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藉著人物的故事、影像、帶領觀眾到中國走一走、看一看

    簡介

    GIST

    監製:Fong Hiu Shan


    中國近數十年來在經濟、社會、建設方面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中央領導人夢想實現中華民族復興:在國內,引領國民走出貧窮,奔向小康;國際上,推動建設陸海經濟走廊,構建大國崛起藍圖;不少中國人民抓住了機遇,賺到第一桶金。但經濟繁華,是否等於心中富有?領導人有個中國夢,人民的夢又如何? 國家全面推行二孩政策,一班背負黑戶之名的孩子,會否因為政策開放,國家鼓勵生育而可以重見光明?網絡高速發展,啟動了「互聯網+」的列車,造就了一班網絡紅人,透過把「粉絲」轉化為購買力,把人氣轉化為真金白銀。八十後年輕人,遇上八十歲的皮影戲老藝人,為了實現夢想,用眾籌方式,「自己文化自己救」,拯救日漸失落的傳統皮影手藝。安徽宿州是中國的「馬戲之鄉」,每家每戶都養著獅子、老虎,在屋前屋後進行「才藝訓練」;然而,有著悠久歷史的中國馬戲表演正面臨生死存亡的關口,最後的馴獸師能否延續祖父輩的馬戲夢?雲南西雙版納,城市不斷擴展,林木生態大受破壞,侵入了亞洲象的最後棲息地,一系列「人」同「象」的衝突,正在上演。華裔美國職業賽車手和工程師,由美國滾動回歸,在中國新興的賽車跑道上,一展拳腳。國家盲人足球隊,被國外媒體譽為“中國美斯”的主力球員,備戰巴西殘疾人奧運會,夢想退役前能拿到奧運冠軍……。 「中國故事」,藉著人物的故事,透過影像、帶領觀眾到中國走一走、看一看,瞭解今天的中國人究竟在想什麼、做什麼、關心什麼。

    最新

    LATEST
    25/06/2016
    相片集
    相片集

    隱形的翅膀

    「如果我有一雙翅膀,我希望能飛到山頂,感受一下從高空看這個世界是怎樣一回事。」

    童話故事裡的天使,總是拍翼高飛,為凡人實現夢想。但陳建全這個小天使,一直也飛不起,夢想,更是遙不可及。

    只有110公分的陳建全,由於上一輩近親結婚,六歳被診斷患有矮小症,從此就停止長高。沒有自理能力,又沒有條件找工資高的工作,建全父母不想他在外碰壁,幾年前得知昆明有個小人國,二話不說,初中畢業後立即送他來這個「童話世界」。

    這個位於昆明西山的小人國,位置偏僻,被大山環抱。那裡居住了三十多位袖珍人。他們每人被安排一名角色,有國王,公主,侍衛等等,猶如一個真正的王國。  由於陳建全身型較小,樣子像個娃娃,小人國安排他當小天使,每日為遊客表演。

     

    但小人國的城堡, 根本不是建全嚮往的地方。他不甘心一直待在小人國,兩年前曾暗地出走,但父母一聲令下,一個月後回到原來的世界,重複扮演他的小天使。

     

    但建全沒有放棄,靜靜等待一個機會,再次踏上回家的旅途⋯⋯

    重溫

    CATCHUP
    04 - 06
    2016
    RTHK 31
    • 隱形的翅膀

      隱形的翅膀

      「如果我有一雙翅膀,我希望能飛到山頂,感受一下從高空看這個世界是怎樣一回事。」

      童話故事裡的天使,總是拍翼高飛,為凡人實現夢想。但陳建全這個小天使,一直也飛不起,夢想,更是遙不可及。

      只有110公分的陳建全,由於上一輩近親結婚,六歳被診斷患有矮小症,從此就停止長高。沒有自理能力,又沒有條件找工資高的工作,建全父母不想他在外碰壁,幾年前得知昆明有個小人國,二話不說,初中畢業後立即送他來這個「童話世界」。

      這個位於昆明西山的小人國,位置偏僻,被大山環抱。那裡居住了三十多位袖珍人。他們每人被安排一名角色,有國王,公主,侍衛等等,猶如一個真正的王國。  由於陳建全身型較小,樣子像個娃娃,小人國安排他當小天使,每日為遊客表演。

       

      但小人國的城堡, 根本不是建全嚮往的地方。他不甘心一直待在小人國,兩年前曾暗地出走,但父母一聲令下,一個月後回到原來的世界,重複扮演他的小天使。

       

      但建全沒有放棄,靜靜等待一個機會,再次踏上回家的旅途⋯⋯

      25/06/2016
    • 人象之爭

      人象之爭

      雲南省西南面的西雙版納,是中國唯一的熱帶雨林自然保護區,是亞洲象的最後棲息地,中國境內九成以上的亞洲象在這裡生活。但近年,一系列「人」和「象」的衝突正在這裡上演。近年,內地政府對保護瀕臨滅絕的亞洲象力度加大,大象數量增加,問題亦相繼出現,象群開始入侵保護區附近的村莊,破壞農作物、傷害人畜的事件頻頻發生。野象成群聚集,引來了商機,給地方政府開發旅遊業,象的覓食路徑範圍廣闊,路徑受到當地旅遊業不斷發展的影響,大象來襲的消息不絕。王巧燕,是西雙版納自然保護區保護亞洲象的主要人物之一,為化解人象衝突,絞盡腦汁。

      18/06/2016
    • 盲人足球隊

      盲人足球隊

      八年來,王亞鋒作為國家隊的絕對主力,參與了國內外的大小征戰,被國外媒體譽為“中國美斯”。沒有拿到一座奧運冠軍的獎杯一直是他心中的最大遺憾。而此次征戰巴西殘奧會,王亞峰已是傷病累累,極有可能是他的最後一次奧運之旅,拿到奧運冠軍成為他這次奮鬥的目標。林金標是和王亞峰同期出道的球員,剛剛從球隊退役,在一個小社區開了一家按摩店,腳傷之後仍然堅持踢球,直到去年因為家庭負擔而提前退役。做按摩師幾乎是所有盲人運動員唯一的出路,因為集訓期間,球員每個月只能拿到幾百元的生活補助,對於已經建立家庭的球員來說,這個收入是沒辦法維持生活的。
      鄒宏謀是足球隊的主教練,自去年十月開始備戰今年巴西里約熱內盧的殘奧會,面對老隊員們即將退役,新一批球員又未跟得上,鄒宏謀擔心青黃不接,出現斷層,一手培養起來的國家夢之隊極有可能一蹶不振。

      11/06/2016
    • 末代馴獸師

      末代馴獸師

      安徽宿州桃溝鄉,中國唯一的馬戲團馴獸地方,亦稱為中國的「馬戲之鄉」,中國九成馬戲團都來自這裡。一個小小的村莊裡面,每家每戶都養著獅子、老虎、狗熊……每天在村民的屋前屋後進行'才藝訓練'。村內各類馬戲團有三百幾間,從業員近二萬人,馬戲已成為地方最大的文化產業,年收入達3億人民幣。
      魏征17歲開始入行做馴獸師,現在是馬戲團的領班,亦是第三代的接班人;魏征的家族由爺爺那代開始,已經從事馬戲表演,到現在已經有百幾年的歷史。隨著保護動物的條例出場,馴獸師的訓練動物方法被視為不人道,馬戲行業已是一個不再有吸引力,缺乏創意的夕陽行業,有著悠久歷史的中國馬戲表演正面臨生死存亡的關口。馬戲團應否存在?馬戲表演又何去何從?會否成為最後一位馴獸師?一連串的問題一直困繞著魏征。

      04/06/2016
    • 滾動回歸

      滾動回歸

      伍家麒(Charles Ng),職業賽車手,近年力求成為美國飄移方程式首位華人冠軍,為香港爭光,比賽空檔之間,經常回港或到國內擔任賽車教練以及表演飄移。馬君宇(Brian Ma)賽車工程師,縱橫美國賽車壇二十年,無論方程式、耐力賽以至超級跑車賽,都曾經參與其中,夢想有一支全華班車隊,可以挑戰世界級賽事。近十年中國人對汽車需求不斷增加,汽車市場開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僅次於美國,歐美日品牌紛紛進軍,賽車成為最佳宣傳工具,加上國內愈來愈多賽車場,需要大量人材,伍家麒與馬君宇,旅居美國多年,都不約而同希望可以把握新興機遇,強勢回歸內地闖闖。

      28/05/2016
    • 尋找桃花源

      尋找桃花源

      曾經,他背名牌包、戴名牌錶、開設計公司,賺到第一桶金。
      曾經,他在城市中迷失。
      為了獨立生存和思考,為了與自然和諧相處,他決定不走尋常路。

      1989年出生的唐冠華,是個青年藝術家。
      五年前,他毅然放棄生活方便同物質享受,與太太棲居山林,靠一雙手建房子起廁所、種菜養雞、織布造衫,探索自給自足生活的可能性。
      五年後,他決定更進一步,在福州建立中國第一個共識社區:有共同理念的人住在一起,集體決策、互相分享技能、有獨立的醫療、教育甚至養老制度,開拓生活的可能性。

      城市化造成貧富差距、環境污染、物質主義、鄉村凋零,面對人人向「錢」看的洪流,他如何一步一步,尋找心目中的桃花源?

      編導:麥嘉緯

      21/05/2016
    • 廣西 • 1968

      廣西 • 1968

      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二日,南寧四二二造反派的成員聚首一堂。文革期間,廣西分為兩大派,“四二二”是造反大軍,“聯指”傾向保守。聯指最後得到軍方的支持,大舉屠殺全廣西的四二二成員。被殺的還有所謂地主、富農、反革命、壞分子的“黑四類”。一九六八年的廣西腥風血雨,虐殺手段包括槍殺、刀刺、棍打、石砸,有殺夫姦妻,也有殺父姦女,更有挖肝割肉以泡酒煮食。文革後,一千多個兇手被判刑,最大的元兇卻仍然逍遙法外。

      14/05/2016
    • 網紅新勢力

      網紅新勢力

      內地正流行一個群體,叫網絡紅人,簡稱「網紅」。他們成功通過相片和視頻,並與粉絲互動,在網絡「輸出美麗」,吸引大批追隨者,並將粉絲支持度變成真金白銀。

      來自上海的網紅張大奕,其網上服裝店的年收入破億,28歲已變身富翁;來自北京的網紅廖勁鋒認為,互聯網的普及讓平民百姓都有機會快速向世界展示自己,而在這個「看臉的年代」,他的美貌亦成為他走紅的入場券……

      編導:張潔茵

      07/05/2016
    • 生 ∙ 不逢時

      生 ∙ 不逢時

      「一人超生,全村結紮」、「寧可血流成河,不准超生一個!」

      一孩政策走了超過四分一世紀,於2016年正式落幕。這些標語口號,將會隨著政策的結束,慢慢退出民眾的視線。但政策為民眾帶來的陰霾,卻沒有隨之而散去;超生罰款,強制絕育,政策為數以百萬計家庭造成悲劇。

      當中,一批政策前出生的超生孩子,因父母沒有能力繳交超生罰款,背著黑戶之名過活。他們無戶口、無福利、無權利,仿如沒有身份的隱形人。二孩時代正式降臨,這批在政策前出生的二孩,又能否重見光明?

      諷刺的是,在過去30多年,當10多億人口受一孩政策箝制,原來山西有個縣城,可以不跟隨國家的一孩政策,悄悄地起革命…

      這批黑戶,如果生於山西這塊土地,不知命運,又會否被改寫?

      30/04/2016
    • 逝影留光

      逝影留光

      大國崛起,不少中國人民富起來。但經濟繁華,是否等於心中富有?

      不想窮得只剩下錢的內地八十後年輕人阿森(王紹森),偶然看了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鄂文武的一場皮影戲演出。當時是全場唯一觀眾的阿森,對這門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凋零深感可惜,於是四出尋找一塊塊因文革「破四舊」而被遺棄的古舊皮革,投射出虛幻的光與影故事,希望保存這門日漸失落的傳統手藝。

      但孤掌難鳴,從前認識的商界朋友無人願意幫忙,連阿森苦心經營的絲綢生意也因幫鄂文武籌辦皮影戲演出而停業。最後阿森在互聯網發起眾籌,希望內地年輕人一人出一分力,自己文化自己救。眾籌這種方式,又可否成為內地公民社會的一點光?


      編導:鄔詠恩

      23/04/2016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
    • 在新分頁開啟傳媒轉型大獎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