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劇情

    STORY

    監製:利子良

    11/03/2018
    相片集
    相片集

    本土語言是指香港在割讓給英國之前,香港陸上居民所流行的語言,主要有圍頭話和客家話,以及只流行在個別地區的汀角話、東坪洲話和平婆話等等。半個世紀以前,香港以廣東話為主的人口其實不及一半,特別是在新界地區,大部份村民都是以圍頭話及客家話溝通。

    圍頭話的出現可上溯至北宋年間,背後與新界鄧氏、文氏、彭氏、侯氏、廖氏家族的南來定居有着莫大關係。至於客家話在香港出現,大約是明末清初,其中以清康熙取消遷海令,令粵東地區大量客家人南下耕作荒田,所受影響最大。

    語言建構了族群的身份認同。不少移居海外的客家人,回來參加打醮等節慶時,亦可通過共同的語言,感受到同聲同氣「自家人」的親密感覺。

    不過,今天在香港要聽、說家鄉語言也並非易事。例如,在圍村人極其重視的春秋二祭,亦只有部份鄉村有能力保留用圍頭話叫禮宣祭。因機會難逢,一些有心的鄉民便會趁機向在場的長輩請教,因為在平日,他們已經很難找到說圍頭話的對象。

    以前在圍村,所有女孩子都要學唱哭嫁歌,否則便會給人責罵。哭嫁歌不單保留了大量的圍頭話,同時還記錄了昔日圍村婦女的生活和精神面貌,對文化傳承彌足珍貴,但如今就只能在一班老婆婆的歌聲中展現。

    客家族群也有很多不同的民間歌謠,像親人去世時所唱的哭喪歌,或是在田野間工作時男女對唱的山歌等等,全都滿載着豐富的民俗印記,但隨着懂客家話的人越來越少,其湮沒絕非危言聳聽之事。


    集數

    EPISODES
    • 偶戲誌

      偶戲誌

      木偶戲曾經在香港不同的年代,在民間擔當着重要的娛樂和祭祀角色。

      木偶戲古時又稱傀儡戲,早在十九世紀的七十年代前後,廣東杖頭木偶已經流行於東莞一帶,香港跟東莞相鄰,故亦常有木偶戲班來港獻技。

      廣東杖頭木偶戲又稱手托木偶,顧名思義,它是靠藝人托着一尊只得上身的木偶,一邊舞動一邊歌唱來演出,目前在香港已經難得一見。現時,華山傳統木偶粵劇團算是其中一個較活躍的戲班,其班主陳錦濤在過去三十幾年,曾到過香港不同地區演出神功戲,但近代因觀眾對木偶戲的興緻大減,他的表演多只見於新界的太平清醮,而鮮見於其他場合。

      木偶戲除了會在醮會、廟會、廟宇開光或節慶日子看到,農曆七月盂蘭節也曾經是劇團的旺季,像六十年代的深井村便做過潮州鐵枝木偶戲。在五六十年代,香港很多地方都可看到鐵枝木偶戲的蹤影,但隨着社會變得富裕,普羅大眾逐漸愛看真人演出的神功戲,不少潮州鐵枝木偶團亦只得歇業解散,退出歷史舞台。

      由福建來港的黃暉是一名資深的木偶戲師傅,他回想七十年代尾至八十年代初,由於不少西方遊客都希望到香港感受一點中國熱,頓使傳統的演藝文化大受歡迎,當時他每晚隨着溫陵劇團在美麗華酒店的宴會廳-萬壽宮演出一套經典掌中木偶戲《大名府》,贏盡各地賓客的掌聲。

      擅長福建掌中木偶戲(又稱布袋戲)的李貽新師傅,為政府演出文娛節目已有三十年,但近年演出的機會日少,影響生計,令他多年來辛苦培訓的木偶藝人亦不斷流失,叫人無奈。

      18/03/2018
    • 說客家話圍頭

      說客家話圍頭

      本土語言是指香港在割讓給英國之前,香港陸上居民所流行的語言,主要有圍頭話和客家話,以及只流行在個別地區的汀角話、東坪洲話和平婆話等等。半個世紀以前,香港以廣東話為主的人口其實不及一半,特別是在新界地區,大部份村民都是以圍頭話及客家話溝通。

      圍頭話的出現可上溯至北宋年間,背後與新界鄧氏、文氏、彭氏、侯氏、廖氏家族的南來定居有着莫大關係。至於客家話在香港出現,大約是明末清初,其中以清康熙取消遷海令,令粵東地區大量客家人南下耕作荒田,所受影響最大。

      語言建構了族群的身份認同。不少移居海外的客家人,回來參加打醮等節慶時,亦可通過共同的語言,感受到同聲同氣「自家人」的親密感覺。

      不過,今天在香港要聽、說家鄉語言也並非易事。例如,在圍村人極其重視的春秋二祭,亦只有部份鄉村有能力保留用圍頭話叫禮宣祭。因機會難逢,一些有心的鄉民便會趁機向在場的長輩請教,因為在平日,他們已經很難找到說圍頭話的對象。

      以前在圍村,所有女孩子都要學唱哭嫁歌,否則便會給人責罵。哭嫁歌不單保留了大量的圍頭話,同時還記錄了昔日圍村婦女的生活和精神面貌,對文化傳承彌足珍貴,但如今就只能在一班老婆婆的歌聲中展現。

      客家族群也有很多不同的民間歌謠,像親人去世時所唱的哭喪歌,或是在田野間工作時男女對唱的山歌等等,全都滿載着豐富的民俗印記,但隨着懂客家話的人越來越少,其湮沒絕非危言聳聽之事。

      11/03/2018
    • 醮 • 變

      醮 • 變

      醮•變

      本港鄉村常見的齋醮科儀,以太平清醮最為盛大,但道教還有一種規格更高的醮會,要請降諸天一千二百位仙真神明下凡,名為「太上金籙羅天大醮」,簡稱「羅天大醮」。

      羅天大醮所求者為普天下之安寧,古時曾由皇帝主祭,所費人力物力,絕非一般百姓能負擔,故歷來並無一定啟建時限。然而,香港在短短十年間,已分別在2007年和2017年舉辦了兩屆。

      已有七百多年歷史的九龍城衙前圍村是市區最後一條圍村,但近年村中樓房已全遭收購,村民亦早已遷走,清拆圍村已是朝夕之事。但在2016年年底,四散的老村民卻為了再辦一次太平清醮而聚集起來。

      石澳、大浪灣和鶴咀三村太平清醮(按:以下簡稱石澳太平清醮)由2006年這一屆開始,在「行香」巡遊日增加了兩台飄色,引得人群如潮湧。石澳村原以客家人為主,但到了今日,不少外籍居民已落戶這條小村,並樂於融入當地文化中。部份少外籍居民更加入石澳居民會,參與太平清醮的工作。

      已有二百八十年歷史的林村鄉太平清醮,在2017年這一屆卻另有新猷。他們辦講座、做展覽、出書刊,為舊傳統添入新元素,因為他們認為醮會對現代人的意義除了許願酬還,加強地緣與人情的關係也非常重要。

      新界太平清醮的傳統都是由居住在鄉村的喃嘸師傅主持,地方性強。但自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新界的醮會逐漸有來自宮觀的全真派道士參與,林村鄉便是其中一例。這些宮觀道士有男有女,強調普世施善,故所做科儀的受眾非單指某村某地,而是要救贖全世界;他們與主要針對建醮的鄉村而施為的喃嘸師傅,可謂各施各法。

      編導:彭志敏
      播放時間:2018年3月4日(星期日)晚上9:30,港台電視31、31A

      04/03/2018
    • 醮 • 有期

      醮 • 有期

      醮•有期

      醮的意思是祭神,《廣雅》:「醮,祭也。」;另根據《說文解字》:「醮,冠娶福祭。」,故醮亦有祈福慶賀之意。

      香港的醮會主要分太平清醮和安龍清醮兩種,安龍清醮多見於客家社區,本地村(圍頭村)則多數做太平清醮。地區打醮都是有周期的,最短的要一年一次,像長洲;而相隔最長的就有上水鄉太平清醮,六十年才一次;其中以十年一次的為多。

      在宗教上,人們可憑打醮而「清潔」地方,更新整個宇宙,使之能有一個新開始,讓人努力生活下去;在社會上,醮會則因為要很多年才舉辦一次,鄉民能久別見面,醮會便成為一處非常難得的社會場合,可以延續鄉情。

      有關香港打醮的歷史,由於缺乏資料,難以追尋始於何時,惟大部份村落的醮會,都跟村內的主要廟宇相關,例如從錦田《鄧氏族譜》可以知道,錦田在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首辦太平清醮,其原因之一就是周王二公書院。

      香港的醮會一般都是道教法會,當中又由源自天師府的正一派喃嘸主持為多。來自深圳寶安縣沙井村廣生堂的陳鈞師傳,自其先祖至他這一代,已七代做喃嘸,而他的身影亦常見於新界各大鄉村醮會之中。

      不少香港的太平清醮都有上百年的歷史,像屯門鄉忠義堂打醮始於1816年,至今已經歷了二百多年。在上一輩村民的口授身教下,屯門鄉內不少年輕村民都視打醮是他們圍村文化的根,認為有必要延續下去。在2016年屯門鄉忠義堂太平清醮期間負責侍奉神靈的頭名緣首陶騰樞便身體力行,盡力在醮會中體現維護傳統文化的精神。


      編導:彭志敏
      播放時間:2018年2月25日(星期日)晚上9:30,港台電視31、31A

      25/02/2018
    • 同吃一盆菜

      同吃一盆菜

      盆菜又稱「盤菜」,是把預先煮好的材料一層層放在盆中,盆中菜餚由上而下,由粗而精地擺放。盆菜的用料並沒有特别規定,但一般都會包括蘿蔔、油豆腐、枝腐竹、冬菇和炆豬肉,當中炆豬肉是整個盆菜的精粹所在,亦是最考盆菜師傅的功架。

      盆菜這種新界圍村原居民的傳統宴會方式,已有數百年歷史。以往舉凡是嫁娶、添丁、打醮、入伙等喜慶事,主人家不用發帖,只需在村子的告示牌戓家門張貼一張紅紙,公告食盆安排,村中兄弟便會自動赴宴,在村中祠堂或昔日的禾堂(即曬穀場)聚食。

      村民齊集食盤也是「身份確認」的重要過程,如每年正月,過往一年有添丁的家庭就會到祠堂「上燈」,之後宴請村民吃「燈飯」(意即屬於新丁的盆菜宴)。整個儀式完成後,新生孩子才被正式承認為村中一員,有太公財產的繼承權。又如村民亦可按照傳統,於祠堂行禮,拜祖先,確認新娘子嫁進夫家的身份後,便籌酒一日,邀請親屬吃盆菜,使後者承認其婚姻。
      對很多圍村村民來說,能聚在一起吃盆,就是一個「團結」、「平等」的象徵。元朗屏山鄧氏、上水廖氏等新界大族在祭祖儀式後,也會舉行盆菜宴。這些本地大族還有名為「食山頭」的風俗。大族的祖墳一般置在遠離民居的風水寶地,每年到祭祖之時,族人就登山涉水而往,只能因陋就簡,搭爐架鑊,就地炊飯,加上祭禮所帶上的酒肉,肉菜就統統放在木盆內,族人席地而餐,執箸共食,無分彼此,團結和睦。


      編導:葉劍峰
      播放時間:2018年2月18日(星期日)晚上9:30,港台電視31、31A

      18/02/2018
    • 南音杳裊

      南音杳裊

      南音杳裊

      南音曲韻悠揚,惹人愁思。廣義的南音雖可追溯至遠古,但廣東的南音始於何時,卻無從稽考。清朝道光年間,廣東出現一本叫《粵謳》的書,載有很多以廣府話寫成的七言句子,乃是目前已知最早的廣東民間說唱文學。

      二十世紀初,南音在香港十分盛行。杜煥則是當年本地最有實力的地水南音演唱家之一,獲譽為一代瞽師。他在1910年生於廣東肇慶,出生三個月已失明。七歲時,家人送他往一名瞽師處學占卜,故他後來便隨師傅到廣州生活。但杜煥不愛占卜,反而喜歡拿着兩片竹板拍打,沿街賣唱木魚歌,漸漸跟一些唱南音的瞽師混熟,最終拜在孫生門下。

      上世紀二、三十年代,中國內地時局動盪,杜煥便來到香港謀生。當時香港仍有公娼,杜煥因歌藝不凡,很受妓女和客人歡迎。1935年,香港禁娼,令杜煥的生計大受影響。戰後,他回到街頭賣唱,但知音人已不復在里巷徘徊,而是在涼茶舖或家裏聽電台廣播。

      然而,杜煥在當時已頗具名聲,故後來獲香港電台邀請,定期到電台演出,直至節目於1970年停播。為求生計,他惟有重回市井民間,在亞皆老街新華戲院對出的角落挑燈夜唱,粵劇名伶阮兆輝當年更會特意前往那裏,欣賞他的演出。杜煥於1979年去世,但身後蕭條,連殮葬亦險些無人過問。

      杜煥一生坎坷,加上長年吸食鴉片而形成的「煙屎喉」,令他唱起南音來特別滄桑又有韻味,演出入木三分。唐健垣博士和榮鴻曾博士曾在杜煥晚年時跟他接觸,二人各有所得,亦同時為杜煥的絕唱留下寶貴的聲音文獻。


      編導:伍自禎
      播放時間:2018年2月11日(星期日)晚上9:30,港台電視31、31A

      11/02/2018
    • 醫武一家

      醫武一家

      醫武一家

      跌打有著源遠流長的歷史。周朝時,它被稱為金鏃科,宋朝時改稱正骨科,並沿用至清朝;而「跌打」則是廣東民間的說法俗語。

      所謂醫武同源、醫武一家,跌打和武術有著密切的闗係。元朗石歩村的林國強是三代祖傳的跌打師傅,他祖父的跌打醫術,就因習武兼學得來。百多年前,石步村村民為了保護水源和財產,特意派林國強的祖父到東莞拜師學武,回來再將武術傳授給村民,並組織名為「更練團」的自衛隊。當時,林國強的祖父除了習武,亦兼學跌打,後來成為村中的跌打師傅,一直承傳至今。

      二次大戰前後,不少武術家自國內移居香港,其中一位便是黃飛鴻的遺孀莫桂蘭。莫桂蘭早期於灣仔告士打道設館授徒,在天台教授黃飛鴻的武術、獅藝,同時亦傳授跌打醫術。她的義誼子兼傳人李燦窩師傅,在莫桂蘭離世前,承諾會繼承及發揚了黃飛鴻的武術、獅藝和醫術。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學武風潮令不少男士喜歡學兩招兼學跌打,因而造就了新一代的本地跌打師傅,湯永康師傅是其中之一。

      近年,新條例令中醫藥受到更多規管,跌打被納入骨傷科,令全港跌打醫館的招牌亦因而要更名,將「跌打」改為「骨傷科」。此外,學跌打由傳統的師徒制改為需經學院培訓,以往跌打師傅可以上山採集新鮮山草藥來治理病人,現時則改為使用乾品草藥代替。

      種種改變,對傳統跌打文化的發展,到底是得、是失?

      編導:黎敏儀
      播映日期:2018年2月4日(星期日)晚上9:30至10:00,港台電視31、31A

      04/02/2018
    • 竹紙有情

      竹紙有情

      「紮作」是一門傳統民間手藝,歷史源遠流長,雖然沒有文獻記載其起迄的時期,但可以肯定「紮作」是源於古代的祀祭活動。這門手藝已有過千年的歷史,當中蘊含著甚麼文化意涵?負載了多經驗和技巧?當「紮作」走進現代社會,它又怎麼跟從時代的步伐,繼續傳承下去?

      《吾土‧吾情》請來香港本地扎作業工會主席冒卓祺師傅及香港歷史文化研究會副會長葉德平,一起探討「紮作」的起源、歷史、發展及傳承。「紮作」於鄉村的原居民來說,就如一個的循環,它參與每年由年初到年尾的,大大小小的節日、慶典、祭祀和宗教儀式;「紮作」也進入了居民的整個人生,由出生、成長、結婚,都扮演著重要的角色。本節目從「丁燈」、「花炮」、「大士王」及「麒麟」,講述「紮作」的文化內涵,從中體現它如何展露生命的環形。

      生命的起點──丁燈
      農曆正月十五是元宵節,新界圍村就有「點丁燈」的傳統習俗,「點丁燈」又稱慶燈、開燈、賀燈。閩南語、客家話、圍頭話等南方語系中「燈」與「丁」諧音相通,「點燈」意寓「添丁」,是居民對生命寄予熱切的盼望。

      元宵之前,紮作師傅便會製作「丁燈」。冒卓祺師傅這次來到上水圍,製作稱為「大八角」丁燈。「八角」並非指真正的八角型,而是因為角越多就越接近圓形,有「團團圓圓」之意。丁燈會掛在祖先牌匾的橫樑上,寫了很多吉祥語句,代表了身為父母、長輩的心聲,燈下懸掛了嬰兒名字,筷子、慈姑、柏葉、薑、桔子、蘿蔔、芋頭等,取其諧音寓意,希望祖先庇蔭。

      團結社群的祭典──花炮
      「花炮」是香港賀誕的特有傳統,是一座紙紮神壇,用來供奉不同神像。大的「花炮」會有50呎高,整座炮架由竹篾和紙條紮成,再裱上各式吉祥物。每個「花炮」有不同「意頭」。昔日村民在拜祭神祀後,便會「搶花炮」,由於時代改變及安全理由,「花炮」改以抽籤形式來分配,抽到合意的「花炮」即表示得到神靈庇佑,未來一年將會風調雨順。「花炮會」令鄉親有機會聚首一堂,共享喜樂的時光,並一同感謝神靈的庇佑,亦祈盼未來可以繼續順順利利,活動帶著團結及感恩的意味。

      從孝祭到普度──大士王
      慎終追遠,是中國文化的精神,民眾會準備豐盛祭品,希望透過燃燒紙祭品,向先人表達心意,孝祭祖先,繼而普度遊魂野鬼。「中元普度」,便承繼這種精神。法會當日,會有一個十呎高的紙紮「大士王」,亦稱「鬼王」,相傳青面獠牙「大士王」是觀音化身及各鬼魂的首領,有著監管孤魂野鬼的作用,使幽魂有秩序地接受善信施祭。儀式結束後,「鬼王」亦會同時被火化,以恭送大士王離開。

      生命的延續──麒麟
      中國文化當中,有「四靈」之說。「四靈」,按《禮記》的說法,是指「麟、鳳、龜、龍」。雖然麒麟是人幻想出來的「瑞獸」,但「紮作品」是一種活態的形式,立體地實現想像,使「麒麟」存活在現今世代。客家人尊崇麒麟,在神誕節慶,嫁娶、入伙、打醮之中,他們都會舞麒麟,藉此招引福氣。

      傳說孔子出生前,有麒麟來到家中,口吐玉書,玉書記載著他的命運,寫著他是行王者之道,而無王者之位的聖人,這便是所謂的「麟吐玉書」,孔子出生後亦被稱為「麒麟兒」。「麒麟送子,後代繁衍,如意吉祥」,麒麟紮作藴含著長輩對新生嬰兒的祝福,父母期盼嬰兒能學習孔子,實踐仁、義、禮、智之道。同時客家人結婚,會有麒麟到賀,希望一對新人得到麒麟的祝福,能夠生養兒女,繁衍後代,將袓先、父母的理念和傳統,繼續好好承傳落去。

      在未來,當子女長大成人,亦都成為小孩的父母,由麒麟的祝賀,到一盞新的丁燈亦會燃點起來,這生命歷程在人類歷史上從未間斷,「紮作」不僅普通的手工藝品,而是用紙、用竹組成生命的弧度。完成一件「紮作品」,必須經過「紮、撲、寫、裝」的過程,彷如每個人的人生:以竹篾和紙條「紮」出骨架,再以沙紙「撲」上淡素的雛型,然後「寫」出各種色彩,最後「裝」上人生絲絲點綴。「紮作」從完成到焚燒殆盡的過程,正正展示著深邃的生命哲學。

      28/01/2018
    • 戲為神功

      戲為神功

      戲為神功

      每逢農曆二月十三日,西貢東海滘西洲的村民不論是散落香港各處,還是居於海外,都會回到滘西洲,一同籌備及慶祝洪聖誕。當中的重頭節目包括籌辦一台神功戲,用戲曲代替食物供品,以答謝神恩,並同時為神、人、鬼帶來娛樂。

      本地的神功戲除了香港人稱為「大戲」的粵劇,還有潮劇和福佬劇(「福」讀「鶴」音),又稱「白字戲」。根據大澳關帝古廟的古碑,香港的神功戲可追溯至清朝咸豐二年(1852年)。

      神功戲的一大特色,就是戲棚的搭建。這種獨特的技藝,最近已獲政府列入「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而在全港芸芸神功戲戲棚之中,就以蒲台島天后誕的戲棚最有特色。這個戲棚處於懸崖之上,堪稱巧奪天工。

      粵劇神功戲舞台的選址和後台間隔都有特定的安排。例如戲台要盡可能面向廟宇的正前方,而「棚面」(即樂隊)就設在戲台的右邊。後台中央會劃分為「六柱」(六位台柱)的專用化妝間,而六柱左右兩邊的空間,稱為「孭仔」,供六柱以外的演員使用。至於六柱化妝間與前台之間的通道,左、右兩邊分成「衣邊」、「雜邊」,分別用來放置衣箱和道具靶子。

      從前的神功戲除了設日夜場,還會在凌晨時分演天光戲,傳說是給鬼神欣賞,其實也因為昔日鄉郊交通不便,天光戲可以讓留下過夜的觀眾消磨時間。滘西洲洪聖誕是香港目前少數會上演天光戲的神誕,但演出只是象徵式的一人獨腳清唱,僅含傳統不可輕廢的意義。

      編導:伍自禎
      播放時間:2018年1月21日(星期日)晚上9:30至10:00,港台電視31、31A

      21/01/2018
    • 瑞獸麒麟

      瑞獸麒麟

      在許多新界的賀神誕和節慶活動,人們都能見到舞麒麟。麒麟是一種傳說中的動物,乃是中國神話四靈之一,與龍、鳳、龜並稱。

      客家麒麟師傅歐陽樹年自小鍾情於動物舞,亦懂得製作麒麟頭。這一晚,他在深夜帶同一班徒弟上山,為新麒麟進行一場「開光」儀式。由於麒麟被視作仁獸,所以要遵守很多禮節,例如麒麟出遊,必有師父領路。除了禮儀,擅舞麒麟者更要懂得表達麒麟的喜、疑、驚、怒等表情。

      海豐麒麟又稱福佬麒麟(按:「福」讀鶴音),其風格古樸粗獷,跟客家舞麒麟的輕靈截然不同。羅山派傳人張文聲師傅在傳授羅山武術的同時,亦教徒弟學習海豐舞麒麟。在他心目中,拳成兵器就,要練得好海豐舞麒麟,拳腳馬步是必然的入門階,沒有速成可言。

      若要看海豐舞麒麟,坪洲每年農曆七月廿一日的天后出巡日(媽行鄉),會是理想的地點,還可以看到麒麟「衝廟」這個習俗。然而,這種威猛巨獸的生存空間,近年漸為造型可愛、體型較輕的南獅所威脅。

      東莞舞麒麟曾是一種雄霸新界圍頭村的動物舞,但這種被視為圍頭人象徵的瑞獸,現今隨時都可能消失於香港。屏山鄉沙江圍是其中一條仍然堅持舞東莞麒麟的圍頭村,只可惜今天仍懂得舞的人,大多已步入老年。


      編導:葉劍峰
      播放時間:2018年1月14日(星期日)晚上9:30至10:00,港台電視31、31A

      14/01/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