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香港家書

簡介

GIST

主持人:陳顥之

《香港家書》
星期六 09:00-09:20 a.m.

編導:陳顥之、張鳳萍
監製:林嘉瑜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最新

LATEST
22/02/2020

中大莫慶堯醫學講座教授沈祖堯——17年後,醫護重回戰場

*標題由編輯所加

親愛的 Dirty Team 同事們:

最近在電視上收看,我很高興看到我們年輕的醫生和護士再次將他們的人身安全和舒適生活置於腦後,獻身在醫院的高危地區工作。 你們的勇氣和無私精神,是令人欽佩的,香港的每個人都應該為你們感到自豪。

回想2003年,我們面臨著類似今天的危機。從一位帶病毒者,導致8A病房中100多名病者和同事發燒病倒。 當時我們很害怕,也很沮喪。害怕,因為我們不知道要與什麼作戰,病毒是如何傳播,我們應要如何保護自己,如何拯救那些在病床上喘不過氣來的。沮喪,因為我們看到自己的許多同事,醫生,護士,物理治療師甚至病房助理被神秘病毒感染而日漸虛弱,擔心他們性命不保。 記得當我們將工作單位分為兩個團隊:照顧SARS患者的人(Dirty Team)和照顧沒有SARS的患者(Clean Team)時,我要求每個人加入Dirty Team的都是自願加入的。 我建議從事傳染科和呼吸道疾病的專科醫生,以及那些年輕卻沒有年幼家人需照顧的,先考慮加入成為Dirty Team成員。令我驚訝的是, 你們當中有很多人馬上成為第一批志願者。 並且在整整個三個月裡,來自所有臨床部門,外科,兒科,骨科甚至眼科的醫護人員,不斷自願加入我們的行列。 曾經有一刻因為安全考量,我不確定是否應該讓非內科醫護人員加入Dirty Team。但是你的熱情和專業精神使我相信,在我們的相互支持和鼓勵下,我們可以克服當前的危機。

在03 年難忘的三個月裡,每天我們都收到來自香港社會各界無數的祝福,其中包括不少的慰問卡和電郵,水果,鮮花,甚至天天從大埔小店送來的糖水。 我當時在想:「這些我們從未見過的朋友,他們雖然來自那麼遠,但卻又是那麼近。」當時全香港的團結氣氛是無法言喻的,是令人振奮的。 還有,當時威院院長馮康醫生,和醫學院院長鍾尚志教授幾乎每天都來探望我們。 馮醫生數十年來一直沒有臨床工作,但是,他在SARS病房為我們天天打氣。 鍾教授與每位成為患病同事的慰問,提供了精神上極大的鼓舞,也給患者和家人不少安慰。 他們讓我們感到,在抗疫中前線醫護並不孤單。

100天過去,我們終於看到曙光。 香港再沒有新的病例。 我們的許多患病的同事都康復出院。 我仍然記得他們回家之前那一幕,準備出來會見新聞界。他們在病房脫下病人服,穿上自己的便服時候,我們互相擁抱,一起哭泣和歡笑,慶祝我們出死入生了。 正如查爾斯‧狄更斯(Charles Dickens)所說:「那是最美好的時代,也是最糟糕的時代,那是智慧的時代,也是愚昧的時代,那是信念的紀元,也是懷疑的紀元,那是光明的季節,也是黑暗的季節,是希望的春天,也是絕望的冬天。」

我無法想像17年後,我們又回到了同一戰場。 這次的病毒性質與當年相若,但這一次的病毒可能更具傳染性,感染的規模也比上次大。儘管大多數病例發生在國內,但我們擔心病毒感染或會蔓延至香港及外地。這一次我們同樣缺乏防護裝備,這一次我們同樣感到恐懼,而這一次,在我們醫護人員中,不少仍帶著03年一疫留下心靈的瘡疤。

但是手足們,我為你們仍然勇敢面對挑戰而感到自豪。 正如你們多年前所立下的承諾,你們要為在疾病,痛苦中掙扎的人,奉獻專業知識和服務。 你們每天都在忍受佩戴N95面罩,護眼鏡,防護衣,帽子,靴子和其他防護裝備而導致的不便和不適。 你們為了盡力保護其他人,甚至擔任醫療助理工作,為病人抽血和送飯。 因為有限的裝備,你們要限制使用防護裝備。 下班後你們被隔離在醫院的宿舍中,恐怕將病毒帶回家。這些折騰,這些犧牲,都不足為外人道。

並且,你們可能感到不安與沮喪。 不安,因為知道每天仍然有數百名旅客過境,這可能為香港帶來新的感染風險,危及社區。 沮喪,因為你們被告知你們正在被審查口罩和防護工具的使用,聽說防護裝備供應也可能在一個月後耗盡。 沮喪,還因為社會意見分歧,爭議不斷,昔日萬眾一心的景況,已不復見。 但是同事們,沒有什麼能阻止我們為遭受疾病折磨的人服務,沒有什麼比保持誓言更重要的了,我們還是盡上責任做好我們的専業了。

還有,你們需要保持樂觀,需要維持士氣高昂。 我從上一次SARS的一役中學會了,如果我們覺得自己注定失敗,就幾乎可以肯定我們將被擊敗。 對於那些擔任領導職務的醫護來說,這一點尤為重要。 你們的同事每一個正在看著你。 你需要告訴他們黑夜將盡,黎明必至。 你們的微笑和擁抱,對前線同事意義重大。

相信我,Dirty Team 的手足們,你們的辛勞和奉獻,在我們社會每個人都看在眼裏。疫情有一天終會過去,美好的回憶將留在我們的心中(和你們的心中)。 爭議和批評不能成就甚麼,但是康復者的喜悅和眼淚,會是你一生的回憶。 日常平凡沈悶的臨床工作不一定使你興奮,但像這樣的危機與困難,往往會使你們重新思考,醫護工作的真正意義,使你重拾使命。 最喜歡米高積信 (Michael Jackson) 的歌  Heal the World:「醫治這世界,使它成為更美好。這是為你,為我,也為全人類。到處都有性命垂危病者,只要你用心照顧,這世界會變得更美好。( “Heal the world, make it a better place, for you for me and the entire human race. There are people dying. If you care enough for the living, make it a better place for you and for me.”)」

 

沈祖堯
2020年2月22日

22/02/2020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重溫

CATCHUP
X

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李立峯──紀念六四縱受挑戰 歷史真相仍須傳承

主持人:陳顥之

*標題由編輯所加

立揚:

五月初去加拿大,好高興見到你的孩子,再次祝德諾快高長大。我五月初繞道温哥華去波士頓,其實是去哈佛大學參加一個有關六四事件的工作坊。八九民運的時候,你只有3歲,但此事對你其實有很大影響,若沒有六四所觸發的連鎖效應,就沒有九十年代的第二波移民潮,你可能會一直在香港成長。

幼年就移民的你,不知道會對這件事認識多少。但三十年過去,香港社會對六四事件仍然非常重視,首先因為八九民運是幾代香港人的重大共同經歷。回想1989年,香港傳媒由四月中開始全方位報道北京學運,香港市民關注事件發展之餘,亦通過不同方式參與運動,除遊行集會,還有很多市民將相關的新聞報道傳真回大陸,又有市民集資在報章出版廣告支持學運。民眾對運動有高度情感投入,運動的結局,亦都令許多香港人留下深刻的情感烙印。

其後香港回歸,本地社會以至全世界都關心香港九七後能否仍然享有言論和集會的自由,大家都特別關注六四集會可否繼續進行,在這個背景之下,紀念六四成為一種道德堅持的象徵,紀念活動能夠持續存在,亦成為香港社會有別於中國大陸的一個重要指標。

回歸早年,中央政府對香港事務的介入未深,香港享有相對高程度的自主。六四紀念活動持續進行,一方面,時間的流逝,可能令到部份人對事件的感覺變淡,但另一方面,隨著每年的堅持,香港社會保存了對六四的集體記憶,甚至成功將記憶傳到下一代。記得六四二十周年的時候,有些評論甚至指出,在六四問題上面,香港人是中國的良心。

不過,過去五年左右,香港的六四紀念受到兩方面的挑戰。一方面,不少年輕人開始覺得六四距離遙遠。的確,六四是三十年前的事,更加重要的,是通過2014年的雨傘運動,年輕人有了對自己的世代而言最重要的政治經驗,不少年輕人從雨傘的經驗出發,重新思考六四對香港未來的意義,其實是絕對可以理解的。另一方面,隨著中國大陸國力上升,再加上中央政府過去十多年對香港事務的介入提升,就算於六四這個問題上,一些親政府的聲音,近兩三年都開始較多出現。

但無論香港的下一代會不會繼續大規模紀念六四,社會至少要將歷史承傳下去。歷史事實是甚麼? 我們不知道準確傷亡數字,我們不知道,單單計算天安門廣場上面,有沒有人或者有多少人死亡。但我們知道,在整個北京城內,有軍隊進行武力鎮壓,衝突之中,有數量較少的軍警和數以百計甚至數以千計的平民死亡。任何大型社會運動,必然有複雜的前因後果,對這些前因後果進行研究和分析是好事,但無論甚麼是前因或者後果,例如無論中國的經濟在八九之後發展如何,都不可能回頭去合理化武力鎮壓。

立揚,你今日生活在一個相對安寧美好的國家中,不是因為每個人可以賺大錢,而是因為有良好的社會和政治制度。良好的制度需要文化配合,包括尊重差異、尊重別人的權利、尊重知識和真相,對所有事情有基本的道德底線。香港人紀念六四,亦不外乎堅持真相,堅守道德底線而已。

大哥  

立峯

2019年6月1日

香港電台第一台

01/06/2019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2)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第五屆傳媒轉型大獎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