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香港家書

簡介

GIST

《香港家書》
星期六 09:00-09:20 a.m.

主持:陳顥之、陳亮均
編導:陳顥之、陳亮均
監製:鄭婉薇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最新

LATEST
08/12/2018

考評局前秘書長唐創時──大學應重新檢討收生準則

*標題由編輯所加

珀蔚:

踏入十二月,天氣開始轉涼。聽說英國將要下大雪,今年我不能和你一起歡度聖誕,你在享受節日氣氛的同時,也要記得多穿衣服,不要生病啊!

最近香港多所大學檢討收生標準,討論特別集中在中英數通四個主修科「三三二二」的入學要求。不同人士提出各種微調方案,眾說紛紜。你或許也記得我當年就是因為認同教改方向,希望學生可以掌握兩文三語、而且文理兼通,才離開心愛的大學工作,協助推行文憑試。

當年因教改影響廣泛,中學課程由五年中學加兩年預科變成初中、高中各三年,考評方式亦因而深入改動,以文憑試取代會考及高級程度會考,而大學也由三年制變為四年制。我後來領導的考評局在文憑試正式推行前作了多個模擬研究,提供數據協助大學制定統一收生標準:中英文三級,數學及通識教育二級——即主修科「三三二二」為最低入學要求。理想中,我們希望學生從修讀主修科打好兩文三語基礎,同時建立一定的數理分析能力,達至文理互通;再在眾多選修科中修讀二至三科,擴闊視野,了解自己的興趣和專長。如此,當他們升讀大學時,便能配合大學為三改四而設計的通識教育(General Education) ,進一步發展興趣,挑選適合自己的專業學科。

可惜,這個理想並沒有完全實現。文憑試推行至今已六年有餘,這幾年你應該也聽說過來自師妹和朋友的困惑。由於大學普遍採用「主修科加兩個選修科」(即「4+2X」)的總成績收生,學生和學校基於升學壓力,難免將大量心神投放在四個主修科上,以至不少學生只能選擇修讀兩個選修科。眼見同學在現實考慮之下,不能靈活選科,未能擴闊視野之餘,甚至減低學習動機,實在令人惋惜。有見及此,我後來多次倡議大學採用「最佳五科」成績收生,但成效不彰,未見同學因而更有動力修讀選修科。

珀蔚,你還記得嗎?你就讀高中的時候,剛好受益於靈活選科的機制,既可以修讀你喜愛的文學科,又能學習化學知識,而你也十分享受同時修讀文理科。我相信這個選科組合對你的成長有莫大的裨益——你現今在國際生物醫藥媒體當副編的工作不正是文理知識的結合和運用嗎?我實在希望香港莘莘學子都能有類似的機會,探索和發展自己不同的興趣。

有見及此,我認為大學是時候重新檢視收生準則了。七屆文憑試過去,各大專院校其實已累積了豐富的收生經驗,學系亦已因應各自需要和特色,調整收生標準和比重。比如說,英文系收生較看重英文科成績,工程系則對數學成績要求較高。既然每個課程已有適切的課程收生準則,大學是否有必要保留當初只因新學制從未有收生經驗而在主修科目定下的入學要求,多此一舉呢?我認為,如果新高中考評和大學收生可以適量減低主修科之主導性,包括考慮簡化考評方式,絕對能夠減輕同學不必要的壓力,鼓勵他們多了解不同的選修科,擴闊視野。

科舉時代早已過去,但是「追捧狀元」的心理在我們的社會仍然根深蒂固,不少人期望社會和學校用同一套準則(例如「4+2X」)衡量所有學生的優劣。這真的大錯特錯!正所謂行行出狀元,這世上根本沒有所謂的最神級課程,只有最適合自己的課程。同樣地,世上也沒有所謂的最佳學生,所謂的好學生,往往都只是選擇了合適課程的學生罷了。我深信,只要學生找到自己的興趣及適合自己的課程,人人都可成材!

身為父母的,總會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珀蔚,我真的希望香港的教育體制會與時並進,讓全港家長的子女都能在更自由的天空翱翔。

爸爸

2018年12月8日

08/12/2018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2)

重溫

CATCHUP
10 - 12
2018
香港電台第一台
X

香港循道衛理聯合教會會長袁天佑──縫補裂痕、持守香港核心價值

** 標題由編輯所加


浩恩,健恩:

    你們大學畢業已多年,學生運動該與你們無關。自9月26日學生罷課,有學生跨過高欄,走進公民廣場,被警方圍捕的那一刻開始,你們每晚在放工後便走到金鐘,與學生們在一起。你們嚐過催淚彈,眼睛飽受胡椒噴霧的傷害,但你們願意為師弟師妹們遮風擋雨,我為你們感到驕傲。
    
    爸爸年紀大了,不能如學生那樣,睡在街頭。我是一位牧師,對於佔中,我既不鼓吹,亦不反對,只期望香港能有一個真普選,不單是一人一票,而能在有真正選擇的權利下投票。我的禮拜堂就在金鐘邊緣,對於佔中,我能做的就只是打開禮拜堂的門,讓在這場學生運動中的人,無論政治立場如何,路過的時候,或心靈或身體受傷和疲累的時候,可以在裏面休息、安靜、治療和祈禱。我也曾在一個晚上,當得悉警方可能要清場,不知會否使用武力,我與30多位教牧同工走到警察與學生中間,希望阻止雙方發生衝擊。多謝學生們的體諒,明白我們都是血肉之軀,如發生衝突,會容易受傷,在多謝我們的好意後,亦希望我們可以離開。
   
    你們聽說,有人曾質問,為甚麼神職人員會公然挑撥以違法行為抗命,耶穌豈不是教導門徒要作鹽作光(太五13~15),做和睦之子(太五9)嗎?這是沒錯的。但讓我們也明白,鹽的功用是防腐,光明是要驅走黑暗,在追求和睦時,我們也不能忘記公義。香港社會出現作虛弄假,指鹿為馬,用威逼或金錢的賄賂叫人遊行簽名,假的普選說成真的普選,作為牧者,怎能夠不予以譴責?很多時候,社會出現不和諧及矛盾亦不是一件壞事,因為在衝突中,社會的不公往往才能顯露出來。作為和睦之子,就要在紛爭中對不同意見人士表達同樣的仁愛,包容和聆聽;在擁抱公義的同時,協助雙方能和解及達成共識。
   
    學生的佔領行動已超過二十日,香港市民也感到日常生活或多或少有所不便。警方曾多次採取行動,清理障礙物,打通了幾個佔領區的交通要道。但是移走了障礙物,並不能移去市民對真普選的訴求,也不能移走市民對政府的忿怒,特別是近日的暴力事件,深深烙印在學生心中,更難移去。道路打通了,但看來交通擠塞的情況比沒有打通時還差。更差者,就是政府與學生的溝通築起了更高的牆。
   
    要解決社會的撕裂和矛盾,並不是清場,而是溝通對話。社會人士都期望政府能與學生可坐下來談,但需要雙方均能釋出善意。幾日前,我和另外五位不同宗教人士公開表示,我們願意成為兩者的橋樑,聆聽雙方不同的意見,尋找共同對話的空間。我又曾與幾位社會人士發出呼籲,要求政府恢復對話,向人大提交補充報告。我們得悉學聯已表示明白,公民提名並不是一刻可達的事。可惜的是,政府已表明不會提交補充報告。個人認為,提交補充報告,並沒有抵觸基本法和政改五步曲的規定。是否如一位建制人士所說,這會令政府丟臉?如果是真的話,我盼望政府能明白,現在已不是面子問題的事。所以,我仍然期望,政府可以重新考慮社會人士的意見,否則就會在學生心中,更強化政府強權無道的感受,對社會發展並無好處。不過,事到如今,有對話總比沒對話好,盼望大家能在對話中找到出路。
   
    佔領行動和政改的發展如何,我無法估計,但有有兩件事是我們當做的。
   
    一,現在雖然是撕裂的時候,也是縫補的時候(傳三7)。
   
    縫補的開始,首先大家都應保持克制。不要互相攻擊責罵,在批評和意見中,不出惡言,更不要煽風點火和使用暴力。
   
    二,無論將來如何,我們仍要持守香港重要的核心價值。聖經說:「慈愛和誠實彼此相遇,公義與和平彼此相親。」(詩八十五10)誠實、公義、仁愛與和平,不單是聖經看重的核心價值,也是社會和普世的核心價值。
   
    我期望每個香港人,都能放下私利與個人的榮辱,齊心努力,共建一個有誠實、公義、仁愛與和平的社會。

                                                                                                                 作為牧者,你們的爸爸
                                                                                                                 二零一四年十月十八日

香港電台第一台

18/10/2014 - 足本 Full (HKT 09:00 - 09:20)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第五屆傳媒轉型大獎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