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香港家書

簡介

GIST

《香港家書》
星期六 09:00-09:20 a.m.

主持:陳顥之、陳亮均
編導:陳顥之、陳亮均
監製:鄭婉薇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最新

LATEST
16/02/2019

中大新聞及傳播學院講師 梁麗娟──模擬廣播 停得太遲

*標題由編輯所加

親愛的幗華:

你離開香港轉眼已經三年,這一千個日子香港對你已變得越來越陌生,不但是地貌及人面的改變,很多制度上的點點滴滴,亦隨著社會環境的轉變而消失。

近期較為好的消息,可能是特區政府終於願意為模擬廣播劃上句號,商經局長邱騰華周一宣布由明年十一月底起全面終止模擬電視服務。其實數碼廣播自2003年開始討論,到2007年開始推行,兩者並行已經超過十多年,亞洲其他地區,如日本及台灣等,早於2011至12年全面改為數碼廣播,香港亦有條件早些關掉模擬制式,以騰出頻譜作其他用途,但卻因為各種原因拖延至2020年才全面開展數碼電視。讓香港正式進入跨平台、多頻道、超高清,以及互動廣播年代。

雖然說遲到總好過沒到,可惜適當的措施推得太遲,令香港電視業錯過了不少發展的黃金機會。數碼廣播的原意是提供多元及高質素的選擇給本地電視觀眾,但特區政府對電視廣播的政策卻是虎頭蛇尾。在回歸初期,特區政府曾野心勃勃的希望發展數碼廣播,作為將香港經濟轉型成知識型經濟的推動力;到曾蔭權當特首的年代,數碼廣播仍是六大文化創意產業的重要一部分,曾經希望透過引入競爭,提升電視產業潛能。可惜,其後兩任特首對本地文化及電視產業的發展都缺乏興趣,特別是「香港電視」不獲發牌一役,對整個電視業的前進與創意帶來致命的打擊。

今時今日,網絡電視已經主導本地電視市場,觀眾自由選擇隨時隨地收看成觀看常態,即使全面數碼廣播,經營者要搶回慣性收視亦談何容易,目前電視市場是節目及頻道太多,時間有限,觀眾對頻道的忠誠度減少,數碼廣播提供的優勢,已經很難為本地業者挽回流失的觀眾,香港的黃金時段受歡迎的很可能是中國的宮廷劇,多過本地製作的「膠劇」,香港觀眾寧願選擇收看一些,由國際傳媒經營的自選收費頻道或者改看網劇,多過觀賞本地的傳統電視節目。而電視及廣播業生產總值,據統計處紀錄,由2013年的79億元,下跌至2016年的65億元,短短幾年下降了百分之17。人才不斷流失,有些演員北上發展,有幕後人才轉行。過去十年,香港電視業的生態,已隨著科技的急劇改變而墮後,但特區政府卻仍抱殘守缺,不願用有效的政策為電視工業再推進一步。

目前幾間免費及收費台的經營都不容易,部分更處於捱打狀態,展望未來十年,不知道還有幾多擁有本地特色又受歡迎的製作?抑或,數碼廣播反而令香港電視業進一步「窄播化」,雖然提供十多條本地頻道,但每條頻道都只是針對一小撮擁有特定興趣的觀眾?具體表現是一個家庭每人一部電腦或手提電話,已經不用一起坐定定睇電視及討論劇情,電視節目不再能維繫親情,更遑論成為社會重要話題。

事實上,香港社會改變已經太快太多,特區政府這個時候才宣布推出一個十年八年前已應該進行的政策,不知是可笑還是可哀?

祝一切安好,下次再談!

好友
麗娟上
2019年2月16日

16/02/2019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2)

重溫

CATCHUP
12 - 02
2018 - 2019
香港電台第一台
X

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總監 鍾庭耀──從選舉結果論比例代表制的公平性

** 標題由編輯所加

 

昊藍:

      爸爸第一次寫「家書」給妳,是八年前的事。當時,爸爸在思考,究竟做個「叻」人好、「靚」人好、還是好人好?

      爸爸當時話,靚人只會曇花一現,「叻」人可能會誤入歧途,只有做個好人,才能真正享受人生,感染社會。

      想不到,八年前之後,爸爸給妳的第四封「家書」,竟然要由「好人」和「奸人」說起。

      話說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在〔理想國〕(Republic)一書中討論各種政治制度的時候,提出最理想的政治制度,不是民主制度,不是精英制度,而是由一個所謂「哲學君王」統治的社會。所謂「哲學君王」,就是一個熱愛真理,仁慈博愛,能夠集智慧與權力於一身的聖人。

      柏拉圖的理想,可謂從來沒有實現。就算是中國古代傳說中的堯帝舜帝,可能只是半個神話罷了。

      香港回歸十九年,經歷了三個不同的特首,能力不同,性格各異,但如果與柏拉圖的「哲學君王」相比,可謂愈來愈差。到了現在,我們連「是」「非」「黑」「白」,「忠」「奸」「好」「壞」都開始分不清楚了。

      既然人性分不清,不如試試用制度保護社會吧。

      可惜,立法會選舉剛剛過去,社會的談論焦點,居然不是明刀明槍的選舉工程,而是背後紅黑勢力如何操縱選情,以及不同陣營如何在幕後動員配票!更有甚者,是公務員制度逐漸失去威信,和社會的中間力量逐漸縮小。

      爸爸現在先談談選舉配票。

      爸爸一向認為,香港在回歸後實行比例代表制最高餘額法,是一個非常差勁的制度,是直接導致大黨配票、小黨搶票、和議會分裂的原因。當然,比例代表制的確有其可取之處,尤其是在歐洲大陸鼓勵多黨共治的社會。不過,在香港現時的制度之下,比例代表制只會加劇社會分化,倡議者實在難辭其咎。

      或許我們應該用一些簡單的數字說明制度是否公平。

      我們先來看看全港不分區,兩大陣營壁壘分明的超級區議會選舉。點票結果顯示,泛民名單合共獲得大約一百一十萬選票(1,108,171),而建制名單就獲得大約八十萬選票(801,797),比例是58% 對42%,攤分5個議席,應該是2.9 對 2.1 席。選舉結果是3席泛民對2席建制,可謂完全合乎比例,偏差不及5%。

      由此看來,建制派落選者根本上不應該怪責任何棄選或配票行動,如果落選者是希望以四成選票換取六成議席,那是既不現實亦不公義的想法。建制派落選者應該反問,為什麼建制三選二而偏偏不選我?

      當然,泛民落選者亦應該反問自己,為何票源只夠三席而偏要六隊參選?派出四組還算可以,最多不過是落選後反問為什麼四選三而偏偏不選我?現在泛民派出六隊參算,超過席位數目,明顯是因為不願協調,不肯團結。

      雖然,部份泛民在最後關頭棄選,似乎也展示了一點民主胸襟。不過,如果在參選之前就引入民主制度,包括黨內初選、陣營初選、全民投票等,不是更有意義嗎?建制陣營不作初選,可以理解,但自稱民主鬥士而抗拒民意初選,鼓勵全民投票但又在重要關頭又不敢下放權力者,好像說不過去。

      昊藍,爸爸剛才說過超級區議會的選舉結果完全合乎比例代表制,這個只是分析的開始。如果我們看看地區直選的結果,我們就會發現建制派得票約四成,但就贏取了四成半的議席,增值八分之一 (12%),明顯是因為策略投票的結果,是制度不公平。再看整個包括功能組別的議會,七十個議席中,四成建制選票居然可以選出接近六成的議席,增值超過八成 (80%),制度是否公平已經不言而喻。

      談到今年的選舉,可能少不免要說說民意調查的發展。今年,爸爸如常進行滾動調查,但就不再組織專業票站調查了。在進步的民主社會,獨立傳媒可以連同行政、立法、司法四權分立,而獨立傳媒又與獨立學者建立互助共生的合作關係。在香港,中立傳媒已經愈來愈少,願意合資進行票站調查的傳媒可謂絕無僅有,根本不能支持專業票站調查的發展。那邊廂,特區政府早已政治傾斜,對違規使用票站調查者視而不見。在這種境況下,爸爸今年退出票站調查了。

      有人問:是否覺得可惜?我會答:由市民決定。我在想:社會分化,受害者包括學術機構、專業組織、獨立傳媒、公務人員和紀律部隊等等。我們受到左右夾擊,其實是病態社會的另類表徵。社會早日康復,我們便會早日回復安寧。

      昊藍,妳今年十九歲,與特區年齡一樣。年青人到了這個年齡,應該有點反叛,有些執著,對前途有點徬徨,又有些企盼。這個可能亦是香港社會的脈搏。爸爸希望妳同香港社會一樣,勇往直前,不怕艱辛,確立目標,努力奮鬥。

                                                                                                                           爸爸
                                                                                                                    2016年9月10日

香港電台第一台

10/09/2016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2)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第五屆傳媒轉型大獎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