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增加大眾對環保及節約能源的意識,讓我們為自己找尋合適的出路,為下一代出一分力。

    簡介

    GIST

    監製:鄧敏媚


    萬物皆有盡時。由七十年代開始,地球自然資源已開始入不敷支。
    香港雖是彈丸之地,但我們的生活模式正在過度耗用自然資源,怎樣才能轉廢為能,是我們這一代必需要反思的議題。
    香港電台希望藉着一連十集半小時的電視紀錄片節目,將現時本地非常關注的環保議題,向專家請教,並參考鄰近亞洲地區,以至歐美等先進環保國家的成功例子,深入探討及分析他們怎樣處理每日不斷製造的都市固體垃圾。怎樣令垃圾的體積降低。怎樣有效地把垃圾分類、回收,甚至將這些廢物變成有用的資源。還有怎樣致力尋找可再生能源、怎樣將石屎森林變成綠化城市等等。目的除了增加大眾對環保及節約能源的意識,還讓我們為自己找尋合適的出路,為下一代的綠色家園出一分力。

    最新

    LATEST
    30/07/2016
    相片集
    相片集

    走訪多個綠色國度,認識無數的環保技術,旅程抵達終站。回到思考的起點,或許我們要問,「廢物」,究竟所謂何事?

    瑞典,一個在環保最前線的國家,以「邁向零化石燃料國家」作為2050年的目標,其中第三大城市馬爾摩(Malmö)以「綠色策略」入手,從一個工業重鎮轉型為一個結合環保意識和科技的生態城市,而首都斯德哥爾摩(Stockholm),更是歐洲首個「綠色之都」。這些出色的環保成就,成事的單位,並非環保或商業機構自身,而是每個在其中的人。

    自1967年成立環境保護局,經過數十年的辯論、研究和探索,瑞典已發展一套完備的廢物處理政策。如今,瑞典全國的家居廢物,只有不多於1%送往堆填。嚴格執行廢物管理層級(waste hierarchy)的指引,瑞典才有如此傲人的成績,但當地的環保業界卻認為,這刻仍未至善。在焚化公司職員Göran眼中,縱使瑞典在轉廢為能都有一流的表現,當某天再沒有垃圾可以焚化,才是他的願景。

    環保作為產業不是新鮮事。可是,推動環保業界持續經營,難道必然是出於盈利的考慮嗎?或許物料回收機構負責人Kim,給我們另一個答案。他深信,把生態視為商業的重要考慮,實踐本身就是教育,讓下一代明白:你不能取去比你付出的多。我們總以為,可持續性和經濟發展絕不相容。由以蜜蜂充當生態指標,到在不久將來落成的自然徑(nature path),馬爾摩機場的主管Peter和環境經理Maria,對機場透過不同的措施,嘗試疏解生態和經濟的根本矛盾,感到無比自豪。

    沿著瑞典近五十年的環保軌跡,不難發現,可持續性並非是純粹的生態議題,更是植根文化的生活方式。假若成就瑞典「綠色國度」的單位是人,更微細的單位,是他們如何看待保育、對自然,以至生命本身的觀念。

    一艘北歐沉船的故事,竟可讀出「無用之用」的東方韻味。首航以沉沒告終,不見天日三百年,瓦薩號(Vasa)卻在失敗的歷史中獲得新生命。在仲夏節當日,作別花柱圍舞後,我們穿越「屬於所有人」的森林——寫在瑞典憲法的《自然享受權》(Allmansrätten),讓每一個公民進入即使是私人土地的森林,滑冰、散步、垂釣、摘果,享受自然——跟瑞典的年青人漫談。究竟在瑞典新一代眼中,他們走過的「綠色教育」,如何影響對未來、當下的想像?

    萬物自有其旅程,我們皆是光陰的過客。廢物由無所用到有所得,回歸循環是一次沒走完的旅程。那麼,你我他由生入死,這段歸途,我們能帶走甚麼、留下甚麼?走到終站的尾聲,我們拜訪哥德堡(Gothenburg)鄰近的小島,與一位生物學家碰面。Promessa 的創辦人Dr. Susanne,積極推廣自行研究的生態冰葬(Eco-burial),透過先進的冷凍技術,將棺木連遺體化為粉末,最終變成對土地無害的養分,做到真正塵歸塵、土歸土。雖然理想仍然未能落實,但這位科學家深信,這種順應自然的方法,是人類作為土地守護者最真誠的回饋。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他山之石看似遙遠,然而從大世界到小念頭,天人合一,任何新的旅程,總是由轉念開始。願我們為這城市、這地球努力走下去。

    編導:朱順慈
    助導:鍾曉烽、黃嘉慧

    重溫

    CATCHUP
    05 - 07
    2016
    RTHK 31
    • 旅程

      旅程

      走訪多個綠色國度,認識無數的環保技術,旅程抵達終站。回到思考的起點,或許我們要問,「廢物」,究竟所謂何事?

      瑞典,一個在環保最前線的國家,以「邁向零化石燃料國家」作為2050年的目標,其中第三大城市馬爾摩(Malmö)以「綠色策略」入手,從一個工業重鎮轉型為一個結合環保意識和科技的生態城市,而首都斯德哥爾摩(Stockholm),更是歐洲首個「綠色之都」。這些出色的環保成就,成事的單位,並非環保或商業機構自身,而是每個在其中的人。

      自1967年成立環境保護局,經過數十年的辯論、研究和探索,瑞典已發展一套完備的廢物處理政策。如今,瑞典全國的家居廢物,只有不多於1%送往堆填。嚴格執行廢物管理層級(waste hierarchy)的指引,瑞典才有如此傲人的成績,但當地的環保業界卻認為,這刻仍未至善。在焚化公司職員Göran眼中,縱使瑞典在轉廢為能都有一流的表現,當某天再沒有垃圾可以焚化,才是他的願景。

      環保作為產業不是新鮮事。可是,推動環保業界持續經營,難道必然是出於盈利的考慮嗎?或許物料回收機構負責人Kim,給我們另一個答案。他深信,把生態視為商業的重要考慮,實踐本身就是教育,讓下一代明白:你不能取去比你付出的多。我們總以為,可持續性和經濟發展絕不相容。由以蜜蜂充當生態指標,到在不久將來落成的自然徑(nature path),馬爾摩機場的主管Peter和環境經理Maria,對機場透過不同的措施,嘗試疏解生態和經濟的根本矛盾,感到無比自豪。

      沿著瑞典近五十年的環保軌跡,不難發現,可持續性並非是純粹的生態議題,更是植根文化的生活方式。假若成就瑞典「綠色國度」的單位是人,更微細的單位,是他們如何看待保育、對自然,以至生命本身的觀念。

      一艘北歐沉船的故事,竟可讀出「無用之用」的東方韻味。首航以沉沒告終,不見天日三百年,瓦薩號(Vasa)卻在失敗的歷史中獲得新生命。在仲夏節當日,作別花柱圍舞後,我們穿越「屬於所有人」的森林——寫在瑞典憲法的《自然享受權》(Allmansrätten),讓每一個公民進入即使是私人土地的森林,滑冰、散步、垂釣、摘果,享受自然——跟瑞典的年青人漫談。究竟在瑞典新一代眼中,他們走過的「綠色教育」,如何影響對未來、當下的想像?

      萬物自有其旅程,我們皆是光陰的過客。廢物由無所用到有所得,回歸循環是一次沒走完的旅程。那麼,你我他由生入死,這段歸途,我們能帶走甚麼、留下甚麼?走到終站的尾聲,我們拜訪哥德堡(Gothenburg)鄰近的小島,與一位生物學家碰面。Promessa 的創辦人Dr. Susanne,積極推廣自行研究的生態冰葬(Eco-burial),透過先進的冷凍技術,將棺木連遺體化為粉末,最終變成對土地無害的養分,做到真正塵歸塵、土歸土。雖然理想仍然未能落實,但這位科學家深信,這種順應自然的方法,是人類作為土地守護者最真誠的回饋。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他山之石看似遙遠,然而從大世界到小念頭,天人合一,任何新的旅程,總是由轉念開始。願我們為這城市、這地球努力走下去。

      編導:朱順慈
      助導:鍾曉烽、黃嘉慧

      30/07/2016
    • 綠色築跡 (下)

      綠色築跡 (下)

      綠色建築並不是新建築物的專利。舊的建築,只要做一些節能翻新工程去提升能源效益,一樣可以幫助減少碳排放。有研究指出英國的建築物平均壽命有132年,樓齡普遍較高,無論結構或設備與今時今日的標準也相去甚遠,能源效益亦偏低。倫敦市政府為了達到2025年減少六成碳排放量的目標,推出了改善公營建築物能源效益的計劃。公營房屋佔倫敦市碳排放約一成,所以政府展開大規模的翻新工程,包括為居民更換暖氣系統、安裝雙層玻璃窗和加建隔熱功能更好的外牆等,至今已為超過十一萬個單位完成類似的節能翻新工程。翻新工程不但有助減低碳排放,亦為居民帶來更温暖的家。
      另一方面,倫敦市政府為了鼓勵公營機構改善建築物的能源效益,更請來節能顧問為不同的公營機構度身訂造節能方案,並且保證節能工程的回本期,有效推動公營單位齊齊減碳。位於倫敦市西南部郊區的皇家植物園是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園內有超過二百多幢建築物,有四十座更是有過百年歷史價值的古建築物,還有二十多個溫室。温室需要二十四小時提供暖氣,最為耗能。節能顧問為溫室提供了簡便的節能方案,並且銳意改善種子銀行的能源效益。
      英國西南部布里斯托是英國人均碳排放量最低的城市,在2015年獲選為歐洲綠色城市,市內居民非常關心環保相關的活動,有社區組織更加自發為居民提供家居節能翻新方案,利用手提電話及熱感探測器為市民偵測老房子耗能情況,令居民能及早正視問題,盡早處理,以減少能源耗用。

      編導:鄧慧玲
      助導:鍾幸凌

      23/07/2016
    • 綠色築跡 (上)

      綠色築跡 (上)

      香港是人口密度極高的城市,市內密集及屏風式的建築,加上太陽輻射,建築物與地面之間多次的反射與吸收,以及大量使用冷氣等等,大大增加了温室效應,令城市氣溫提高。另外,建築物用電佔全港總用電量達百分之九十,有關耗電量所產生的碳排放超過六成。因此,推廣建築物的能源效益,可有效地節約能源,減少二氧化碳排放,從而有助減慢全球暖化。

      綠色建築是指減少建築物對環境影響的建築作業模式,不同地區會因應各地氣候及環境而制定綠色建築評級標準,例如香港慣用的是「綠建環評」(BEAM Plus),新加坡是「綠色建築標誌」(Green Mark)。

      新加坡是著名的花園城市,多年來努力貫徹綠化政策,政府亦於2005年開始推出綠色建築評級制度,透過立法及獎勵等方法去推動業界;現時擁有綠色建築標誌的建築物已經有三成,而新加坡政府的目標是要在2030年,全國八成建築物取得綠色建築標誌。

      中國的綠建築起步雖然較遲,但近年亦急起直追。近年綠色建築亦加入了室內健康指標,上海有一個寫字樓,它不但是零能耗,其設計和傢具用料也以員工的健康作為首要考慮條件,這種以用家健康出發的綠色建築新標準,正是全球綠建築界的新趨勢。

      編導:鄧慧玲
      助導:鍾幸凌

      16/07/2016
    • 再生的未來 (下)

      再生的未來 (下)

      童話王國丹麥原來也是風車之國。

      2012年,丹麥訂下減碳目標,希望在2035年完全以可再生能源發電。現時全國有超過5000台風力發電的風車,能為全國提供四成的用電量。

      可再生能源雖然取之不竭,但供應不穩定,所以丹麥與挪威、瑞典和德國等周邊國家連成能源聯網,務求穩定可再生能源的供應。另外,為了有效地消耗多餘的可再生能源,家居用的熱泵是其中一個解決方法。熱泵其實是一個溫度調節器,也是一個可以儲存能源的設備,可以將電力轉為熱能,為家居提供暖氣和熱水。

      另一方面,除了大力發展風能,丹麥亦有公司開發新的轉廢為能技術,目的也是為了提高可再生能源的供應量和穩定性。新的垃圾處理技術Renesciene,特別的地方是垃圾不用分類處理,利用酵素將垃圾內的有機物分解成生物液體,再提煉出甲烷,即天然氣的主要成分,以作發電之用。

      為了普及應用可再生能源,丹麥於2010年,在東面的一個小島-邦咸島(Bornholm island),試行全球最大規模的智能電網第一期計劃。

      智能電網是一個處理用電數據的網絡,透過住戶家中安裝的智能電錶,紀錄住戶的用電量及習慣,再將數據傳送去中央網絡,網絡會分析即時的電力供求比例,去釐定電力價格。智能電網的好處是住戶可因應不同時段的電費價格,自由選擇適合自己的用電模式和習慣;另一方面,亦方便電力公司制定商業策略,爭強競爭力;政府亦因為更準確地掌握住戶的用電需求,而不用額外花費巨額去鋪設電網。

      雖然智能電網仍在試驗階段,還有許多問題有待解決,但全球暖化問題迫在眉睫,怎樣減低碳排放、減慢全球暖化的步伐,普及應用可再生能源是其中一個解決方案。

      編導:曾楚燊
      助導:陳紫恩

      09/07/2016
    • 再生的未來 (上)

      再生的未來 (上)

      福島核事故,留低的不祇是頹垣敗瓦,還有核電安全的警號,加上全球暖化,發展可再生能源,取代核能及化石燃料是刻不容緩。
      日本早於八十年代開始發展可再生能源,311核事故之後更加快步伐,至現時可再生能源的比率達百分之十二,是亞洲地區最高的國家之一。日本各城市也有不同的政策鼓勵市民利用太陽能,如名古屋,日照時間是日本全國排行第五,人口密集又欠缺其他天然資源,太陽能是不二之選。而政府政策亦驅使更多市民利用太陽能。2012年日本實行上網電價補貼計劃(FIT-feed in tariff),政府補貼電力公司以固定價格買入可再生能源,市民的家居太陽能裝置除了可以供給自己使用,亦可以將過剩的電力賣給電力公司,而地震停電時也可以一解燃眉之急。
      另一方面,日本亦開始大規模在水庫上安裝太陽能發電系統。千葉縣的山倉水庫,正在興建一個全日本最大的水上太陽能發電系統,面積約有二十五個標準足球場,所發出的電量足夠約5000戶,相等香港一個公共屋邨一年的用電量。在水庫上安裝太陽能發電系統,既可節省地方,太陽板覆蓋水面亦可減少水份被蒸發,而水的冷卻作用又可提高太陽能板的發電效能,可謂一舉三得。
      一海之隔的南韓,廚餘回收率為全球最高的國家,轉廢為能因而應運而生。首都圈堆填區內的廚餘廢水發電廠,每日處理由仁川、首爾、京畿道運來的500噸廚餘廢水,以厭氧分解技術提煉成甲烷(天然氣主要成份),再用來發電。另外,從首都圈堆填區內收集的沼氣,亦會用作發電,供給18萬個家庭使用。
      首爾市政府除了大力發展沼氣和廚餘廢水發電,太陽能也是其一項備受推廣的潔淨能源。非政府組織Energy Peace經營的太陽能發電場,租用岩寺阿里水濾水廠上蓋,興建太陽能發電系統,賣電收益一半會用作補助貧窮人士,另一半收入則會用作持續發展其他太陽能項目。
      事實上,南韓核能發電比率約佔三成,自日本311核事故後,首爾市政府開始關注核能的安全,更發起「減少一座核電廠」的計劃,除了大力推動可再生能源的發展,亦透過成立能源自立區及獎賞計劃等方法,誘使市民養成省電的生活模式,節省等同一座核電廠發出的電量,以証明首爾市不再需要興建更多核電廠。
      開源節能是為了保護環境,也是為了再生的未來。

      編導:曾楚燊
      助導:陳紫恩

      02/07/2016
    • 一爐烈焰(下)

      一爐烈焰(下)

      一個城市如果要以焚化爐去處理垃圾,除了實用之外,同時亦可以兼具藝術元素。

      奧地利首都維也納,是其中一個以焚化處理垃圾的歐洲城市。維也納人口近一百八十萬,每年產生大約一百一十萬噸垃圾,當中有三成資源回收,另外七成以焚化處理。市內有四座焚化廠,最有人氣的是Spittelau焚化廠,因為1987年火災重建時,邀得崇尚自然的已故藝術家百水先生設計,這座建築亦成為維也納著名景點。百水先生將技術、藝術與自然融合。一般工廠外型大都以直線為主,百水先生就打破這種印象,改用很多曲線。經過藝術包裝,隱藏機械元素,去除工廠嚴肅的感覺。鮮明與有趣的圖案,將原來灰舊傳統的外牆,變成色彩鮮艷的建築物。而這一切,都是希望市民接受焚化廠設於城市中。現代的焚化爐,還講求回收能源,回收燒垃圾產生的廢熱,轉化為能源。維也納有超過1200公里長的熱力供應網,是歐洲其中一個大熱網,能為市內三分一住戶,即三十四萬戶人口提供熱力,而當中三分一熱力就來自焚化爐。

      台灣各地興建焚化爐的時候,幾乎都有居民抗爭。焚化廠除了要用有效的管理,以及透明的監管制度去說服民眾,還設立回饋制度,令居民可以得益。新北市八里垃圾焚化廠建有室內暖水泳池,池水是利用垃圾廢熱加溫,為附近居民提供免費服務。這間焚化廠由著名建築師貝聿銘設計,玻璃外牆建築,給人通透、潔淨的感覺。焚化廠處理新北市三分一的垃圾,而燒垃圾回收的電力,每年可賣大約4億新台幣。

      位於日本大阪舞洲的焚化廠-舞洲工場,外型與維也納Spittelau焚化廠相近,因為都是由藝術家百水先生設計,一樣的七彩繽紛,一樣的綠化。這座2001年啟用的焚化廠,於日本很有名氣,每年吸引萬多人入廠參觀。廠方當初希望去除焚化廠給人不良的印象,所以邀請百水先生為他們設計了這座「姊妹廠」。外型像童話世界的建築,內裡的教育也很活潑,以生動方式講解焚化的過程,讓人深思垃圾問題。舞洲工場處理大阪市四分一的垃圾,發電量是全日本焚化廠前十名,2014年賣電收入有11.6億日元。

      要欣賞現代建築的焚化廠,由日本著名建築師谷口吉生設計的廣島市中工場,是表表者。貫穿建築,名叫「Ecorium」的中央通道,公眾可隨意進入參觀,就像這座建築一樣「開放」。沿著這條通道,放眼所見,玻璃設計將銀色的焚化設施展示出來,就像一座博物館,讓大家看得透徹。中工場是廣島原爆五十周年,廣島市為迎接和平而興建的其中一項建設。銀色的現代建築,前臨綠化空間,由海邊望去,中工場就像一道大門,一直延伸到市內,是將海與地連在一起的建築。廣島市一半的垃圾都在中工場焚化,每日大約五百噸。

      其實,處理垃圾問題,應該以開放、透明的態度。現代的焚化廠,不只處理垃圾,還肩負向大眾推廣源頭減廢的責任。

      編導:陳國娟
      助導:陳紫恩鍾幸凌

      25/06/2016
    • 一爐烈焰(上)

      一爐烈焰(上)

      香港三個堆填區即將爆滿,政府計劃在石鼓洲興建焚化爐,以解燃眉之急。無論焚化或堆填,都是處理廢物的末端方法。焚化可以將垃圾體積大大縮減,但沒有將垃圾完全解決,仍有後續問題需要處理。

      台灣面對垃圾問題,於1991年推行「一縣市一爐」政策。原計畫興建36座焚化廠,但最終只興建了二十六座,其中兩座更沒有啟用,主要因為民眾的反對,以及台灣推行垃圾分類和資源回收,令垃圾量大減。採用焚化處理垃圾,必須做好管理,做好分類。而垃圾燃燒後,還會剩下比原來容積約百分之十五的灰燼,由於內含重金屬與二噁英等有毒物質,必須經過處理才能堆填或再利用。台灣以減廢為目標,垃圾量不斷下降,資源回收率有五成多,垃圾政策已由「焚化為主,掩埋(埋填)為輔」轉變為「資源回收為主,焚化為輔」,台北市更準備關閉一座焚化廠。

      再看焚化大國-日本。日本七成以上垃圾以焚化處理,全國有一千一百多座焚化廠。以東京23區,即一般人理解的東京市為例,面積六百幾平方公里,是香港的一半多,但人口密集,有九百多萬人。在二十三個區中,共有二十一座焚化廠。這裡的焚化廠建於社區內,真的是「自己垃圾自己燒」,在運輸上而言,可減少二次污染,但亦有居民反對焚化爐設於社區。另外,處理焚化後的灰燼也是一個問題,根據日本環境省資料,全日本可以堆填的地方只可用二十年,東京23區因為沒有土地作堆填,所以於東京灣填海造地。亦有焚化廠使用「熔融」技術,即以一千二百度高溫將灰燼熔化成為熔渣,令灰燼的容積由原垃圾的二十分之一,進一步減至四十分之一,目的是減少堆填區的負荷。

      廢物產生了,我們使用埋填、焚化等方法解決,但長遠應該實踐減廢,以零廢為目標。

      編導:陳國娟
      助導:陳紫恩鍾幸凌

      18/06/2016
    • 惜食

      惜食

      香港每日製造3600噸廚餘,堆填區三分一的垃圾也是來自廚餘,不過我們一直也沒有廚餘回收政策。

      全世界廚餘回收率最高的國家要算是南韓,有超過九成的廚餘都能成功回收。

      南韓政府早在1998年便開始實施廚餘徵費,2005年更加立法禁止廚餘進入堆填區。南韓政府實施廚餘徵費初期,先後推出付費專用廚餘袋,以及在大型屋苑設置廚餘桶,讓居民平均攤分廚餘費用。為配合「廚餘按量徵費」,2013年更推出自助電子廚餘回收機(RFID無線射頻識別系統),方便先進之餘,亦讓市民能準確地掌握自己每天製造的廚餘量,從而更有目標減少廚餘,部分地區的廚餘量亦因而減少了三成。除了家居廚餘,南韓大小型餐廳亦須付費購買廚餘袋或僱用廚餘公司處理廚餘。

      要源頭減廢,除了要減少製造廚餘,還要減少浪費食物。

      法國是世界上第一個就浪費食物進行立法的國家。2015年5月,法國國會立法通過禁止大型超級市場銷毀仍未出售但仍可以食用的食物,規定超市要將食物捐贈給慈善機構,違例者可被罰款。現時法國每年人均浪費20至30公斤嘅食物,法國政府希望於2025年前將食物浪費減半。有見及此,法國政府在2016年1月再推出一項新措施,規定中大型餐廳必須免費提供外賣盒(Doggy Bag),主動請客人將剩食打包帶走。『打包』文化在法國並不普遍,此項新措施的目標就是要改變市民日常習慣,從而減少廚餘及浪費食物。

      編導:冼惠芬
      助導:蔡玉婷廖淑華

      11/06/2016
    • 回收有價

      回收有價

      有想過我們每天扔掉的垃圾,其實是重要的資源嗎?只要好好分類,就可以回收再造。但當中涉及人工、運輸成本,如果沒有政策的協助,難以推動回收資源,重投生產。要做好回收分類,離不開財政誘因。

      台灣早已立法「垃圾徵費」以及「強制分類」,台北與新北市更要購買專用垃圾袋,將垃圾和回收資源交到清潔隊回收。市民為了節省購買專用垃圾袋的費用,自然盡量分類回收以減少垃圾量,效果立竿見影,回收量年年上升。就算大型屋苑亦花盡心思鼓勵居民做好分類,因為分類越仔細,回收資源價值越高,亦可補貼聘請清潔公司的費用。新北市更讓居民用回收資源儲點數,換專用垃圾袋及清潔用品,實行「垃圾變黃金」。

      要應付回收分類的成本,德國早在1991年立法制訂包裝生產者責任制。商品推出市場前,製造商就先要為回收買單。他們要聘請認可的公司回收產品的包裝垃圾。而難以回收的飲品膠樽,就實施按金制,一個膠樽可以取回近$2港元按金,所以德國超過九成膠樽都能成功回收。

      要市民養成回收習慣,讓回收有價正是最有效的第一步。

      編導:俞芷玲
      助導:陳紫恩 蔡玉婷

      04/06/2016
    • 綠‧惜香港

      綠‧惜香港

      我們的日常生活中,每天都製造很多垃圾及產生大量碳排放,但在全球性的氣候變化,以及能源危機之下,香港人又怎能獨善其身,置身事外?


      香港大約有4萬個垃圾桶,令大家將棄置垃圾變得理所當然,結果人均每日都市固體廢物量近年有增無減,我們應該要正視的是廢物管理而非垃圾處理。因此,「垃圾徵費」事在必行,這項台北及南韓已實行多年的廢物管理政策,目的是要讓市民道知,棄置垃圾需要成本,大家應從源頭減廢著手。


      此外,香港每年廢置的電器及電子產品多達七萬公噸,這些廢電子產品含有毒物質,若不妥善處理,會破壞環境。經過公眾諮詢,政府落實引入廢電器電子產品生產者責任制,令製造商、進口商、批發商、零售商以致消費者,都要分擔回收、循環再造、處理以及棄置的責任。環保團體則關注,生產者責任制應該擴展到膠樽,以解決香港每天棄置500萬個膠樽的問題。


      至於位於小蠔灣,興建中的廚餘處理設施,預計2017年落成,屆時每天可處理200噸廚餘,然而香港每日產生約3600噸廚餘,即使按計劃興建第二期的廚餘處理中心,仍有大量廚餘最終要運往堆填區,成為堆填區的臭味來源。歸根究底,我們應該減少製造廚餘。隨著「三堆一爐」獲得立法會通過,香港將恢復以焚化方式處理垃圾,但這並不代表可以一「爐」永逸,大家都有責任減少不必要的消費。


      全世界都正視碳排放以及全球暖化的問題,2015年12月在巴黎舉行的氣候峰會,各國達成協議,在本世紀結束前,全球平均氣溫上升不超過2度,並致力向降低1.5度的目標努力,香港如何為這個目標出一分力?我們要發展可再生能源又有甚麼困難?在如此高密度的城市,怎樣建設綠色建築,製造生態有善環境?


      編導:邱燕妮
      助導:梁沛瑩

      28/05/2016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第五屆傳媒轉型大獎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