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香港家書

簡介

GIST

主持人:張鳳萍

《香港家書》
星期六 09:00-09:20 a.m.

編導:陳顥之、張鳳萍
監製:林嘉瑜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最新

LATEST
31/10/2020

中大航空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袁志樂——國泰的困境推動反思本地航空業的未來

*標題由編輯所加

親愛的國泰及港龍員工,

最近在電視上看到有關國泰裁員及港龍停辦的消息,看見你們對公司濃濃的感情,對前路的迷惘。在此,首先感謝你們為我無數的旅程帶來美好的回憶。

香港人算得上是世界上最喜歡旅遊的人。每年都會費盡心思安排年假於公眾假期前後,自製長假期出外旅遊。乘搭飛機自然成為旅途中一個重要的體驗。作為本地的航空公司,國泰及港龍亦成為許多香港人的共同回憶。八、九十年代,出外旅遊不及現在普遍,單是乘搭飛機已經是一件令人興奮的事情,出發前一晚已經在期待飛機餐有甚麼選擇、飛機上播放的電影是否你想看的。而國泰及港龍往往是香港人當時出行的首選——親切有禮的地勤及空服人員、令人期待的飛機餐、種類豐富的港產片,都為香港人的旅途揭開美好的第一頁,回程的時候亦都有一種回家的感覺。

然而在最近十多年,無論是媒體報導或是朋友之間,也會聽到很多對國泰的批評,認為其大不如前、服務水平下降、不及其他競爭對手等。其中,公司本身當然有很多可以改善的地方。但是,我們亦不能忽略全球航空業經營環境的改變。由於航空業對經濟帶來龐大效益,各地政府紛紛推出大量政策支持本地航空業,包括對特定航班及航線的補貼、燃油優惠,以至由政府直接營運航空公司,這些都可能令香港的航空公司面臨競爭劣勢。

另一方面,全球的航空業愈趨開放,各地政府推動開放天空政策,與不同地區簽訂雙方以至多方航空協議。雖然旅客因此有更多選擇,但亦令香港的航空公司面對更大的競爭。例如,以往東南亞的旅客前往中國內地,由於沒有直航航線,他們往往需要先飛到香港,再轉飛中國內地。然而,隨着中國內地與東盟各國政府簽訂航空協議,兩地城市已經有大量直航航班,香港不再是唯一選擇,香港的航空公司面對的競爭亦變得更加激烈。

同時,廉價航空的出現亦對傳統航空公司帶來前所未有的挑戰。廉航改變了很多旅客對飛行的印象,以往飛行就像乘坐郵輪般,乘客享受其高質素的服務。而現在,對很多人來說,乘搭飛機就像乘搭巴士一般,不過是一種交通工具而已。面對廉航的挑戰,有些傳統航空公司以不變應萬變,有些則成立新的廉航子公司,而有些則削減成本及服務,與廉航直接競爭。

一場世紀疫情,令到全球經濟近於停頓,不同行業都因而受到影響。其中,航空業可以説是已經進入冰河時期。航空公司的成本結構中,大部分都是固定成本,例如飛機本身,所以可以節流的空間不大,唯有大量的客貨流量,才可以令航空公司維持營運。但是,隨著疫情惡化,各地採取封關措施,國際旅客的數目跌至接近零。最近網上流傳的一張照片,是香港機場停泊滿不同航空公司的飛機,這種情況是從來沒有過的。

雖然香港各航空公司,自年初已經採取不同的開源節流方案,例如延遲飛機付運、推出無薪假、以至減薪裁員,但是在疫情退去,疫苗誕生,旅客量回復之前,現有的措施可能都是杯水車薪。根據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預計,全球航空業在2020年下半年將流失接近6000億港元現金,而全球航空公司平均僅餘8.5個月資金,客運量預計要到2024年方可恢復。雖然各地政府都推出不同措施拯救本地航空業,但大都是救急方案,旨在幫助航空業撐過這場世紀疫情。

在疫情下,全球航空業陷於停頓,航空公司都在生死邊緣爭扎,各地政府亦忙於救亡。但這亦應促使香港整體重新思考本地航空業的未來。雖然香港作為國際航空樞紐的定位是普遍的共識,但是政府的政策如何配合及推動更值得思考。而業界如何利用科技,例如利用人工智能,大數據,雲計算等科技,以提高營運效率,節省成本,為旅客提供更好的飛行體驗,應對新常態,與多變及充滿挑戰的經營環境,亦同樣重要。最後, 祝未來一切順利。

 

Andrew

2020年 10月31日

31/10/2020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重溫

CATCHUP
08 - 10
2020
香港電台第一台
X

香港罕見疾病聯盟會長曾建平——罕病患者仍極待政策支援 期望施政報告回應訴求

主持人:張鳳萍

*標題由編輯所加

 

林太,你好!

你日前把宣讀施政報告的日子延後到十一月,相信政務壓力不會因而減輕,願你保持健康。

記得幾年前參加你競選行政長官的一個集會,你跟我一面握手一面說:「我會跟進罕病問題。」

本屆政府就任以來,確實回應了罕病病友的若干訴求,例如增加了關愛基金和撒瑪利亞基金對罕病藥物的資助,優化申請安全網的資產審查機制。去年你在施政報告更史無前例地提出六項針對罕病的新措施,包括建立病人資料庫、提昇公眾認知、增加人手改善對罕病患者的護理、增加科研資源等等,這些都可視為你為以往歷屆政府有欠罕病患者作出的一點彌補。去年施政報告發表後,我們不斷地與食物及衛生局和醫院管理局溝通,查詢有關新措施的落實進度。遺憾的是,直到今年八月食衛局局長的回覆都是「尚在研究細節 」,顯然是乏善足陳,未能兌現。

香港是富裕的城市,擁有完善的公共醫療服務,但在應對罕病而言,卻是與富裕和全民健康覆蓋毫不相稱的污點。根據香港大學最近一項研究,香港的人均收入位列高收入地區,與全球罕病藥物政策覆蓋最廣的加拿大、奧地利、德國及比利時相近,然而罕病藥物可及性的政策覆蓋面,還不及人均收入只相當於香港2%的低收入地區如尼泊爾、南蘇丹、也門等。

每當有新的罕病藥物在歐美問世,香港的患者和家人便要東奔西走,到處求人,祈求早日有機會用新藥。還記得當年幾十部輪椅在你辦公室前陳情,發出求生的吶喊, 雖然得到你親自出面承諾要解決香港脊髓肌肉萎縮症患者的用藥問題,然而至今仍只有少數年幼患者得到藥物治療。為數更多的成年患者至今還在絕望地等待;為他們診治的醫生,受用藥指引所限,也愛莫能助。

要有效解決香港的罕病問題,可說是千頭萬緒。當前極需首先處理的,是為罕病藥物納入安全網的機制提供清晰明確的指引,仿效先進國家制訂罕病藥物政策,無需事事由行政長官出面特事特辦,讓患者、醫護人員及藥劑業界有所適從。我懇切地期望,你把此事作為新一份施政報告應對罕病的重點措施,回應香港十一萬罕病患者的急切訴求。

要制訂罕藥政策,罕病定義必不可少。近年政府文件以「不常見疾病」表述。然而,食衛局至今未能闡明什麼是「不常見疾病」,哪些確診的疾病屬於「不常見疾病」。我們不明白政府有何難言之隱,縱使政策文件已出台多年,對定義和具體內容依然如此含糊其詞,有名無實。關注罕病的持份者唯有各自定義,各說各話,始終無所適從。我明白要制訂具科學性且符合香港實際情況的罕病定義並不容易,非一朝一夕可以做到。然而政府如果有誠意有決心應對罕病的挑戰,訂立臨床和醫學定義,始終是無法迴避的。

如能透過官、商、民協作,組成「罕病策略督導委員會」,將有助集結各方力量,共同面對罕病的挑戰。我們建議委員會由食物及衛生局局長主管,成員包括政府官員、醫院管理局、兩所醫學院、罕病專家、病人組織以及商界代表。委員會核心職責是按照香港實際情況和條件,在已有基礎上,制訂及分階段推行罕病策略及規劃;並統籌推行行政長官提出的各項措施,監察執行進度及向行政長官滙報。近年從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亞太經濟合作組織,到內地中央和各省市政府,無不將應對罕病提昇到公共衛生的優先處理事項。反觀香港,似乎依然不思進取,與大環境脫節。我期望林太你在本屆政府任期內,落實短期措施,並制訂全面策略,作出長遠規劃,為切實有效應對罕病的挑戰履行你對全港罕病患者的競選承諾。

謹祝政務昌隆,身心康泰!

曾建平

2020 年10 月17 日

香港電台第一台

17/10/2020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第五屆傳媒轉型大獎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