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劇情

    STORY

    監製:利子良

    14/08/2017
    相片集
    相片集

    香港航運業在上世紀發展得極為蓬勃,更曾是本地經濟的重要支柱。香港由小漁村發展成舉世知名的海港,仰賴的除了天然地理優勢,還有不少後天因素。

    香港位於珠江口以西,擁有維多利亞港這個天然良港,以及九龍灣、香港仔、屯門等弧形海灣,更有高山作屏障,自古便是商船的糧水補給站和避風港。及至明、清時期,因香港與周邊省分盛產香樹、鹽和珍珠等土產,香港更成為各類商品的集散地和出口港。

    香港航運業的早期發展實有賴外資大企業東來經商。英國統治香港後,實施自由港政策,成功吸引洋行、商人前來,加速貿易航運。1841年,渣甸洋行買下東角(今銅鑼灣)的地皮,次年更將總部由廣州遷到香港,並易名為怡和洋行。怡和洋行於1882年成立怡和輪船公司,在香港、上海等地設置碼頭、倉庫,並以東角為總部,設有船隊、碼頭、貨倉、工廠、辦公大樓、員工宿舍以及大班府邸等。此外,蘇格蘭人德忌利士‧拉伯亦於1843年來港,創立了德忌利士洋行,並買下香港仔海濱地皮,興建船塢。

    因應市場對新船隻和船隻維修的需求,怡和、德忌利士聯同鐵行輪船公司等洋行,於1863年在廣州成立香港黃埔船塢公司(黃埔船塢),三年後在港登記成為有限公司。後來,經過一系列的收購和合併,黃埔船塢放棄廣州業務,並在紅磡興建大型船塢,帶動了地區發展。黃埔船塢在19世紀後期成為本地船塢業霸主,其造船技術和造船數量更在亞洲名列前茅。

    當香港發展成國際航運中心,碼頭和沿岸倉庫亦相應增加。分別於19世紀末及20世紀初在尖沙咀興建的九龍倉碼頭和太古倉碼頭(藍煙囪貨倉碼頭),就令尖沙咀得以發展成九龍區的商貿中心和交通樞紐。

    1920年代,海員大罷工和省港大罷工曾令本地航運業一度低沉,但過後則迅速回復興盛。日軍佔港期間,航運業更陷入停頓。二戰之後,航運業再次復甦。直至1950年代,韓戰引發聯合國對中國實施禁運,則大大打擊香港作為轉口港的業務。同時,由於國內形勢動盪,不少企業家、商人紛紛來港發展,令香港經濟開始轉型,經濟重心逐步轉移至輕工業和金融地產業。於是,海上航運、修船和造船行業,亦不再是本地的經濟支柱。

    主持:
    劉智鵬教授(嶺南大學歷史系教授)
    曾卓然博士(嶺南大學中文系哲學博士)

    受訪嘉賓:
    丁新豹教授(歷史學者)
    潘新華博士(香港大學房地產及建築系兼任教授)
    馬冠堯(工程歷史研究者)
    郭錦華(退休遠航船長)
    梁盛康(太古船塢前員工)

    編導:伍自楨

    播出日期:14/08/2017(星期一)
    晚上9時至10時–港台電視31、31A


    集數

    EPISODES
    • 闢地建房屋

      闢地建房屋

      樓高六層的美荷樓在1954年落成,是香港碩果僅存的徒置大廈,而這座二級歷史建築現已改建成青年旅舍。

      節目主持劉智鵬教授和曾卓然博士到訪美荷樓的展覽館,緬懷公屋以往的居住情況,並從歷史角度,探討香港自開埠以來,種種有關土地和房屋發展的問題。

      他們首先探討殖民地政府如何利用土地發展策略,提升這小漁港的地價,讓香港升價十倍。其後,他們便討論所有香港人的疑惑:香港雖人多但土地也不少,為何房屋供應卻永遠不能滿足市場和市民的需求呢?到底房屋供應不足是否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呢?

      兩位主持與一眾歷史學家,從香港開埠後第一次拍賣土地開始,按時序並有條理地分析,直言港英政府一直以來都沒有正視華人的住屋需求,例如政府曾禁止華人在中環和山頂居住,又曾經在1894年鼠疫爆發後把上環一帶華人的房屋燒毀。直到1925年的省港澳大罷工做成人口大量流失,港英政府才認真制定長遠的公屋政策。不過,港府卻要到罷工事件過了二十多年,石硤尾木屋區大火,令五萬多人痛失家園後,才落實興建公屋。這政策當然是一項德政,但如石硤尾邨般設備簡陋、空間狹小的公屋設計,卻維持了一段頗長的時間。

      主持人更邀請了一對在公屋居住的母子,聽聽他們用幾分鐘時間分享公屋四十年來的發展狀況,並看看他們如何從山邊石屋搬到徒置大廈,然後由山邊木屋到板間房,再到廉租屋。原來多年來不斷搬家,只是為了讓一家人能有一個可遮風擋雨的居所。

      主持:
      劉智鵬教授(嶺南大學歷史系教授)
      曾卓然博士(嶺南大學中文系哲學博士)

      受訪嘉賓:
      何佩然教授(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教授)
      蕭國健教授(香港歷史文化研究中心主任)
      趙麗霞教授(香港大學建築學院城市規劃及設計系主任)
      姚松炎博士(專業測量師)
      歐陽永佳(兩代公屋住戶)
      張愛好(兩代公屋住戶)


      編導:葉劍峰

      播出日期:04/09/2017(星期一)
      晚上9時至10時-港台電視31

      04/09/2017
    • 法治的基石

      法治的基石

      劉智鵬教授和曾卓然博士到訪終審法院,每當他們談到這座宏偉而神聖的建築所經歷的百年變遷時,便彷彿可以感受到當年大英帝國那至高無上的權威。

      管治者把普通法制度引進香港,除了方便經商之外,更重要是以高人一等的地位來懾服華人。不過,他們也明白必須兼容部分大清律例來安撫華人。同時,自開埠以來,由於不少華人趁機前來香港尋找機會,導致社會上龍蛇混雜,黃、賭、毒猖獗,英國人也因而趕建監獄。為保障洋人的安全和維持社會秩序,英國人開始嚴刑執法來懲治華人,更實施大清律例中一些殘忍的刑罰,例如戴上腳鐐木枷遊街、公開鞭笞和以九尾鞭來施刑。然而,重典不但未能收阻嚇作用,反而令監獄有人滿之患,監倉不但非常擁擠,而且衞生環境極其惡劣,獄中更有不少人因被長期套上枷鎖而導致終身殘廢。

      主持人移步到懲教博物館,這裏收藏的刑具讓二人深深感受到當年華人所受的痛苦與屈辱。前懲教署署長單日堅亦加入討論,道出懲教方針多年來不斷改進,由懲罰演變成感化,可見香港社會更趨文明。

      法律制度隨社會發展而改善,法庭判案不公的情況也逐漸減少。1877年上任的港督軒尼詩更在香港首名華人大律師伍廷芳的協助下,廢除一些極不人道的法例和刑罰。

      步入二十世紀,香港的法治水平更進一步,後來當上越南國父的胡志明被捕一案,便反映出當時香港司法制度的先進。主持人更揭露當年律師羅士庇義助胡志明背後的來龍去脈。

      香港穩固的法治基石並非一蹴而就,完善的法治體系是經過百多年的千錘百鍊、一步一步建成。在這個觀點上,前大律師公會主席石永泰亦有他的見解。

      主持:
      劉智鵬教授(嶺南大學歷史系教授)
      曾卓然博士(嶺南大學中文系哲學博士)

      受訪嘉賓:
      丁新豹教授(歷史學者)
      陳文敏教授(香港大學法律學院教授)
      單日堅(前懲教署署長)
      石永泰(前大律師公會主席)

      編導:葉劍峰

      播出日期:28/08/2017(星期一)
      晚上9時至10時-港台電視31

      28/08/2017
    • 路行車載

      路行車載

      城市的發展導致交通的革新,交通的改善又加速城市的擴展,城市和交通的關係密不可分。香港在百多年間從一條細小的漁村高速地發展成一個國際城市,交通工具也因應社會的改變而不停演進,在城市的發展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開埠早期,人口流動不多,大部分居民出入都是以步行為主,他們以木頭車、馬、馬車、甚至牛車和獨輪手推車作交通工具。轎和人力車引進香港後,很快便成為主流交通工具,更受到政府的監管。

      隨着城市的急速發展,人口不斷增長,非機動的交通工具已經不能滿足社會的需求。1882年,政府頒布《有軌電車專業條例》,宣布籌建堅尼地城至筲箕灣的電車服務,並另設一條支線上山頂。1885年,前往山頂的纜車率先興建,以滿足半山和山項外國人的需求,工程於1888年完成。隨後,填海計劃完成,馬路也得以擴闊,直至1904年,來往堅尼地城至筲箕灣的電車服務亦分階段完成。

      電車通車後,由於方便快捷,很快又成為市民最受歡迎的交通工具,更方便了需要到第二區上班謀生的居民,也因此直接加速社會人口的流動、商品買賣的往來,也加快了城市拓展的步伐。

      電車開始在港島區行駛之後,曾多次有計劃擴展至九龍區,但計劃未實踐前,巴士亦已開始投入服務,由於九龍區連同新界區幅員較廣,地區分布也較複雜,沒有軌道的巴土顯得更加靈活及實用,巴士服務便急速發展起來,不同的巴士公司也紛紛成立,提供不同的路線在港島、九龍及新界區行走,讓市民乘搭。後來,政府決定把巴士服務規範化,到了1933年,港島區的巴士專營權由中華汽車有限公司奪得,而九龍區及新界區的專營權則為九龍汽車(1933)有限公司擁有。

      到了日治時期,大部分公共交通工具都被日軍充公或改併為軍事同途,香港的交通工具頓時流失,各種交通運輸系統也陷於癱瘓,到了這一刻,轎和人力車又發揮了它們的功能,成為市民重要的交通工具。

      主持:
      劉智鵬教授(嶺南大學歷史系教授)
      曾卓然博士(嶺南大學中文系哲學博士)

      受訪嘉賓:
      丁新豹教授(歷史學者)
      馬冠堯(工程歷史研究者)
      鄭寶鴻(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博物館專家顧問)
      張順光(香港收藏家協會副會長)
      高添強(香港歷史研究者)
      洪超平(最後一代人力車夫)
      鄭毓敏(前總車務督察)
      陳德安(前九巴車長)
      吳楚彬(前電車高級車長)

      編導:伍自禎

      播出日期:21/08/2017(星期一)
      晚上9時至10時-港台電視31

      21/08/2017
    • 航運連城

      航運連城

      香港航運業在上世紀發展得極為蓬勃,更曾是本地經濟的重要支柱。香港由小漁村發展成舉世知名的海港,仰賴的除了天然地理優勢,還有不少後天因素。

      香港位於珠江口以西,擁有維多利亞港這個天然良港,以及九龍灣、香港仔、屯門等弧形海灣,更有高山作屏障,自古便是商船的糧水補給站和避風港。及至明、清時期,因香港與周邊省分盛產香樹、鹽和珍珠等土產,香港更成為各類商品的集散地和出口港。

      香港航運業的早期發展實有賴外資大企業東來經商。英國統治香港後,實施自由港政策,成功吸引洋行、商人前來,加速貿易航運。1841年,渣甸洋行買下東角(今銅鑼灣)的地皮,次年更將總部由廣州遷到香港,並易名為怡和洋行。怡和洋行於1882年成立怡和輪船公司,在香港、上海等地設置碼頭、倉庫,並以東角為總部,設有船隊、碼頭、貨倉、工廠、辦公大樓、員工宿舍以及大班府邸等。此外,蘇格蘭人德忌利士‧拉伯亦於1843年來港,創立了德忌利士洋行,並買下香港仔海濱地皮,興建船塢。

      因應市場對新船隻和船隻維修的需求,怡和、德忌利士聯同鐵行輪船公司等洋行,於1863年在廣州成立香港黃埔船塢公司(黃埔船塢),三年後在港登記成為有限公司。後來,經過一系列的收購和合併,黃埔船塢放棄廣州業務,並在紅磡興建大型船塢,帶動了地區發展。黃埔船塢在19世紀後期成為本地船塢業霸主,其造船技術和造船數量更在亞洲名列前茅。

      當香港發展成國際航運中心,碼頭和沿岸倉庫亦相應增加。分別於19世紀末及20世紀初在尖沙咀興建的九龍倉碼頭和太古倉碼頭(藍煙囪貨倉碼頭),就令尖沙咀得以發展成九龍區的商貿中心和交通樞紐。

      1920年代,海員大罷工和省港大罷工曾令本地航運業一度低沉,但過後則迅速回復興盛。日軍佔港期間,航運業更陷入停頓。二戰之後,航運業再次復甦。直至1950年代,韓戰引發聯合國對中國實施禁運,則大大打擊香港作為轉口港的業務。同時,由於國內形勢動盪,不少企業家、商人紛紛來港發展,令香港經濟開始轉型,經濟重心逐步轉移至輕工業和金融地產業。於是,海上航運、修船和造船行業,亦不再是本地的經濟支柱。

      主持:
      劉智鵬教授(嶺南大學歷史系教授)
      曾卓然博士(嶺南大學中文系哲學博士)

      受訪嘉賓:
      丁新豹教授(歷史學者)
      潘新華博士(香港大學房地產及建築系兼任教授)
      馬冠堯(工程歷史研究者)
      郭錦華(退休遠航船長)
      梁盛康(太古船塢前員工)

      編導:伍自楨

      播出日期:14/08/2017(星期一)
      晚上9時至10時–港台電視31、31A

      14/08/2017
    • 香港保衛戰

      大日本帝國在1941年12月8日強攻香港,可是這個兵力薄弱的小地方卻讓勢如破竹的日軍苦戰了十八日,才能令當年的港總督楊慕琦爵士簽字投降。千帆過盡,這場香港保衞戰又出了多少英雄?

      主持劉智鵬教授和曾卓然博士到訪香港海防博物館,在館內重溫香港人在日治時期那三年零八個月的苦難歲月,更隨歷史研究者高添強一起向那些國籍與背景迥異,卻義無反顧血戰日軍的義勇軍致敬。

      話匣子打開後,三人便滔滔不絕地討論當時的戰況。

      守軍之中有不少來自加拿大的年輕士兵,他們在保衞戰中捐軀。從歷史角度,他們為國捐軀是因為軍人氣概,還是因為上級錯誤地把他們從千里之外抽調過來呢?

      香港淪陷前後,出現了不同勢力的抗日游擊隊,包括國民黨及共產黨。這些人雖然沒有名留青史,但是又有否留下英雄事蹟呢?

      1945年8月10日,日本無條件投降,其後中、英雙方馬上爭奪香港主權。可是,當蔣介石的軍隊準備出發之際,英國海軍少將夏慤卻已捷足先登,率先抵港。香港的管治權重新落入英國手中,到底這全是夏慤的功勞,還是功臣另有其人呢?

      儘管論英雄從來只看成敗,但是戰前那些目中無人的英國人因為在二戰期間已面目無光,而國民政府曾高調要求接管香港,更讓港英政府不得不改變管治方針來增加港人的歸屬感,以鞏固其管治地位。

      主持:
      劉智鵬教授(嶺南大學歷史系教授)
      曾卓然博士(嶺南大學中文系哲學博士)

      受訪嘉賓:
      丁新豹博士(歷史學者)
      鄺志文博士(香港浸會大學歷史系副教授)
      陳瑞璋(前西貢政務專員)
      高添強(香港歷史研究者)
      潘漢唐(潘華國將軍後人)

      編導:葉劍峰

      播出日期:7/8/2017(星期一)
      晚上9時至10時–港台電視31、31A

      07/08/2017
    • 醫療與管治

      醫療與管治

      香港成為英國殖民地後,不少外國人及華人受這裏的商機和工作吸引前來,令人口增加,卻因而引發公共衞生問題。當時,還未有專為華人服務的醫院,加上華人抗拒西醫,又誤以為西醫只服務洋人,所以重症病患多被送往安放死者和靈位的義祠棲身。

      直至1869年,政府官員巡視廣福義祠,因當時的惡劣環境而大受震驚,才令政府決意整頓。因此,首家專為華人提供中醫服務的東華醫院,以及首家為普羅大眾提供低廉甚至免費西醫服務的雅麗氏紀念醫院便相繼成立。華人領袖何啟更聯同英國醫生康德黎等人,合辦了第一家訓練華人西醫的學校-香港西醫書院,而孫中山先生更是該校首屆畢業生。

      1894年5月,香港爆發鼠疫,做成二千多人死亡,令港府不得不正視對華人的醫療和衞生政策。港府推出一系列強硬措施,華人因此十分抗拒。後來,經東華醫院的總理出面和政府交涉,才令政府讓步並放寛政策。鼠疫在香港肆虐了近30年才消失,反映出政府與華人的醫療觀念截然不同,而當中的差異更足以危及管治,故政府決心推動西式醫療,一方面着手培訓本地醫生和護士,同時在各區開設藥房,把西醫融入華人社區。

      此外,本地產科的出現,更有助大眾接受西醫。1902年來港的首位香港女西醫西比,除了主理專門提供產科服務的雅麗氏紀念產科醫院以外,更訓練了第一批華人婦女助產士。西醫分娩方式使嬰兒的存活率由不足三份一躍升至近九成,因而令華人信心大增,對西式醫療大為改觀,有助日後西醫在本港醫療制度中成為主流。

      主持:
      劉智鵬教授(嶺南大學歷史系教授)
      曾卓然博士(嶺南大學中文系哲學博士)

      受訪嘉賓:
      何屈志淑教授(香港醫學博物館學會董事)
      何佩然教授(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教授)
      羅婉嫻博士(香港浸會大學歷史系講師)
      黃世賢醫生(香港醫學博物館教學及研究委員會成員)
      李三元博士(前任東華三院檔案及歷史文化委員會顧問)
      黎鎮英(東華三院文物修復主任)
      姚燕瓊(廣華醫院退休助產士)

      編導:伍自楨

      播出日期:31/07/2017(星期一)
      晚上9時至10時–港台電視31、31A

      31/0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