史王淩與司馬朗(懿兄)及賈逵(懿姻親)友善,正始初,為征東將軍、假節、都督揚州諸軍事;以老將郭淮協助曹爽所派的雍涼都督夏侯玄以作牽制,而懿子司馬昭亦曾為夏侯玄副將。中央禁軍方面,則以其子司馬師為中護軍,牽制曹爽弟中領軍曹羲。中護軍主管武官的任命和升遷,司馬氏顯然是要攏絡中下級軍官,與曹爽一黨控制高級將領職位,手法有異。司馬懿子司馬駿於正始中嘗為屯騎校尉,是其中一例。

雙方暗中較量,到了正始七年,劉放、孫資兩人以年老遜位。其實孫、劉二人之遜位,與不滿曹爽改革有關,史書記述,「大將軍曹爽專事,多變易舊章,資歎曰:『吾累世蒙寵,加以豫聞屬託,今縱不能匡弼時事,可以坐受素餐之祿邪?』遂固稱疾。」 由此可以窺知曹爽曾奪中書監令掌機密的權力,使原本「號為專任」的中書監、令變成閒職,「坐受素餐之祿」。

綜合各種資料,曹爽、司馬懿於爭奪政權時各自的動作如下:

曹爽方面:
(一)控制禁軍,尤其是安排兄弟親信為禁軍高級將領;
(二)安插親信取代司馬懿有影響力之地方軍鎮,如以夏侯玄都督雍涼,毌丘
儉先後為幽州刺史、監豫州軍事等。又毌丘儉、諸葛誕先後都督揚州,
而揚州為司馬氏勢力所未及的地方。
(三)將中書監令掌機密之權收回。孫資、劉放的後任,史書無徵,但曹爽親
信鄧颺曾任中書侍郎,何晏曾典選舉。
(四)爭取洛陽附近屯田的控制權。

司馬懿方面:
(一)安插子弟於禁軍,以司馬師為中護軍,負責武官選舉、升遷、拉攏禁軍
之中下級軍官。
(二)委任親信故舊制衡曹爽所任命之地方軍鎮。
(三)仍然控制許昌附近主要屯田區(據鄧艾傳可知)。
(四)司馬懿兄司馬孚,在中書及尚書省有相當影響力,當時任尚書令。

司馬懿採取守勢,暗中部署,在曹爽的勢力範圍內,安插己方人員,靜待時機。
魏齊王方正始十年(公元249年,政變後改嘉平元年)正月,司馬懿以時機成熟,趁曹爽兄弟隨少帝出城掃墓時,「部勒兵馬,先據武庫,遂出屯洛水梁橋」,於首都洛陽發動政變,史稱「高平陵之變」。
|

重溫

CATCHUP
X

戴卓爾夫人 (二)︰英國工黨與保守黨

|
牛津大學是多少學子力圖晉身的最高學苑,那裏不單是追求高深學問的地方,也是躋身上流社會的重要階梯。牛津的畢業生,成為社會精英自可想見,他們互相聯絡,建立人際關係,做起事來可以互相扶持,一呼百應。所以政黨一早立足這些名校,發掘未來之星,擴大黨的人力資源。

戴卓爾夫人就讀牛津之時,學術能力當然得到培養,她所讀的「化學」當時是尖端科目,一般本科生讀三年,化學卻要四年,所以訓練更為嚴格。更重要的是,1946至47年間,她開始投入保守黨在牛津的聯誼會,還當選為該組織有史以來第二位女主席。但那個是集體經濟瀰漫的時代,戰後邱吉爾下台,工黨推動社會福利政策。另外,解甲歸田的英兵和在殖民地撤回的軍人都需要安頓,處理不好會變成重大社會災難。在這年頭,政治上要反共是自由世界的共同目標,但經濟上要徹底反集體主義卻不容易。而戴卓爾夫人那時候看到海耶克的《到奴役之路》,對自由和解放的信念有了新的依據。
|

香港電台第一台

11/08/2018 - 足本 Full (HKT 20:05 - 20:32)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第五屆傳媒轉型大獎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