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香港家書

簡介

GIST

《香港家書》
星期六 09:00-09:20 a.m.

主持:蕭洛汶、陳顥之
編導:蕭洛汶、陳顥之
監製:葉冠霖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最新

LATEST
22/04/2017

人體器官移植委員會副主席黃幸怡──對委員會具酌情權審批未成年者捐器官有保留

** 標題由編輯所加



頌恩:
        還記得4月8 日星期六早上,媽媽聽完一個電話後愁眉深鎖,你問我發生什麼事嗎?我說有一位姓鄧的媽媽因為急性肝衰竭,需要有人捐肝救命。當時鄧媽媽已排在肝臟移植輪候名單第一位,但未有人捐出屍臟,家人中又只有她的17歲零九個月的女兒血型吻合有可能捐肝。女兒為了捐肝救媽媽,但她未滿18歲,不符法例對捐贈人的年齡要求。我既替等候肝臟移植的鄧媽媽擔心,又深深明白她的女兒及其家人心急如焚的心情。
        過去幾年,媽媽擔任人體器官移植委員會的副主席,跟主席和委員審批器官移植的申請。委員會是按香港法例第465章《人體器官移植條例》設立的法定組織,權限來自法例,委員中有醫生、社工、律師、區議員和其他社會人士等,負責審批在生無血親關係或雙方的婚姻關係持續少於3年的器官移植申請。由於很多器官移植申請都是在危急情況下遞交,我們對有關等候器官移植的報導特別關心,希望盡早了解情況,與醫院方面協調須提交的資料,讓委員及早審閱。
        委員會於2015年至2016年審批了46宗在生無關係人士間的器官移植申請,當中有7宗個案的器官捐贈人和受贈人沒有任何親屬關係。有三宗申請媽媽印象特別深刻。第一、第二宗的受贈者是嬰孩,他們的父母及家中各人都不適合活體器官捐贈。結果,第一宗個案是由嬰孩媽媽的運動隊隊友捐贈;第二宗是透過社交網絡呼籲後,由一名善心人士捐出器官。看到受贈者的父母知道有捐贈者肯救他們的孩子,我做媽媽的有好深的感受。第三宗較為人知的便是去年10月,一名退休校長因急性肝衰竭昏迷,生命危在旦夕,幸得前下屬副校長的太太捐肝給他,才得續命。當時受贈者身體狀況很差,有可能做不到移植手術,但捐贈者卻表示,既然已經決定捐贈肝臟,若校長不能接收,亦願意把肝臟贈與其他排在肝臟輪候冊上次位的人士。活體器官移植的手術都是有風險的,但捐贈人的無私精神及其家人的支持,讓受贈者重生,與家人擁抱希望。
        雖然我們不是前線醫護人員,但委員跟秘書處的同事都是一同候命,有時須等到凌晨三、四時審批緊急申請,只為希望受贈者能儘早得到活體器官捐贈救命。可惜的是,香港器官捐贈率偏低。香港每年約有4萬4千人去世,委員會在2015年至2016年卻只收到334人在去世後捐出器官的資料。本年第一季屍肝捐贈數目僅7宗。遺體器官捐贈,除了取決於個人是否願意在死後捐出器官,更重要的是家人能否接納他們捐贈的意願。
        鄧媽媽遇到的情況也是一樣,一直未有屍肝捐贈。對鄧媽媽女兒捐肝的心願,委員會聯繫了醫院、食物及衛生局、醫院管理局和律政司等,探討其他法例容許或可行的方法,但法例要求捐贈者必須達到18歲,亦沒任何酌情權的空間,這應該是立法時保護捐贈者的原意,確保捐贈者已經達到法定年齡,有足夠的能力、心志衡量手術的風險和捐贈的決定。事實上,過去兩星期曾有多於50人聯絡院方表達有意捐肝,有3位做詳細諮詢,最終只有鄭女士在家人支持下,通過健康評估後捐出部分肝臟。媽媽感恩鄧女士終於等到一位捐贈者的出現,更感動的是這位捐贈者無私無求的行動及她家人的支持。知道捐贈人鄭女士身體狀況正常,大家都舒了一口氣,更為他送上祝福。但大家仍是擔心鄧媽媽的健康狀況,得悉她要再次做手術,希望她能儘快康復。
        社會在等候的過程中曾經提出降低捐贈者年齡的建議,立法會亦有議員打算提出緊急修訂《人體器官移植條例》,甚至有提議賦予委員會酌情權,以便日後委員會可以酌情處理類似的個案。有不少的醫生,甚至也有委員個人認為可以探討降低捐贈者的年齡,但也有其他醫生反對,反問鄧媽媽甦醒後會否不同意。我想,若果相同情況發生在我身上,我應該不希望頌恩「以身相救」,因為媽媽知道我們必在天家相見。其實委員會在這問題上未有討論,而且這亦不單關乎委員會的意見,而是大家要對器官捐贈和活體移植有更多的認識和討論。資料顯示,英格蘭、威爾斯及北愛爾蘭無明文規定活體捐贈者的年齡下限,蘇格蘭則16歲以上可以活體捐贈。在加拿大,下限年齡由16歲至19歲不等。至於美國,大部份地方要求活體捐贈者年滿18歲,加州容許15歲以上人士在父母或監護人同意下活體捐贈器官。鄰近的台灣,捐贈者年齡訂為20歲以上,18至20歲之捐贈者更需其法定代理人同意。若香港下降捐贈者年齡至17歲,日後有捐贈者只有16歲10個月,那到時我們又怎辦呢?至於賦予委員會酌情權,審批讓捐贈者在未達法定年齡下捐贈,不論是18歲與否,作為律師,在未有任何細節條文的討論下,我是有保留的。
        無論大家的討論最終是否降低捐贈者的年齡或賦予委員會酌情權,根據醫管局資料,截至2016年尾,輪候肝臟移植的人士有89人,但腎臟的有2047人,可見腎臟移植的需求更大。改動法律需時,亦必須有充分的討論。現時,當務之急還是希望過去許多捐贈人的無私奉獻精神能讓大家明白,髮膚雖受之父母,但能救人一命,勝過七級浮屠。生命離開後,屍身上各個器官仍是很寶貴的,可延續一個甚至更多生命。活體捐贈手術成功率是高,亦是沒辦法中的辦法,但如更多離世的人可以捐贈其器官,就可免卻活人受捐贈手術之苦。我明白法例保護兒童的想法,但作為兒女,知道自己是唯一可以救媽媽而希望可以捐贈的,我亦好同情。社會是否可以不讓年青人做這個選擇呢?政府一直推廣教育提高公眾對器官捐贈的認識,亦鼓勵市民登記成為器官捐贈者,其中與家人討論及明確表達捐贈器官的意願是十分重要,我希望大家都能跨出一步,跳出中國人對生死的框框,使更多人受惠。媽媽亦跟爸爸、公公、婆婆、姨姨表示,自己已在中央器官捐贈名冊登記,若媽媽離世,身體的器官將會捐贈其他人,希望能夠繼續幫助有需要的人。
                                                                                                                                                     愛您的媽媽
                                                                                                                                               2017年4月22日

22/04/2017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2)

重溫

CATCHUP
02 - 04
2017
香港電台第一台
X

前長遠房屋策略督導委員會成員許智文──政府已奠定房屋問題解決基礎

** 標題由編輯所加



各位同學:


                上星期我在開學前 與你們一起談談各自的煩惱, 你們不但對畢業後就業與前途發展路有些迷茫,而且談到很多關於香港房屋市場的疑問。


                土地短缺以致房屋問題令市民難以擁有一個安樂窩,一直是社會的焦點。對於現時樓市的看法,我認為是有不明朗性,原因是美國加息和樓市風險性增加,為市場帶來變化。


                首先,私人住宅樓價持續高企。根據調查機構Demographia發表的一份問卷調查報告,對比全球87個地區,香港2016年第3季的數據,顯示本港樓價中位數是港人收入中位數的19倍,創全球最貴、亦是有紀錄以來11年新高。例如有一位畢業生美琪跟我談及她的置業問題,她指出樓價這麼高,如果買樓面對巨大的困難,需要二十多年蓄和父母幫助才有機會成為業主。


                第二,雖然今年政府訂立的房屋供應量已達標,但如何追回10年內欠缺的供應,以及房屋質素都是重要議題。由2014年至2016年,供應房屋的土地已達到政府所訂立建18,000 個單位的目標,可是於2004年至2012年期間,開發土地進度緩慢,造成今天嚴重缺地的情況。這8年的平均供應量只有11,700個單位,離目標單位總數還差多過50%距離。政府該如何填補期間共欠的7萬個單位,便需靠下屆政府的妥善安排。


                近年新落成的大廈單位總數雖然增加了,但樓面面積卻沒有同步增加。最新推出的私人住宅單位呎數越賣越細,還有些只有百多尺的「劏房屋」,成為一時話題。根據差餉物業估價署數據,於上年度,面積431方呎以下的單位落成量達3,116個單位,佔整體落成量25.8%,比例創近22年新高,可見私人一手住宅趨向「劏房化」。


                 第三,目前公屋輪候冊人數已突破二十八萬大關,輪候時間由原來約三年大幅增至逾四年半,輪候市民變得十分焦急。特別是年輕人,私樓樓價高昂,負擔不起,又要等很長的時間才可上樓。於是很多人便要租住劏房作容身之處,大大影響生活質素。


                回顧過去五年內政府曾推出優化土地供應策略,以短、中、長期方案來改善此問題,短期方面,把住宅物業印花稅其中一項增至15%,目的是打擊三種非自住的買家,包括外來、投資及炒賣買家。政府也曾推行港人港地和白居易等政策讓更多住宅預留給香港人。長期方面,政府構思在維港以外填海、發展岩洞,重建舊區、更改土地用途以及重用前石礦場等。我認為這些政策一定程度上增加土地和房屋供應,滿足更多市民買樓得需要,但未「上車」的市民仍然非常憂慮。對比五年前,現屆政府已落實了覓地找屋,我覺得房屋問題雖然未完全解決,但可以說基礎已奠定了。


                因此,為解決燃眉之急,政府於剛推出的施政報告列出一系列房屋政策,希望能撫平市民急切上車的心情,政府考慮發展洪水橋新發展區和新市鎮擴展計劃,並規劃把郊野公園外圍生態價值較低的綠化帶或閒置土地建屋。我認為尋找新土地開發,針對現時土地緊拙的問題是可行的,同時在土地開發時應保留高生態價值的動植物,希望在發展過程中,可達至經濟與環境取得平衡。在選址上,政府在任何土地都應選擇一些交通方便的地點,有完善的基建配套,為市民帶來一個舒適的居所。而且政府推出政策時,應與市民討論、 協商,達成共識,了解各持份者看法,為廣大市民謀取福祉。


                未來二、三十年房屋供應的長遠規劃必需要切實做好,各界可從多方面探討香港房屋問題,如社會架構、經濟、民生各方面著手,提出利弊,社會應在平衡各方利益後取捨,為香港未來住房需要作充足的準備及安排。


                同學們深入了解香港房屋問題後,盼望將來你們投身房產業界,多思考並提出一些有建設性的方案,共同解決房屋問題,引領香港走出這困境。


                祝新年快樂、學業進步!

                                                                                                                                                                                                                                                                許智文教授

                                                                                                                                                                                                                                                            2017年1月21日


香港電台第一台

21/01/2017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2)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
  • 在新分頁開啟傳媒轉型大獎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