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簡介

GIST

萬物皆有盡時。由七十年代開始,地球自然資源已開始入不敷支。
香港雖是彈丸之地,但我們的生活模式正在過度耗用自然資源,怎樣才能轉廢為能,是我們這一代必需要反思的議題。
一連十六集五分鐘的節目,攝製隊會走訪鄰近亞洲地區,以至歐洲等先進環保國家的成功例子,探討及分析他們怎樣實踐源頭減廢、怎樣致力減低碳排放、怎樣將石屎森林變成綠化城市等等,希望能為下一代尋找合適的出路,為建設未來的綠色家園帶來新的啟示。

最新

LATEST
26/03/2017

旅程@瑞典篇3

走訪多個綠色國度,認識無數的環保技術,旅程抵達終站。回到思考的起點,或許我們要問,「廢物」,究竟所謂何事?瑞典,一個在環保最前線的國家,以「邁向零化石燃料國家」作為2050年的目標,其中第三大城市馬爾摩(Malmö)以「綠色策略」入手,從一個工業重鎮轉型為一個結合環保意識和科技的生態城市,而首都斯德哥爾摩(Stockholm),更是歐洲首個「綠色之都」。這些出色的環保成就,成事的單位,並非環保或商業機構自身,而是每個在其中的人。
自1967年成立環境保護局,經過數十年的辯論、研究和探索,瑞典已發展一套完備的廢物處理政策。如今,瑞典全國的家居廢物,只有不多於1%送往堆填。嚴格執行廢物管理層級(waste hierarchy)的指引,瑞典才有如此傲人的成績,但當地的環保業界卻認為,這刻仍未至善。在焚化公司職員Göran眼中,縱使瑞典在轉廢為能都有一流的表現,當某天再沒有垃圾可以焚化,才是他的願景。
環保作為產業不是新鮮事。可是,推動環保業界持續經營,難道必然是出於盈利的考慮嗎?或許物料回收機構負責人Kim,給我們另一個答案。他深信,把生態視為商業的重要考慮,實踐本身就是教育,讓下一代明白:你不能取去比你付出的多。我們總以為,可持續性和經濟發展絕不相容。由以蜜蜂充當生態指標,到在不久將來落成的自然徑(nature path),馬爾摩機場的主管Peter和環境經理Maria,對機場透過不同的措施,嘗試疏解生態和經濟的根本矛盾,感到無比自豪。
沿著瑞典近五十年的環保軌跡,不難發現,可持續性並非是純粹的生態議題,更是植根文化的生活方式。假若成就瑞典「綠色國度」的單位是人,更微細的單位,是他們如何看待保育、對自然,以至生命本身的觀念。
一艘北歐沉船的故事,竟可讀出「無用之用」的東方韻味。首航以沉沒告終,不見天日三百年,瓦薩號(Vasa)卻在失敗的歷史中獲得新生命。在仲夏節當日,作別花柱圍舞後,我們穿越「屬於所有人」的森林——寫在瑞典憲法的《自然享受權》(Allmansrätten),讓每一個公民進入即使是私人土地的森林,滑冰、散步、垂釣、摘果,享受自然——跟瑞典的年青人漫談。究竟在瑞典新一代眼中,他們走過的「綠色教育」,如何影響對未來、當下的想像?
萬物自有其旅程,我們皆是光陰的過客。廢物由無所用到有所得,回歸循環是一次沒走完的旅程。那麼,你我他由生入死,這段歸途,我們能帶走甚麼、留下甚麼?走到終站的尾聲,我們拜訪哥德堡(Gothenburg)鄰近的小島,與一位生物學家碰面。Promessa 的創辦人Dr. Susanne,積極推廣自行研究的生態冰葬(Eco-burial),透過先進的冷凍技術,將棺木連遺體化為粉末,最終變成對土地無害的養分,做到真正塵歸塵、土歸土。雖然理想仍然未能落實,但這位科學家深信,這種順應自然的方法,是人類作為土地守護者最真誠的回饋。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他山之石看似遙遠,然而從大世界到小念頭,天人合一,任何新的旅程,總是由轉念開始。願我們為這城市、這地球努力走下去。

重溫

CATCHUP
01 - 03
2017
RTHK 31
  • 旅程@瑞典篇3

    旅程@瑞典篇3

    走訪多個綠色國度,認識無數的環保技術,旅程抵達終站。回到思考的起點,或許我們要問,「廢物」,究竟所謂何事?瑞典,一個在環保最前線的國家,以「邁向零化石燃料國家」作為2050年的目標,其中第三大城市馬爾摩(Malmö)以「綠色策略」入手,從一個工業重鎮轉型為一個結合環保意識和科技的生態城市,而首都斯德哥爾摩(Stockholm),更是歐洲首個「綠色之都」。這些出色的環保成就,成事的單位,並非環保或商業機構自身,而是每個在其中的人。
    自1967年成立環境保護局,經過數十年的辯論、研究和探索,瑞典已發展一套完備的廢物處理政策。如今,瑞典全國的家居廢物,只有不多於1%送往堆填。嚴格執行廢物管理層級(waste hierarchy)的指引,瑞典才有如此傲人的成績,但當地的環保業界卻認為,這刻仍未至善。在焚化公司職員Göran眼中,縱使瑞典在轉廢為能都有一流的表現,當某天再沒有垃圾可以焚化,才是他的願景。
    環保作為產業不是新鮮事。可是,推動環保業界持續經營,難道必然是出於盈利的考慮嗎?或許物料回收機構負責人Kim,給我們另一個答案。他深信,把生態視為商業的重要考慮,實踐本身就是教育,讓下一代明白:你不能取去比你付出的多。我們總以為,可持續性和經濟發展絕不相容。由以蜜蜂充當生態指標,到在不久將來落成的自然徑(nature path),馬爾摩機場的主管Peter和環境經理Maria,對機場透過不同的措施,嘗試疏解生態和經濟的根本矛盾,感到無比自豪。
    沿著瑞典近五十年的環保軌跡,不難發現,可持續性並非是純粹的生態議題,更是植根文化的生活方式。假若成就瑞典「綠色國度」的單位是人,更微細的單位,是他們如何看待保育、對自然,以至生命本身的觀念。
    一艘北歐沉船的故事,竟可讀出「無用之用」的東方韻味。首航以沉沒告終,不見天日三百年,瓦薩號(Vasa)卻在失敗的歷史中獲得新生命。在仲夏節當日,作別花柱圍舞後,我們穿越「屬於所有人」的森林——寫在瑞典憲法的《自然享受權》(Allmansrätten),讓每一個公民進入即使是私人土地的森林,滑冰、散步、垂釣、摘果,享受自然——跟瑞典的年青人漫談。究竟在瑞典新一代眼中,他們走過的「綠色教育」,如何影響對未來、當下的想像?
    萬物自有其旅程,我們皆是光陰的過客。廢物由無所用到有所得,回歸循環是一次沒走完的旅程。那麼,你我他由生入死,這段歸途,我們能帶走甚麼、留下甚麼?走到終站的尾聲,我們拜訪哥德堡(Gothenburg)鄰近的小島,與一位生物學家碰面。Promessa 的創辦人Dr. Susanne,積極推廣自行研究的生態冰葬(Eco-burial),透過先進的冷凍技術,將棺木連遺體化為粉末,最終變成對土地無害的養分,做到真正塵歸塵、土歸土。雖然理想仍然未能落實,但這位科學家深信,這種順應自然的方法,是人類作為土地守護者最真誠的回饋。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他山之石看似遙遠,然而從大世界到小念頭,天人合一,任何新的旅程,總是由轉念開始。願我們為這城市、這地球努力走下去。

    26/03/2017
  • 旅程@瑞典篇2

    旅程@瑞典篇2

    走訪多個綠色國度,認識無數的環保技術,旅程抵達終站。回到思考的起點,或許我們要問,「廢物」,究竟所謂何事?瑞典,一個在環保最前線的國家,以「邁向零化石燃料國家」作為2050年的目標,其中第三大城市馬爾摩(Malmö)以「綠色策略」入手,從一個工業重鎮轉型為一個結合環保意識和科技的生態城市,而首都斯德哥爾摩(Stockholm),更是歐洲首個「綠色之都」。這些出色的環保成就,成事的單位,並非環保或商業機構自身,而是每個在其中的人。
    自1967年成立環境保護局,經過數十年的辯論、研究和探索,瑞典已發展一套完備的廢物處理政策。如今,瑞典全國的家居廢物,只有不多於1%送往堆填。嚴格執行廢物管理層級(waste hierarchy)的指引,瑞典才有如此傲人的成績,但當地的環保業界卻認為,這刻仍未至善。在焚化公司職員Göran眼中,縱使瑞典在轉廢為能都有一流的表現,當某天再沒有垃圾可以焚化,才是他的願景。
    環保作為產業不是新鮮事。可是,推動環保業界持續經營,難道必然是出於盈利的考慮嗎?或許物料回收機構負責人Kim,給我們另一個答案。他深信,把生態視為商業的重要考慮,實踐本身就是教育,讓下一代明白:你不能取去比你付出的多。我們總以為,可持續性和經濟發展絕不相容。由以蜜蜂充當生態指標,到在不久將來落成的自然徑(nature path),馬爾摩機場的主管Peter和環境經理Maria,對機場透過不同的措施,嘗試疏解生態和經濟的根本矛盾,感到無比自豪。
    沿著瑞典近五十年的環保軌跡,不難發現,可持續性並非是純粹的生態議題,更是植根文化的生活方式。假若成就瑞典「綠色國度」的單位是人,更微細的單位,是他們如何看待保育、對自然,以至生命本身的觀念。
    一艘北歐沉船的故事,竟可讀出「無用之用」的東方韻味。首航以沉沒告終,不見天日三百年,瓦薩號(Vasa)卻在失敗的歷史中獲得新生命。在仲夏節當日,作別花柱圍舞後,我們穿越「屬於所有人」的森林——寫在瑞典憲法的《自然享受權》(Allmansrätten),讓每一個公民進入即使是私人土地的森林,滑冰、散步、垂釣、摘果,享受自然——跟瑞典的年青人漫談。究竟在瑞典新一代眼中,他們走過的「綠色教育」,如何影響對未來、當下的想像?
    萬物自有其旅程,我們皆是光陰的過客。廢物由無所用到有所得,回歸循環是一次沒走完的旅程。那麼,你我他由生入死,這段歸途,我們能帶走甚麼、留下甚麼?走到終站的尾聲,我們拜訪哥德堡(Gothenburg)鄰近的小島,與一位生物學家碰面。Promessa 的創辦人Dr. Susanne,積極推廣自行研究的生態冰葬(Eco-burial),透過先進的冷凍技術,將棺木連遺體化為粉末,最終變成對土地無害的養分,做到真正塵歸塵、土歸土。雖然理想仍然未能落實,但這位科學家深信,這種順應自然的方法,是人類作為土地守護者最真誠的回饋。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他山之石看似遙遠,然而從大世界到小念頭,天人合一,任何新的旅程,總是由轉念開始。願我們為這城市、這地球努力走下去。

    19/03/2017
  • 旅程@瑞典篇1

    旅程@瑞典篇1

    走訪多個綠色國度,認識無數的環保技術,旅程抵達終站。回到思考的起點,或許我們要問,「廢物」,究竟所謂何事?
    瑞典,一個在環保最前線的國家,以「邁向零化石燃料國家」作為2050年的目標,其中第三大城市馬爾摩(Malmö)以「綠色策略」入手,從一個工業重鎮轉型為一個結合環保意識和科技的生態城市,而首都斯德哥爾摩(Stockholm),更是歐洲首個「綠色之都」。這些出色的環保成就,成事的單位,並非環保或商業機構自身,而是每個在其中的人。
    自1967年成立環境保護局,經過數十年的辯論、研究和探索,瑞典已發展一套完備的廢物處理政策。如今,瑞典全國的家居廢物,只有不多於1%送往堆填。嚴格執行廢物管理層級(waste hierarchy)的指引,瑞典才有如此傲人的成績,但當地的環保業界卻認為,這刻仍未至善。在焚化公司職員Göran眼中,縱使瑞典在轉廢為能都有一流的表現,當某天再沒有垃圾可以焚化,才是他的願景。
    環保作為產業不是新鮮事。可是,推動環保業界持續經營,難道必然是出於盈利的考慮嗎?或許物料回收機構負責人Kim,給我們另一個答案。他深信,把生態視為商業的重要考慮,實踐本身就是教育,讓下一代明白:你不能取去比你付出的多。我們總以為,可持續性和經濟發展絕不相容。由以蜜蜂充當生態指標,到在不久將來落成的自然徑(nature path),馬爾摩機場的主管Peter和環境經理Maria,對機場透過不同的措施,嘗試疏解生態和經濟的根本矛盾,感到無比自豪。
    沿著瑞典近五十年的環保軌跡,不難發現,可持續性並非是純粹的生態議題,更是植根文化的生活方式。假若成就瑞典「綠色國度」的單位是人,更微細的單位,是他們如何看待保育、對自然,以至生命本身的觀念。
    一艘北歐沉船的故事,竟可讀出「無用之用」的東方韻味。首航以沉沒告終,不見天日三百年,瓦薩號(Vasa)卻在失敗的歷史中獲得新生命。在仲夏節當日,作別花柱圍舞後,我們穿越「屬於所有人」的森林——寫在瑞典憲法的《自然享受權》(Allmansrätten),讓每一個公民進入即使是私人土地的森林,滑冰、散步、垂釣、摘果,享受自然——跟瑞典的年青人漫談。究竟在瑞典新一代眼中,他們走過的「綠色教育」,如何影響對未來、當下的想像?
    萬物自有其旅程,我們皆是光陰的過客。廢物由無所用到有所得,回歸循環是一次沒走完的旅程。那麼,你我他由生入死,這段歸途,我們能帶走甚麼、留下甚麼?走到終站的尾聲,我們拜訪哥德堡(Gothenburg)鄰近的小島,與一位生物學家碰面。Promessa 的創辦人Dr. Susanne,積極推廣自行研究的生態冰葬(Eco-burial),透過先進的冷凍技術,將棺木連遺體化為粉末,最終變成對土地無害的養分,做到真正塵歸塵、土歸土。雖然理想仍然未能落實,但這位科學家深信,這種順應自然的方法,是人類作為土地守護者最真誠的回饋。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他山之石看似遙遠,然而從大世界到小念頭,天人合一,任何新的旅程,總是由轉念開始。願我們為這城市、這地球努力走下去。

    12/03/2017
  • 綠色築跡@倫敦篇

    綠色築跡@倫敦篇

    綠色建築並不是新建築物的專利。舊的建築,只要做一些節能翻新工程去提升能源效益,一樣可以幫助減少碳排放。有研究指出英國的建築物平均壽命有132年,樓齡普遍較高,無論結構或設備與今時今日的標準也相去甚遠,能源效益亦偏低。倫敦市政府為了達到2025年減少六成碳排放量的目標,推出了改善公營建築物能源效益的計劃。公營房屋佔倫敦市碳排放約一成,所以政府展開大規模的翻新工程,包括為居民更換暖氣系統、安裝雙層玻璃窗和加建隔熱功能更好的外牆等,至今已為超過十一萬個單位完成類似的節能翻新工程。翻新工程不但有助減低碳排放,亦為居民帶來更温暖的家。
    另一方面,倫敦市政府為了鼓勵公營機構改善建築物的能源效益,更請來節能顧問為不同的公營機構度身訂造節能方案,並且保證節能工程的回本期,有效推動公營單位齊齊減碳。

    05/03/2017
  • 綠色築跡@新加坡篇

    綠色築跡@新加坡篇

    綠色建築是指減少建築物對環境影響的建築作業模式,不同地區會因應各地氣候及環境而制定綠色建築評級標準,例如香港慣用的是「綠建環評」(BEAM Plus),新加坡是「綠色建築標誌」(Green Mark)。
    新加坡是著名的花園城市,多年來努力貫徹綠化政策,政府亦於2005年開始推出綠色建築評級制度,透過立法及獎勵等方法去推動業界;現時擁有綠色建築標誌的建築物已經有三成,而新加坡政府的目標是要在2030年,全國八成建築物取得綠色建築標誌。

    26/02/2017
  • 再生的未來@丹麥篇

    再生的未來@丹麥篇

    童話王國丹麥原來也是風車之國。
    2012年,丹麥訂下減碳目標,希望在2035年完全以可再生能源發電。現時全國有超過5000台風力發電的風車,能為全國提供四成的用電量。
    可再生能源雖然取之不竭,但供應不穩定,所以丹麥與挪威、瑞典和德國等周邊國家連成能源聯網,務求穩定可再生能源的供應。另外,為了有效地消耗多餘的可再生能源,家居用的熱泵是其中一個解決方法。熱泵其實是一個溫度調節器,也是一個可以儲存能源的設備,可以將電力轉為熱能,為家居提供暖氣和熱水。
    另一方面,除了大力發展風能,丹麥亦有公司開發新的轉廢為能技術,目的也是為了提高可再生能源的供應量和穩定性。新的垃圾處理技術Renesciene,特別的地方是垃圾不用分類處理,利用酵素將垃圾內的有機物分解成生物液體,再提煉出甲烷,即天然氣的主要成分,以作發電之用。
    為了普及應用可再生能源,丹麥於2010年,在東面的一個小島-邦咸島(Bornholm island),試行全球最大規模的智能電網第一期計劃。
    智能電網是一個處理用電數據的網絡,透過住戶家中安裝的智能電錶,紀錄住戶的用電量及習慣,再將數據傳送去中央網絡,網絡會分析即時的電力供求比例,去釐定電力價格。智能電網的好處是住戶可因應不同時段的電費價格,自由選擇適合自己的用電模式和習慣;另一方面,亦方便電力公司制定商業策略,爭強競爭力;政府亦因為更準確地掌握住戶的用電需求,而不用額外花費巨額去鋪設電網。
    雖然智能電網仍在試驗階段,還有許多問題有待解決,但全球暖化問題迫在眉睫,怎樣減低碳排放、減慢全球暖化的步伐,普及應用可再生能源是其中一個解決方案。

    19/02/2017
  • 再生的未來@南韓篇

    再生的未來@南韓篇

    南韓廚餘回收率為全球最高的國家,轉廢為能因而應運而生。首都圈堆填區內的廚餘廢水發電廠,每日處理由仁川、首爾、京畿道運來的500噸廚餘廢水,以厭氧分解技術提煉成甲烷(天然氣主要成份),再用來發電。另外,從首都圈堆填區內收集的沼氣,亦會用作發電,供給18萬個家庭使用。
    首爾市政府除了大力發展沼氣和廚餘廢水發電,太陽能也是其一項備受推廣的潔淨能源。非政府組織Energy Peace經營的太陽能發電場,租用岩寺阿里水濾水廠上蓋,興建太陽能發電系統,賣電收益一半會用作補助貧窮人士,另一半收入則會用作持續發展其他太陽能項目。
    事實上,南韓核能發電比率約佔三成,自日本311核事故後,首爾市政府開始關注核能的安全,更發起「減少一座核電廠」的計劃,除了大力推動可再生能源的發展,亦透過成立能源自立區及獎賞計劃等方法,誘使市民養成省電的生活模式,節省等同一座核電廠發出的電量,以証明首爾市不再需要興建更多核電廠。
    開源節能是為了保護環境,也是為了再生的未來。

    12/02/2017
  • 再生的未來@日本篇

    再生的未來@日本篇

    福島核事故,留低的不祇是頹垣敗瓦,還有核電安全的警號,加上全球暖化,發展可再生能源,取代核能及化石燃料是刻不容緩。
    日本早於八十年代開始發展可再生能源,311核事故之後更加快步伐,至現時可再生能源的比率達百分之十二,是亞洲地區最高的國家之一。日本各城市也有不同的政策鼓勵市民利用太陽能,如名古屋,日照時間是日本全國排行第五,人口密集又欠缺其他天然資源,太陽能是不二之選。而政府政策亦驅使更多市民利用太陽能。2012年日本實行上網電價補貼計劃(FIT-feed in tariff),政府補貼電力公司以固定價格買入可再生能源,市民的家居太陽能裝置除了可以供給自己使用,亦可以將過剩的電力賣給電力公司,而地震停電時也可以一解燃眉之急。
    另一方面,日本亦開始大規模在水庫上安裝太陽能發電系統。千葉縣的山倉水庫,正在興建一個全日本最大的水上太陽能發電系統,面積約有二十五個標準足球場,所發出的電量足夠約5000戶,相等香港一個公共屋邨一年的用電量。在水庫上安裝太陽能發電系統,既可節省地方,太陽板覆蓋水面亦可減少水份被蒸發,而水的冷卻作用又可提高太陽能板的發電效能,可謂一舉三得。

    05/02/2017
  • 一爐烈焰@轉廢為能篇

    一爐烈焰@轉廢為能篇

    台灣各地興建焚化爐的時候,幾乎都有居民抗爭。焚化廠除了要用有效的管理,以及透明的監管制度去說服民眾,還設立回饋制度,令居民可以得益。新北市八里垃圾焚化廠建有室內暖水泳池,池水是利用垃圾廢熱加溫,為附近居民提供免費服務。這間焚化廠由著名建築師貝聿銘設計,玻璃外牆建築,給人通透、潔淨的感覺。焚化廠處理新北市三分一的垃圾,而燒垃圾回收的電力,每年可賣大約4億新台幣。
    要欣賞現代建築的焚化廠,由日本著名建築師谷口吉生設計的廣島市中工場,是表表者。貫穿建築,名叫「Ecorium」的中央通道,公眾可隨意進入參觀,就像這座建築一樣「開放」。沿著這條通道,放眼所見,玻璃設計將銀色的焚化設施展示出來,就像一座博物館,讓大家看得透徹。中工場是廣島原爆五十周年,廣島市為迎接和平而興建的其中一項建設。銀色的現代建築,前臨綠化空間,由海邊望去,中工場就像一道大門,一直延伸到市內,是將海與地連在一起的建築。廣島市一半的垃圾都在中工場焚化,每日大約五百噸。
    其實,處理垃圾問題,應該以開放、透明的態度。現代的焚化廠,不只處理垃圾,還肩負向大眾推廣源頭減廢的責任。

    29/01/2017
  • 一爐烈焰@奧地利篇

    一爐烈焰@奧地利篇

    奧地利首都維也納,是其中一個以焚化處理垃圾的歐洲城市。維也納人口近一百八十萬,每年產生大約一百一十萬噸垃圾,當中有三成資源回收,另外七成以焚化處理。市內有四座焚化廠,最有人氣的是Spittelau焚化廠,因為1987年火災重建時,邀得崇尚自然的已故藝術家百水先生設計,這座建築亦成為維也納著名景點。百水先生將技術、藝術與自然融合。一般工廠外型大都以直線為主,百水先生就打破這種印象,改用很多曲線。經過藝術包裝,隱藏機械元素,去除工廠嚴肅的感覺。鮮明與有趣的圖案,將原來灰舊傳統的外牆,變成色彩鮮艷的建築物。而這一切,都是希望市民接受焚化廠設於城市中。現代的焚化爐,還講求回收能源,回收燒垃圾產生的廢熱,轉化為能源。維也納有超過1200公里長的熱力供應網,是歐洲其中一個大熱網,能為市內三分一住戶,即三十四萬戶人口提供熱力,而當中三分一熱力就來自焚化爐。

    22/01/2017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
  • 在新分頁開啟傳媒轉型大獎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