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香港家書

簡介

GIST

主持人:陳亮均

《香港家書》
星期六 09:00-09:20 a.m.

主持:陳顥之、陳亮均
編導:陳顥之、陳亮均
監製:鄭婉薇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最新

LATEST
16/02/2019

中大新聞及傳播學院講師 梁麗娟──模擬廣播 停得太遲

*標題由編輯所加

親愛的幗華:

你離開香港轉眼已經三年,這一千個日子香港對你已變得越來越陌生,不但是地貌及人面的改變,很多制度上的點點滴滴,亦隨著社會環境的轉變而消失。

近期較為好的消息,可能是特區政府終於願意為模擬廣播劃上句號,商經局長邱騰華周一宣布由明年十一月底起全面終止模擬電視服務。其實數碼廣播自2003年開始討論,到2007年開始推行,兩者並行已經超過十多年,亞洲其他地區,如日本及台灣等,早於2011至12年全面改為數碼廣播,香港亦有條件早些關掉模擬制式,以騰出頻譜作其他用途,但卻因為各種原因拖延至2020年才全面開展數碼電視。讓香港正式進入跨平台、多頻道、超高清,以及互動廣播年代。

雖然說遲到總好過沒到,可惜適當的措施推得太遲,令香港電視業錯過了不少發展的黃金機會。數碼廣播的原意是提供多元及高質素的選擇給本地電視觀眾,但特區政府對電視廣播的政策卻是虎頭蛇尾。在回歸初期,特區政府曾野心勃勃的希望發展數碼廣播,作為將香港經濟轉型成知識型經濟的推動力;到曾蔭權當特首的年代,數碼廣播仍是六大文化創意產業的重要一部分,曾經希望透過引入競爭,提升電視產業潛能。可惜,其後兩任特首對本地文化及電視產業的發展都缺乏興趣,特別是「香港電視」不獲發牌一役,對整個電視業的前進與創意帶來致命的打擊。

今時今日,網絡電視已經主導本地電視市場,觀眾自由選擇隨時隨地收看成觀看常態,即使全面數碼廣播,經營者要搶回慣性收視亦談何容易,目前電視市場是節目及頻道太多,時間有限,觀眾對頻道的忠誠度減少,數碼廣播提供的優勢,已經很難為本地業者挽回流失的觀眾,香港的黃金時段受歡迎的很可能是中國的宮廷劇,多過本地製作的「膠劇」,香港觀眾寧願選擇收看一些,由國際傳媒經營的自選收費頻道或者改看網劇,多過觀賞本地的傳統電視節目。而電視及廣播業生產總值,據統計處紀錄,由2013年的79億元,下跌至2016年的65億元,短短幾年下降了百分之17。人才不斷流失,有些演員北上發展,有幕後人才轉行。過去十年,香港電視業的生態,已隨著科技的急劇改變而墮後,但特區政府卻仍抱殘守缺,不願用有效的政策為電視工業再推進一步。

目前幾間免費及收費台的經營都不容易,部分更處於捱打狀態,展望未來十年,不知道還有幾多擁有本地特色又受歡迎的製作?抑或,數碼廣播反而令香港電視業進一步「窄播化」,雖然提供十多條本地頻道,但每條頻道都只是針對一小撮擁有特定興趣的觀眾?具體表現是一個家庭每人一部電腦或手提電話,已經不用一起坐定定睇電視及討論劇情,電視節目不再能維繫親情,更遑論成為社會重要話題。

事實上,香港社會改變已經太快太多,特區政府這個時候才宣布推出一個十年八年前已應該進行的政策,不知是可笑還是可哀?

祝一切安好,下次再談!

好友
麗娟上
2019年2月16日

16/02/2019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2)

重溫

CATCHUP
12 - 02
2018 - 2019
香港電台第一台
X

中大新傳學院《大學線》執行編輯曹舒平──政府新聞處應一視同仁對待大專傳媒

主持人:陳亮均

*標題由編輯所加

林鄭月娥特首:

你好!記得你競選時,曾說想拉近你和年輕人的距離。我作為一個年輕人、一個新聞系學生,希望跟你講出我和很多同學的心聲。我希望政府對待學生媒體和其他媒體一樣,一視同仁。

記得2016年,幾間大學的新聞系學生,採訪立法會新界東補選時,都不能進入點票中心,被拒門外。為甚麼?新聞處認為,學生媒體不是主流傳媒,所以學生記者無權進入會場。那次補選後,中大和浸大新聞系學生申請司法覆核,希望被平等對待,官司持續兩年,終於在今個月中被駁回。自從司法覆核,每次大型採訪活動中,新聞處都會給四個採訪名額我們,但我們每次也處於被動。

就如剛剛過去的立法會九龍西補選,補選前一、兩個星期,我們已經多次追問新聞處,我們今次可否入場,因為要安排人手返通宵更,借用器材。明明是早已安排好的補選,但新聞處每次答覆也是:「我們未有資料,所以未知《大學線》會否有採訪名額。」追問不下五次,結果我們在上星期五下午,才收到四個名額的通知,而星期日就是補選的日子了。這個遲來的通知,真是因為未有資料,還是有意留難,我們不得而知。

新聞處說,學生媒體不是主流傳媒。但其實何謂主流傳媒呢?是否要經報刊註冊處註冊呢?中文大學新傳學院的中文實習刊物《大學線》、英文刊物Varsity,浸會大學傳理學院的刊物《新報人》多年前已經註冊。

即使退一萬步,若說我們紙媒規模太小,那我們又是否網媒呢?政府新聞處於2017年9月開始,容許網媒進場,採訪政府記者會及傳媒活動。《大學線》也有網站和社交媒體專頁,除了上載雜誌內容,我們還會做即時新聞採訪。《大學線》紙媒、網媒的元素都齊備,學生採訪時,會帶著學院發出的記者證,為何我們仍然不是主流傳媒呢?

一般的傳媒機構,都沒有記者名額限制。兩年前我們申請司法覆核後,新聞處為了安撫我們,大型活動如特首及立法會選舉,也會給我們四個採訪名額。但是,這四個名額,還要跟英文新聞及多媒體新聞的同學平分,最後,可能每個範疇,只可以派一個記者入場,兼顧採訪、影相、拍片、寫文字稿的工作,非常吃力,亦限制我們的學習機會。

就讀新聞系的同學,很多都希望將來投身傳媒工作。而大學四年,就是要讓我們受專業訓練,其中,實戰經驗很重要。出去跑新聞、爭位影相,全部的訓練都不是書本、課堂可以學習到的。

特首你競選時,以「同行We-Connect」作為口號,希望與年輕人同行、溝通,與年輕人拉近距離,當我們一群學生記者希望採訪政府的活動時,卻有意無意被阻止、留難。我們採訪政府活動,不是讓我們更了解你的施政理念嗎?不是一個機會與我們這些年輕人Connect嗎?希望政府對待學生媒體和其他媒體一樣,一視同仁。但願你會有一天跟我們connect, 而不是一直遠離我們,與我們disconnect。

中大新傳學院《大學線》執行編輯 曹舒平
2018年12月1日

香港電台第一台

01/12/2018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2)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第五屆傳媒轉型大獎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