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香港家書

簡介

GIST

主持人:張鳳萍

《香港家書》
星期六 09:00-09:20 a.m.

編導:陳顥之、張鳳萍
監製:林嘉瑜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最新

LATEST
15/08/2020

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精神醫學系系主任陳友凱教授——保護精神健康 才能從容面對改變

*標題由編輯所加

親愛的 Sam:

早前英國因為疫情而封城,你的隔離生活過得如何?還記得去年到劍橋探望你,我們在三一學院(Trinity College)附近午餐,之後還在教堂後的舊書店閒逛。現在回想,這一段美好回憶,好像已是數年前的事。自去年夏天,香港發生了一連串社會事件,衝突不斷升級,社會撕裂所帶來的傷害,甚至比新聞所見的汽油彈和催淚彈來得嚴重。

經過多個月的衝突,隨即又遇上新冠肺炎疫情,Sam,相信你對十七年前的「沙士」(SARS)也有印象。疫情再臨,香港人對「沙士」的傷痛記憶再次被勾起。我們最初以為疫情會好像「沙士」般,在兩三個月內結束,但病毒很快傳遍世界,香港也爆發第二和第三波疫情。

Sam,還記得數個月前,你問我,香港所發生的事情會怎樣影響大眾的精神健康。我當時告訴你,就像其他災難一樣,我們可以等到事件結束後再做評估。但之後發現,社會事件和疫情都不是單一事件,社會正面臨前所未有的精神創傷。不幸的是,這兩件事情仍未見終點,也很難預測將來的發展。

我最擔心的是,社會事件令部分市民對政府及公營服務的信心打折扣,有些受精神困擾的市民因為擔心個人資料外洩而不敢求助,令我們不能及時為他們治療。

有見及此,我們推出了一套精神健康自助工具「心之流」,令市民可匿名評估自己的精神狀況,了解有甚麼因素正影響他們的情緒。在過去幾個月,超過 11000 人使用了「心之流」。受訪者出現抑鬱症狀或創傷後壓力症狀的比率較高,尤其令人擔憂的是,當中不少人的抑鬱症狀與創傷後壓力症狀同時出現,並互相影響,使病情更加嚴重。

Sam,你曾經問我,香港是否多了人患有抑鬱症和創傷後壓力症,我覺得我們要分辨症狀,到底是當下的壓力反應,還是疾病狀況。以橡筋來做比喻:當有外在壓力拉扯橡筋,橡筋形狀會改變,好像我們的大腦情緒變得繃緊,出現例如睡眠和食慾不振的症狀。但當外在壓力放鬆後,橡筋就會回復本身的形狀,我們可以將這種情況稱為「壓力反應」。但是,如果持續拉扯橡筋,慢慢變鬆,橡筋就會變鬆,亦無法恢復其本身的形態。這種情況,我們便會視之為疾病了。

在當前的社會中,外來壓力無處不在,我們不多機會離開壓力來源,令我們難以知道壓力離開後,症狀能否緩解。所以在「心之流」中,我們也有教大家用一個簡單的壓力測試。問問大家有否曾短暫地離開會影響情緒的事情,即使只有半天也可以,然後留意自己的壓力症狀有否得到舒緩。透過這個方法,我們發現,有稍為多於一半的受訪者是處於「壓力反應」的狀態,而其他人就可能是處於較固定的「疾病」狀態。

我們要謹記,許多外來壓力我們都無法控制,如果出現「壓力反應」的症狀,就要尋找方法,投入自己控制得到的事情,盡力保護自己。如果長期處於「無助」狀態,大腦就會以「節能模式」操作,變得緩慢、疲倦、沒有動力和消極,這些就是抑鬱症症狀。相反,如果讓大腦投入一些可控制的事情上,例如嗜好、學習,就可以幫助減輕、消除無力感,以較好狀態應對未來。

這並不是一種逃避。我最近讀了一本由十八世紀德國詩人 席勒(Frederick Schiller) 所寫的書,他身處法國大革命年代,人們雖然戰勝了封建制度,但不能克服自身的內在人性的弱點,造成災難性的混亂。席勒提出,人類不僅要獲得制度上的自由,還要擁有內在不受人性弱點束縛的自由,要建立這種心靈上的自由,我們必須有超越個人的更高的理想,才能得到足夠的力量去克服外在或內在的束縛,充分發揮我們所賦有的潛能。

另一方面,當一個人想求助時,他需要面對社會對精神病的負面標籤。很多人仍然會擔心被歧視而不敢求醫。當大部分人都不願意說出自己的困擾時,我們很可能會認為別人都過得很好,只有自己正經歷情緒困擾。但事實上,可能大部分其他人也有類似的經歷,只是大家也不宣之於口。

我覺得大家無須把精神困擾看得太負面,特別是當大部分人或多或少都出現精神困擾時,這種情況和自然災害所引致的損傷很相似。當災難發生時,無論你身體有多強壯,你也會受到傷害。所以,如果我們將精神困擾視為一種「損傷」,或者可以減少無力感和羞恥感。

在這一段或者還會持續下去的艱難日子,我希望大家都能夠互相關心,當面對分歧時,展現多一點關愛和理解,而非批評或質疑。

Sam,我不知道你何時才可以回來探望我們。我希望屆時香港社會已經可以逐步離開黑暗,回到你上次回來的樣子。請保重。

 

伯伯

友凱

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五日

15/08/2020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重溫

CATCHUP
06 - 08
2020
香港電台第一台
X

GLOs創辦人、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客席副教授沈旭暉——香港人身份認同何來?

主持人:張鳳萍

各位香港朋友:

相信於過去幾個月,大家一同經歷各種高低起伏。我們有哪些最大得著?我們又正在爭取一個怎樣的香港呢?

我記得我小時候的香港,可能就是最黃金的香港,英國殖民管治高壓的一面開始遠去,自由民主的概念開始落地生根,中國模式尚未出現,但六四集會、華東水災集會可以同步進行,當時大家不會深究身份認同的問題。正如鄧小平所言,是「馬馬虎虎」的愛國者。

當時的香港經濟位居世界前列,軟實力無以復加,我於美國和英國讀書時都是以強烈的香港身份認同為榮。香港當時的成功之道可歸於簡單的哲學—水至清則無魚,這學問於回歸後有被掌握好嗎?

究竟是否回歸後,所有東西都是剎那間改變?究竟是否正如政府或者北京的朋友所言,一切都是外國勢力、地產霸權、通識教育或是沒有國民教育所導致呢?

回看十年前的2008年北京奧運、10年的上海世博,清明上河圖來港展覽時萬人空巷的場景。那些時日,香港人對中國的身份認同是過半數的,年青人還未有港獨訴求,一切似乎都「形勢大好」。這不是北京眼中最期望的事實嗎?為何十年間一切都改變了?

《經濟學人》較早前的民調中,居然只有百分之三的三十歲以下年青人,認同自己是中國人。如果你認為香港沒有國民教育導致缺乏身份認同,那為何官員們的子女會拋棄香港的教育而到海外讀書、甚或移民?那麼,到底過去的十五年發生了何事令香港人感不快呢?是否因為打破了「水至清則無魚」的哲學呢?

香港正在發生的事相信令不少人憂心,但是否單靠三萬警察便足以止暴制亂呢?如果一個社會令一代人兩代人三代人都失去信心,就算社會表面上一切正常,似北韓般生活又是否開心呢?

近月來,我們特別擔心的,除了社會的動盪不安外,亦見到過去幾十年凝聚的社會共識、核心價值被慢慢破壞。無論政府還是親北京的媒體,批評的對象,由本來所謂的反對派,變成了批評教育制度、校董會、醫管局包庇武力,慢慢到國泰航空、匯豐、法官醫生律師專業人士或者媒體,包括香港電台,似乎全部皆是犯錯的對象,只有撐警才是政治正確的行為,這樣又是否真正意義上的「攬炒」?

其實香港本來就處於漩渦、國際關係的灰色地帶中,我們從小便相信溝通的價值,亦相信社會本來有和而不同的價值觀,但不代表香港人沒有底線或原則。而這種原則也見於以前不少的建制派身上,例如前特首曾蔭權也曾於香港家書講過「一個國家兩種制度、兩種生活方式、兩種貨幣、兩套法律,甚至是兩套價值觀」,明顯地,香港和內地有不同價值觀,否則也不需一國兩制。又正如曾蔭權說,「深深明白到香港要持續發展,香港人要生活得愉快,要貢獻國家,更要保持香港的獨特性」,但未來還有這種獨特性嗎?

政壇前輩李鵬飛也講過,「特首這份工作,當然是面對兩個不同的老闆,但當一國兩制有衝突時,自然應該站在香港人的一邊。」但現在的上位者有這個意識嗎?

我一直覺得2012年是香港乃至世界的分水嶺,「全面管治權」這套新管治哲學從此出現,以前我們眼中可以自行處理的問題,剎那間都會被上綱上線演繹,動輒便被演繹成國家利益、國家矛盾、國家主權、國家統一、國家團結。當然,這些問題很重要,但是否一舉一動一呼一吸都需被上綱上線呢?自從2012年出現的結構性改變後,香港人情緒明顯地愈來愈低落,社會矛盾愈加尖銳,對立也代替溝通成為新香港常態。自始,身份認同問題也好,捍衛核心價值問題也好,漸漸由次要矛盾變成主要矛盾。特區政府是否明白,這些才是深層次矛盾,我們所關注,而非有沒有樓。

身邊不少朋友本來也是較務實的,不問世事或是專心養妻活兒,但突然間有一種覺醒,香港下一代會否還有核心價值?還有真香港人嗎?曾幾何時,街上沒太多金舖,香港人可以互相於小店開玩笑,充滿人情味。甚至facebook不久前還能暢所欲言,無需改名;當你捍衛香港核心價值時,無需上綱上線,無需擔心因而失業;過關深圳時無需被查手機,無需因香港身份於內地媒體承受批鬥。當時兩地有一度相對健康的防火牆,互相尊重,非今時今日般,每個環境每個家庭都有一種群眾鬥群眾的局面。

今日台上官員、上位者不少都是老相識,也有私人交情,也曾十分尊重。不論是香港之子還是香港之母,大家都是香港人,為何剎那間似乎都失去香港人的智慧和價值觀呢?新一份施政報告,似乎又把問題根源指向房屋問題,但是否這麼簡單?人生存在於世,只追求安居樂業,其他價值觀都不存在?如果只是這樣,北韓是最快樂的地方嗎?否則,為何有些事情會被輕輕放下,是否缺了解決問題,甚至指出問題的勇氣呢?

我們好希望,屬於香港人的問題,可以用香港人傳統的智慧及方式,真正解決深層次矛盾。

香港人,努力加油。

沈旭暉

2019年10月19日

香港電台第一台

19/10/2019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第五屆傳媒轉型大獎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