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香港家書

簡介

GIST

主持人:陳顥之

《香港家書》
星期六 09:00-09:20 a.m.

編導:陳顥之、張鳳萍
監製:林嘉瑜

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最新

LATEST
27/11/2021

香港大學公民社會與治理研究中心總監林維峯教授— —設計殘疾人士就業配對平台 倡傷健共融

*標題由編輯所加

親愛的省一:

轉眼間,您已經離開香港差不多四個月了,爸爸相信個性獨立的您早已適應了在美國的大學生活。還記得當天您選擇修讀政治及公共政策,不單是因為您有一個在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工作的爸爸,而是出於你對這個世界的理解和抱負。您希望可以透過政策研究讓社會變得更好。這也是爸爸當初參與在香港大學公民社會與治理研究中心工作的其中一個原因。

這些年來,爸爸與中心的同事一直以建構永續社會為使命,希望透過很多不同以社群為本的創新方案,推動更多與永續社會相關的政策討論,更希望可以落實這些創新方案。這兩年,中心的計劃越來越多,而陪伴您、媽媽及妹妹的時間越來越少。當你忙於應付功課的時候,爸爸卻忙於推動「永續發展」的工作。

還記得去年12月,我和您在大學飯堂午餐,您主動問我關於中心的工作,但那時候我正忙於與同事開展一個新的計劃,隨便回應了幾句就作罷。直至月初我接受了一些媒體的採訪,分享這個新計劃所設計的一站式網上平台和剛發佈的「香港共融就業及社會共融調查」的結果,我才記起應該與您分享一下這個計劃。

其實作為爸爸,當然會記得您所說的話,當我們收到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的通知,我們中心成功獲得資助,開展為期三年的「賽馬會共融.知行計劃」時,您正好在我身邊,您問我為何一個以永續發展為主題的中心會突然協助殘疾人士尋找工作。那時候您或者會覺得我們計劃的內容,也許只是關於「協助」、「殘疾」和「工作」,而我和同事們的遠景是「共融」,更是為不同能力的人帶來「無限可能」。您知道要建構一個永續社會,「共融」是一個不可或缺的元素。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提及「尊嚴就業」(Decent Work),就是能讓每個人都可享有平等的機會,受尊重地工作,以達到包容並且永續的經濟發展。再次翻開剛發佈的調查結果,縱使大多數受訪者都表示不介意與殘疾人士一同工作,但少於一半的受訪者認同殘疾人士是社會重要的勞動力,超過一成人甚至認為即使在同等的工作表現下,殘疾人士都不應得到和其他員工相同的工資、待遇和晉升機會。這個結果再次提醒了我和我整個團隊,「尊嚴」這兩個字才是我們的工作重點!

身處於相對文明的現代社會,我相信大眾早已認同殘疾人士應該獲得工作機會,但在大眾心目中,殘疾人士的「工作機會」到底是甚麼呢?庇護工場?快餐店?清潔工?還是盲人按摩、速遞員?很多人將殘疾與低學歷、低技術畫上等號,其實隨著時代的進步,能夠取得大專以上學歷的殘疾人士也越來越多。可是,政府統計處在2013年的調查數據告訴我們,學歷及技術的提升並沒有為他們帶來相符的工作和待遇,在43,900名擁有專上學歷程度的殘疾人士中,只有百分之三十五能夠成功就業,遠低於一般大專生七成的就業率。即使很多殘疾的年青人克服重重困難順利考上大學,並以優異的成績完成學業,最後還是未能找到一份與其興趣、能力匹配的工作。你知道嗎?爸爸的團隊裡也患有高功能自閉症及過度活躍症的同事,其中有同事曾經說過︰「限制殘疾人士的,不是他們身上的缺陷,而是大眾對他們的認知和想像。」

正因如此,我們嘗試以「跳出框框,重新想像」作為計劃的主題,重新思考何謂「尊嚴就業」、以及殘疾人士在永續社會扮演的角色。殘疾人士也有權獲得一份讓他們發揮所長,而待遇亦與其能力相稱的工作。近年社會出現了一些的「斜桿族」、商界又開始着重「環境、社會和企業管治」(ESG),疫情又為大家帶來了全新的工作模式;所以共融就業不再局限於找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我們亦希望透過互動平台和各項聯繫活動,重新定義「工作」和「僱主」。事實上,任何人也有機會聘用殘疾人士,您想想那些即將結婚的新人以及為兒子生日會而苦惱的媽媽,他們需要的攝影師、設計師、作為回禮禮物的手作產品,都可以透過我們計劃網站內的人才庫找到。每次瀏覽這個人才庫,我總被他們的「多才多藝」所震撼,察覺自己的不足之餘,同時發現其他人的長處。我們認識了患有視障的攝影師、聾人舞蹈家、自閉症社工,他們都用自身的故事告訴給我們,世界上充滿著無限可能。世界改變,往往源於重新理解,由心而發,從心而動。

希望疫情盡快過去,您能夠回來放暑假。屆時,我再與您分享更多關於這個計劃的趣事,我亦都期待您在吸收了新知識後,對共融就業及永續社會有更寬闊的視野以及更深入的了解。快到12月了,你那邊很快會便會下雪。記得保重身體,爸爸、媽媽和妹妹都很掛念你,你要好好照顧自己!

林省一的最強後盾 – 爸爸

2021年11月27日

27/11/2021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重溫

CATCHUP
09 - 11
2021
香港電台第一台
X

測量師學會建築政策小組主席何鉅業——解決舊樓頑疾 釐清真正「責任人」

主持人:陳顥之

*標題由編輯所加

 

偉綸兄:

 

你好,許久不見,但願您別來無恙。

 

以往每年總有機會碰個面交流一下大家對香港樓宇問題的一些想法與觀點,可是在疫情下許多往常碰面的活動及敍會都取消了,說來也有點可惜。可是過去星期日晚在油麻地發生的一場不幸火災,激發起我的一些情緒與疑問:為什麼在香港這現代都市中還不斷發生這樣的悲劇,問題在那裏?縱然我倆未能見面交流,也想在這裏,表達一些心裏的想法。

 

香港縱然享有名列世界前列的經濟成就,我們卻不得不承認香港的舊樓安全及維修保養水平並不如經濟表現般,取得佳績。經過近二十年的推動,香港已經擁有非常嚴格及安全的新建樓宇設計及建造標準,可是,對於約兩萬幢超過三十年樓齡的年老大廈的安全改善及維修保養問題,似乎仍未能找到良方妙藥,治療那些樓宇頑疾,當中不少更是年愈半百的舊樓。它們一般在1960年代或之前建造,因建築規模及複雜性較低,當時的標準明顯較簡單及寛鬆,而這些樓宇的用途、內部構件或多或少都已經歷多次改動變化,甚至出現不同程度的違規改裝。近年社會非常關注的劏房問題亦集中出現在這些舊樓當中。十年前馬頭圍道塌樓事故,亦是樓宇老化與人為疏忽引致。過去十多年亦有多宗引至重大傷亡的火警意外在這類樓宇發生,當時也激發社會的一度熱切關注,改善提升安全水平之聲也甚囂塵上。

 

誠然,政府當局在過去十多年間,增努力修改法則,訂立提升樓宇消防安全水平的條例,強制檢驗樓宇及進行維修,以期改善這些已經百病叢生的舊樓的整體結構及消防安全、處理一些影響公眾安全以及樓宇衞生的問題等。屋宇署亦增加不少人手加強巡查,強制處理違規建築,並且加大檢控力度,期望可以逼令相關業主自覺處理這些涉及安全的舊樓問題。過去多年,政府也多次推出資助計劃,希望誘導業主承擔應有責任落實必要的改善工作。

 

可是,事與願違,這些城市難題始終老掉不去;不管社會關切聲音多大,法律要求多高,金錢援助多豐厚,到今為止,我仍然看不見問題可真正全面解決的可能性。

 

或許有人會覺得政府部門執法不力,既然已有法律規定及授權,為何不加快巡查,勒令業主即時跟進違規事項,縮短履行命令的時限,更甚者即時檢控,杜絕拖延,那不就可解決問題麼?平心而論,這只是片面的看法。現時全港超過三十年樓齡住宅或商住大廈有約二萬幢,涉及要改善消防水平的商住及住宅樓宇估計有一萬三千多幢,假如只把解決舊樓問題的責任全放在一班為數不過三數百人的公務員頭上,簡直異想天開,不切實際。況且舊樓安全及維修工作,猶如一個年長人士般,護理身體、健康保健是一個長期工作,不只做一次就足夠。所以,社會必須釐清誰是真正「責任人」。

 

享用樓宇的是業主、住戶,投資升值回報也盡在業主口袋中,所以業主明顯是最終責任人,這個我想是毋庸置疑。應負責的不負責,部分原因可能是經濟能力有限,亦可能是欠缺認知,或者是不懂如何處理這些工程技術問題。但是,我想「逃避責任」的心態才是問題的根源。找出方法逼使應負責任的人去承擔責任才是解決問題的出路。政府的財務及技術支援要繼續做好,以協助一些年長業主,但亦要集中打擊刻意避責的業主。同時,亦要轉變策略,多利用社區力量進行游說工作,促使業主認識責任與風險,而政府則集中支援工程技術,更有效運用資源,更快處理個案。當然,政府亦可牽頭引入一些集體工程設計與施工的招標模式,為一眾有心業主減省一點籌組工程的煩惱。

 

知易行難,在此只是拋磚引玉,把我一點粗疏想法與您分享,希望您能為香港的舊樓困境找到出路。待疫情過後,相約一聚。

 

祝      身體健康

 

何鉅業

2020年11月21日

香港電台第一台

21/11/2020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第五屆傳媒轉型大獎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