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劇情

    STORY

    監製:李賢哲 編導︰陳穎忻

    05/02/2018
    相片集
    相片集

    中國「低端人口」的故事,可以由去年北京的一場大火說起。2017年嚴冬,北京市郊的公寓發生大火,釀成十九人死亡,觸發北京市政府啟動拆除違規建築的連串行動,而被驅趕的人都被稱爲「低端人口」。官員以「消除安全隱患」為名,清查的外省民工聚居地,並把他們從群租房和公寓驅逐出來,甚至逐出北京。有居民被強行斷水斷電;有的一夜之間沒有了棲身之地,有的還要露宿街頭,有的星夜回鄉。誰是低端,誰是高端?這一問題一夜間成為全球熱話,京城拆遷潮更外地傳媒形容為中國的人道災難。

    北京藝術家華湧因為拍攝以「低端人口」為主題紀錄片,而被當局追捕。他觀察到中國人面對強權並無反抗之力,不過仍然呼籲中國人要勇於「說真話」才能扭轉命運。本集紀錄了今次席捲全京城的拆遷潮中,點滴的人情冷暖和一些民眾口中不能說的真相。

    編導:陳穎忻


    聯絡: hkcc@rthk.hk


    集數

    EPISODES
    • 土地大辯論

      土地大辯論

      香港人住得貴、住得細是共識,但要解決土地荒問題,如何增加土地供應就是需要未來五個月,靠公眾在「土地大辯論」中凝聚共識。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提出了十八個增加土地供應的選項,當中應否改劃哥爾夫球場、以公私合營模式釋放私人農地、應否大幅填海或開發郊野公園,引來最多爭議,市民會如何衡量抉擇呢?

      不過,增加土地就是否等於能解決香港人的住屋問題?仔細檢視政府土地供求的估算後,有人認為政府高估土地需求,強調土地問題根源是分配不公義;也有聲音認為是低估,必需填海造地未雨綢繆。

      21/05/2018
    • 川震十年‧下 殤痕

      川震十年‧下 殤痕

      十年前的一場汶川大地震,改變了無數人的命運。
      因為川震,他們體會到生命的無常,也從此被推上了維權的路上。
      有家長苦候十年,希望當局為兒子在公墓前立碑,刻上兒子的名字。
      有人為追查豆腐渣工程真相,身陷囹圄。
      十年,無法結疤的傷口。
      地震帶來的傷痛過後,迎來的,是新生活,還是二次傷害?

      14/05/2018
    • 川震十年‧上 未忘人

      川震十年‧上 未忘人

      十年前,一場汶川大地震,近七萬人失去生命,更讓數以千計的父母失去孩子。地震過後,外界一直質疑肇事學校是「豆腐渣工程」,建築工程被偷工減料。桑軍和劉玉婷兩名遇難學生家長,一直希望尋找真相。十年來,他們踏過的路如此相像,從到法院上訴、到北京上訪、找媒體揭露問題,結果調查仍是不了了之。
      十年來,他們在堅持與放棄之間的矛盾中徘徊掙扎。
      選擇堅持,是否會見到曙光?
      選擇放棄,是否代表心死?

      07/05/2018
    • 誰主工會

      誰主工會

      葉蔚琳五年前加入九巴,二月在大埔公路發生造成十九人喪生的嚴重巴士事故,亦改變她的生活。她不滿九巴在意外之後,提出的「薪酬優化方案」造成不公,於是成立「月薪車長大聯盟」,並發動罷工,一度被九巴解僱,但近日在接收警告信的情況下恢復職務。

      葉蔚琳在這個多兩個月的經歷,揭示了九巴公司對多個工會態度不一,資方只承認工聯會及工團屬下兩個工會。獲承認工會被指與資方同一陣線,沒有盡力為會員謀福利,而其他工會就沒法沾上談判桌邊,向資方反映會員訴求。沒有工會支持的,就往往要透過工業行動才可喚起公眾和傳媒關注,繼而向資方施壓。

      集體談判權在本港得而復失,二十一年後的今日落實更顯遙遙無期。經歷多次大型工運後,勞工權益仍近乎原地踏步,工會何去何從﹖

      編導:尹仲然

      30/04/2018
    • 賣生果的人

      賣生果的人

      盧銀娟(娟姐)今年八十三歲,自小跟隨媽媽在中環的十字路口賣生果,一做就做了小販七十年。

      娟姐的一生與這個生果檔結下不解緣,自小沒有上學機會,只好在擺檔期間學認字寫字學計數;靠做小販養大一家,也在這裡結識丈夫周伯。周伯本來做燒臘,後來與娟姐一同看檔。然,近幾年伯伯確診患上腦退化症,記性開始轉差,曾出外閒逛時走失了,幸得生果檔熟客幫忙而尋回他。眼見伯伯的健康日差,娟姐獨自一人難以應付日常運作,她的兒子幫忙開檔,而伯伯則坐在一旁見見街坊。娟姐希望繼續做下去,讓老伴可在開檔時留在生果檔方便照顧,以免再走失。

      娟姐較性急,對客人有禮貌。別人眼中較卑微的小販,娟姐卻不以為然,反以自力更生為榮。然而,她持有的是流動小販牌照,每天開檔都要朝桁晚拆,她期盼可轉為固定牌照,減少搬抬,繼續自力更生的生活。


      編導:楊月芬

      23/04/2018
    • 命運協奏曲

      命運協奏曲

      《義勇軍進行曲》,中國的國歌,所有中國人都耳熟能詳。
      但國歌作詞人田漢的悲慘下場:文革期間被批鬥致死,又未必是每個人都知道這段歷史。
      小人物的遭遇,與大時代政治格局的變遷,交織一首:命運協奏曲。

      16/04/2018
    • P圖人生

      P圖人生

      「P圖」,意指以數碼程式修飾樣貌身型,甚至可以變換背景。近年興起在網絡上興起潮語「P圖人生」或「P圖生活」,意思是社交媒體使用者利用修飾過的圖像,在社交媒體建構自己的容貌,形象,性格,生活甚至人生。

      近年越來越多相片修飾的手機應用程式大行其道:一鍵美白,去黑眼圈,變「V」面,再換上韓式化妝,甚至可以豐胸收臀,勾劃腹肌等等,令不少男女為之著迷。他們透過應用程式,修飾出自己最理想的容貌,配合自己心目中希望過的生活,再發佈到社交媒體,吸引越來越多「粉絲」追隨,成為網絡女神和男神。

      他們可能有過萬名追隨者,他們可能會持續上傳一些讓人艷羨的生活:在高級酒店自拍,穿名貴衣服和吃高檔料理,不過又有多少是真實?又有多少是靠修飾過的相片在建構出來?本集會聽聽年輕一代「P圖人生」的故事,看看他們不但在社交媒體上,「修飾」自己容貌,更「修飾」自己可能不盡如意的生活,甚至希望在網絡上透過發表相片和文章,「修補」自己不足的人生。有些人說他們在社交媒體中迷失了自我,有人卻說自己找到了自己。

      09/04/2018
    • 搵食艱難

      搵食艱難

      在香港,熟食中心的食物種類繁多,有地道風味,當中不少更被視為普羅大眾的隱世美食。
      不過,食環署轄下六十幾個熟食市場或中心,當中裝有冷氣系統的不足三分之一,即使檔主願意安裝,亦要經過繁複的程序,以至今時今日,很多工程仍未開展,好像保安道街市熟食中心的檔主根叔,八十年代由街邊大排檔搬上街市,多年來為爭取裝冷氣,勞心勞力,只因政府規定要有八成的絕大部份商販同意才可以安裝冷氣,政策影響,一等十幾年,食客辛苦,夏天又無生意,今年再嘗試找檔主簽名支持安裝冷氣,結果又如何?
      另外長沙灣熟食市場,設於臨時用地,但臨時狀況竟維持了超過三十五年,多年來空置率高,檔位供電不足亦沒有加裝空調,經營環境惡劣,政府欠缺長遠規劃,令檔主方先生多年來逆境求存,進退兩難,2015年審計署亦批評食環署管理公眾熟食市場不善,情況至今可有改善?
      編導:李君萍

      02/04/2018
    • 鏗鏘四十關鍵詞:訴說 ‧ 四十故事

      鏗鏘四十關鍵詞:訴說 ‧ 四十故事

      四十想像:「想起四十歲時,你有何感受?」老人家或許懷緬以前光輝的香江歲月,中年人經歷過香港最好和最差的時光,小朋友還是遙遠的未來,視乎我們留下了甚麼給他們?

      四十,對甘浩望神父來說是在香港生活的年日。四十三年前,他隻身來到香港,積極關注香港被忽略的弱勢社群。鏗鏘集紀錄了甘浩望神父過去為艇戶、露宿者、中港家庭爭取權益,四十年間,香港價值觀改變了多少?

      四十歲,對李柱銘和譚惠珠來說是正值壯年之時,當年兩人正為香港前途談判奔波。鏗鏘集八十年代追訪兩人,預言九七後的香港。2018年的李柱銘和譚惠珠早已從政治最前線退下,今天的香港政治格局如何對照當年的預言呢?

      四十,對郭正光來說是事業的收成期。1995年製作的《十八變》訪問了五位十八歲的年青人,郭正光當年剛可以投票,當時他說會珍惜手上一票。廿三年後的郭正光是一家創科公司老闆,經常中港兩邊走,見證香港人在回歸後身份認同的轉變。

      四十,對周永康是未知數。雨傘運動,社會從此撕裂,周永康是尋求改變的新一代抗爭領袖。由街頭到監獄,今年廿八歲的他,展望他的四十歲,探索個人命運的軌跡,也想像香港的未來。

      他們都是其所處時代的立新者,或高瞻遠足,或改變人心,甚或推動社會制度改革。

      26/03/2018
    • 鏗鏘四十關鍵詞:尋回‧青春記憶

      鏗鏘四十關鍵詞:尋回‧青春記憶

      四十年,鏗鏘集如一個香港歷史資料庫,打一個關鍵詞,你找到甚麼?自1978年啟播至今,鏗鏘集已播出超過一千七百集。1999年製作的《青春萬歲》,探討三位熱愛話劇的預科生在理想與現實之間的掙扎。成功是什麼?成功的標準又由誰來訂?成長的困惑,十九年前《青春萬歲》的主人翁黎玉清用時間尋找答案。十九年後,當年站在十字路口的黎玉清,今天站在舞台上,實現當舞台劇演員的夢想。2018年的Angel是應屆DSE考生,彷佛在重覆黎玉清的路,她尋找黎玉清,同時尋找自己的出路。

      香港的小朋友自出娘胎便開始競賽,催谷、勝負和比較伴隨著他們成長。1993年的《考第一》訪問了年年考第一的小學生,小小年紀如何看分數和勝負?廿五年前考第一的小學生,今天已三十來歲,他們經歷了什麼?Mike是音樂人,當年考第一招人妒忌,廿五年後,他決定尋找不一樣的「第一」,放下競爭心態。同一集訪問過的另一位小朋友黎淑霞,今天當了老師,現在身為人母,只希望下一代能夠快樂學習。我們的下一代怎樣,是因為我們這一代留下了一個怎樣的環境給他們。世界不好,誰可改變?

      19/03/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