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香港家書

簡介

GIST

《香港家書》
星期六 09:00-09:20 a.m.

主持:陳顥之、陳亮均
編導:陳顥之、陳亮均
監製:鄭婉薇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最新

LATEST
19/01/2019

前線醫生聯盟副主席蕭旭亮──增建醫院及醫療學額 長遠解決醫護不足問題

*標題由編輯所加

 

致最前線醫生的信:

 

最近又開始流感高峯期,我們這行業又再次進入傳媒的焦點。我認為我們在風眼中間,感覺可能未必那麼強烈,畢竟醫院病床佔用率高企,門診超時,我們都已經太習慣。每年都說有措施應付,但每年結果都是病人不夠床位,要睡在廁盤底,於急症室要入院的病人,需要入院都入不到, 就連深切治療部要將病人轉出普通病房,全因為普通病房太滿,轉都轉不到。我們對這些荒唐的現實居然感到習以為常。最近醫管局公布醫生離職率創下新高同時,香港醫療效率卻諷刺地成為世界第一,總是令人覺得眼前一切都充滿著黑色幽默。  

 

就在這個大環境之下,你們新入職時候的理想,還可不可以維持呢?

 

2017至2018年度,醫管局全職醫生整體流失率逹5.8%。其中眼科、放射科、 婦產科、麻醉科都逹到7%以上。你們為何會離開呢?

 

如果你在婦產科工作,你一個月七晚當值。當值期間,你整晚入手術室不能睡覺,但你不忍心發出怨言,因為你上司跟你一齊工作至天光。他比你年長,但當值次數都不比你少。你不忍心要瀕死的媽媽與她肚內的小孩有事,只有頂硬上。你也明白,全香港包括醫委會都不會因為你通宵工作,又或者只有甚少時間照顧太多病人而犯錯,是一件可以原諒的事。

 

病人越多, 可以用來診治每位病人的時間就越來越少,你們會不會係因為擔心出現醫療事故,傷害到病人而走呢?回顧2017到2018年,多宗醫療事故歷歷在目,例如聯合醫院漏處方肝炎藥和九龍醫院紗布封喉事件,大大觸動著社會神經。你會否會擔心你會是下一位主角?這個是否你們離開的原因呢?

 

還是因為雖然已經全身投入服務,但不單止沒有被體諒,還要在報章上被上一輩醫生指責你們是「裙腳仔」,一代不如一代,而覺得心灰意冷?

 

同樣在公立醫院工作,我可以深深地感受到你們面對的壓力和無奈,但人口老化、醫療需求不斷增加,是香港正在面對的問題。我們作為香港人的一分子,醫療界的一分子,我們是否可以帶領社會進入一個理性而有建設性的討論呢?很多時候前線見到的問題,其實社會和管理層未必完全明白。我們是否可以多點與管理層以及社會各界討論,試著去解決呢?

 

每一代香港人都會遇到不同的問題。我們由2003年沙士,之後的禽流感,一步一步地走到現在。好多問題都是上一代人沒有見過,但每一代人總有他們解決的方法。我相信社會是有共識,要對醫療投入更多的資源,包括短期投入一筆過撥款應對短期壓力,長遠增建公私營醫院和醫護及增加其他專職醫療學額。但是除了傳統做法之外,新一代可會引領新的改革,例如人工智能輔助、開發更加人性化,更高效的病人病歷紀錄和臨床管理系統。令到醫生可以花更多時間診治病人,而花少一點時間對著電腦呢?是否可以引入大數據分析,令到資源分配更加有效呢?但變革好多時都會涉及法律、工程、資訊科技等問題需要跨界別合作,政府可不可以真正做到「志不求易、事不避難」協調各界力量,去解決當今醫療困局呢?  

 

我十分希望新一代可以跳出舊有框架,比上一代更出色,保持初心,令香港醫療成為名實相副的世界第一。

  

前線醫生聯盟副主席

蕭旭亮

2019年1月19日

19/01/2019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2)

重溫

CATCHUP
11 - 01
2018 - 2019
香港電台第一台
X

中大地理及資源管理學系教授伍美琴──《2030+》諮詢文件只見城市建設不見人

** 標題由編輯所加


親愛的弗德曼教授:

      您好嗎?十分期待下個月在波特蘭舉行的規劃會議,因爲可以與師兄師姊師弟師妹為您慶祝90歲生日。盼望您會喜歡我們為您而撰寫的書,這本書是承傳您所倡議的理念,就是規劃不是政府的專利,規劃是要為人民的充權和過幸福的生活而服務。
 
      記得很多年前您問我:爲什麽香港人不能一起想象這個城市的未來?那時的香港還是一個殖民地,可以在十年之内,建設了十個與機場相關的核心發展項目,那時發展是硬道理,甚少被人質疑。香港回歸之後,2007年制訂的《香港2030—全港發展策略》,政府制訂的願景—目標是讓香港成爲「亞洲國際都會」!想不到這個目標十年不變!政府在前天公佈了跨越2030年規劃諮詢,仍然把香港定位為「亞洲國際都會」,更列舉了香港在不同競爭力和城市發展指數的排名。但是這個國際都會,對於上星期在厄瓜多爾基多,由聯合國人居組織舉行、二十年一度的「人居三會議」所通過的 「新城市議程」,卻是隻字不提。這個聯合國一致通過的新議程指出,在全球暖化和社會經濟兩極分化的情況下,城市發展要作範式的轉移:可持續的城市和土地發展對實現人類的豐盛人生至關重要。城市的管治亦需要賦權力予各持份者。

      香港跨越2030年的規劃諮詢文件,提出的發展策略有三大元素。第一是規劃宜居的高密度城市。對於未能入住公共房屋和比較窮的人來説,他們的住屋問題往往是一個噩夢。根據文件的數據,香港大概有25萬人住在劏房,我們也知道有些地區有露宿的朋友。但是文件好像沒有提出如何解決他們現在的居住問題。難道要等到新界北或東大嶼山的發展才能改善他們正在水深火熱的屋住狀況?文件又談到2046年, 70年樓齡的私人住宅單位將達32萬六千個,是2015年的300倍。近年非常多的文獻都證明,狹窄的居所,重建的壓力,被逼遷離熟識的社區,在在都讓人的身、心、靈受到無比的傷害。政府雖然提出建設「健康城市」的願景,但是健康的城市不單只需要環境的改善,更重要是建立可以持續發展的社區,使街坊可以凝聚力量,學習一同去解決問題。可惜,縱觀整份文件,連「社區」一詞,也付諸闕如。

      第二個元素提到要迎接新的經濟挑戰與機遇。說的都是如何增加土地供應以保持經濟的增長。我在社區打滾多年,老百姓最慘情的是未能使用土地去謀生。面對高昂的租金,年輕人要創業差不多是絕望。很多社工朋友和街坊小販,爭取在地區設立墟市,讓小市民可以用自己雙手來拼搏,一方面可以糊口,一方面又可以聯絡感情,是經濟活動昇華,讓人活得更健康、有尊嚴和更有活力!但是,在規劃諮詢的文件裏面,連本土經濟這個詞語也付諸闕如!

      第三個元素是創造容量以達致可持續發展。政府對可持續發展的定義,確實叫人費解。要知道,可持續發展的真正意思是讓我們的後人可以活得更好。我們不斷向大自然、海洋苛索資源,把農田變爲石屎森林,又叫土地在海中央拔地而起,這些行徑都與可持續發展的理念背道而馳。使用現成土地或香港人叫的棕土,就是可持續發展的基本原則。可是整份文件都找不到相關的棕土政策。

      在我看來,一如既往,《跨越2030年的規劃》諮詢文件只是把政府各個相關部門的土地需要整合,化爲一份圖文並茂的文件。這絕對不是策略性的空間規劃,因為沒有讓各持份者共同制訂願景,更沒有以可持續發展原則去改革各政策部門不協調的地方。正如愛因斯坦所說:我們不可能以同一個思維來解決這個思維所產生的問題。政府著實需要看到這個跨越2030年的規劃是與市民大衆的生活需要脫節,它只是一份只是在建設城市,但是不是建立人,讓市民得着幸福生活的規劃文件。政府需要顯示願意傾聽市民的聲音和改動政策的決心。

      弗德曼教授,希望在見到您的時候再好好去請教您的意見!

                                                                                                                    您的學生
                                                                                                                         美琴
                                                                                                                   2016年10月29日

香港電台第一台

29/10/2016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2)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第五屆傳媒轉型大獎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