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香港家書

簡介

GIST

主持人:陳顥之

《香港家書》
星期六 09:00-09:20 a.m.

主持:陳顥之、陳亮均、張鳳萍
編導:陳顥之、陳亮均、張鳳萍
監製:林嘉瑜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最新

LATEST
23/03/2019

中大健康教育及促進健康中心總監李大拔──「比例制」有助市民善用醫療劵


*標題由編輯所加

知行:

你好嗎?最近英國的熱門話題大概離不開「脫歐 」議題,醫療券的使用在香港亦擦出不少火花。

醫療券起初引入「錢跟人走」概念,本意是幫助長者靈活使用社區醫療服務,從而減低公共醫療系統的負擔,惟現時未能如願,卻引起香港人廣泛爭議。如果醫療券的性質與「健康購物券」相等,「識用」的定義應該界定為適當有效地運用, 而非單單是取代現金,否則很容易會導致目前本末倒置的情況,衍生出額外問題,例如怎樣規管服務提供者,甚至因誤用醫療服務或健康產品而對身體產生不良效果。

當醫療券用作「健康購物券」時,必須是以「個人健康管理」為大前提,須配合使用者的需要。當然不希望有太多限制,但卻有必要教導市民做一個精明的健康消費者。市民的健康素養水平是否已經足以令普羅大眾掌握足夠知識及能力因應需要選擇健康服務或產品呢?

建立健康生活方式是香港中小學七大學習宗旨之一,現時新高中課程亦設有「健康管理及社會關懷」為選修課。健康促進學校推行差不多有20年,應該是時候運用積聚的經驗,培育我們新一代的健康素養,使他們在健康管理方面成為精明消費者,從而影響家人以及身邊的朋友。我們不要低估這方面的健康動力,只要好好發揮就能充分塑造健康文化。我們可以回想當年清潔香港運動、環保教育、大自然教育等等,都是從學生及學校出發的一小步做起。

適切的公眾健康教育有助市民「善用」醫療券,但需要一段時間推動及磨合,不是一時三刻能夠做到。我建議先考慮使用「比例制」,在完全自由使用及多重限制中取得個平衡。此「比例制」將醫療用途分成三類別:第一類別是用作社區醫療服務﹙例如西醫、牙醫、中醫、物理治療、視光服務等等﹚;第二類別是按照市民需要,用作健康促進服務或產品上﹙例如體適能活動、維持身體健康所需的用品,即協助步行的工具或健康食品等等﹚;第三類別正是預防性質的服務﹙例如疫苗注射或其他因應年齡及自身健康狀況的身體檢查等等﹚。在每一類別,用途可以廣泛一點,不需要再設立太多限制。由於已按比例使用醫療券,能減少傾斜使用某一類服務或用品,而累積的金額亦會分類,避免單一方面消費過於龐大。

當然有人會覺得個別病歷不同,如患上某一種病的人士,可能需要某一類服務多一些,而這方面我認為可以靈活處理。如果得到醫護專業人士確定,可以將某一類別的比例擴大,而將另外類別相應縮減。家庭醫生可以發揮「明燈」的作用,向病人提供意見。此外,將來的地區康健中心可為市民提供健康資訊,亦同時是推行大眾健康教育的據點。如果中心能協助市民的家庭醫生提供病人個案管理服務,可以更有效地引導市民使用醫療券,配合他們健康的需要,加強自我管理的角色及概念。

為配合醫療券分類的改革,在運作上需要一些配合。為長遠減省繁瑣的行政工作,可以考慮建立一個用家易於使用的平台,如流動通訊軟件,讓市民簡易地管理自己的醫療券戶口,包括即時瀏覽不同類別的餘額,亦更清楚知道有哪些服務點可以使用醫療券及其類別。該中央系統更可以透過數據分析,掌握市民使用醫療券的取向及使用醫療服務的行為。這些數據對醫療系統的發展佔重要一環。

醫療健康服務是良心事業,敬老護老是為人之道,知行,相信你亦會同意。

父親

2019年3月23日

23/03/2019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2)

重溫

CATCHUP
01 - 03
2019
香港電台第一台
X

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馮應謙──為消失中的數碼聲音廣播而悲傷

主持人:陳顥之

** 標題由編輯所加

各位上過我節目的同學:


很久沒見,記得我嗎?我是你的節目主持馮應謙,在此再次感謝你們上我dbc《大學站》的節目分享你們的感受和大學的經歷。今天我跟你們說一個壞消息,我當時送給了你們的數碼收音機已經不能再用了,我以為dbc結束後,你們仍然可以聽其他數碼台,但是好抱歉跟你地說,好快最後一個數碼台都要結束。或者你們可以保留數碼收音機作為香港數碼廣播落幕的見證。


我知道你們的一代已經不再聽電台,只玩YouTube、上Facebook。當初我鼓勵你們聽電台,叫你們親身到電台,一起做節目。知道你們都不會改變習慣,乖乖地打開收音機聽我的節目。不過,我見到你們如此雀躍,上節目發表自己心聲,還有人哭出來,講述你們大學的樂與怒、悲與喜,而且還叫其他同學去聽我們的節目。我真的好感動,我都感覺到你們年青人的心聲。不過現在沒有了,又少了一個大眾發聲的渠道。數碼電台的出現,本來以為等於多些頻道令社會的聲音更多元化。你們不喜歡聽大台的節目,不想聽現在你說很「離地」的電台,就可用所謂「多出來」的頻道,叫大家聽你們的聲音。

我的確有點難過,部份當然是為你們新一代而感到悲傷,但我強調影響的不只是你們,現在大台都是綜合的商業電台。因商業原因的關係,無可能專為「小眾」服務。我亦聽到公公婆婆說,不知道現在電台究竟講什麼,希望有一個專門為他們而設播戲曲的頻道。又有不少少數族裔,很想以自己語言的廣播,人在異鄉,我相信當他們聽到烏爾都語、尼泊爾語、印尼語、菲律賓語、泰語等,心裡都會有一絲的溫暖。

為什麼我們的政策都無理會你們和小眾的感受?我記得我在加拿大時,在電視可以收看到不同語言的電視台,當然我聽到廣東話的節目,在冰冷天雪地下,我都不會感到孤獨。香港固然沒有不同語言的電視台,現在連不同語言的數碼頻道都趕盡殺絕。我都有點唏噓,政府不是經常說青少年很重要,有時更義正詞嚴出來說尊重少數族裔、弱勢社群。數碼廣播除了為廣大市民提供更多節目的選擇,我覺得更重要的是提供更大空間予不同社群,以至社會最不被重視的一群發聲,為何我們的社會那麼不開明?

現在庫房坐擁千億,要支持一個公營廣播的數碼電台,每年用的錢都是皮毛。當然,年青的你可能覺得數碼廣播可有可無,大概你也只會上Facebook、IG、Snapchat之類,其實其他少數族裔、社群也如是,都自己顧自己,用自己的語言在Facebook溝通,結果社會不同種族與不同年齡的人,只會各走各路!

同學,我雖然比你們年紀稍為大一點,我也不是那麼固執,一定要大聲叫政府重推數碼廣播,反正一早證明一些人口太少的地方,數碼廣播都不會成功,星加坡不是一個例子嗎?一直只是政府政策部門孤芳自賞、一意孤行,在毫無研究下硬推了數碼廣播。失敗了,用行政措施關掉所有數碼廣播,當然可笑。不過,我更感覺可怕,正如一時推TSA,隨時又停止,又隨時推行BCA,不需什麼理據推行,就「有效」地喜歡推什麼政策就什麼政策,行不通的又不負責,我們豈不是像白老鼠!

現在已經塵埃落定,數碼廣播應該壽終正寢,我只是一個做教育的人,只希望見到你們成長,將來成為社會的棟樑,我記得你們在我數碼台節目中,說你們的志願,說說讀書的壓力,也為考DSE的同學打氣。我不甘心,明明是可以有新的途徑比你發洩一下,又或者傳遞正能量,現在只能成為歷史。

作為教育工作者,我真的希望,數碼廣播消失之後,可以搬出其他有效的方法,讓你們,還有其他被社會遺忘的人,包括現在在港台社區參與廣播計劃的團體重建一個溝通的橋樑。


你的老師

Anthony

2017年4月1日

香港電台第一台

01/04/2017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2)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第五屆傳媒轉型大獎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