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香港家書

簡介

GIST

主持人:張鳳萍

《香港家書》
星期六 09:00-09:20 a.m.

編導:陳顥之、張鳳萍
監製:林嘉瑜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最新

LATEST
16/11/2019

選舉管理委員會主席馮驊——全港須同心協力維護香港良好選舉文化

*標題由編輯所加

 

親愛的四叔:

 

  冬季臨近,天氣日漸轉冷,請您保重身體,多穿衣服。四年一度的區議會一般選舉即將舉行,選舉管理委員會(選管會)是法定的獨立、公正和非政治性組織,負責安排及監督公共選舉。作為選管會主席,我正忙於籌備選舉工作。

 

  下星期日(十一月二十四日)便是區議會選舉投票日這個大日子。是次選舉有超過413萬名登記選民,當中包括約39萬名新登記選民,而候選人就有1 090名。從數字看來,相信大家都十分重視這次區議會選舉,而我亦跟所有選民一樣,希望能夠行使公民權利,投票選出代表自己的區議員。我們正全力以赴,力求整個選舉可以順利進行。

 

  今次選舉全港各區共設超過610個投票站,接近20 000名工作人員,可見人力、物力、資源、規模之大。除了工作人員努力籌備之外,最重要的是全港市民必須同心協力,維護香港一貫的良好選舉文化,令選舉得以和平、公平、公開、有秩序地進行。

 

  您雖然身處外地,我相信您亦必定留意到,香港社會近數個月以來示威衝突不斷,暴力事件接連發生,有公眾人物和市民受襲、議員辦事處被毀壞等,情況着實令人十分擔憂。

 

  選管會絕不想見到選舉過程中出現任何威嚇或暴力的情況,亦相信絕大部份香港市民均希望社會能夠盡快回復理性。我衷心希望大家保持克制,香港是法治社會,市民應以合法、合情、合理的方式處理爭議,不應訴諸暴力。

 

  選管會定必一如既往,竭盡所能,致力確保選舉在公開、公平和誠實的情況下進行。我們正密切監察,並為可能會出現的突發情況制定應變方案,所有工作人員亦會提高警覺。此外,我們亦會與政府部門保持聯繫。不過,我必須強調,選舉是屬於市民大眾的,大家應該保持理性和冷靜,不要讓暴力破壞選舉進行,全港選民的投票權絕不應受到暴力或任何不當行為所干擾。

 

在投票日,有很多盡忠職守的同事在票站工作,為選民服務。希望市民大眾能夠將心比己,支持他們的服務、維護他們的安全。要知道選舉是否能順利進行,我們必須顧及前往票站投票的選民和票站工作人員的安全。

 

  社會上有不同的意見是正常不過的,大家應該互相尊重。選舉正是運用手中一票,以和平的方式去表達意見,而這亦是法治社會的理性行爲。大家應該好好珍惜和利用選舉這個重要的平台。

 

投票日越來越近,候選人及他們的支持者亦加緊進行選舉工程。我們已多次公開呼籲全港市民包容不同政見人士的選舉活動,停止一切暴力或威嚇行爲。

 

選管會亦注意到社會上出現一些針對候選人選舉活動的事件,可能會令人質疑選舉出現不公平的情況。我想指出,按照法例訂明機制,如有關選區的候選人或選民認為選舉受到舞弊或非法行爲所影響,或選舉有關鍵性欠妥之處,可以在選舉後透過現行機制,提出選舉呈請質疑選舉結果,由法庭作出裁決,法庭有權宣告當選人並非妥爲選出。

 

我希望已登記選民盡公民責任,在下星期日踴躍投票,選出代表自己的區議員。我們會提醒選民,投票當日帶備身份證正本,以及看清楚投票通知卡上列明的投票站位置,因為選民只能夠在獲編配的票站投票。

 

今次區議會選舉遇到前所未有的挑戰,選管會非常多謝所有參與籌備和安排選舉的工作人員。我衷心希望選民可在安全、和平、不受威脅的情況下投票,讓區議會選舉能夠順利進行。

 

說到這裏,是時候跟您說再見。希望你能越洋為我們重要的選舉送上祝福。待選舉順利進行後,我再跟你詳談。

 

祝您身體健康!

  

侄兒     

馮驊

二○一九年十一月十六日

16/11/2019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重溫

CATCHUP
09 - 11
2019
香港電台第一台
X

GLOs創辦人、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客席副教授沈旭暉——香港人身份認同何來?

主持人:張鳳萍

各位香港朋友:

相信於過去幾個月,大家一同經歷各種高低起伏。我們有哪些最大得著?我們又正在爭取一個怎樣的香港呢?

我記得我小時候的香港,可能就是最黃金的香港,英國殖民管治高壓的一面開始遠去,自由民主的概念開始落地生根,中國模式尚未出現,但六四集會、華東水災集會可以同步進行,當時大家不會深究身份認同的問題。正如鄧小平所言,是「馬馬虎虎」的愛國者。

當時的香港經濟位居世界前列,軟實力無以復加,我於美國和英國讀書時都是以強烈的香港身份認同為榮。香港當時的成功之道可歸於簡單的哲學—水至清則無魚,這學問於回歸後有被掌握好嗎?

究竟是否回歸後,所有東西都是剎那間改變?究竟是否正如政府或者北京的朋友所言,一切都是外國勢力、地產霸權、通識教育或是沒有國民教育所導致呢?

回看十年前的2008年北京奧運、10年的上海世博,清明上河圖來港展覽時萬人空巷的場景。那些時日,香港人對中國的身份認同是過半數的,年青人還未有港獨訴求,一切似乎都「形勢大好」。這不是北京眼中最期望的事實嗎?為何十年間一切都改變了?

《經濟學人》較早前的民調中,居然只有百分之三的三十歲以下年青人,認同自己是中國人。如果你認為香港沒有國民教育導致缺乏身份認同,那為何官員們的子女會拋棄香港的教育而到海外讀書、甚或移民?那麼,到底過去的十五年發生了何事令香港人感不快呢?是否因為打破了「水至清則無魚」的哲學呢?

香港正在發生的事相信令不少人憂心,但是否單靠三萬警察便足以止暴制亂呢?如果一個社會令一代人兩代人三代人都失去信心,就算社會表面上一切正常,似北韓般生活又是否開心呢?

近月來,我們特別擔心的,除了社會的動盪不安外,亦見到過去幾十年凝聚的社會共識、核心價值被慢慢破壞。無論政府還是親北京的媒體,批評的對象,由本來所謂的反對派,變成了批評教育制度、校董會、醫管局包庇武力,慢慢到國泰航空、匯豐、法官醫生律師專業人士或者媒體,包括香港電台,似乎全部皆是犯錯的對象,只有撐警才是政治正確的行為,這樣又是否真正意義上的「攬炒」?

其實香港本來就處於漩渦、國際關係的灰色地帶中,我們從小便相信溝通的價值,亦相信社會本來有和而不同的價值觀,但不代表香港人沒有底線或原則。而這種原則也見於以前不少的建制派身上,例如前特首曾蔭權也曾於香港家書講過「一個國家兩種制度、兩種生活方式、兩種貨幣、兩套法律,甚至是兩套價值觀」,明顯地,香港和內地有不同價值觀,否則也不需一國兩制。又正如曾蔭權說,「深深明白到香港要持續發展,香港人要生活得愉快,要貢獻國家,更要保持香港的獨特性」,但未來還有這種獨特性嗎?

政壇前輩李鵬飛也講過,「特首這份工作,當然是面對兩個不同的老闆,但當一國兩制有衝突時,自然應該站在香港人的一邊。」但現在的上位者有這個意識嗎?

我一直覺得2012年是香港乃至世界的分水嶺,「全面管治權」這套新管治哲學從此出現,以前我們眼中可以自行處理的問題,剎那間都會被上綱上線演繹,動輒便被演繹成國家利益、國家矛盾、國家主權、國家統一、國家團結。當然,這些問題很重要,但是否一舉一動一呼一吸都需被上綱上線呢?自從2012年出現的結構性改變後,香港人情緒明顯地愈來愈低落,社會矛盾愈加尖銳,對立也代替溝通成為新香港常態。自始,身份認同問題也好,捍衛核心價值問題也好,漸漸由次要矛盾變成主要矛盾。特區政府是否明白,這些才是深層次矛盾,我們所關注,而非有沒有樓。

身邊不少朋友本來也是較務實的,不問世事或是專心養妻活兒,但突然間有一種覺醒,香港下一代會否還有核心價值?還有真香港人嗎?曾幾何時,街上沒太多金舖,香港人可以互相於小店開玩笑,充滿人情味。甚至facebook不久前還能暢所欲言,無需改名;當你捍衛香港核心價值時,無需上綱上線,無需擔心因而失業;過關深圳時無需被查手機,無需因香港身份於內地媒體承受批鬥。當時兩地有一度相對健康的防火牆,互相尊重,非今時今日般,每個環境每個家庭都有一種群眾鬥群眾的局面。

今日台上官員、上位者不少都是老相識,也有私人交情,也曾十分尊重。不論是香港之子還是香港之母,大家都是香港人,為何剎那間似乎都失去香港人的智慧和價值觀呢?新一份施政報告,似乎又把問題根源指向房屋問題,但是否這麼簡單?人生存在於世,只追求安居樂業,其他價值觀都不存在?如果只是這樣,北韓是最快樂的地方嗎?否則,為何有些事情會被輕輕放下,是否缺了解決問題,甚至指出問題的勇氣呢?

我們好希望,屬於香港人的問題,可以用香港人傳統的智慧及方式,真正解決深層次矛盾。

香港人,努力加油。

沈旭暉

2019年10月19日

香港電台第一台

19/10/2019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第五屆傳媒轉型大獎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