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香港家書

簡介

GIST

《香港家書》
星期六 09:00-09:20 a.m.

主持:蕭洛汶、陳顥之
編導:蕭洛汶、陳顥之
監製:葉冠霖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最新

LATEST
29/04/2017

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導師鄒崇銘──真正共享城市應由下而上

** 標題由編輯所加

Dora:

不經不覺,我和你已認識了十五年。回想當年我們推動社區經濟,仍只是小貓三幾隻的邊緣活動,例如最在灣仔推行的時分券計劃,參與者更多是位處弱勢的基層街坊。後來香港出現了很多社會企業,到了近年又開始流行社會創新和共享經濟,一時間主流市場以外的另類經濟實驗,顯得百花齊放,令這個城市更多姿多彩。

最近大家焦點都落在GoBee Bike、一盤標榜用手機app進行單車共享的生意。有人會覺得它只是一間普通企業,只不過用共享經濟來包裝;亦有人覺得它佔用公共空間來賺錢,只是掛羊頭、賣狗肉。其實什麼才算是共享經濟?在我看來根本難有清晰的定義;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有愈來愈多大集團參與其中,並且謀取巨額暴利,共享經濟變得和大家原先想像的、自由平等地分享資源,相距何止十萬八千里。 

正如我在剛出版的新書《開放合作!》中,我已盡量減少採用「共享經濟」一詞,來避免造成不必要的混淆和誤會;我轉而採用「合作運動」的概念,來描述那些強調非商業化、互利互惠的共享模式,和商業化和以盈利為目標的計劃區分。「合作運動」這名詞來自西方近年興起、稱為「開放合作運動」(open cooperativism)、「平台合作運動」(platform cooperativism)的概念,這些字眼或者顯得很高深莫測,無非都是抗衡集團化和商業化共享經濟所作出的不同嘗試。

近年你和我不約而同地,分別在灣仔、花墟、上水、太子和西貢等地區,推動共享空間的創新實驗,亦可說是香港合作運動的新嘗試。傳統上來說,不少社會企業都會開設餐廳和商店,為弱勢群體提供就業機會;但我們就更關注生產者和消費者的互惠合作,通過革新消費的模式,推動城鄉的合作,並讓消費者認識勞工和環保等議題。我們都艱苦地嘗試在崇尚物質主義的香港,推動更健康和可持續發展的生活方式。

以我們成立的家家厨房為例,最近就正式接手太子的cafe,除有專業廚師提供健康餐單,亦會以共享廚房的概念,按不同時段提供租借廚房的服務,為擁有不同烹調手藝的非專業廚師--即是我們所謂的「家厨」,讓她們有一展所長、甚至開拓自己事業的機會。而成為「家厨」的必要條件,是她們必須尊重食物,使用健康、無添加的食材。同時我們亦會致力聯繫香港的有機農場,通過「家厨」來推廣本地新鮮農產品。

剛好特區政府推出的《香港2030+》規劃願景及策略,諮詢期在明天便會屆滿。諮詢文件中亦曾提出「智慧、環保、具抗禦力」城市這些新概念,以提升城市資源的有效運用,和對應全球生態危機的挑戰,當中亦涉及智能交通系統、促進單車代步等建議。但問題是在官方眼中,智慧城市似乎更依賴集權化的電腦系統,自上而下地調控城市運作的秩序。作為未來智慧城市的居民,表面上我們都有選擇的自由;但未來實際話事的,卻很可能是小說《1984》內的「老大哥」(Big Brother)。

正如邁凱倫和阿傑曼(Duncan McLaren and Julian Agyeman)的書中指出:只有市民自下而上參與共享的城市,才配稱得上是真正的智慧城市。電腦雖能即時收集及處理大量數據,並通過中央系統調配城市資源;但這只是一種對高科技的盲目崇拜,深信高深莫測的電腦編碼和程式是萬應靈丹,卻忽略了一個簡單事實:真正真有智慧的並非電腦,而是人腦。

書中載列眾多包括首爾和三藩市等城市案例,是如何通過城市空間的開放自治,來達至有限資源的互惠共享,由市民通過自下而上的共同創造,探索更健康、環保和可持續的生活模式。「共享城市」不但關注硬件資源的善用,更加關注如何才能更公平、民主及有尊嚴地善用資源。自2012年朴元淳成為首爾市長後,旋即宣佈首爾成為全球首個共享城市;我們很難寄望香港能出現有如此願景的特首,但在民間和社區層面實踐共享,卻並非遙不可及的事情。

祟銘
2017年4月29日

29/04/2017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2)

重溫

CATCHUP
02 - 04
2017
香港電台第一台
X

香港循道衛理聯合教會會長袁天佑──縫補裂痕、持守香港核心價值

** 標題由編輯所加


浩恩,健恩:

    你們大學畢業已多年,學生運動該與你們無關。自9月26日學生罷課,有學生跨過高欄,走進公民廣場,被警方圍捕的那一刻開始,你們每晚在放工後便走到金鐘,與學生們在一起。你們嚐過催淚彈,眼睛飽受胡椒噴霧的傷害,但你們願意為師弟師妹們遮風擋雨,我為你們感到驕傲。
    
    爸爸年紀大了,不能如學生那樣,睡在街頭。我是一位牧師,對於佔中,我既不鼓吹,亦不反對,只期望香港能有一個真普選,不單是一人一票,而能在有真正選擇的權利下投票。我的禮拜堂就在金鐘邊緣,對於佔中,我能做的就只是打開禮拜堂的門,讓在這場學生運動中的人,無論政治立場如何,路過的時候,或心靈或身體受傷和疲累的時候,可以在裏面休息、安靜、治療和祈禱。我也曾在一個晚上,當得悉警方可能要清場,不知會否使用武力,我與30多位教牧同工走到警察與學生中間,希望阻止雙方發生衝擊。多謝學生們的體諒,明白我們都是血肉之軀,如發生衝突,會容易受傷,在多謝我們的好意後,亦希望我們可以離開。
   
    你們聽說,有人曾質問,為甚麼神職人員會公然挑撥以違法行為抗命,耶穌豈不是教導門徒要作鹽作光(太五13~15),做和睦之子(太五9)嗎?這是沒錯的。但讓我們也明白,鹽的功用是防腐,光明是要驅走黑暗,在追求和睦時,我們也不能忘記公義。香港社會出現作虛弄假,指鹿為馬,用威逼或金錢的賄賂叫人遊行簽名,假的普選說成真的普選,作為牧者,怎能夠不予以譴責?很多時候,社會出現不和諧及矛盾亦不是一件壞事,因為在衝突中,社會的不公往往才能顯露出來。作為和睦之子,就要在紛爭中對不同意見人士表達同樣的仁愛,包容和聆聽;在擁抱公義的同時,協助雙方能和解及達成共識。
   
    學生的佔領行動已超過二十日,香港市民也感到日常生活或多或少有所不便。警方曾多次採取行動,清理障礙物,打通了幾個佔領區的交通要道。但是移走了障礙物,並不能移去市民對真普選的訴求,也不能移走市民對政府的忿怒,特別是近日的暴力事件,深深烙印在學生心中,更難移去。道路打通了,但看來交通擠塞的情況比沒有打通時還差。更差者,就是政府與學生的溝通築起了更高的牆。
   
    要解決社會的撕裂和矛盾,並不是清場,而是溝通對話。社會人士都期望政府能與學生可坐下來談,但需要雙方均能釋出善意。幾日前,我和另外五位不同宗教人士公開表示,我們願意成為兩者的橋樑,聆聽雙方不同的意見,尋找共同對話的空間。我又曾與幾位社會人士發出呼籲,要求政府恢復對話,向人大提交補充報告。我們得悉學聯已表示明白,公民提名並不是一刻可達的事。可惜的是,政府已表明不會提交補充報告。個人認為,提交補充報告,並沒有抵觸基本法和政改五步曲的規定。是否如一位建制人士所說,這會令政府丟臉?如果是真的話,我盼望政府能明白,現在已不是面子問題的事。所以,我仍然期望,政府可以重新考慮社會人士的意見,否則就會在學生心中,更強化政府強權無道的感受,對社會發展並無好處。不過,事到如今,有對話總比沒對話好,盼望大家能在對話中找到出路。
   
    佔領行動和政改的發展如何,我無法估計,但有有兩件事是我們當做的。
   
    一,現在雖然是撕裂的時候,也是縫補的時候(傳三7)。
   
    縫補的開始,首先大家都應保持克制。不要互相攻擊責罵,在批評和意見中,不出惡言,更不要煽風點火和使用暴力。
   
    二,無論將來如何,我們仍要持守香港重要的核心價值。聖經說:「慈愛和誠實彼此相遇,公義與和平彼此相親。」(詩八十五10)誠實、公義、仁愛與和平,不單是聖經看重的核心價值,也是社會和普世的核心價值。
   
    我期望每個香港人,都能放下私利與個人的榮辱,齊心努力,共建一個有誠實、公義、仁愛與和平的社會。

                                                                                                                 作為牧者,你們的爸爸
                                                                                                                 二零一四年十月十八日

香港電台第一台

18/10/2014 - 足本 Full (HKT 09:00 - 09:20)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
  • 在新分頁開啟傳媒轉型大獎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