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香港家書

簡介

GIST

《香港家書》
星期六 09:00-09:20 a.m.

主持:蕭洛汶、陳顥之
編導:蕭洛汶、陳顥之
監製:葉冠霖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最新

LATEST
17/02/2018

中大崇基學院神學院院長邢福增──中梵修和不可漠視之公義


** 標題由編輯所加

家明:

上次跟你通信,原來是年半前了。近半年來,我正享用安息年假,離港專心寫作,沒想到收到你的來信。

你說得對,相信中梵即將就主教任命問題簽署框架協議。對此,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公開表達憂慮,這與梵蒂岡高層的樂觀態度,形成強烈對比。作為教友的你,問我該如何看是次爭論。我認為,我們不應忽略協議背後涉及的深層問題。

半個多世紀以來,中梵關係走過曲折的道路。自中共建國以來,因著拒絕接受政治力量的操控,不少神職人員及教友受到政治衝擊,甚至被中共以「反革命集團」罪名拘捕。中國政府為分化在信仰上效忠教宗的教會, 在1957年支持「中國天主教教友愛國會」成立,並且在翌年,更違反天主教傳統,首次舉行「自選自聖」主教。此後中梵關係可說陷於歷史低谷。不過,不少神職人員及教友,即使在最惡劣的環境下,仍堅守信仰,展現無比堅毅的信德。

今天中國天主教形成的愛國教會與地下教會並存現象,可說是這段政權干預宗教的歷史結果。家明,你是否仍記得我在課堂上提醒同學,要避免簡單的二元思維,即使在愛國教會內,仍有不少忠於信仰的教友。但同時我卻指出,愛國會及主教團作為中國政府扶植的愛國宗教團體,事實上是黨國宗教管理體制的一員,而非單純的宗教組織。這些愛國宗教團體的存在,說明黨國不容許完全獨立自主的民間組織,所謂「獨立自主」、「民主辦教」,只是一種偽裝的政治口號。政治權力以不同形式(當然包括主教的人選)掌控宗教事務,充分反映出中國宗教自由的殘缺。

是次中梵協議的爭論焦點之一,是中梵在主教任命問題上的共識,是否可以樂觀地理解為中國天主教會的合一?特別是,為了促成這個合一,要求長期為信仰受苦的地下教會作犧牲,是否合情合理?

協議容許教宗可以有權批准任命主教。但只要熟悉中國政教關係者都了解,中國政府絕不會放棄對宗教領導人的實質任命。因此,日後經過「民主選舉」及「中國主教團任命」這兩個程序送到教宗面前的名單,一定是經過統戰部及宗教局的「篩選」。雖然協議容許教宗作最終的委任,但獲得中方認可的主教,一定是在政治上安全系數極高的人選。

相對而言,梵方的讓步卻遠比中方為大。因為教宗需要寬免七位非法主教,甚至要求2位地下主教作犧牲,讓出教區主教的職分。此舉表面上是一種合一的修和,但對於半世紀以來一直堅持信仰的地下教會,卻是極大的傷害。沒有公義作基礎的修和,是否真正的修和?對於許多為信仰付上代價的神職人員及教友,如此犧牲,又教他們情何以堪?

更嚴重的是,協議將原來在黨國體制以外的地下教會送進「鳥籠」之內,需要接受中共宗教管理體制在各方面的控制。梵方消息人士期望,日後可以爭取擴大鳥籠空間,是否只是一廂情願的想法?近日甚至有梵方高層盲目地讚美中國,被視為討好中方的政治獻媚。這些為合理化中梵不對等協議而作的各種辯解,根本完全無視黨國控制宗教的政治現實。

我想起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蕭伯納(George B. Shaw)曾說:「理性的人改變自己適應世界;不理性的人試圖改變世界順應自己。因此,所有進步都依賴不理性的人達成」(“The reasonable man adapts himself to the world, the unreasonable one persists in trying to adapt the world to himself. Therefore, all progress depends on the unreasonable man.”)今天,對中梵不對等協議持異見者,一定會被視為不夠務實、不識大體、不懂策略;但所謂務實、大體與策略,真的能帶來好的改變嗎?信仰的理想,不是應該成為改變世界的力量嗎?其實,教會歷史已經給我們明確答案。

今天是大年初二,剛好踏進教會節期的四旬期。昔日主耶穌在曠野四十日,拒絕惡者的試探──不是為求存而讓石頭變成食物、也非為彰顯自己能力而試探上主,更不會為權柄與榮華而向惡者下拜。讓我們也在四旬期默念主的教導──「不叫我們陷於誘惑,但救我們免於凶惡」,並切切為中國教會祈禱。

 

你的老師
邢福增
2018年2月17日

17/02/2018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2)

重溫

CATCHUP
12 - 02
2017 - 2018
香港電台第一台
X

香港循道衛理聯合教會會長袁天佑──縫補裂痕、持守香港核心價值

** 標題由編輯所加


浩恩,健恩:

    你們大學畢業已多年,學生運動該與你們無關。自9月26日學生罷課,有學生跨過高欄,走進公民廣場,被警方圍捕的那一刻開始,你們每晚在放工後便走到金鐘,與學生們在一起。你們嚐過催淚彈,眼睛飽受胡椒噴霧的傷害,但你們願意為師弟師妹們遮風擋雨,我為你們感到驕傲。
    
    爸爸年紀大了,不能如學生那樣,睡在街頭。我是一位牧師,對於佔中,我既不鼓吹,亦不反對,只期望香港能有一個真普選,不單是一人一票,而能在有真正選擇的權利下投票。我的禮拜堂就在金鐘邊緣,對於佔中,我能做的就只是打開禮拜堂的門,讓在這場學生運動中的人,無論政治立場如何,路過的時候,或心靈或身體受傷和疲累的時候,可以在裏面休息、安靜、治療和祈禱。我也曾在一個晚上,當得悉警方可能要清場,不知會否使用武力,我與30多位教牧同工走到警察與學生中間,希望阻止雙方發生衝擊。多謝學生們的體諒,明白我們都是血肉之軀,如發生衝突,會容易受傷,在多謝我們的好意後,亦希望我們可以離開。
   
    你們聽說,有人曾質問,為甚麼神職人員會公然挑撥以違法行為抗命,耶穌豈不是教導門徒要作鹽作光(太五13~15),做和睦之子(太五9)嗎?這是沒錯的。但讓我們也明白,鹽的功用是防腐,光明是要驅走黑暗,在追求和睦時,我們也不能忘記公義。香港社會出現作虛弄假,指鹿為馬,用威逼或金錢的賄賂叫人遊行簽名,假的普選說成真的普選,作為牧者,怎能夠不予以譴責?很多時候,社會出現不和諧及矛盾亦不是一件壞事,因為在衝突中,社會的不公往往才能顯露出來。作為和睦之子,就要在紛爭中對不同意見人士表達同樣的仁愛,包容和聆聽;在擁抱公義的同時,協助雙方能和解及達成共識。
   
    學生的佔領行動已超過二十日,香港市民也感到日常生活或多或少有所不便。警方曾多次採取行動,清理障礙物,打通了幾個佔領區的交通要道。但是移走了障礙物,並不能移去市民對真普選的訴求,也不能移走市民對政府的忿怒,特別是近日的暴力事件,深深烙印在學生心中,更難移去。道路打通了,但看來交通擠塞的情況比沒有打通時還差。更差者,就是政府與學生的溝通築起了更高的牆。
   
    要解決社會的撕裂和矛盾,並不是清場,而是溝通對話。社會人士都期望政府能與學生可坐下來談,但需要雙方均能釋出善意。幾日前,我和另外五位不同宗教人士公開表示,我們願意成為兩者的橋樑,聆聽雙方不同的意見,尋找共同對話的空間。我又曾與幾位社會人士發出呼籲,要求政府恢復對話,向人大提交補充報告。我們得悉學聯已表示明白,公民提名並不是一刻可達的事。可惜的是,政府已表明不會提交補充報告。個人認為,提交補充報告,並沒有抵觸基本法和政改五步曲的規定。是否如一位建制人士所說,這會令政府丟臉?如果是真的話,我盼望政府能明白,現在已不是面子問題的事。所以,我仍然期望,政府可以重新考慮社會人士的意見,否則就會在學生心中,更強化政府強權無道的感受,對社會發展並無好處。不過,事到如今,有對話總比沒對話好,盼望大家能在對話中找到出路。
   
    佔領行動和政改的發展如何,我無法估計,但有有兩件事是我們當做的。
   
    一,現在雖然是撕裂的時候,也是縫補的時候(傳三7)。
   
    縫補的開始,首先大家都應保持克制。不要互相攻擊責罵,在批評和意見中,不出惡言,更不要煽風點火和使用暴力。
   
    二,無論將來如何,我們仍要持守香港重要的核心價值。聖經說:「慈愛和誠實彼此相遇,公義與和平彼此相親。」(詩八十五10)誠實、公義、仁愛與和平,不單是聖經看重的核心價值,也是社會和普世的核心價值。
   
    我期望每個香港人,都能放下私利與個人的榮辱,齊心努力,共建一個有誠實、公義、仁愛與和平的社會。

                                                                                                                 作為牧者,你們的爸爸
                                                                                                                 二零一四年十月十八日

香港電台第一台

18/10/2014 - 足本 Full (HKT 09:00 - 09:20)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第五屆傳媒轉型大獎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