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香港家書

簡介

GIST

《香港家書》
星期六 09:00-09:20 a.m.

主持:陳顥之、陳亮均、張鳳萍
編導:陳顥之、陳亮均、張鳳萍
監製:林嘉瑜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最新

LATEST
21/09/2019

食物及衞生局副局長徐德義醫生——晚期照顧公眾諮詢維護病人自主權

Jeff:

 

你好嗎﹖轉眼間,你在公立醫院照顧晚期病人已經有十五年,每天面對着生命正在倒數的病人,工作真的不容易。我十分多謝你和所有從事晚期照顧的同事和義工朋友們的付出和熱誠。

 

香港人預期壽命愈來愈長,隨之而來,有更多人患上多於一種慢性病,最終,很多人會面對身體各種機能退化、器官衰竭,喪失自理和自主的能力。

 

晚期照顧是一個很值得關注的課題。病人得以善終,清晰和一致的法律架構是增加保障病人自主權的重要一環。在尊重病人意願和維護病人最佳利益前提下,使提供服務的人士也有一個法律基礎和保障。

 

還記得你跟我說,有一位女士的母親患了中度腦退化症,因為不忍心她受苦,曾要求你為她母親訂立預設醫療指示,希望在病情危重,生命不能再維持時,避免進行心肺復甦急救和插鼻胃喉餵食,減少痛苦。可惜,這位長者當時已不合乎精神上有能力作出決定的規定,不能訂立預設醫療指示。最後,作為女兒的只能感到遺憾和無奈。類似這位女士的個案並不罕見。

 

十多年前,家父患上末期心臟衰竭,體力嚴重衰退,因氣促經常出入醫院。有一次,因心臟功能太差,醫生把他送到心臟加護病房。當時他身體很弱,喘得很厲害,因為二氧化炭積聚,神智不太清醒,要用非侵入性呼吸機。第二天探望他,當時因呼吸面罩鬆了,護士把面罩的布帶拉緊,讓加壓空氣不從旁邊漏出。突然,父親喝了一聲,大力推開護士和面罩,面露不滿和不舒服的表情。一兩天後,他離世了。

父親生前是個很有主見的人。我想,若他在清醒時更明白自己的情況,治療的性質、副作用等,他會選擇在生命最後幾天用那個令他很不舒服的呼吸機,或是寧願安祥地在昏睡中離開。

 

目前,香港的公立醫院有一套以普通法框架提供預設醫療指示的行政程序,適用於嚴重病患者病情不可逆轉時,醫護人員可以透過商討,讓病人明白病情以及治療的選擇,包括拒絕接受特定維持生命的治療。現時,也有私人執業醫生為病人訂立預設醫療指示。

 

在現行制度下,推廣預設照顧計劃和執行預設醫療指示有一定困難。首先,一般市民,包括長者或長期病患者,家屬及照顧者對預設醫療指示的理解不深;第二、有些法例對貫徹執行預設醫療指示訂立人的意願是有矛盾的;第三,只依賴非法定安排,無論訂立或執行指示的人都覺得保障不足。第四,對選擇在居住的地方離世,存在一些法律上的障礙。

 

有見及此,食物及衞生局剛推出諮詢文件,就預設醫療指示和病人在居住的地方離世,提出立法和修例的建議,徵詢市民意見約三個月。

 

政府參考了醫院管理局及一些外國國家做法,建議必須年滿 18 歲或以上、精神上有能力行事的人士,可作出有法律效力的預設醫療指示,主要目的是讓人清楚預先表達,當其一旦罹患不可逆轉的嚴重疾病時,會拒絕接受某些維持生命治療。但要留意的是,病人不能以預設醫療指示來拒絕接受基本護理或維持其舒適所需的病徵控制措施。

 

作出預設醫療指示純粹是自願性質,亦可以隨時修改或撤銷,但應慎重考慮和儘快通知家人和醫療人員,作適當的記錄。

 

要清除現時預設醫療指示和在居處離世的法例障礙,過程可能是複雜而且需時,因為多條法例都要作出相應的修訂,展開公開諮詢是踏出重要的一步。

 

我們相信每一個人都應該可以清楚表達當自己生命進入晚期時,接受或拒絕某些特定的醫療程序,可以選擇在甚麼地方接受照顧,而有關決定亦應受到尊重。我們也希望社會、家庭,都可以開放和持續討論作出這些選擇的好處。

 

作為醫護人員的一份子,我很希望這次的公眾諮詢和立法建議,能夠進一步確立和維護病人的自主權,讓醫護人員及病人家屬可以依據病人的選擇作決定。當有更清晰的法例支援,走在最前線的醫護人員和救護員可以更容易掌握病人的意願,執行起來亦得到法例保障。若你或你的朋友對立法建議有任何看法,我鼓勵大家積極表達意見。

 

讓我們一齊努力,令臨終病人安祥及有尊嚴地渡過人生最後的旅程。祝

 

工作順利

 

TY

2019年9月21日

21/09/2019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2)

重溫

CATCHUP
07 - 09
2019
香港電台第一台
X

香港記者協會執委陳朗昇──鏡頭作大眾耳目 反修例浪尖上的記者

*標題由編輯所擬

車仔:

很久沒有和您通信,記得代我問候Jackie。

記得上次和您在 whatsapp 談到英國脫歐問題,住在倫敦的你表達了對文翠珊政府的失望。面對硬脫歐的政治危機,英國可以更換首相的方法謀求出路,但在你和我的老家香港,反修例的抗爭已持續兩個月,仍然未見解決的曙光,警民衝突曠日持久,我們作為記者,就天天站在衝突的浪尖上。

自從6月9日過百萬人上街,表達反修例的訴求,當天晚上示威者衝擊立法會,揭開了反送中抗爭行動的序幕。當晚我在立法會採訪,警方控制局面後,一路掃蕩,驅散示威者,也一併把原本有合法採訪權的記者也一併驅離,我和其他行家在警員的胡椒噴劑噴咀下,以及警棍的威嚇下,由立法會一路退守大約800米,去到近會展中心一帶。

三天後,立法會原訂復會二讀審議《逃犯(修訂)條例》,結果示威者和警方爆發激烈衝突,一直持續至入夜,期間有行家遭受警員槍彈棍盾所傷,記協至今一共收到33宗涉及警員對記者無理阻撓採訪,或粗暴對待的個案,其中 27 宗個案已交予監警會跟進。不過,由於所有投訴個案都須交由隸屬警方的投訴警察課調查,現時只有一宗個案的行家,願意親身向投訴警察課,作出投訴。

其實記協收到的投訴,主要有三類,分別是阻撓採訪共11宗、言語侮辱共1宗,以及被警員槍彈、盾牌及警棍所傷,共21宗,佔總體投訴個案64%。其中在沒有示威者情況下被催淚彈襲擊有 8 宗、被胡椒噴劑或水劑噴射 5 宗、被警棍打有 4 宗、被警察盾牌撞打3宗,以及1宗被橡膠子彈或布袋彈所傷個案。

自從6月開始,我幾乎每星期都有兩至三天走到警民衝突的最前線。雖然警方現時也派出傳媒聯絡隊協助,但警方一進行掃蕩或驅散行動時,仍然有槍彈落在只有傳媒身處的位置。好像上周在再有群眾圍堵深水埗警署,警方在驅散時又再向只有傳媒身處的行人天橋發射催淚彈。

雖然現時大部份行家都配備保護力強的防毒面具,但其實頭皮、手腳皮膚等部位,仍會接觸到大量催淚氣體,對現場記者造成身體傷害,已有行家因為經常置身在衝突地方,頻繁地接觸催淚煙,因而出現出疹、持續流眼水,肚瀉及嘔吐等症狀。

不過,相比皮肉之苦,更令行家失望的,是警員或支持警方的市民,對新聞工作的不理解。例如前綫警員經常指責記者「沒有拍攝暴徒」、上周在機場的衝突,有趕來增援的防暴警察得悉同僚受傷後,指責在場記者「助紂為虐」;再上周在深水埗的街頭,一名年輕的女警著我不要拍太多片段,說「你影完都唔出」。

其實這些朋友對傳媒工作可能存在太多誤解,以我為例,其實不論是警方速龍小隊的拘捕行動、還是示威者以磚塊打爛紀律部隊宿舍的窗戶,我和其他行家都一併站在最前綫拍攝,我更因站得太近而被警方的手擲胡椒彈帶火碎片燒傷,幸無大礙。現時直播片長達數小時,可能前綫警員和支持者沒有長時間收看,再加上網上不時有一些所謂「主流傳媒已刪」片段,令雙方產生誤解。

更甚至有撐警人士指罵記者,甚至在元朗721事件中,有白衣人襲擊記者,我的同事及保護她的市民,因而受傷,令我十分難過。

相對之下,示威者陣營亦會出現違反新聞自由的行為,例如要求記者不要拍攝某些場面,刪除影到示威者面部的照片或影片,甚至破壞某些新聞機構的採訪車。

誠然,記者的鏡頭是大眾的耳目,不論其個人立場。《記協專業守則》言明,「新聞工作者應致力確保所傳播的消息做到公平和準確。」以我理解,公平準確就是我們如實地報道和拍攝現場情況,所以不論是警員還是示威者,阻撓新聞工作者公平和準確地採訪拍攝,記協必定據理力爭,絕不含糊。這也是我們在兩個月來,發出近30篇聲明的原因。

香港記者的待遇雖然普遍欠佳,但同業視新聞工作為社會責任,正如哥倫比亞大學普立茲銅像下的箴言,對記者的描述如下:「......大公無私、訓練有素、深知公理,並有維護公理的勇氣,才能保障社會道德。」

車仔,當然我們不能忽視政治和經濟的因素對傳媒機構的影響,但前線行家報道拍攝時,政治和經濟的有形之手仍未能越俎代疱。當記者盡力發掘真相、拍攝實況,香港社會才能掌握更多、更全面資訊,讓社會不同持份者,再思考香港前境。

祝  

生活愉快

2019年8月24日

香港電台第一台

24/08/2019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2)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第五屆傳媒轉型大獎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