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香港家書

簡介

GIST

《香港家書》
星期六 09:00-09:20 a.m.

編導:陳顥之、張鳳萍
監製:林嘉瑜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最新

LATEST
30/05/2020

香港大律師公會副主席葉巧琦——港區國安法或挑戰香港法治

*標題由編輯所加

 老朋友:

 多年不見,生活可好?

 

「港區國安法」的具體條文還未公佈,但是我身邊的朋友只有兩種反應:覺得憂慮和疑惑。疑惑的朋友,會對全國人大決定的文本提出一系列疑問:

 

首先,既然《基本法》第23條規定香港應該「自行立法」禁止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等行為,為何人大選擇繞過第23條而引用第18條,直接為香港立法呢?又為何採取「在當地公布實施」這種非常手段而不是正常的本地立法程序呢?

 

另一個關注是,《基本法》附件三是關於在香港實施的「全國性法律」,可是「港區國安法」僅僅適用於香港這一地區又算不算是「全國性法律」呢?

 

還有本港法院的角色。本港法院可否根據《基本法》第158條的權力,對透過第18條和附件三公佈在本港實施的全國性法律作出解釋?如是,可能會違反第19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對國防、外交等國家行為無管轄權」這一規定。即使本港法院可對港區國安法進行解釋,會否因人大常委不同意或不符其意願而引致釋法?「決定」第三條亦指行政、立法、司法機關「應當依據有關法律規定有效防範、制止和懲治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和活動」,這會否暗示司法機關要「配合」行政機關,亦是另一個疑問。

 

另外,「決定」第四條提出中央機關將「根據需要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設立機構」,那會是個什麼機構、會否有執法權力呢?它會否受本地法律約束、有無可能違反《基本法》第22條呢?

 

有意見認為,外籍法官不應審理同國安法相關的案件。這令人大惑不解。法官判案,都是按照事實及法律,跟國藉無關。香港終審法院有15名非常任法官來自其他普通法管轄區,如果這些外藉法官不能審理國安法案件,會否對香港賴以成功的司法獨立造成極大的破壞呢?

 

再者,《基本法》第39條保障《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在香港實施,但「決定」没有提及港區國安法將如何符合公約。例如公約第15條保障刑事罪行没有追溯力,但人大常委制定的國安法會否凌駕第15條,從而利用國安法秋後算帳呢?近日亦有人指出,即使是公約下的權利,亦受制於「國家安全」這一考慮。可是,我們不要忘記,終審法院在多宗案例說明,任何侵犯個人權利的措施必須符合「相稱性」驗證標準(proportionality test)—— 即該措施必須追求一個合法目的、必須和該目的有合理關連、不得超越為達到該目的所需的程度,而且最終該措施的社會利益與被侵犯的個人權利必須取得合理平衡。

 

老朋友,我一口氣講了太多疑問,其實還未點題,近日有朋友正考慮要移民,是因為大家都知道香港可能變天。港區國安法將急速通過,即使激烈的辯論一番後,最終人大還是可以利用「釋法」這尚方寶劍。須知國內政治凌駕法律,法律只是配合行政的工具,而且眾所周知,國內對「國家安全」的問題採取十分寛鬆及廣泛的定義,可涉及經濟、網絡、甚至學校、學術團體、宗教等等。

 

我兒子及他最親厚的人熱衷時事及政治科學研究,我丈夫是一個專責刑事的律師,他常常義助有需要人士打官司。在現在香港的司法制度下,我摯愛的家人,還可以在相對低的風險下,爭取人權自由,但我都會憂慮,在港區國安法通過後,我至愛的家人,特別是我丈夫,會不會像國內的維權律師王全璋律師一樣,坐幾年牢後,還要受監視,同家人分開,幾經爭取才可回家。我和丈夫有幸在健全法治制度下的香港成長,我們受法治同公平制度的保障,得以自由、自主發展,亦以這理念教導我們下一代。年青的一代原本相信這法治制度可以保障他們的人權自由,現在他們親眼目睹港區國安法可能會無情地挑戰他們曾十分尊重的法治,甚至懷疑能否繼續保衛最基本的人權,更甚是可能要告別他們成長的家園,香港的下一代何去何從呢?

 

老朋友,我們很久沒見面,聽說你現在是移民顧問,下星期有空一聚嗎?

 

Anita

2020年5月30日

30/05/2020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重溫

CATCHUP
03 - 05
2020
香港電台第一台
X

港大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栢良——預防新型病毒 香港人有責

*標題由編輯所加
香港人:
2019年香港人展示出無比的團結力量,但一踏入新的一年,就先有武漢新型冠狀病毒殺到。源頭嚟自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短時間內飆升到幾十宗肺炎個案,當中有部分更屬於嚴重個案。到現時為止,相關的流行病學公布的資料仍然好少,官方亦未公布病毒基因圖譜。
我相信新型冠狀病毒,比較大機會由街市出售的活野味傳人,而所發售的活野味源頭來自哪兒呢?追不追查得到呢?大家勿以為「唔喺嗰度出現就無事」,因為這些染病的野味有機會經供應鏈傳到去其他地方,將病毒再傳播開去。

武漢新型冠狀病毒,是沙士的「親戚」。03年沙士為香港人帶來的悲痛教訓,相信不少人都記憶猶新。當年面對沙士來勢洶洶,香港市民人人都BE WATER,出街人人戴口罩、用鎖匙按升降機、升降機按鈕上貼了一層膠膜,每小時有專人清潔,當然還有……洗手!洗手!洗手! 
當年沙士爆發的地區當中,香港的疫情可以說得上是最嚴重。因為香港人多、無論街上、商場,到處也是人,就連醫院都「逼爆」。這種擠逼環境,造就超級傳播的出現。像當年香港沙士源頭就是來自京華國際酒店,內地的劉劍倫教授,只是在酒店住了一晚,就將病毒傳給16個人。之後其中一個人,入住威爾斯醫院8A內科病房,再觸發另一場爆發,足足令到138人受感染,可以想像超級傳播的威力!

另一個發生超級傳播的地點,就是淘大花園E座,因為屋苑的U形去水渠,乾涸,令去水渠內的飛沫,被抽氣扇抽回浴室,形成一輪的連環傳播,淘大花園一共出現321宗沙士個案。
香港人,還有兩個星期就到農曆新年,我們準備過年的時候,武漢的新型冠狀病毒,亦可能正蓄勢待發,隨時準備上機或登上高速鐵路,來香港同大家過年。大家要知道,病毒是不會等人。我們不可以等到它來臨才出招,要預先做好預防措施,與想好應變計劃。

我希望大家記住以下三個重點,缺一不可:第一,盡做!第二,講真話!第三,防止超級傳播。
所謂「盡做」,是指邊境檢疫措施,無論航空、陸路或水路,政府要確保每一位由武漢抵港的旅客,都通過體溫檢測。如果再有新增個案,就應該要求旅客填寫健康申報表,總之,可以做得幾盡就要做到幾盡。

第二,講真話!要記住,大家有不舒服去看醫生,千萬不要隱瞞病史或外遊紀錄。因為醫院是篩查受感染病人最重要的一道防線,可以及時將懷疑個案隔離,以阻止超級傳播。如果大家講大話,隱瞞自己去哪、或者曾經發燒等等,就會令醫護人員警覺性降低,工作事倍功半。

第三,阻止超級傳播,守護社區的環境衛生,人人有責。公立同私家醫院、港鐵、大型商場同領展旗下商場、酒樓、連鎖店,應該保持廁所衛生,勤清潔、提供廁板消毒液,電梯掣同電梯扶手都要定時搵人抹乾淨。我建議佢地可以考慮提供熱線,讓市民透過即時通訊軟件,反映廁所衛生問題。市民用廁所時都要記住,不好喺廁所吐痰、沖廁要蓋上廁板,去完廁所洗手。當然仲有不舒服要戴口罩,打乞嚏時用紙巾遮住口鼻。如果大家屋企是用U形去水渠,就要經常倒啲水入去,保持儲水不會乾。

 

最後,我想祝各位香港人身體健康、新年平安,香港人加油! 

 

何栢良

2020年1月11日

香港電台第一台

11/01/2020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第五屆傳媒轉型大獎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