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劇情

    STORY

    監製:李雅欣 許志堅

    29/07/2016
    相片集
    相片集

    美國洛杉磯是世界級表演者的集中地,無數舞者為發展自己的舞蹈事業,紛紛投身這個大舞台。

    美國本為HIP-HOP的發源地,不少出色的舞蹈老師從跳HIP-HOP開始,慢慢鑽研出一種專屬自己個人風格的新興編舞形式,名為Urban Dance,這亦是吸引舞者大倫希望來洛杉磯學舞的主要原因。

    在這次旅程中,大倫跟其他國家的舞者一起學習,亦有機會跟不同頂尖的Urban Dance舞者學習,當中不乏世界知名的舞團成員和編舞師,透過上他們的編舞班,重新思考屬於自己的舞步和風格。

    大倫感受到美國人對舞蹈的渴求,亦深刻體會自己的局限。雖然已經跳舞多年,但自覺實力離理想很遠,更遑論要在幾個月後,帶領自組舞團參賽。

    面對現實與理想的差距,大倫如何突破自己,讓舞技更上一層,將成為這趟旅程的重要得著。

    集數

    EPISODES
    • 鋼管上的舞士

      鋼管上的舞士

      當提及鋼管舞時,或許會有人聯想到燈紅酒綠的夜總會、性感火辣的脫衣舞孃,甚至有人會認為鋼管舞只是賣弄色情、難登大雅之堂的雜技。事實上,要在一根鋼管上搔首弄姿殊不簡單。舞者不但需要有足夠的肌力支撐身體動作,也要有柔軟的筋骨才可以擺出婀娜的姿勢。

      25歲的鋼管舞導師Narlton喜歡把體操元素加入鋼管舞蹈中,挑戰肌肉力量與軀幹柔韌度的極限。Narlton在今年一月開設了自己的舞室,並開始把鋼管舞當作運動推廣。近年在國際舞壇上,不但有愈來愈來多聲音表示要爭取把鋼管舞定為奧運項目,鋼管舞的國際賽事也變得愈來愈有規模。Narlton指出,賽事評分具既定標準,與奧運體操項目相似。今年四月,他到日本參加國際賽不但獲得奬項,更發現其他得獎者都是國家代表隊員,只有他以個人名義參賽,而大會人員對他沒有港隊隊服也感到詫異。這件事令他印象深刻,亦驅使他下定決心推廣鋼管舞,期望終有一天會出現香港的鋼管舞代表隊。

      22歲的Leon認為鋼管舞是一門表演藝術,不應該只限於女性。他指自己喜歡突破傳統,明知一般人對男性跳鋼管舞都會投以奇異眼光,甚至會對此反感。不過,他就是要挑戰大家的comfort zone,想透過自己的舞步讓人反思,使大家明白其實不應該對兩性抱有先入為主的觀念。然而,在香港這個較為保守的城市,鋼管舞的市場仍然狹窄,因此Leon演出機會少之又少。Leon的目標是衝出香港,並獲邀到世界各地教授鋼管舞,但要達成目標,他首先要闖出名堂。因此,他在今年六月毅然到澳洲悉尼參加Mr Pole Dance國際大賽,與來自世界各地的頂尖舞者一較高下,爭一席之位。

      既然鋼管舞是一種表演藝術,又是一項運動,為何不能多加推廣呢?在香港長大的澳洲籍鋼管舞導師Symone,幾年前便開始教授小朋友鋼管體操。她年紀最少的學生只有七歲,而充滿活力的同學們每次上課就像小猴子一樣,在鋼管上不亦樂乎。Symone指出,現時隨她學習的學生以外籍小朋友為主。她希望本地家長會逐漸接受鋼管舞,作為一種孩子課餘時的興趣活動。

      09/09/2016
    • 最後一戰

      最後一戰

      三位編舞師大倫、WING和阿麟經過美、日、韓三地的學舞之旅後,終須回歸現實,帶領舞團完成排演,參加四川成都舉行的全國齊舞大賽。

      比賽前舞團日以計夜地綵排和備戰,他們三人一方面帶領隊員排舞,同時面對進度落後、創作靈感乾塘、隊員士氣低落等種種問題,壓力日復日地滋長。

      同時間,在比賽之都的成都,多支本地舞團亦努力備戰。其中一支是剛羸出WORLD OF DANCE中國大賽的冠軍舞團Hello Dance,他們通宵達旦排舞。在副隊長Derek心中,備賽與軍訓無異,每個團員都需要付出百分百精神和體力,才能練出專業水準。事實上,成都雖為二線城市,這裡的跳舞氣圍絕不遜於北京、上海的一線之城。這裡學舞的人的平均年齡小至七、八歲,在這次全國大賽中,便有一支擁有多次參賽經驗的兒童隊伍,全隊隊員年紀最大亦不過十五歲。

      比賽如箭在弦,各個舞團用盡最後七十二小時作衝刺。來自香港的大倫、WING和阿麟抵達成都之後與團員積極練習,但來到人生路不熟的地方作賽,又遇上一連串突如其來的事故和問題。未到比賽的最終一刻,一分一秒都不能鬆懈。

      19/08/2016
    • 韓流襲舞

      韓流襲舞

      南韓,娛樂音樂事業大行其道,多年來積極吸取外國優質的音樂及舞蹈文化,再創造出國家獨特的曲風K-Pop,隨之掀起全球「哈韓」旋風,不少年青一代都熱切追捧韓星、韓劇、韓舞,讓近年南韓躍升成亞洲創意文化輸出的大國。
      K-Pop被喻為一種音樂類型,更可以說是一種表演模式,在流行多變的曲風下,加入不同舞蹈,讓每首流行曲都變成舞曲。由於K-Pop沒有舞蹈限制,與近年興起Urban Dance編舞風格相似,因此自K-Pop熱潮席捲全球後,南韓冒起很多著名編舞師,令韓國成為五花八門齊舞風格的表演平台。
      本身性格內㪘,多愁善感的舞者阿麟,為突破個人編舞風格,展現更全面的舞台表現效果,決定踏足南韓,在五光十色的娛樂文化下,走訪各類舞室及藝術學校,體驗南韓舞技的多元化,將年青舞者以舞追夢的激情,帶回香港感染隊員,以求在舞蹈大賽中奪取佳績。

      12/08/2016
    • 苦舞出路

      苦舞出路

      日本,一個提倡「舞育」的國家,早於二次大戰後,便一直深受西方舞蹈影響,著名舞者多不勝數。近年,日本教育部為讓孩子脫離低頭族,建立溝通能力,更大力推動「舞育」發展,將美國流行的「街舞」訂為初中生體育必修科。
      在教育全面推動下,日本街頭不難找到舞者的足跡,夜店、舞室甚至戶外廣場亦是年輕人感受音樂同舞蹈表演的場所,他們對跳舞的熱忱已滲進每個角落,連帶各類舞室都出現不少十多歲的跳舞新星,精湛舞技令人攝服。
      同樣從小學舞旳WING,多年來都敬仰日本舞者跳舞的細緻度和節奏感,亦難以忘懷他們學舞的刻苦和堅持。今次WING為組舞團參加跳舞比賽,便決心出發到日本,由舞技鍛鍊,到調整跳舞心態,都務求突破自己,在編舞創意和技巧上有大躍進。

      05/08/2016
    • 舞界限

      舞界限

      美國洛杉磯是世界級表演者的集中地,無數舞者為發展自己的舞蹈事業,紛紛投身這個大舞台。

      美國本為HIP-HOP的發源地,不少出色的舞蹈老師從跳HIP-HOP開始,慢慢鑽研出一種專屬自己個人風格的新興編舞形式,名為Urban Dance,這亦是吸引舞者大倫希望來洛杉磯學舞的主要原因。

      在這次旅程中,大倫跟其他國家的舞者一起學習,亦有機會跟不同頂尖的Urban Dance舞者學習,當中不乏世界知名的舞團成員和編舞師,透過上他們的編舞班,重新思考屬於自己的舞步和風格。

      大倫感受到美國人對舞蹈的渴求,亦深刻體會自己的局限。雖然已經跳舞多年,但自覺實力離理想很遠,更遑論要在幾個月後,帶領自組舞團參賽。

      面對現實與理想的差距,大倫如何突破自己,讓舞技更上一層,將成為這趟旅程的重要得著。

      29/07/2016
    • 舞與夢

      舞與夢

      一群追逐夢想的青年,在霓虹光管照射下尋找自己的夢想。在鏡房練習的他們重覆一個問題:「為咗夢想,你可以去到幾盡?」

      追夢很難,要找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追夢更難。三位全職舞者Wing、大倫和阿麟,雖然來自不同背景,性格迴異,喜歡音樂與跳舞的風格各有不同,但都擁有一份共同的決心,便是組織一支超過二十人的舞團,參加一次全國齊舞大賽,向國際舞台的台階出發。

      單憑熱誠,並不能夠令二十個素未謀面的人一起參賽。如何在短時間內訓練出一支專業舞團?如何排出一支吸引觀眾、震憾人心的舞蹈?如何突破舊有框架,創作具特色的舞蹈?這些都是三位舞者迫切思考的問題。

      為了解決種種疑問,三位舞者決定出赴美、日、韓三個國家,融入當地Urban dance文化,藉著體驗生活尋找答案,他們期待這次旅程能啟發他們的思維,幫助他們踏上國際舞台。一個追夢的故事由這裡開始...

      22/0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