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香港家書

簡介

GIST

主持人:陳顥之

《香港家書》
星期六 09:00-09:20 a.m.

編導:陳顥之、張鳳萍
監製:林嘉瑜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最新

LATEST
21/11/2020

測量師學會建築政策小組主席何鉅業——解決舊樓頑疾 釐清真正「責任人」

*標題由編輯所加

 

偉綸兄:

 

你好,許久不見,但願您別來無恙。

 

以往每年總有機會碰個面交流一下大家對香港樓宇問題的一些想法與觀點,可是在疫情下許多往常碰面的活動及敍會都取消了,說來也有點可惜。可是過去星期日晚在油麻地發生的一場不幸火災,激發起我的一些情緒與疑問:為什麼在香港這現代都市中還不斷發生這樣的悲劇,問題在那裏?縱然我倆未能見面交流,也想在這裏,表達一些心裏的想法。

 

香港縱然享有名列世界前列的經濟成就,我們卻不得不承認香港的舊樓安全及維修保養水平並不如經濟表現般,取得佳績。經過近二十年的推動,香港已經擁有非常嚴格及安全的新建樓宇設計及建造標準,可是,對於約兩萬幢超過三十年樓齡的年老大廈的安全改善及維修保養問題,似乎仍未能找到良方妙藥,治療那些樓宇頑疾,當中不少更是年愈半百的舊樓。它們一般在1960年代或之前建造,因建築規模及複雜性較低,當時的標準明顯較簡單及寛鬆,而這些樓宇的用途、內部構件或多或少都已經歷多次改動變化,甚至出現不同程度的違規改裝。近年社會非常關注的劏房問題亦集中出現在這些舊樓當中。十年前馬頭圍道塌樓事故,亦是樓宇老化與人為疏忽引致。過去十多年亦有多宗引至重大傷亡的火警意外在這類樓宇發生,當時也激發社會的一度熱切關注,改善提升安全水平之聲也甚囂塵上。

 

誠然,政府當局在過去十多年間,增努力修改法則,訂立提升樓宇消防安全水平的條例,強制檢驗樓宇及進行維修,以期改善這些已經百病叢生的舊樓的整體結構及消防安全、處理一些影響公眾安全以及樓宇衞生的問題等。屋宇署亦增加不少人手加強巡查,強制處理違規建築,並且加大檢控力度,期望可以逼令相關業主自覺處理這些涉及安全的舊樓問題。過去多年,政府也多次推出資助計劃,希望誘導業主承擔應有責任落實必要的改善工作。

 

可是,事與願違,這些城市難題始終老掉不去;不管社會關切聲音多大,法律要求多高,金錢援助多豐厚,到今為止,我仍然看不見問題可真正全面解決的可能性。

 

或許有人會覺得政府部門執法不力,既然已有法律規定及授權,為何不加快巡查,勒令業主即時跟進違規事項,縮短履行命令的時限,更甚者即時檢控,杜絕拖延,那不就可解決問題麼?平心而論,這只是片面的看法。現時全港超過三十年樓齡住宅或商住大廈有約二萬幢,涉及要改善消防水平的商住及住宅樓宇估計有一萬三千多幢,假如只把解決舊樓問題的責任全放在一班為數不過三數百人的公務員頭上,簡直異想天開,不切實際。況且舊樓安全及維修工作,猶如一個年長人士般,護理身體、健康保健是一個長期工作,不只做一次就足夠。所以,社會必須釐清誰是真正「責任人」。

 

享用樓宇的是業主、住戶,投資升值回報也盡在業主口袋中,所以業主明顯是最終責任人,這個我想是毋庸置疑。應負責的不負責,部分原因可能是經濟能力有限,亦可能是欠缺認知,或者是不懂如何處理這些工程技術問題。但是,我想「逃避責任」的心態才是問題的根源。找出方法逼使應負責任的人去承擔責任才是解決問題的出路。政府的財務及技術支援要繼續做好,以協助一些年長業主,但亦要集中打擊刻意避責的業主。同時,亦要轉變策略,多利用社區力量進行游說工作,促使業主認識責任與風險,而政府則集中支援工程技術,更有效運用資源,更快處理個案。當然,政府亦可牽頭引入一些集體工程設計與施工的招標模式,為一眾有心業主減省一點籌組工程的煩惱。

 

知易行難,在此只是拋磚引玉,把我一點粗疏想法與您分享,希望您能為香港的舊樓困境找到出路。待疫情過後,相約一聚。

 

祝      身體健康

 

何鉅業

2020年11月21日

21/11/2020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重溫

CATCHUP
09 - 11
2020
香港電台第一台
X

香港大學教育學院榮休教授程介明——狂風暴雨中繼續履行教師專業

主持人:陳顥之

*標題由編輯所加

 林校長:

 

很久沒有見面了。相信正在忙於復課吧。

 

幾個月的抗爭,矛頭逐漸明顯地指向北京。一直發展到講獨立,踐踏國旗。抗爭的訴求,信息越來越模糊;抗爭的行動,卻似乎是無止境的破壞。

 

我一直擔心,抗爭者把香港與內地當成是敵對的雙方,把沒有發生的,當成已經發生;把可能發生的,當成是一定發生。結果在自己腦子裡編織出一幅悲慘世界的圖象。我在世界各地,包括內地,參與不少教育界的活動。教師很少會有政治上的擔憂,都是相當放心地從事許多教育的改革與創新。

 

由此想到,不論有什麼政治立法,香港的教師的專業空間,應該不會受到窒礙,反而應該不斷擴大。從各國的抗疫,就可以看到,政治與專業,是兩個不同的空間,之間會有張力。我們從事教育的,不容易完全理解政治空間裡面的邏輯、文化與運作;從事政治的,一樣會不理解我們教育專業空間裡的邏輯、文化與運作。

 

不論什麼政治立場的人,都容易把教育看成是一部機器,產品不對,年輕人出現問題,就一定是機器出了錯。我們從事教育的,卻很明白,年輕人的成長,他們的價值觀的形成,有非常複雜的因素。不說別的,去年的社會風波,讓我們明白了網上虛擬社會的威力。

 

我絕對不是要為教育卸責。相反,我們教育有極為重要的責任。香港停課,已經近四個月,到目前為止,是全球最長的。這段期間,雖然沒有實體的課室,我們看到的是教學創新的大爆發。很多老師反映,學生其實更加主動了。

 

我們還看到老師之間、學校之間,毫無保留的互通信息、互相學習。

 

雖然不能面對面,我們看到的是師生之間的真情流露。不少老師,收到學生在網上的感謝、體恤與安慰。

 

有些老師說,在疫情之下,校內的同事,相處更加融洽了。我要特別向身兼家長的老師致敬。他們大概一天在做著兩天的事,難以想像!

 

我說這些,不是「擦鞋」,而是衷心地向老師致敬。

 

復課是下一個挑戰。復課,絕對不是「一切照舊」 那麼簡單。疫症期間,打開了不少新局面,許多創新的教學法、前所未有的學習材料、課程以外學習的機會、與學生交往的新途徑,等等。如何延續?如何發揚?

 

總的來說,停課,讓我們觀察到學生主動的一面,讓我們的教師的角色從「講課」,轉為學生學習的「設計師」。這種轉變,難能可貴。復課以後,如何保持和發揚?

 

還有,停課期間,大家都懷念學校生活。有老師說,平常我們習以為常、理所當然的學校生活,原來是那麼寶貴。是否可以重新作一點設計,讓學校生活的優點,充分發揮?

 

復課是新的挑戰,以香港老師的活力,完全可以創造一個新常態。這是我們教師的專業天職。

 

林校長,我想找時間向您請教:

社會劇變,那不是你我可以操縱掌握的,更大的衝擊與挑戰也許還在後面。作為教育工作者,我們如何在狂風暴雨之中,繼續履行我們的天職?

一、我們還會受到來自各個方面非專業性的因素,不由分說地進入教育。如何讓我們的老師不致捲入無關專業的漩渦?

二、正面來說,如何增強教師的專業自信心,如何在複雜的環境之下,能夠憑著專業良心,專心和安心從事教育下一代的工作?

 

數月前我說過:疫症之下,我們與醫務人員,都在為人類的生命而奮鬥。醫務人員,是挽救生命;教師,是給生命賦予意義。

祝您健康愉快!

程介明

2020年5月23日

香港電台第一台

23/05/2020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第五屆傳媒轉型大獎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