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香港家書

簡介

GIST

《香港家書》
星期六 09:00-09:20 a.m.

主持:蕭洛汶、陳顥之
編導:蕭洛汶、陳顥之
監製:葉冠霖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最新

LATEST
26/05/2018

港科院創院院士黃乃正──倡由研資局監察「過河」科研資金

*標題由編輯所加

尊敬的五叔:

近來好嗎?這幾天天氣轉熱,室內外溫差很大,您要多保重身體。

還記得上次我給您寫的香港家書中提及,我參與創建的港科院於2015年底成立,希望以團結香港科技界、推動香港科技發展為目標,這是香港科技界的重要里程碑。今天我又要向您報告另一個好消息:國家主席習近平親自批示,要加強內地與香港科研合作,支持香港成為國際創新科技中心。中央政府將推出五項重要措施,其中一項是推動粵港澳大灣區科技創新融合發展,您在江門市開設玻璃工廠,相信包括江門市在內的大灣區不久將有飛躍的發展,江門市各方面亦將有巨大改變,您當會樂觀其成。至於其他四項措施,包括加強科技創新合作的頂層設計、完善香港科研人員參與國家科技計劃制度化建設、支持香港科研人員進一步融入國家創新體系,以及擴大兩地創新創業合作和完善科研創新基地合作模式。

近來祖國經濟騰飛,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央投放在科研發展的經費非常龐大,在港從事科研的學者,常常希望能申請到內地科研經費在香港使用。去年,中國科學院院士、中聯辦副主任譚鐵牛來港履新,與港區院士談起這件事,促成了我們二十四位在香港的中國科學院院士和中國工程院院士聯署去信習主席,表達我們上述的意見,以及對國家作出貢獻的願望。今天,我們很高興獲得了習主席的重視和承諾。

香港學者在各方面的應用研究表現優良,例如大數據和人工智能、機械人、智慧城市、金融工程等,而在比較基礎的科學例如化學、 生物醫學、物理和數學等方面的研究更達到國際卓越水平。過去香港學者主要是向香港研究資助局申請研究經費,然而這些都只是短期的資助;創新科技署雖然向香港十六間國家重點實驗室提供每年五百萬元恆常資助,卻是不敷使用。過去我們也可以申請國家科研經費,但只能通過在內地附屬機構申請,成功後也只能在內地聘用人才、購買實驗室設備和材料等。經過習主席批示後,內地科研經費現在可以轉到香港,但這個措施也需要逐步擴大和深化,目前或許只有香港學者參與的國家重點實驗室和工程研究中心,以及參加的國家重大科學研究題目,才可獲得資助。至於中央政府是否需要香港科研機構配合內地創科發展,以及把研究成果應用在中國的創科研發上,才可獲批經費,所有科研都是千絲萬縷,息息相關,每一項研究成果都有它的價值,我相信中央政府不會如此短視,不會墨守成規、自我局限。

香港和內地都擁有雄厚的科研基礎及眾多高質素的科技人才,但礙於經費問題,兩地的科研很難團結一致,只能各自專攻自己專長的研究部分,這是非常可惜的事。如今通過新的資金安排,兩地的科研合作關係將更趨緊密,勢必成為一股驅動國家創新發展的重要力量。有些意見認為香港機構可單獨申請經費資助,會令香港與內地的科研機構由合作伙伴變成競爭對手。亦有擔心會吸納更多內地科研人才,對本港人才造成競爭,我認為如果一個科研人才害怕競爭,根本不可能成為一個優秀的科學家,因為只有競爭才會進步。此外,亦有人擔心中央要求科學家需要「愛國愛港」,科研項目變得政治化。我認為香港從事科研的人都只會專注研究,融入國家體制對他們的科研沒有任何影響。「愛國」或許對很多拿外國護照的科學家造成一些疑慮,但他們很努力於科研及教學,做出卓越的成果,不是很好的愛香港表現嗎!

雖然國家放寛了研究經費的使用,但這不是說香港就可以輕易獲得很多資助,內地的科研經費審批也非常嚴謹。申請研究經費必須經過好些程序和通過公平競爭,而且研究項目必須是既成熟,而且由比較資深的學者領導,才容易獲得資助。所有成功申領經費的研究項目更須接受監察,每年提交報告。根據規定,港澳機構牽頭承擔項目的過程管理和驗收評估等工作,可由內地專案管理組織開展,也都可以委託港澳特區機構執行。因為一國兩制的緣故,內地機構或不可能在香港監察。我的看法是香港研究資助局管理研究經費的運作已經非常成熟,如果由研資局監察,並且向中央報告,未嘗不是一個可行好方法。至於港府的角色如何需要把握機遇,例如提供哪類科研的配套或資助,追上其他地方的步伐,我認為每個科研項目都有各自的需要,如果經過本地和境外專家同行評核,香港政府積極配合及大力支持,當事半而功倍。

我對這項新的安排感到非常樂觀和充滿期待,相信中港兩地今後的交流合作必定更加緊密,兩地的科研必定會百家爭鳴,蔚為大觀。盼望五叔賜予高見。最後,謹祝

生活愉快


 乃正敬上
2018年5月26日

26/05/2018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2)

重溫

CATCHUP
03 - 05
2018
香港電台第一台
X

香港循道衛理聯合教會會長袁天佑──縫補裂痕、持守香港核心價值

** 標題由編輯所加


浩恩,健恩:

    你們大學畢業已多年,學生運動該與你們無關。自9月26日學生罷課,有學生跨過高欄,走進公民廣場,被警方圍捕的那一刻開始,你們每晚在放工後便走到金鐘,與學生們在一起。你們嚐過催淚彈,眼睛飽受胡椒噴霧的傷害,但你們願意為師弟師妹們遮風擋雨,我為你們感到驕傲。
    
    爸爸年紀大了,不能如學生那樣,睡在街頭。我是一位牧師,對於佔中,我既不鼓吹,亦不反對,只期望香港能有一個真普選,不單是一人一票,而能在有真正選擇的權利下投票。我的禮拜堂就在金鐘邊緣,對於佔中,我能做的就只是打開禮拜堂的門,讓在這場學生運動中的人,無論政治立場如何,路過的時候,或心靈或身體受傷和疲累的時候,可以在裏面休息、安靜、治療和祈禱。我也曾在一個晚上,當得悉警方可能要清場,不知會否使用武力,我與30多位教牧同工走到警察與學生中間,希望阻止雙方發生衝擊。多謝學生們的體諒,明白我們都是血肉之軀,如發生衝突,會容易受傷,在多謝我們的好意後,亦希望我們可以離開。
   
    你們聽說,有人曾質問,為甚麼神職人員會公然挑撥以違法行為抗命,耶穌豈不是教導門徒要作鹽作光(太五13~15),做和睦之子(太五9)嗎?這是沒錯的。但讓我們也明白,鹽的功用是防腐,光明是要驅走黑暗,在追求和睦時,我們也不能忘記公義。香港社會出現作虛弄假,指鹿為馬,用威逼或金錢的賄賂叫人遊行簽名,假的普選說成真的普選,作為牧者,怎能夠不予以譴責?很多時候,社會出現不和諧及矛盾亦不是一件壞事,因為在衝突中,社會的不公往往才能顯露出來。作為和睦之子,就要在紛爭中對不同意見人士表達同樣的仁愛,包容和聆聽;在擁抱公義的同時,協助雙方能和解及達成共識。
   
    學生的佔領行動已超過二十日,香港市民也感到日常生活或多或少有所不便。警方曾多次採取行動,清理障礙物,打通了幾個佔領區的交通要道。但是移走了障礙物,並不能移去市民對真普選的訴求,也不能移走市民對政府的忿怒,特別是近日的暴力事件,深深烙印在學生心中,更難移去。道路打通了,但看來交通擠塞的情況比沒有打通時還差。更差者,就是政府與學生的溝通築起了更高的牆。
   
    要解決社會的撕裂和矛盾,並不是清場,而是溝通對話。社會人士都期望政府能與學生可坐下來談,但需要雙方均能釋出善意。幾日前,我和另外五位不同宗教人士公開表示,我們願意成為兩者的橋樑,聆聽雙方不同的意見,尋找共同對話的空間。我又曾與幾位社會人士發出呼籲,要求政府恢復對話,向人大提交補充報告。我們得悉學聯已表示明白,公民提名並不是一刻可達的事。可惜的是,政府已表明不會提交補充報告。個人認為,提交補充報告,並沒有抵觸基本法和政改五步曲的規定。是否如一位建制人士所說,這會令政府丟臉?如果是真的話,我盼望政府能明白,現在已不是面子問題的事。所以,我仍然期望,政府可以重新考慮社會人士的意見,否則就會在學生心中,更強化政府強權無道的感受,對社會發展並無好處。不過,事到如今,有對話總比沒對話好,盼望大家能在對話中找到出路。
   
    佔領行動和政改的發展如何,我無法估計,但有有兩件事是我們當做的。
   
    一,現在雖然是撕裂的時候,也是縫補的時候(傳三7)。
   
    縫補的開始,首先大家都應保持克制。不要互相攻擊責罵,在批評和意見中,不出惡言,更不要煽風點火和使用暴力。
   
    二,無論將來如何,我們仍要持守香港重要的核心價值。聖經說:「慈愛和誠實彼此相遇,公義與和平彼此相親。」(詩八十五10)誠實、公義、仁愛與和平,不單是聖經看重的核心價值,也是社會和普世的核心價值。
   
    我期望每個香港人,都能放下私利與個人的榮辱,齊心努力,共建一個有誠實、公義、仁愛與和平的社會。

                                                                                                                 作為牧者,你們的爸爸
                                                                                                                 二零一四年十月十八日

香港電台第一台

18/10/2014 - 足本 Full (HKT 09:00 - 09:20)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第五屆傳媒轉型大獎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