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香港家書

簡介

GIST

主持人:陳顥之

《香港家書》
星期六 09:00-09:20 a.m.

主持:陳顥之、陳亮均、張鳳萍
編導:陳顥之、陳亮均、張鳳萍
監製:林嘉瑜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最新

LATEST
20/04/2019

法改會性罪行檢討小組委員會成員張達明──爭議性法律改革須小心謹慎

*標題由編輯所加

劭朗:

時間真的過得很快,當我在2006年開始參加法律改革委員會性罪行檢討小組委員會,當時您同姐姐還是小學生。現時姐姐已經大學畢業,工作了兩年多,你今年亦即將在澳洲大學畢業。提起委員會工作,最近終審法院裁定「不誠實取用電腦罪」不適用於使用自己的電腦或手機的行為,意味律政司難再以此罪作為「萬能鎖匙」,檢控偷拍行為。當中產生的法律漏洞引起很大關注,故此我亦很心急希望能夠盡快填補這法律漏洞。

事實上,法律改革委員會性罪行檢討小組委員會在早前發表的諮詢文件已經點出現行法律的問題,特別是這些一般性的控罪未能夠帶出性罪行的本質,亦未能把焦點集中於保障及尊重一個人的性自主權。

委員會於去年5月發表諮詢文件,建議針對性地訂立「窺淫罪」,內容參照英格蘭相關法令,將為了得到性滿足而偷窺或偷拍他人如廁、沐浴、更衣或進行性行為等私密活動的行為刑事化。但要注意的是,該條例未必能夠涵蓋在公眾地方發生的偷影裙底行為。我們留意到,源於一名於2017年倫敦音樂會被偷拍裙底的受害女子的極力爭取,英格蘭在今年通過修訂法例,新增另一項「窺淫罪」,處理相關行為。

你亦都好清楚知道,處理偷窺或者偷拍的行為只是我參與這個委員會的工作的一小部份,委員會的責任是要就不同類別的性罪行進行全面檢討,其中很多都涉及敏感和有爭議性的議題,需要審慎而又明智地平衡各種相關利益。,所以我們花了不少時間探討香港的法律,並將之與不同的海外司法管轄區相應的法律比較,藉以更全面分析及研究相關改革議題。

委員會一開始即察覺到需要較長時間才能完成整個研究項目,但亦明白香港現行有關性罪行的法律頗為落後,未能夠涵蓋不少應該受到刑事制裁的性侵行為,有迫切性進行法律改革。故此我們過往亦不斷採取彈性措施,嘗試先處理一些較為有迫切性的議題,只要不影響全面檢討的完整性。

例如我們因為公眾關注,決定首先研究應否獨立設立一個可以查核從事與兒童有關工作的人是否有性罪行定罪紀錄的機制,其後經過廣泛諮詢後,建議引入查核機制,最後得到政府接納及正式落實。又例如我們建議廢除14歲以下男童無性交能力這項法律規定 。由於這個議題比較簡單直接,預期不會引起太大爭議,所以法改會不先行發表諮詢文件,根據委員會的建議直接發表最後報告書,而有關修改法例的建議亦很快在立法會通過。

雖然我們會盡量有彈性地積極回應公眾的訴求,但是我認為我們必須堅持遵守法律改革的一個基本原則,就是絕不能在沒有廣泛諮詢及給予公眾及專業團體充分時間作出回應的情況下,就一些敏感及可能有爭議性的議題貿然提出片面的改革建議。

法律改革的工作需要很小心謹慎地進行,以避免改革法律後會出現漏洞或過猶不及的情況,更加不能夠讓人以為政府是假借民意,快刀斬亂麻地強行通過一些影響深遠的法例,破壞香港法治的根基。

委員會就實質的性罪行的各項改革建議所進行的廣泛諮詢已經完成,當中亦有不少共識,我期望法改會可以盡快發表報告書,填補就偷窺或者偷拍的行為的法律漏洞。

爸爸
2019年4月20日

20/04/2019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2)

重溫

CATCHUP
02 - 04
2019
香港電台第一台
X

科大資訊、商業統計及營運管理學系副系主任及講座教授許佳龍──引入新思維發揮共享汽車好處

主持人:陳顥之

** 標題由編輯所加

各位同學:

距離上次大家上我教授的課程已經好幾個月了。大家還記得我們曾經討論過共享汽車服務及香港的士業的問題嗎?當時大家幾乎一面倒認為政府應該直接開放市場容許如Uber之類的共享汽車服務進入市場,而我則對此建議持保留態度。畢竟,牌照持有人花了不少金錢去買入的士牌,容許Uber免受監管直接進入市場等同於把的士牌價貶低到零。設身處地想一下,如果你剛花了數百萬購買一個泊車位,但政府突然宣佈所有汽車可以不限時免費停泊街道,你會有何感受?

香港的士業受到發牌監管,主要因為政府想保障乘客安全及控制載客汽車數量以減少道路擠塞。所以提升服務質素的方法,並非容許任何人都可以用自己的私家車提供載客服務。再發特定新牌以針對如Uber的網約點對點載客汽車服務,似乎是目前最可行的折衷方案。幾日前,我很高興看到消費者委員會提出了類似的建議。

消委會建議針對網約車規管發出三種許可證:一、網約車平台的專營權許可證;二、網約車輛的許可證;三、網約車「夥伴」司機的許可證。網約車平台的專營權許可證的目的為保證網約車平台會提供透明的價格及妥善地保存司機及旅程記錄,最終目的為保障乘客利益。同樣,網約車「夥伴」司機的許可證的目的為保證司機質素及駕駛經驗,從而保障乘客安全,乘客亦為最終得益者。這兩個建議和起初監管的士業時的目的一致,可以說是的士監管制度的延續。

網約車輛的許可證是一個較有針對性的建議。消委會建議「以出租汽車許可證(私家服務)數目為起點,日後讓市場發展而決定有效增加車輛供應」。但這個建議並沒有提到這些出租汽車許可證是否可以容許網約車平台在網上即時重新發配給參與車輛。如果不可以,那這些新的出租汽車許可證只是等同於加發一批新的點對點載客牌照,這並不能好好發揮共享汽車的好處。

共享汽車的其中一個好處為乘客可隨時隨地快速找到合適的點對點汽車服務。這需要有足夠數量的汽車提供服務。但如上所述,容許所有私家車參與服務對的士並不公平,所以我們需要在網約車發牌上引入新思維。我的想法是利用資訊科技,容許網約車平台實時地發配許可證給需要載客並合乎資格的車輛及司機,載客完畢後,許可證重新歸還到網約車平台手上,以便網約車平台可根據需要再把許可證發給其他車輛。這樣,我們便可有效地擴大共享汽車網絡,而又可控制在每一時段內載客車輛的數目,不致於完全扼殺的士的營運空間。

當網約車平台的技術發展成熟到一定程度,我們可以循序漸進地鼓勵的士加入類似的網約點對點載客汽車服務平台,從而令到兩種牌照(的士牌照及網約車輛許可證)的持有人可以進入良性競爭,逐漸接受對方的存在。這樣,我們可以解決雙方矛盾,亦容許一般市民享受共享汽車帶來的方便及服務質素而沒有犧牲市民的安全及保障。我相信從整個社會的角度來看這應該是最能夠達致雙嬴的方案。

當然,我這個想法的可行性取決於網約車平台必須能有效並可靠地分配它們持有的網約車輛許可證,這需要進一步的資訊系統開發及應用。我認為這是可以解決的技術問題。

最後,我想重申一個觀點,就是解決問題不可以只要求有爭論的其中一方完全退讓。我們亦需了解所有持份者的處境及困難,以及當初設立制度時的原意。如果我們不了解這些背景而採取一種非黑即白的態度,是很難可以找到一個解決方案的。同學們大家同意嗎?

希望很快可以見到大家畢業後可以在你們各自的領域內發光發熱,為社會排難解紛,創造價值,並作出貢獻。


許教授

2017年12月2日

香港電台第一台

02/12/2017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2)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第五屆傳媒轉型大獎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