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香港家書

簡介

GIST

主持人:陳亮均

《香港家書》
星期六 09:00-09:20 a.m.

編導:陳顥之、張鳳萍
監製:林嘉瑜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最新

LATEST
07/12/2019

灣仔區議會前主席黃英琦——為區議會「充權」力量源自社區

*標題由編輯所加

WK:

 

轉眼你已離開了11年,當年你曾是灣仔區議會的軍師,因為你的博學和創意,灣仔區議會才能在推動以人為本的市區更新這件大事上,取得了突破,包含了街坊的訴求。

 

我相信你在天上一定睇到11月24日區議會投票日萬人空巷的畫面,民主派今次在17區取得優勢,很多人都說,希望區議會能夠改變和創新。不過,可以點樣變呢?我在思考時總結了你當年的幾個想法。

 

第一,區議員必須由被諮詢者,變為主動的社區設計者

以往,很多區議員常說,「區議會是諮詢架構,沒有實權」,於是議員接受「做唔到」這事實,唔想支持新事物。當中也有例外,譬如屯門區議會就用社區重點項目計劃的錢,成立了「青年夢工場」,推動年青人在社區創新,做得有聲有色。在未來一屆,有這麼多新議員,大家首要是唔好不劃地為牢,不再講「冇用」了。

 

我記得你曾經講過,有一種失當和腐敗叫「不作為」,即係事事因循,墨守成規。香港能走到今天,靠的是 CAN DO精神,把「能做到嘅」的心態放在區議員身上,就是看到社區需要,相信街坊智慧,同街坊一齊推動有創意的社區發展計劃。

 

例如,當議員收到風,知道政府正在構思某些發展方案時,不如主動了解發展的需要性,研究其他社區如何拆解同類問題,突破「被諮詢」的角色,推動街坊參與,為社區充權。

 

很好的例子是深水埗的布藝市集棚仔,在過去三年,檔販同區議員,學者和設計師等合作,規劃了如何搬遷棚仔,成立社會企業,又同時可幫助香港年輕時裝設計師的跨界win win案。我期待新一屆的深水埗區議會能確保棚仔的順利搬遷。

 

第二,是要有實驗的精神,政策落到社區行得通嗎?當然需要先測試

實驗不是科學家的專利,社會政策的更新,更需要不斷的實驗,才知道是否可行,區議會是最佳的實驗室平台。

 

例如,一直有呼聲想重發小販牌,研究和覓地要好幾年,不如即時在閒置空間做個短期實驗,看看點樣發展新的社區經濟圈?

 

面對棘手問題,如有露宿者在社區,不能只趕盡殺絕,議員要有同理心,落區傾計,理解他們的需要。露宿的朋友要感受到被尊重,其需要被回應,才會有動力脫離露宿狀態。

我們的城市需要人性化的社區,區議會支持活動的價值背後,是促進社會公義,例如為基層小朋友拓展遊玩的空間,為失明朋友思考更好的過路安排。總之,區議會要善用社區網絡,同公民社會一起實驗,係贏就一齊贏。

 

第三,一切由地區需要開始

 

點解會有大白象工程?是因為沒有認真研究和公眾參與的過程,未有搞清楚居民最想要的是什麼。要避免大白象,區議員要明白非為自己的政續,而是為社區設計,要懂得聆聽居民的聲音,定義問題的優次。不要睇小街坊的能力,我覺得很多居民,老老少少,都會有興趣參與討論,大家都期待長知識。

 

進入區議會,為的是社區的多元共融,人人有機會。區議會聯誼式活動不是主菜。新一屆區議會可以思考改變資源的運用,拆牆鬆綁,把資源放在社區營造,找到更多的治本方案。香港自八十年代有區議會,每屆區議會都會討論同樣的後巷垃圾問題,四十年了,這垃圾問題依舊困擾社區。有沒有其他較治本的方法?

 

WK,你是學歷史的,知道區議會在殖民年代成立,其角色是花瓶多於實質影響力。未來四年,政府也要學習與新的區議會磨合,有人擔心政府會以削權和縮減資源來回應,那議員可以做什麼?你擁有拉攏不同意見尋求共識的能力,應該會說,區議會要變成「真‧議會」,力量來自社區,來自街坊,當他們共同學習,社區就能聰明的創新。這樣說,議員相信街坊,就足夠了。

 

WK,我知道你會在天上守護著我們,請你也祝福所有即將就任的區議員,讓他們保持正直和覺醒的心,開局順利,為我們的社區帶來改變。

 

Ada

2019年12月7日

 

07/12/2019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重溫

CATCHUP
10 - 12
2019
香港電台第一台
X

前線醫生聯盟副主席蕭旭亮──增建醫院及醫療學額 長遠解決醫護不足問題

主持人:陳亮均

*標題由編輯所加

 

致最前線醫生的信:

 

最近又開始流感高峯期,我們這行業又再次進入傳媒的焦點。我認為我們在風眼中間,感覺可能未必那麼強烈,畢竟醫院病床佔用率高企,門診超時,我們都已經太習慣。每年都說有措施應付,但每年結果都是病人不夠床位,要睡在廁盤底,於急症室要入院的病人,需要入院都入不到, 就連深切治療部要將病人轉出普通病房,全因為普通病房太滿,轉都轉不到。我們對這些荒唐的現實居然感到習以為常。最近醫管局公布醫生離職率創下新高同時,香港醫療效率卻諷刺地成為世界第一,總是令人覺得眼前一切都充滿著黑色幽默。  

 

就在這個大環境之下,你們新入職時候的理想,還可不可以維持呢?

 

2017至2018年度,醫管局全職醫生整體流失率逹5.8%。其中眼科、放射科、 婦產科、麻醉科都逹到7%以上。你們為何會離開呢?

 

如果你在婦產科工作,你一個月七晚當值。當值期間,你整晚入手術室不能睡覺,但你不忍心發出怨言,因為你上司跟你一齊工作至天光。他比你年長,但當值次數都不比你少。你不忍心要瀕死的媽媽與她肚內的小孩有事,只有頂硬上。你也明白,全香港包括醫委會都不會因為你通宵工作,又或者只有甚少時間照顧太多病人而犯錯,是一件可以原諒的事。

 

病人越多, 可以用來診治每位病人的時間就越來越少,你們會不會係因為擔心出現醫療事故,傷害到病人而走呢?回顧2017到2018年,多宗醫療事故歷歷在目,例如聯合醫院漏處方肝炎藥和九龍醫院紗布封喉事件,大大觸動著社會神經。你會否會擔心你會是下一位主角?這個是否你們離開的原因呢?

 

還是因為雖然已經全身投入服務,但不單止沒有被體諒,還要在報章上被上一輩醫生指責你們是「裙腳仔」,一代不如一代,而覺得心灰意冷?

 

同樣在公立醫院工作,我可以深深地感受到你們面對的壓力和無奈,但人口老化、醫療需求不斷增加,是香港正在面對的問題。我們作為香港人的一分子,醫療界的一分子,我們是否可以帶領社會進入一個理性而有建設性的討論呢?很多時候前線見到的問題,其實社會和管理層未必完全明白。我們是否可以多點與管理層以及社會各界討論,試著去解決呢?

 

每一代香港人都會遇到不同的問題。我們由2003年沙士,之後的禽流感,一步一步地走到現在。好多問題都是上一代人沒有見過,但每一代人總有他們解決的方法。我相信社會是有共識,要對醫療投入更多的資源,包括短期投入一筆過撥款應對短期壓力,長遠增建公私營醫院和醫護及增加其他專職醫療學額。但是除了傳統做法之外,新一代可會引領新的改革,例如人工智能輔助、開發更加人性化,更高效的病人病歷紀錄和臨床管理系統。令到醫生可以花更多時間診治病人,而花少一點時間對著電腦呢?是否可以引入大數據分析,令到資源分配更加有效呢?但變革好多時都會涉及法律、工程、資訊科技等問題需要跨界別合作,政府可不可以真正做到「志不求易、事不避難」協調各界力量,去解決當今醫療困局呢?  

 

我十分希望新一代可以跳出舊有框架,比上一代更出色,保持初心,令香港醫療成為名實相副的世界第一。

  

前線醫生聯盟副主席

蕭旭亮

2019年1月19日

香港電台第一台

19/01/2019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2)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第五屆傳媒轉型大獎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