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劇情

    STORY

    監製:鄧敏媚

    27/11/2017

    For episode information in Urdu, please refer to the document. 香港每日製造3600噸廚餘,堆填區三分一的垃圾也是來自廚餘,不過我們一直也沒有廚餘回收政策。 全世界廚餘回收率最高的國家要算是南韓,有超過九成的廚餘都能成功回收。 南韓政府早在1998年便開始實施廚餘徵費,2005年更加立法禁止廚餘進入堆填區。南韓政府實施廚餘徵費初期,先後推出付費專用廚餘袋,以及在大型屋苑設置廚餘桶,讓居民平均攤分廚餘費用。為配合「廚餘按量徵費」,2013年更推出自助電子廚餘回收機(RFID無線射頻識別系統),方便先進之餘,亦讓市民能準確地掌握自己每天製造的廚餘量,從而更有目標減少廚餘,部分地區的廚餘量亦因而減少了三成。除了家居廚餘,南韓大小型餐廳亦須付費購買廚餘袋或僱用廚餘公司處理廚餘。 要源頭減廢,除了要減少製造廚餘,還要減少浪費食物。 法國是世界上第一個就浪費食物進行立法的國家。2015年5月,法國國會立法通過禁止大型超級市場銷毀仍未出售但仍可以食用的食物,規定超市要將食物捐贈給慈善機構,違例者可被罰款。現時法國每年人均浪費20至30公斤嘅食物,法國政府希望於2025年前將食物浪費減半。有見及此,法國政府在2016年1月再推出一項新措施,規定中大型餐廳必須免費提供外賣盒(Doggy Bag),主動請客人將剩食打包帶走。『打包』文化在法國並不普遍,此項新措施的目標就是要改變市民日常習慣,從而減少廚餘及浪費食物。 播映日期:27/11/2017, 星期一, 1730-1800 (重播) 1/12/2017, 星期五, 1030-1100 2/12/2017, 星期六, 0630-0700


    文件

    FILE

    集數

    EPISODES
    • 一爐烈焰(下)       (2)‬  ‫جہنّم

      一爐烈焰(下) (2)‬ ‫جہنّم

      For episode information in Urdu, please refer to the document. 一個城市如果要以焚化爐去處理垃圾,除了實用之外,同時亦可以兼具藝術元素。 奧地利首都維也納,是其中一個以焚化處理垃圾的歐洲城市。維也納人口近一百八十萬,每年產生大約一百一十萬噸垃圾,當中有三成資源回收,另外七成以焚化處理。市內有四座焚化廠,最有人氣的是Spittelau焚化廠,因為1987年火災重建時,邀得崇尚自然的已故藝術家百水先生設計,這座建築亦成為維也納著名景點。百水先生將技術、藝術與自然融合。一般工廠外型大都以直線為主,百水先生就打破這種印象,改用很多曲線。經過藝術包裝,隱藏機械元素,去除工廠嚴肅的感覺。鮮明與有趣的圖案,將原來灰舊傳統的外牆,變成色彩鮮艷的建築物。而這一切,都是希望市民接受焚化廠設於城市中。現代的焚化爐,還講求回收能源,回收燒垃圾產生的廢熱,轉化為能源。維也納有超過1200公里長的熱力供應網,是歐洲其中一個大熱網,能為市內三分一住戶,即三十四萬戶人口提供熱力,而當中三分一熱力就來自焚化爐。 台灣各地興建焚化爐的時候,幾乎都有居民抗爭。焚化廠除了要用有效的管理,以及透明的監管制度去說服民眾,還設立回饋制度,令居民可以得益。新北市八里垃圾焚化廠建有室內暖水泳池,池水是利用垃圾廢熱加溫,為附近居民提供免費服務。這間焚化廠由著名建築師貝聿銘設計,玻璃外牆建築,給人通透、潔淨的感覺。焚化廠處理新北市三分一的垃圾,而燒垃圾回收的電力,每年可賣大約4億新台幣。 位於日本大阪舞洲的焚化廠-舞洲工場,外型與維也納Spittelau焚化廠相近,因為都是由藝術家百水先生設計,一樣的七彩繽紛,一樣的綠化。這座2001年啟用的焚化廠,於日本很有名氣,每年吸引萬多人入廠參觀。廠方當初希望去除焚化廠給人不良的印象,所以邀請百水先生為他們設計了這座「姊妹廠」。外型像童話世界的建築,內裡的教育也很活潑,以生動方式講解焚化的過程,讓人深思垃圾問題。舞洲工場處理大阪市四分一的垃圾,發電量是全日本焚化廠前十名,2014年賣電收入有11.6億日元。 要欣賞現代建築的焚化廠,由日本著名建築師谷口吉生設計的廣島市中工場,是表表者。貫穿建築,名叫「Ecorium」的中央通道,公眾可隨意進入參觀,就像這座建築一樣「開放」。沿著這條通道,放眼所見,玻璃設計將銀色的焚化設施展示出來,就像一座博物館,讓大家看得透徹。中工場是廣島原爆五十周年,廣島市為迎接和平而興建的其中一項建設。銀色的現代建築,前臨綠化空間,由海邊望去,中工場就像一道大門,一直延伸到市內,是將海與地連在一起的建築。廣島市一半的垃圾都在中工場焚化,每日大約五百噸。 其實,處理垃圾問題,應該以開放、透明的態度。現代的焚化廠,不只處理垃圾,還肩負向大眾推廣源頭減廢的責任。 播映日期:11/12/2017, 星期一, 1730-1800 (重播) 15/12/2017, 星期五, 1030-1100 16/12/2017, 星期六, 0630-0700

      11/12/2017
    • 一爐烈焰(上)       (جہنم (1

      一爐烈焰(上) (جہنم (1

      For episode information in Urdu, please refer to the document. 香港三個堆填區即將爆滿,政府計劃在石鼓洲興建焚化爐,以解燃眉之急。無論焚化或堆填,都是處理廢物的末端方法。焚化可以將垃圾體積大大縮減,但沒有將垃圾完全解決,仍有後續問題需要處理。 台灣面對垃圾問題,於1991年推行「一縣市一爐」政策。原計畫興建36座焚化廠,但最終只興建了二十六座,其中兩座更沒有啟用,主要因為民眾的反對,以及台灣推行垃圾分類和資源回收,令垃圾量大減。採用焚化處理垃圾,必須做好管理,做好分類。而垃圾燃燒後,還會剩下比原來容積約百分之十五的灰燼,由於內含重金屬與二噁英等有毒物質,必須經過處理才能堆填或再利用。台灣以減廢為目標,垃圾量不斷下降,資源回收率有五成多,垃圾政策已由「焚化為主,掩埋(埋填)為輔」轉變為「資源回收為主,焚化為輔」,台北市更準備關閉一座焚化廠。 再看焚化大國-日本。日本七成以上垃圾以焚化處理,全國有一千一百多座焚化廠。以東京23區,即一般人理解的東京市為例,面積六百幾平方公里,是香港的一半多,但人口密集,有九百多萬人。在二十三個區中,共有二十一座焚化廠。這裡的焚化廠建於社區內,真的是「自己垃圾自己燒」,在運輸上而言,可減少二次污染,但亦有居民反對焚化爐設於社區。另外,處理焚化後的灰燼也是一個問題,根據日本環境省資料,全日本可以堆填的地方只可用二十年,東京23區因為沒有土地作堆填,所以於東京灣填海造地。亦有焚化廠使用「熔融」技術,即以一千二百度高溫將灰燼熔化成為熔渣,令灰燼的容積由原垃圾的二十分之一,進一步減至四十分之一,目的是減少堆填區的負荷。 廢物產生了,我們使用埋填、焚化等方法解決,但長遠應該實踐減廢,以零廢為目標。 播映日期:4/12/2017, 星期一, 1730-1800 (重播) 8/12/2017, 星期五, 1030-1100 9/12/2017, 星期六, 0630-0700

      04/12/2017
    • 惜食       عقل مندی سے کھائیں، برباد نہ کریں

      惜食 عقل مندی سے کھائیں، برباد نہ کریں

      For episode information in Urdu, please refer to the document. 香港每日製造3600噸廚餘,堆填區三分一的垃圾也是來自廚餘,不過我們一直也沒有廚餘回收政策。 全世界廚餘回收率最高的國家要算是南韓,有超過九成的廚餘都能成功回收。 南韓政府早在1998年便開始實施廚餘徵費,2005年更加立法禁止廚餘進入堆填區。南韓政府實施廚餘徵費初期,先後推出付費專用廚餘袋,以及在大型屋苑設置廚餘桶,讓居民平均攤分廚餘費用。為配合「廚餘按量徵費」,2013年更推出自助電子廚餘回收機(RFID無線射頻識別系統),方便先進之餘,亦讓市民能準確地掌握自己每天製造的廚餘量,從而更有目標減少廚餘,部分地區的廚餘量亦因而減少了三成。除了家居廚餘,南韓大小型餐廳亦須付費購買廚餘袋或僱用廚餘公司處理廚餘。 要源頭減廢,除了要減少製造廚餘,還要減少浪費食物。 法國是世界上第一個就浪費食物進行立法的國家。2015年5月,法國國會立法通過禁止大型超級市場銷毀仍未出售但仍可以食用的食物,規定超市要將食物捐贈給慈善機構,違例者可被罰款。現時法國每年人均浪費20至30公斤嘅食物,法國政府希望於2025年前將食物浪費減半。有見及此,法國政府在2016年1月再推出一項新措施,規定中大型餐廳必須免費提供外賣盒(Doggy Bag),主動請客人將剩食打包帶走。『打包』文化在法國並不普遍,此項新措施的目標就是要改變市民日常習慣,從而減少廚餘及浪費食物。 播映日期:27/11/2017, 星期一, 1730-1800 (重播) 1/12/2017, 星期五, 1030-1100 2/12/2017, 星期六, 0630-0700

      27/11/2017
    • 回收有價       ری سائکلنگ قابلِ قدر ہے

      回收有價 ری سائکلنگ قابلِ قدر ہے

      For episode information in Urdu, please refer to the document. 有想過我們每天扔掉的垃圾,其實是重要的資源嗎?只要好好分類,就可以回收再造。但當中涉及人工、運輸成本,如果沒有政策的協助,難以推動回收資源,重投生產。要做好回收分類,離不開財政誘因。 台灣早已立法「垃圾徵費」以及「強制分類」,台北與新北市更要購買專用垃圾袋,將垃圾和回收資源交到清潔隊回收。市民為了節省購買專用垃圾袋的費用,自然盡量分類回收以減少垃圾量,效果立竿見影,回收量年年上升。就算大型屋苑亦花盡心思鼓勵居民做好分類,因為分類越仔細,回收資源價值越高,亦可補貼聘請清潔公司的費用。新北市更讓居民用回收資源儲點數,換專用垃圾袋及清潔用品,實行「垃圾變黃金」。 要應付回收分類的成本,德國早在1991年立法制訂包裝生產者責任制。商品推出市場前,製造商就先要為回收買單。他們要聘請認可的公司回收產品的包裝垃圾。而難以回收的飲品膠樽,就實施按金制,一個膠樽可以取回近$2港元按金,所以德國超過九成膠樽都能成功回收。 要市民養成回收習慣,讓回收有價正是最有效的第一步。 播映日期:20/11/2017, 星期一, 1730-1800 (重播) 24/11/2017, 星期五, 1030-1100 25/11/2017, 星期六, 0630-0700

      20/11/2017
    • 綠‧惜香港    سرسبز شاداب ہانک کانگ

      綠‧惜香港 سرسبز شاداب ہانک کانگ

      For episode information in Urdu, please refer to the document. 我們的日常生活中,每天都製造很多垃圾及產生大量碳排放,但在全球性的氣候變化,以及能源危機之下,香港人又怎能獨善其身,置身事外? 香港大約有4萬個垃圾桶,令大家將棄置垃圾變得理所當然,結果人均每日都市固體廢物量近年有增無減,我們應該要正視的是廢物管理而非垃圾處理。因此,「垃圾徵費」事在必行,這項台北及南韓已實行多年的廢物管理政策,目的是要讓市民道知,棄置垃圾需要成本,大家應從源頭減廢著手。 此外,香港每年廢置的電器及電子產品多達七萬公噸,這些廢電子產品含有毒物質,若不妥善處理,會破壞環境。經過公眾諮詢,政府落實引入廢電器電子產品生產者責任制,令製造商、進口商、批發商、零售商以致消費者,都要分擔回收、循環再造、處理以及棄置的責任。環保團體則關注,生產者責任制應該擴展到膠樽,以解決香港每天棄置500萬個膠樽的問題。 至於位於小蠔灣,興建中的廚餘處理設施,預計2017年落成,屆時每天可處理200噸廚餘,然而香港每日產生約3600噸廚餘,即使按計劃興建第二期的廚餘處理中心,仍有大量廚餘最終要運往堆填區,成為堆填區的臭味來源。歸根究底,我們應該減少製造廚餘。隨著「三堆一爐」獲得立法會通過,香港將恢復以焚化方式處理垃圾,但這並不代表可以一「爐」永逸,大家都有責任減少不必要的消費。 全世界都正視碳排放以及全球暖化的問題,2015年12月在巴黎舉行的氣候峰會,各國達成協議,在本世紀結束前,全球平均氣溫上升不超過2度,並致力向降低1.5度的目標努力,香港如何為這個目標出一分力?我們要發展可再生能源又有甚麼困難?在如此高密度的城市,怎樣建設綠色建築,製造生態有善環境? 播映日期:13/11/2017, 星期一, 1730-1800 (重播) 17/11/2017, 星期五, 1030-1100 18/11/2017, 星期六, 0630-0700

      13/11/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