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劇情

    STORY

    監製:夏桂昌

    11/02/2018
    相片集
    相片集

    肢體傷殘特殊學校舉辦校運會時,堅持「全民參與」的宗旨,期望每一位同學都能參與其中,一個也不能少。校長、老師、治療師合力研究,調適各種項目,讓學生享受校運會的歡樂。
    Sahad、芷晴、浩龍、成浩、凱賢、凱晴、慧珊、證恩、軒源、文迪一班同學熱切期待,校運會當日,賀棋卻受傷了,從那天起,賀棋一直缺席……
    賀棋錯過了校運會,大家也因此感到可惜,慧珊在眾人中最細心,她知道大家也擔心賀棋,為了讓大家振作起來,竟然想到為了賀棋再次籌辦神秘校運會!同學們在神秘會議中唇槍舌劍,終於有了定案,眾人決定自行舉辦足球比賽,讓賀棋病癒回來時後能再次於運動場見。
    私下籌備比賽,過程中幾經波折,天氣、意外、意見不合,同學們為了朋友、為了實行自己的意願排除萬難,體育老師本想插手協助,最後卻選擇默默地從旁支持,因為這是屬於是他們的比賽。


    聯絡: wongmsc@rthk.hk


    集數

    EPISODES
    • 小念頭

      小念頭

      阿麗與常樂均曾患上精神病。常樂因為遭丈夫拋棄,加上要照顧患有唐氏綜合症的兒子而承受不住壓力,令精神受創。阿麗則曾經試圖帶兩個女兒跳樓自殺,被確診患上精神病。兩人在社工推薦下,報讀了社區中心的詠春課程,希望可以改善情緒及病情,幫助康復。

      詠春課程的學員皆是精神病康復者,阿麗與常樂在課程中認識,漸成好友。經過幾星期的詠春練習,她們都學會一招半式,加上詠春班的同學均為同路人,在互相扶持之下,大家都加強了信心,心境也開朗了。

      常樂一直期望在病情改善後可以把兒子從院舍接回家,再次一起生活;阿麗則希望可以修補與女兒的關係。她們的願望能否在同路人的支援下達成?

      對精神病康復者來說,除了治療以外,朋輩的支援及家人的接納亦是步向康復的重要元素。

      18/03/2018
    • 小玩意

      小玩意

      凱祥患有罕見遺傳病妥瑞症,因會不自主地發出古怪的聲音和動作,故在中學時期不單被孤立,更常被欺負。幸好有同學健威出手相助,後來二人更成為知己。

      在一次校內雜技訓練班中,凱祥接受拋接小皮球等雜技表演的訓練。想不到,原來他只要專心一致,那些不自主的小動作便不會發作,表演完畢後更大獲讚賞。從此,他便愛上了雜技,在課餘練習抛球和自學拉扯鈴,自得其樂。

      公開試放榜後,健威考上大學,繼續學業,而凱祥則投身社會,兩人各有各忙。經過一番轉折,凱祥終獲一間社區中心聘用為活動助理。能在工作上發揮所長,使凱祥下定決心要以雜技表演為他人帶來歡樂,並夢想成為專業的雜技表演者。

      然而,當遇到由生活和夢想所帶來的情緒起伏時,凱祥卻無法與唯一的好友健威傾訴。因為經常找不到健威,凱祥更因此懷疑健威刻意要疏遠自己。其後二人更因誤會和言語上的衝突,導致不歡而散。

      到底畢業是否友誼的終結?傷健之間的友誼又是否較一般人更難維繫?

      11/03/2018
    •  愛吧!硬滾騎士!

      愛吧!硬滾騎士!

      Kelly患有先天性脊髓肌肉萎縮症,日常生活須靠輪椅代步。雖然Kelly的四肢只有雙手能活動自如,但她仍喜歡參與運動來挑戰自己。

      她熱愛硬地滾球,更因表現卓越獲推薦加入香港青年代表隊。比賽場上的Kelly自信又機智,儼如英姿凜凜的女將,而且她要求自己每場比賽都悉力以赴,爭取最佳成績,更成為了特殊學校師弟妹心中的偶像。不幸Kelly的病情突然惡化,雙手再不能如常活動。教練建議她轉到殘障級別較高的組別,以管道代替手來擲球,並在助手的協助下繼續參加比賽,但倔強執着的Kelly拒絕接受。

      後來,一次學校的周年活動,令她重拾熱愛硬地滾球的初衷。只要一息尚存,哪怕只剩下丁點力氣,也總有方法能讓球滾下去,到達最接近目標的落點。

      04/03/2018
    • 攀越

      攀越

      在攀石的過程中,如要抓住下一塊更高的石頭,就必須先放開手中緊緊握住的那一塊……

      楊皓軒是香港頂級的攀石運動員及教練,在運動事業如日方中之際,一次交通意外,導致他下半身癱瘓,運動員生涯突然告終。

      在妻子、朋友和學生的眼中,經歷過嚴重意外的皓軒,依然保持一貫積極的人生態度,甚至勇於接受和面對自己傷殘的事實。

      他努力進行復健訓練,學習使用輪椅,出院後更一面幫忙妻子照顧初生的兒子,一面計劃以後的生活。過程中雖然面對各種小困難,但都難不到擁有運動員意志的皓軒。於是,大家都放心了……

      但事實上,皓軒內心的不安、迷茫和挫敗,卻沒有人看得出來。

      細微如生活上的種種不便,重大如將來如何養妻活兒,全都需要別人幫助才能成事。往日的皓軒一向自信、自傲,並堅信命運由自己創造。但這次,他感到十分難受,並猶疑應否重拾攀石教練工作。

      25/02/2018
    • 一切正常

      一切正常

      高佬和肥車是大學時期的「死黨」兼羽毛球波友,畢業後二人堅持定期波聚。高佬笑稱自己是侏儒中較高的一個,所以健全的肥車便稱他「高佬」。
      從小到大,高佬的父親都強調他不是殘疾人士,他行動自如、智力正常,除了比別人矮以外,一切正常,因此生活也必須正常。
      一切如常地來到二字頭尾聲,高佬卻必須重新面對自己-他獲邀加入殘疾人奧運會香港代表隊,「殘疾人士」這個陌生的稱呼令他的生活一下子有所改變。
      上司支持他入隊。但高佬卻不得不隱瞞父親參加殘奧隊集訓,不同能力的人一同享受羽毛球的熱血氛圍感染了高佬,加上死黨肥車一記當頭棒喝,喚醒他青春已所餘無幾,與其逃避,不如坦率承認事實,活出「殘疾人士」這個身分精彩的一面。

      18/02/2018
    • 我們的比賽

      我們的比賽

      肢體傷殘特殊學校舉辦校運會時,堅持「全民參與」的宗旨,期望每一位同學都能參與其中,一個也不能少。校長、老師、治療師合力研究,調適各種項目,讓學生享受校運會的歡樂。
      Sahad、芷晴、浩龍、成浩、凱賢、凱晴、慧珊、證恩、軒源、文迪一班同學熱切期待,校運會當日,賀棋卻受傷了,從那天起,賀棋一直缺席……
      賀棋錯過了校運會,大家也因此感到可惜,慧珊在眾人中最細心,她知道大家也擔心賀棋,為了讓大家振作起來,竟然想到為了賀棋再次籌辦神秘校運會!同學們在神秘會議中唇槍舌劍,終於有了定案,眾人決定自行舉辦足球比賽,讓賀棋病癒回來時後能再次於運動場見。
      私下籌備比賽,過程中幾經波折,天氣、意外、意見不合,同學們為了朋友、為了實行自己的意願排除萬難,體育老師本想插手協助,最後卻選擇默默地從旁支持,因為這是屬於是他們的比賽。

      11/02/2018
    • 海沙

      森仔天生視障,右眼完全失明,左眼亦僅餘一成視力。他年幼時遇上張教練,跟隨他學習游泳,展開了殘障運動員的生涯。
      可惜,自從一次被取消比賽資格,森仔便陷入人生低潮。全賴張教練沿路支持,森仔才開始從跑步重拾信心,並向成為三項鐵人運動員的目標進發。森仔接受三項鐵人的訓練期間,有健全義工作伴,為他領跑和領航,兩人互相了解,互補不足。可見雖看不清,但前路仍在,而且路上甚至藏着更多可能。

      04/02/2018
    • 來自外星的孩子

      來自外星的孩子

      鍾氏四兄弟妹中,來自白老鼠共和國的大哥鍾昊和來自忍者星的二哥鍾暘,還有弟弟鍾旻均是白化病病患者,只有排行第三的妹妹鍾沂健康正常。雖然如此,四位小孩一直過著與正常家庭孩子無異的生活,他們會如常地因小事吵鬧甚至打架,口裏裡說討厭對方但卻對大家非常關心,而且四人均是柔道高手,平日會一同起上柔道課,鍾昊和鍾暘更是香港柔道代表隊成員。

      直到一天,鍾家得知鍾昊和鍾暘能夠代表香港到越南參加柔道比賽的同時,卻不幸證實大哥鍾昊患上了腦腫瘤,。二哥和妹妹決定趁母親離港工作,偷偷策劃一次四兄弟妹的沙灘之旅,讓患有白化病,不能參與戶外活動的哥哥可以一嘗到沙灘玩水槍大戰和橡皮艇的心願。

      28/01/2018
    • 衝破

      衝破

      欖球運動員阿豪飽受聽力退化困擾,在球場上的表現每況愈下,信心盡失,主將之位岌岌可危。他一向自視甚高,由於不想最終被人唾棄,便選擇了自動離開效力多年的球隊。輾轉加入了一支不論名聲或規模都較遜色的球隊,阿豪希望能維持自己在隊中的重要位置,同時保住自己一向引以為傲的自我價值。球隊內有幾位失聰球員,阿豪一直對他們存有偏見,認為他們都是「陪跑分子」,自己和他們合作是「龍游淺水」。看見他們從來不會因為自己失聰而有所避諱,相反卻以此為傲,阿豪更覺討厭,彷彿被迫將自己一直想迴避的問題暴露於人前。不過,當他漸漸有機會接觸他們,了解他們的內心世界,感受到他們的自信和對欖球運動的熱情,對他們完全改觀,並從中發現了他們和自己的美。最後,在球場上重遇舊隊友,阿豪已脫胎換骨,對自己充滿信心,對未來滿懷憧憬,往日焦躁不安的他已不復存在。

      21/01/2018
    • 紅梅白雪知

      紅梅白雪知

      27歲的小梅患有輕度智障,自小與哥哥阿青感情要好。小梅熱愛運動,從前經常與哥哥一起練跑,但自從阿青結婚並搬走之後,兩兄妹便疏於聯絡,自此小梅便喜歡與雪人娃娃為伴。
      小梅在剛舉行的「雪鞋競走選拔」中成功入圍,獲選代表香港遠赴韓國出賽。這時,阿青正與太太分居,遂搬回家與小梅和母親同住。
      營營役役的生活,令阿青飽受壓力,但他卻認為妹妹過於依賴雪人娃娃為心靈伴侶,試圖改變妹妹的生活習慣。直至阿青看到比賽場上的小梅,阿青才驚覺自己一直誤解了妹妹。

      14/01/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