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劇情

    STORY

    監製:Fong Hiu Shan

    12/09/2016
    相片集
    相片集

    在當今環保意識高漲的年代,人們開始在選擇食物時,會停一停,想一想。當我們在享受來自地球村另一端的新鮮水果,有否想過我們的地球正在吃碳排放呢?長途運輸付上昂貴的環境代價,驅使有環保意識的新世代農夫,尋求變革。農作物理應就種在我們的身邊,換句話說,就在我們居住的城市。都市農場在世界各地如雨後春筍湧現,但在寸金尺土的新加坡和香港可行嗎?Kannie 走訪新加坡人 Bjorn Law,他提倡「自己食物自己種」。他並不是光喊口號,而是親力親為協助餐廰在毗鄰種植蔬菜。Kannie 游走於這花園城市,瞭解到商業建築物的觀賞花園,可以簡單地改造為菜園農場,依然不失雅致。位於新加坡心臟地帶的垂直農場,結合科技,吸引大學畢業生投身務農。農場耗電量低,可以同時種菜養魚。在香港,Kannie 走進已幾乎沒有工業的工廠區,發現工廈單位變身農場,盡用城市空間。要成為環保戰士,是否我們要放棄味蕾的享受,不再進食來自遠方的異國食物呢?美國麻省理工的研究員 Caleb Harper 認為大概沒有必要,因為在未來,遠方的蕃茄可以透過電郵傳送。Caleb喜歡跟植物交談,以酸䶢度、礦物成份等植物語言去瞭解其內心世界,他從中收集大量數據,去設計開放原碼的「食物電腦」。他有一個願景,將來每位農夫,或是自家種植者,也可以選定並種植某時某地的某種作物。人類正向零碳食物世界,邁開闊步。

    集數

    EPISODES
    • 零碳食物

      零碳食物

      在當今環保意識高漲的年代,人們開始在選擇食物時,會停一停,想一想。當我們在享受來自地球村另一端的新鮮水果,有否想過我們的地球正在吃碳排放呢?長途運輸付上昂貴的環境代價,驅使有環保意識的新世代農夫,尋求變革。農作物理應就種在我們的身邊,換句話說,就在我們居住的城市。都市農場在世界各地如雨後春筍湧現,但在寸金尺土的新加坡和香港可行嗎?Kannie 走訪新加坡人 Bjorn Law,他提倡「自己食物自己種」。他並不是光喊口號,而是親力親為協助餐廰在毗鄰種植蔬菜。Kannie 游走於這花園城市,瞭解到商業建築物的觀賞花園,可以簡單地改造為菜園農場,依然不失雅致。位於新加坡心臟地帶的垂直農場,結合科技,吸引大學畢業生投身務農。農場耗電量低,可以同時種菜養魚。在香港,Kannie 走進已幾乎沒有工業的工廠區,發現工廈單位變身農場,盡用城市空間。要成為環保戰士,是否我們要放棄味蕾的享受,不再進食來自遠方的異國食物呢?美國麻省理工的研究員 Caleb Harper 認為大概沒有必要,因為在未來,遠方的蕃茄可以透過電郵傳送。Caleb喜歡跟植物交談,以酸䶢度、礦物成份等植物語言去瞭解其內心世界,他從中收集大量數據,去設計開放原碼的「食物電腦」。他有一個願景,將來每位農夫,或是自家種植者,也可以選定並種植某時某地的某種作物。人類正向零碳食物世界,邁開闊步。

      12/09/2016
    • 亞洲鯉魚反恐戰

      亞洲鯉魚反恐戰

      在美國伊利諾依州巴斯市,一個看似平靜的城市,Kannie 正準備聯同市內的成年人和小孩,一起參與一場反恐戰,對手是聲名狼藉的亞洲鯉魚。她目睹魚群由水中躍出水面,來一個鯉魚翻身,再潛回水中。這詭異的場面背後,是一場嚴峻的生態災難。亞洲鯉魚在上世紀70年代,由中國引入阿肯色州,目的是淨化池塘的水,可是牠們卻逃離池塘,游進河流系統。牠們生命力強,是適者生存世界裡的勝利者,把本土物種幾乎推向滅絕邊緣。牠們勢如破竹,假若繼續攻陷北方,將會造成無可估量的破壞。但怎樣才能阻止牠們長驅直進呢?美國政府花費巨額金錢嘗試消滅亞洲鯉魚,生物學家追蹤牠們的一舉一動,然而有美國人卻認為他們有更佳妙法:「若你無法打敗對手,便吃掉牠們吧!」漁民 Clint Carter 向 Kannie 示範如何把亞洲鯉魚折骨,以迎合怕魚骨的美國人。企業家Michael Schafer 和于泳琴把入侵魚類看成商機,給世界各地提供有益健康的蛋白質食物。許多人聞亞洲鯉魚色變,但有人卻樂觀地認為,牠們會躋身美國飲食文化,到底孰是孰非呢?不久前中國國內有商人入口野生的亞洲鯉魚,Kannie 跟隨牠們的回歸路線去到深圳。內地的消費者,又怎樣看待這些去國數十年後重返故土的海歸派呢?

      05/09/2016
    • 食得唔好嘥

      食得唔好嘥

      在葡葡牙首都里斯本近郊的農場內,Kannie 親眼見證一幕驚心動魄的場面,三份之一的農作物過不了關,被挑剔的批發商、超市買手和市場消費者嫌棄。農產品沒法進入市場,更不消說出現在餐桌了。為什麼?它們僅有的罪過可能是樣醜,融入不了追求完美的世界。其命運如何?成為垃圾!Kannie 遇上兩位年輕女子Isabel Soares 和 Mia Canelhas,她們期望徹底改變市場規律,向人們高呼:「漂亮的人吃醜樣的水果!」 Kannie 加入她們的拯救大行動,去採摘和收集醜樣的蔬果,令它們不致淪為垃圾,並加以品嚐。放在 Kannie 眼前的,是其貌不揚、有斑點、表皮粗糙、畸形…林林種種引不起食慾的蔬菜和水果,但味道又如何呢?若它們沒有進入食物鏈,錯在哪裡?到底是消費者還是水果的問題?

      逃過農場劊子手的三份之二完美蔬果,是否就一路平安,避過埋入堆田區的劫數呢?實情是長路仍漫漫-消費者棄掉四成他們所購入的食物。德國人 Raphael Fellmer 要引起公眾關注,向浪費說不。他發起「不花錢抗爭」,過著不花一分一毫的生活,更創立食物分享計劃,鼓勵人們與鄰里分享多出來的食物。Raphael 建立以拯救食物為己任的義工團隊,行動在柏林的社區遍地開花,既減少垃圾桶內的食物,也拉近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對於計劃在德國有效運作,Kannie 跟「盛食同學會」創辦人陳彦琳分享,並決定在香港作個小測試。陳彦琳的一雙巧手,把隔夜湯渣變為法國美食。她們嘗試呼朋喚友,但能否找到有共有熱誠理念的人,去分享餐桌上的食物呢?

      15/08/2016
    • 孤兒救地球

      孤兒救地球

      非洲,充滿矛盾。這片大陸的土地肥沃,擁有全球百份之二十五的可耕地,但同時,一百個非洲人之中,有二十四人長期營養不良。為什麼資源豐富的非洲,沒有足夠的食物滿足人民的基本需要呢?在肯雅首府內羅畢,民族植物學家兼研究科學家 Patrick Maundu 向 Kannie 指出,肯雅以至非洲糧食穩定的關鍵,一直在這片土地上,可是卻失落了幾個世紀。解決方案看似簡單:只要吃得像他們的祖父母輩那樣;然而要回歸本土,路徑卻相當迂迴。肯雅經歷過西方殖民,殖民者在土地上,不僅埋下外來農作物,也灌輸了新的價值觀,在人民的腦海中植根。新世代追求西方的飲食和生活模式,導致營養價值高、耐旱和更適合非洲土壤的本土農作物,遭肯雅人離棄。久而久之,它們成為孤兒農作物,被邊緣化甚至滅絕。Patrick 希望撥亂反正。他認為這些孤兒農作物必須重新種植在土地上,並在餐廳和市場上供應。過去二十年,他踏遍肯雅,努力不懈地記錄和收集孤兒植物,拯救它們步向滅絕的厄運。肯雅的綠色革命,原來背後還有一位中國人的身影,生活在中部接近赤道的地方。19年前,本來在南京農業大學任教的劉高琼教授,被國家派到肯雅進行農業技術交流,目的是提升農產品的產量。劉教授不辭勞苦地工作,研究當地的土壤,教導學生和農民,改良本土農作物的品種,有效抗禦害蟲和大大提高產量。去國多年,這位赤道上的中國教授並不孤單,他不僅桃李滿門,更譜寫一段異國戀曲,現在育有三名會說中國話的活潑女兒。

      曾經同是殖民地的香港,對肯雅的經歷,又有多少共鳴呢?走出小農經濟的香港,贏得美食天堂的稱譽,但今時今日,香港究竟有多少人聽過大帽山菠蘿、白泥蘿蔔、昂平茶葉呢?這些曾經是尋常香港人日常吃用的本土農作物,早已在城市化發展中消失了。曾經馳名港九的鶴藪白菜,正宗的品種已經不復存在了。目前,只有老農夫守護和種植香港的本土品種,但培育、留種需要花許多心血和時間。香港年輕一代的農夫,有沒有人願意接棒呢?

      01/08/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