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香港家書

簡介

GIST

主持人:陳亮均

《香港家書》
星期六 09:00-09:20 a.m.

編導:陳顥之、張鳳萍
監製:林嘉瑜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最新

LATEST
09/11/2019

香港大學法律系教授張善喻——法庭頻發臨時禁制令之憂

*標題由編輯所加

Frances:

 妳這次回港來去匆匆,幸好我們 還能在太古城吃了一頓晚飯 。真想不到隔了數天 ,太古城的商場竟成為了「戰區 」。 自大學認識妳,妳說話總是溫柔婉轉 , 但這次談及香港的現況時, 妳也不禁氣憤難平 。試問誰不會呢?妳問我最近忙什麼, 我還是在研究跟私隠法和言論自由有關的議題 , 而最近可熱鬧了。  法院在一個多月內最少四次頒下臨時禁制令, 包括禁止披露蘋果日報員工的個人資料 、禁止選舉管理委員會向公眾披露選民資料、 禁止披露警員及其家屬資料 ,及禁止在互聯網的平台或媒介上促進、鼓勵和煽動暴力 。 也許 ,香港很快會變為「禁制令之都」 。

我們過往學人權法 , 明白到法庭不應輕易頒下禁制令限制言論自由,因這涉及 憲法保護的權利,以及有違普通法不輕易以言入罪和不應任意為言論作事前限制(prior restraint)的原則 。 但一位並非法律系的同事卻跟我說,他認為法庭做得對。  他甚至不明白為何另一項涉及無線電視申請禁止任何人非法及故意襲擊其記者及毀壞其財物的禁制令會遭法庭拒絕。對他來說 ,既然行為本身已屬違法 , 為何不能頒下禁制令以加強阻嚇作用? 但我們唸法律的人知道,正正由於規管的行為 已受刑法約束, 法庭便不應輕易以民法給予當事人不必要的保障。 況且,最近兩次律政司以公眾利益守護者身份向法庭申請的臨時禁制令,都是在沒有答辯人可提出相反或全面的法律觀點的情況下,由法官即日作出,所涵蓋的範圍非常廣泛,有可能影響全香港所有人的言論自由,但行文用字卻存在很多不清晰明確的地方,令人無所適從。

首先 ,針對警員及其家屬被起底及滋擾的禁制令, 除了禁止披露個人資料的行為外,任何恐嚇 、騷擾、威脅 、煩擾警員及其配偶或家屬也屬違法 。恐嚇 、騷擾、威脅這些用詞有特定的法律含義,但何謂「煩擾」(pester)呢?若果有人將一些警員在近距離以胡椒噴霧噴射和平示威者或記者的相片發佈,會否被視為「煩擾」有關警務人員,因而構成違反禁制令的藐視法庭行為呢?「煩擾」本身並不違反現行任何民事或刑事法律,為何現在又會變成藐視法庭的行為呢?法庭是否應該變相地取代立法會的職能,制定新的法律呢?

而另一項針對在互聯網的平台或媒介鼓吹暴力言論的禁制令也同樣用了含糊不清的字眼 。禁制令的範圍包括在互聯網故意發布任何促進(promote)、鼓勵(encourage)或煽動使用或威脅使用暴力的材料或信息,並同時有意圖或相當可能造成在香港內的人身傷害或財物損害 。同樣,何謂「促進」或「鼓勵」呢?例如在互聯網吶喊或高唱「以血肉築成新的長城」、「冒着敵人的炮火前進」、「殺無赦」或「革命尚未成功」等言論會否被視為「促進」或「鼓勵」使用暴力,而又「相當可能」引發暴力造成在香港內的人身傷害呢?又例如,某一集團的高層說了些令某些人非常反感的言論,而有人用圖文並茂的方法在網上突顯該言論,最後引致該集團的餐廳遭受破壞,這是否構成「促進」或「鼓勵」了暴力?若是,到底是原本說話的人應負責還是在網上傳播信息的人?

妳我也深明法律用字講求準確清晰 ,法院最近頒下的臨時禁制令實在令人擔憂。 這不禁令我想起近日在校園法律樓外看到的一句塗鴉,大意是:「今時今日為何還要讀法律?」  也許正正因為在這大時代中,我們更加應該讀法律 。

 希望妳下次回港時, 香港能夠有另一番更好的景象。

倫敦天氣已轉涼,請保重身體。

Anne

2019年11月9日

09/11/2019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重溫

CATCHUP
09 - 11
2019
香港電台第一台
X

本土研究社成員陳劍青--解決土地問題須打破土地資源分配傾斜

主持人:陳亮均

*標題由編輯所加

給課堂上的90後學生:

我們上課時會提到,當今香港房屋問題很大程度是一個世代問題:你看80年代供樓年期最長是15年,到現在大部分青年人供30年都未必買得起,就明顯看到香港居住問題名副其實是「一代不如一代」。

然後,當看到近日土地大辯論整個土地諮詢過程到最終結果,明眼人都會知道政府是在製造著解決土地問題的幻象。我能預見尤其你們90後末代的住屋問題,將會比我們今日80後的處境更加堪虞。

看一個簡單數字,就是過去由1996年到2015年這20年間,香港整體的房屋單位數目增長的66萬,其實是遠超住戶數目增長的57萬。但是,我們城市的租金及樓價問題卻愈來愈貴、劏房愈來愈多。這是什麼原因呢? 很明顯就反映出並非單純所謂「供應不夠」所致,而是很大程度是有需要的人無法有效分配到土地資源的問題。這個才是香港土地問題的核心,亦是整場土地諮詢政府不斷迴避的課題。

如果香港不全面改革土地資源分配傾斜的問題,任憑你重建出多少靚地都只會用來起豪宅,填出多少海都是撥去服務大灣區規劃,造多少地都只會繼續行高地價政策。政府經常將市民的住屋問題歸咎於「土地不足」,其實跟「賴地硬」沒有分別。

我們亦都可以很清晰的看到,政府所謂全盤接納土地供應小組的報告,根本只是聽從委員的意向,而不是真正的民意。而政府一直著緊要解決的土地問題,是有關如何釋放地產商囤積農地的利益、如何延續既有土地資源壟斷的制度、如何讓既得利益在基建工程及分地中獲取暴利、如何配合大灣區規劃來造地的問題,而非在想真正將土地資源分到有需要的市民身上、降低日益增加的住屋成本負擔、改變土地資源傾斜及壟斷的制度、還香港一個美好及永續生活環境的問題。

所以,我同你們會一起見證著,新界棕土問題會一直延續到2047年等不到解決的一天,見到未來香港土地壟斷愈來愈嚴重,富豪賤租公有地的特權千秋萬世,貧者愈益無立錐之地;我們不是這片土地的主人,將繼續成為這個地產城市的奴隸。按現時的劇本發展下去,這是我預視到我們將要一同面對的未來。

聽你們說過,現時每過三年就已是一個新的世代,那麼我應該是個落伍不知多少代的80後了。上堂時跟你們討論土地房屋問題時,我都好像能信心滿滿作答,但我其實很懼怕你們會在堂上問到一個問題,如果你問:「阿Sir,你上堂講到依家我地呢一代既住屋問題只會愈來愈差,咁究竟你個代又為香港做左啲乜?」我是只能無言以對的。原因是我們這一代,的確花了不少力氣扭轉土地壟斷的定局,但到目前為止仍未有成功改變到現有土地資源分配的傾斜,是土地政策虧欠了我們,亦是我們虧欠了下一代的未來。

相當抱歉。

你們的80後講師

劍青

2019年2月23日

香港電台第一台

23/02/2019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2)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第五屆傳媒轉型大獎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