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香港家書

簡介

GIST

主持人:張鳳萍

《香港家書》
星期六 09:00-09:20 a.m.

編導:陳顥之、張鳳萍
監製:林嘉瑜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最新

LATEST
28/03/2020

理工大學常務及學務副校長衛炳江——香港具備發展科技產業的優厚條件

*標題由編輯所加

展同:

世界正面對新型冠狀病毒的大流行,英國近一兩個星期新增了很多確診個案,連查理斯王子也確診,你一個人在英國一切要小心。其實早在1918年,地球上也發生過西班牙型流感大流行。當時疫情造成全世界5億人感染,估計死亡人數有1700萬到5000萬。一百多年後的今天,科技已經大大進步。全球的科學家都正在努力硏究這個新型冠狀病毒,硏發疫苗,和快速測試藥劑 ,幫助人類對抗病毒,減低疫情。而不少科硏工作,都是在各大學裡進行。

就像我工作的香港理工大學,我們的科研團隊包括教授,技術人員、測試員都盡力對抗疫情。當醫管局醫療用面罩出現短缺,理大的團隊於六天內用3D列印技術設計了一個新的醫療用面罩。之後更聯絡廠商在香港大量生產,解決了醫療用面罩供應的問題。

另外,理大一直有在應對大型流行病進行研究,理大的教授與香港大學的醫學專家,經過長達5年的合作,硏發出一個全球首創,可於一小時內同時測試出30多種呼吸道疾病的快速診斷系統。這個系統已經準備大量生產,希望在短時間內可以加入抗疫前線。

科研的確可以改變世界,幫助我們戰勝疾病。但是研究本身是一條艱辛而漫長的道路,有時候真可謂十年磨一劍。研發過程上,我們經常遇到不同挑戰及困難。除了研究項目本身的複雜程度和困難,我們亦會遇到一些外在條件的限制,例如研發資金和科研人才不足。眾所周知,香港過去在研發方面的投入不多,只佔全港生產總值的百分之0.8,遠低於鄰近地區和國家的百分之2至4。 香港的研究經費主要來自政府,而來自商業企業資金向來不多。在人才方面,有限的大學教學職位,加上沒有大型科學項目,導致博士畢業生缺乏出路、就業前境,所以很少香港本地年輕人願意投身科研工作。

不過,我們已經見到曙光,香港政府近年越來越重視科研,答允將會在五年內將研發投入,增加到生產總值 的百分之1.5。加上中國內地向香港學術界開放了大型中國國家項目,而且香港政府也推行了不少鼓勵私人企業科研投資的政策,例如配對資金,稅務優惠等,這些政策有助於香港科研發展和人才培養。

研究工作固然艱辛,但要將科研的成果轉化為實際應用,是另條一條漫長和荊棘滿途的路。很多初期前景無限的高新技術,都經不起市場的嚴苛考驗,鎩羽而歸。但是香港有著優厚的條件成為一個科技產業的創新和創業中心。將大學的研究成果轉化成為做福人類的產品或者應用,香港擁有許多世界一流的大學,在科研上有優勢。高科技產業的特色是三高,高投資,高風險,高回報。香港是全球三大全球金融中心之一,資金籌集不是個問題。要有高回報,當然要有市場,在全球化,加上中國十四億人口的龐大的市場,市場也不是問題。加上內地的強大工業製造能力,香港要成為地區甚至世界的科研中心,可謂萬事俱備。但各個因素互動,而且環環相扣。要成功在香港建立一個穩定,可持續的創新創業的生態系統,並非一朝一夕的事。政府,業界,和大學各方仍須努力。

今次的疫情,暴露了現今世界的公共衛生、防疫、治療等各個環節上的弱點。提供了大量的科研問題和創新創業的機遇。例如發展可多次使用的醫療防護裝備、公共空間的消毒防菌防病毒方法、一種能夠免疫於一整個病毒家族的疫苗、可以在短至幾分鐘之內便能夠準確化驗出患者呼吸道疾病原因的檢測系統、或者能夠在短時間內開發疫苗和治療藥物的方法。可以開發的各種新的防疫抗疫方法,真是多不勝數。

其實,新型冠狀病毒的爆發,只是人類與微生物鬥爭的悠久歷史中的一場戰役。氣候變化會帶來更多流行疾病的威脅,因為只要平均溫度有攝氏一兩度的變化,就會破壞自然界中微妙的生物平衡。現在該是人類將更多的精力和資源投入到捍衛公共健康的時候了!

展同,每一個困難背後都隱藏著更大的機遇。所以我們要樂觀,努力學習和工作,相信明天一定會更好。最後,小心保重身體!想一想你喜歡做的事,然後努力向著這個目標進發。年輕的你,前途無限!

最後記得保重身體。

爸爸

2020年3月28日

28/03/2020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重溫

CATCHUP
01 - 03
2020
香港電台第一台
X

病人政策連線主席、沙士互助會會長林志釉—香港會重蹈沙士覆轍嗎?

主持人:張鳳萍

*標題由編輯所加

香港人,你好!

日期,2013年6月1日。時間,下午某時。地點,浩園。那一刻,我第一次和鄭夏恩醫生對望。心情,沉重。10年,10年前的同一天,她離開了這個世界。那時候,她30歲。她生前主動請纓加入抗炎行列,只是還未成行,便因照顧隱形病人而染病殉職。她出殯的一天,剛好是世界衛生組織把香港從疫區名單剔除。在生命和死亡之間,鄭醫生選擇了愛。

沙士和武漢肺炎可怕之處,不單在於病毒無色無味無臭,殺人於無形。更甚之處,是兩者背後都有隱瞞疫情的嫌疑,令香港白白錯失防疫的寶貴時機。2002年11月,沙士開始在廣東省爆發。2003年2月,傳媒報道社區有零星肺炎,香港政府在得不到廣東省衛生廳回覆後,再向北京查詢,第二天,廣東省回應說已經處理和控制好有關疫情。十天後,中山大學一名教授來港,入住京華酒店,成為超級傳播者。又十天後,他在廣華醫院病逝。接下來的四個月,香港籠罩着恐怖和哀殤的氣氛,死傷枕藉。

2019年12月,武漢市接連出現肺炎個案,奇怪的是,當國外開始發現有武漢肺炎的個案,中國除湖北省外,其他省市都沒有相同的報道。直至2020年1月20日,國家主席習近平作出指示,要求各地對武漢肺炎加強病例監測。中央政法委甚至直指誰隱瞞誰就是千古罪人。自此,各地疫情的數據「忽然」出現,並持續上升。

在2003年4月15日,我因發燒和咳嗽到聯合醫院看病,經過兩天的住院觀察,病情沒有改善,兼且肺片有花,被醫生確診患上沙士,並轉送至伊利沙伯醫院接受近三星期的隔離治療。同年10月,由特首董建華成立的獨立調查委員會作出報告,標題是「汲取經驗  防患未然」。

17年後的今日,香港政府有沒有汲取當年血的教訓,做好防患未然的工作?「防患未然」的意思就是,在災患還未到來之前,便已經做好準備功夫令災患不會到來,又或者到來的時候,災患盡在掌握之中。

武漢肺炎由大陸訪客和歸港人士帶入境是不爭議的事實,而香港境內,人傳人的個案再現、死亡個案浮現,劇情跟2003年沙士如出一轍。社區疫情大爆發,醫護人員相繼染病,甚至死亡,又是否下集預告呢?

提起醫護人員,當然要講一下他們提出的罷工訴求。作為病人權益倡導者,我當然不願意見到有任何行動,令病人看病取藥受到影響。多年以來,眼見公共醫療開支未能跟隨因每天輸入150名內地人而造成的人口增加,以致服務一直滯後,輪候時間由以星期計,到以年計,我感到十分無奈。政府往往以人口老化作藉口,掩飾她未能夠令醫療服務與時並進的失職。

醫療人員罷工是否值得支持?情況就如某人家中因為洩漏煤氣而發生火警,消防員到來的時候,要求屋主完全關掉煤氣制才會進入火場救火,但屋主卻只同意關一半煤氣,並指責消防員貪生怕死。

政府對疫情處理後知後覺,不斷錯過了遏止疫情的寶貴時機。市民要求武漢來港的旅客填寫健康申報表,官員話會令訪客不方便,還會加大傳播病毒的風險。市民要求暫時停止內地訪客來港,官員指會構成歧視。市民擔心病毒由訪港旅客帶進香港,官員認為體溫探測可有效偵查帶菌者。 開記招為何不帶口罩,專家說帶了口罩不便說話,長官甚至不准別人戴口罩,戴了都要除。再由半封關,到現在政府落實從國內到港訪客必須進行隔離,但又不知道可以在什麼地方隔離數以千計的訪客。做事拖泥帶水,根本稱不上防患未然。到底有多少人帶病毒入境,他們可以在社區感染多少本地人士,難以想像。 

17年前沙士一役令香港團結,那段美好的日子,香港人無分你我,克盡己份,齊上齊落,一齊笑,一齊哭。今天,是誰令香港分裂,令香港榮光不再? 

鄭夏恩醫生當年若果沒有殉職,她應該已經組織了一個家庭,她的孩子也應該慢慢長大了。我相信,面對今天的疫情,她也會選擇再次被上白袍,戴上口罩,走上戰場,和香港人一起作戰。 

我希望,香港的領導人也應該以民為本,站在市民的一邊,關心市民每天面對的困境,帶領市民走出恐懼。 

面對疫情,全港市民彷彿進入作戰狀態。四出搜羅口罩,米糧和日用品,目的就是要打持久戰。我相信,香港人憑着堅毅不屈的精神,必定會取得最終勝利,將疫症徹底打敗。 那一天,我們在陽光下,除低口罩,為勝利而互相擁抱。

作為香港人的你,在愛和恨之間,你會選擇什麼? 

2020年2月8日
林志釉

香港電台第一台

08/02/2020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第五屆傳媒轉型大獎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