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香港家書

簡介

GIST

主持人:陳顥之

《香港家書》
星期六 09:00-09:20 a.m.

編導:陳顥之、張鳳萍
監製:林嘉瑜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最新

LATEST
27/06/2020

理大土木及環境工程學系講座教授潘智生——垃圾徵費倘重推應先行工商業廢物收費

*標題由編輯所加

三哥:

很久沒有寫信給你們,希望在新冠疫情中,你們都平安。

香港除了要處理新冠疫情外,最近有一件關於環保的事令我非常失望。就是由於時間不足,立法會決定在今個立法年度終止審議討論已經長達十五年的垃圾徵費條例草案。因為今年九月是立法會換屆選舉,所以草案的立法程序將需要在換屆後重新由零開始。

有些環保團體認為,雖然垃圾徵費「胎死腹中」,政府應在餘下任期,積極完善減廢配套,包括擴展「中央收膠」計劃,改善回收系統;同推動源頭減廢的政策,加快落實飲品膠樽等即棄容器的生產者責任制;並在下一個立法年度,盡快重推垃圾徵費草案。

政府亦就今次立法失敗回應,指會加大在廚餘、廢紙及廢膠回收方面的投資同宣傳,希望提升乾淨回收,在沒有垃圾徵費之下也能令香港減廢不停步。

我失望與焦急的原因是,政府曾在2013年發表「香港資源循環藍圖」,藍圖的目標是,將都市固體廢物人均每日棄置量,由當時1.27公斤減至2022年的0.8公斤,即減少四成。但是環保署的統計顯示近幾年香港的人均垃圾棄置量連年上升,回收率連年下降,在2018年人均每日棄置量是1.53公斤即比2013年增加了兩成,證明垃圾量不減反升。未能通過垃圾徵費,令本港廢物問題雪上加霜。

你應該知道我的研究方向是廢物回收同管理,從學術的角度,我認為垃圾徵費是最直接同必須的經濟手段,誘使產生垃圾的人或者機構,減少或回收廢物,香港地少人多,用於垃圾處置的土地資源非常不足,所以這個措施非常重要。

今次未能成功通過垃圾徵費草案,可能是政府並沒有決心,在一個因為種種原因,民望低企的時候,開展新的徵費政策。同時,部份立法會議員因怕流失選票亦不敢支持徵費草案。畢竟任何新的徵費都不會受市民歡迎了,怎樣消減市民的憂慮同反對,須靠政府的宣傳及教育,同時政府要對一些弱勢,同貧窮的市民作出補貼。我亦不反對香港政府在未有垃圾按量徵費前,投放更多資源在補貼廚餘、廢紙及廢膠等廢物的回收,但是這些補貼不可能永遠持續,代替最基本的垃圾徵費政策。

其實我認為現時徵費草案所提出的收費水平對香港絕大部份市民及工商企業並不是一個過重的負擔,收費是提供誘因,減少生產垃圾,同時提供經濟動力,支援乾淨回收及回收製造業,促進現時非常注重發展的循環經濟。

在環保署的廢物生產統計數字中,我們知道過去數年,在社會事件同新冠疫症發生前,香港都市固體廢物中的工商業廢物的產生量增長得最快,從2013至18年間,工商業垃圾的棄置量増長了百分之四十八,比如我地很容易睇到一些速食食店,每日丟棄大量一次性食物包裝同餐具。反觀家居廢物的產生量比較平和,在同一期間它的增長量只有百分之五。所以如果要再次爭取立法通過垃圾徵費有關法例,為要減少反對聲音,同針對最大的廢物生產問題,政府可否考慮首先實施工商業垃圾收費,當時機成熟時才實施家居垃圾徵費呢?

另外,就廢膠樽問題,因為最近幾年全球油價低企,廢膠的價值非常低,如果單依靠市場運作,回收業不可能生存,政府補貼更多也不能解決,如果政府無新政策,廢膠問題恐怕將會成為全球性的污染問題。政府必須儘快落實生產者責任制,管理這些廢物的責任,應該歸還給生產者。聰明的生意人,理應想到更好的辦法去處置他們生產的垃圾。

三哥,希望你們在疫情過後,可以回港相聚。我更希望信中提到的香港環保問題能在不久的將來可以解決。

智生

2020年6月27日

 

27/06/2020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重溫

CATCHUP
04 - 06
2020
香港電台第一台
X

理大土木及環境工程學系講座教授潘智生——垃圾徵費倘重推應先行工商業廢物收費

主持人:陳顥之

*標題由編輯所加

三哥:

很久沒有寫信給你們,希望在新冠疫情中,你們都平安。

香港除了要處理新冠疫情外,最近有一件關於環保的事令我非常失望。就是由於時間不足,立法會決定在今個立法年度終止審議討論已經長達十五年的垃圾徵費條例草案。因為今年九月是立法會換屆選舉,所以草案的立法程序將需要在換屆後重新由零開始。

有些環保團體認為,雖然垃圾徵費「胎死腹中」,政府應在餘下任期,積極完善減廢配套,包括擴展「中央收膠」計劃,改善回收系統;同推動源頭減廢的政策,加快落實飲品膠樽等即棄容器的生產者責任制;並在下一個立法年度,盡快重推垃圾徵費草案。

政府亦就今次立法失敗回應,指會加大在廚餘、廢紙及廢膠回收方面的投資同宣傳,希望提升乾淨回收,在沒有垃圾徵費之下也能令香港減廢不停步。

我失望與焦急的原因是,政府曾在2013年發表「香港資源循環藍圖」,藍圖的目標是,將都市固體廢物人均每日棄置量,由當時1.27公斤減至2022年的0.8公斤,即減少四成。但是環保署的統計顯示近幾年香港的人均垃圾棄置量連年上升,回收率連年下降,在2018年人均每日棄置量是1.53公斤即比2013年增加了兩成,證明垃圾量不減反升。未能通過垃圾徵費,令本港廢物問題雪上加霜。

你應該知道我的研究方向是廢物回收同管理,從學術的角度,我認為垃圾徵費是最直接同必須的經濟手段,誘使產生垃圾的人或者機構,減少或回收廢物,香港地少人多,用於垃圾處置的土地資源非常不足,所以這個措施非常重要。

今次未能成功通過垃圾徵費草案,可能是政府並沒有決心,在一個因為種種原因,民望低企的時候,開展新的徵費政策。同時,部份立法會議員因怕流失選票亦不敢支持徵費草案。畢竟任何新的徵費都不會受市民歡迎了,怎樣消減市民的憂慮同反對,須靠政府的宣傳及教育,同時政府要對一些弱勢,同貧窮的市民作出補貼。我亦不反對香港政府在未有垃圾按量徵費前,投放更多資源在補貼廚餘、廢紙及廢膠等廢物的回收,但是這些補貼不可能永遠持續,代替最基本的垃圾徵費政策。

其實我認為現時徵費草案所提出的收費水平對香港絕大部份市民及工商企業並不是一個過重的負擔,收費是提供誘因,減少生產垃圾,同時提供經濟動力,支援乾淨回收及回收製造業,促進現時非常注重發展的循環經濟。

在環保署的廢物生產統計數字中,我們知道過去數年,在社會事件同新冠疫症發生前,香港都市固體廢物中的工商業廢物的產生量增長得最快,從2013至18年間,工商業垃圾的棄置量増長了百分之四十八,比如我地很容易睇到一些速食食店,每日丟棄大量一次性食物包裝同餐具。反觀家居廢物的產生量比較平和,在同一期間它的增長量只有百分之五。所以如果要再次爭取立法通過垃圾徵費有關法例,為要減少反對聲音,同針對最大的廢物生產問題,政府可否考慮首先實施工商業垃圾收費,當時機成熟時才實施家居垃圾徵費呢?

另外,就廢膠樽問題,因為最近幾年全球油價低企,廢膠的價值非常低,如果單依靠市場運作,回收業不可能生存,政府補貼更多也不能解決,如果政府無新政策,廢膠問題恐怕將會成為全球性的污染問題。政府必須儘快落實生產者責任制,管理這些廢物的責任,應該歸還給生產者。聰明的生意人,理應想到更好的辦法去處置他們生產的垃圾。

三哥,希望你們在疫情過後,可以回港相聚。我更希望信中提到的香港環保問題能在不久的將來可以解決。

智生

2020年6月27日

 

香港電台第一台

27/06/2020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第五屆傳媒轉型大獎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