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香港家書

簡介

GIST

《香港家書》
星期六 09:00-09:20 a.m.

主持:陳顥之、陳亮均
編導:陳顥之、陳亮均
監製:鄭婉薇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最新

LATEST
22/09/2018

城大社會及行為科學系副教授陳敬慈──立法保障僱員權利 將颱風過後的混亂化危為機

*標題由編輯所加

親愛的同學:

很遺憾,因颱風的關係,我們取消了一堂課。但是香港是一個精彩的城市,每天發生的事情,都是學習的好題材。就在上星期,我們談起了香港是一個典型的資本主義社會,盲信市場,政府對勞動力市場採取"積極不干預"的政策。這個星期,颱風山竹襲港之後,就是否應該停工的問題,就展開了一場有意義的辯論。

星期一那天,我從惠州回港,有很深刻的感受。在新興城市惠州,交通暢順,市容整潔。到了深圳市區,因有大樹倒下,出現塞車,所以到羅湖關口時,比正常多了一個小時。朋友說,星期日晚上,深圳主幹道的公共交通已經先行開通。回到香港,坐火車到上水,我卻經歷了一場從未經歷過的混亂。上水到大埔的火車停了,巴士服務還未有恢復,數以千計的乘客排隊等待的士。因周圍大塞車,私家車難以進入港鐵站附近的地帶。在微雨中,我等了三小時,才成功上了一輛車。

對於9月17日的大混亂,特首的回應是,停工不是選項,因為沒有相關機制,事件的嚴重性,未至於可以引用《緊急條例》停工。其實政府很有很多可以做,例如宣佈非必要崗位的公務員停工。也可以化危為機,將事件轉化為社會團結的機會,聯合工會和商會,舉行記者招待會,呼籲全面停工,讓市民留在社區,參與清理工作。和交通運輸公司協調,派出車輛,在主要車站疏導人流。遺憾的是,特首僅僅是建議僱主作出「靈活安排」。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更加表示,「在一個自由、資本主義的社會,特首也沒有權命令全港放假一天,更沒有能力負上社會停止運作一天的經濟損失」。

在談工作與職場政治時,我們討論了三種觀點,左翼批評資本主義制度,認為它將資本的利潤優先於人民的福祉;中間自由派主張政府對經濟進行適當干預,令工人的安全和福利等到基本保障;右翼保守派反對政府干預,認為市場自由運作,才能令最多人受益。我叫大家想一想,在香港的社會情景下,不同觀點的例子。湯家驊的說法,正是右翼保守主義的典型例子,受這種觀點的影響,香港的勞工保障遠遠落後於其他地區。9月17日的一幕,就是目前香港的寫照。在周邊地區的政府採取積極有為的政策,推動社會經濟發展的同時,香港卻迷失在市場的迷思之中,找不到出路。年輕的一代,在思考社會出路時,對自由資本主義的批判就是一個重要的起點。

在深圳,9月15日開始,啟動「防颱風I級應急」措施,全市實行「四停」: 停工、停工、停市、停課,部分企業到17日也繼續停工。在香港,在「市場至上」的原則之下, 政府無權宣佈颱風之後停工,事實上在8號或者以上的風球之下停工,也完全沒有法律的約束力,勞工處《颱風及暴雨下的工作守則》,僅僅是一個指引。所以,很多工人,例如保安員和清潔工,在10號風球之下也沒有權利拒絕返工。對於返工的,僱主可以不支付的士費;沒有返工的,僱主可以克扣工資,甚至紀律處分。這些不公平的故事,長期隱沒在「自由市場,人人受益」的迷思之中。

9月17日的混亂未必不是一個好機會,痛定思痛,重新思考,我們要怎樣的社會。我認為,在全球氣候變化的威脅下,立法保障工人在天災期間及之後停工的權利,必要返工的崗位則必須有加倍的薪酬,已經十分迫切。 

你們的老師
陳敬慈
2018年9月22日

22/09/2018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2)

重溫

CATCHUP
07 - 09
2018
香港電台第一台
X

香港循道衛理聯合教會會長袁天佑──縫補裂痕、持守香港核心價值

** 標題由編輯所加


浩恩,健恩:

    你們大學畢業已多年,學生運動該與你們無關。自9月26日學生罷課,有學生跨過高欄,走進公民廣場,被警方圍捕的那一刻開始,你們每晚在放工後便走到金鐘,與學生們在一起。你們嚐過催淚彈,眼睛飽受胡椒噴霧的傷害,但你們願意為師弟師妹們遮風擋雨,我為你們感到驕傲。
    
    爸爸年紀大了,不能如學生那樣,睡在街頭。我是一位牧師,對於佔中,我既不鼓吹,亦不反對,只期望香港能有一個真普選,不單是一人一票,而能在有真正選擇的權利下投票。我的禮拜堂就在金鐘邊緣,對於佔中,我能做的就只是打開禮拜堂的門,讓在這場學生運動中的人,無論政治立場如何,路過的時候,或心靈或身體受傷和疲累的時候,可以在裏面休息、安靜、治療和祈禱。我也曾在一個晚上,當得悉警方可能要清場,不知會否使用武力,我與30多位教牧同工走到警察與學生中間,希望阻止雙方發生衝擊。多謝學生們的體諒,明白我們都是血肉之軀,如發生衝突,會容易受傷,在多謝我們的好意後,亦希望我們可以離開。
   
    你們聽說,有人曾質問,為甚麼神職人員會公然挑撥以違法行為抗命,耶穌豈不是教導門徒要作鹽作光(太五13~15),做和睦之子(太五9)嗎?這是沒錯的。但讓我們也明白,鹽的功用是防腐,光明是要驅走黑暗,在追求和睦時,我們也不能忘記公義。香港社會出現作虛弄假,指鹿為馬,用威逼或金錢的賄賂叫人遊行簽名,假的普選說成真的普選,作為牧者,怎能夠不予以譴責?很多時候,社會出現不和諧及矛盾亦不是一件壞事,因為在衝突中,社會的不公往往才能顯露出來。作為和睦之子,就要在紛爭中對不同意見人士表達同樣的仁愛,包容和聆聽;在擁抱公義的同時,協助雙方能和解及達成共識。
   
    學生的佔領行動已超過二十日,香港市民也感到日常生活或多或少有所不便。警方曾多次採取行動,清理障礙物,打通了幾個佔領區的交通要道。但是移走了障礙物,並不能移去市民對真普選的訴求,也不能移走市民對政府的忿怒,特別是近日的暴力事件,深深烙印在學生心中,更難移去。道路打通了,但看來交通擠塞的情況比沒有打通時還差。更差者,就是政府與學生的溝通築起了更高的牆。
   
    要解決社會的撕裂和矛盾,並不是清場,而是溝通對話。社會人士都期望政府能與學生可坐下來談,但需要雙方均能釋出善意。幾日前,我和另外五位不同宗教人士公開表示,我們願意成為兩者的橋樑,聆聽雙方不同的意見,尋找共同對話的空間。我又曾與幾位社會人士發出呼籲,要求政府恢復對話,向人大提交補充報告。我們得悉學聯已表示明白,公民提名並不是一刻可達的事。可惜的是,政府已表明不會提交補充報告。個人認為,提交補充報告,並沒有抵觸基本法和政改五步曲的規定。是否如一位建制人士所說,這會令政府丟臉?如果是真的話,我盼望政府能明白,現在已不是面子問題的事。所以,我仍然期望,政府可以重新考慮社會人士的意見,否則就會在學生心中,更強化政府強權無道的感受,對社會發展並無好處。不過,事到如今,有對話總比沒對話好,盼望大家能在對話中找到出路。
   
    佔領行動和政改的發展如何,我無法估計,但有有兩件事是我們當做的。
   
    一,現在雖然是撕裂的時候,也是縫補的時候(傳三7)。
   
    縫補的開始,首先大家都應保持克制。不要互相攻擊責罵,在批評和意見中,不出惡言,更不要煽風點火和使用暴力。
   
    二,無論將來如何,我們仍要持守香港重要的核心價值。聖經說:「慈愛和誠實彼此相遇,公義與和平彼此相親。」(詩八十五10)誠實、公義、仁愛與和平,不單是聖經看重的核心價值,也是社會和普世的核心價值。
   
    我期望每個香港人,都能放下私利與個人的榮辱,齊心努力,共建一個有誠實、公義、仁愛與和平的社會。

                                                                                                                 作為牧者,你們的爸爸
                                                                                                                 二零一四年十月十八日

香港電台第一台

18/10/2014 - 足本 Full (HKT 09:00 - 09:20)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第五屆傳媒轉型大獎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