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內容

    CONTENT

    監製:羅志華

    24/06/2019

    今集,鹽叔和阿泉伙同六位哲學素人,圍繞兩大問題激辯一番。

    「我們有沒有義務守法?」:法律的本質是甚麼?當某法律與道德抵觸時,我們是否就有義務違法?還是守法本身就有其價值?

    「現代人是否太着重自我?」:現代社會着重個人自由,而有人說這往往引至個人主義、甚至自私。那麼「自我」和「自私」是否可以區分開來?着重自我又會否引至自私?

    主持:
    楊俊賢(柏林洪堡大學/倫敦國王學院博士生)
    關灝泉(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博士生)


    集數

    EPISODES
    • 逍遙遊

      逍遙遊

      《莊子》的〈逍遙遊〉固然是家傳戶曉的經典,但到底何謂「逍遙」?
      這種人生境界是種不受任何限制的生活方式,還是如郭象所言,是指理解自己性分後,人所秉持的「適性逍遙」的人生態度?
      鯤鵬的故事,是喻意人應像鯤鵬一樣,展現自己不斷超越固有觀點的能力,還是想說明,不論是鯤鵬、蜩或學鳩,只要能了解自己的性分,一樣能活得逍遙?
      在日常生活中,這種「逍遙」的人生智慧,又可以如何落實?

      主持:
      吳啟超(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高級講師)
      鄺雋文(牛津大學博士生)
      李敬恆(明愛專上學院人文及語言學院高級講師)
      鄭周鳳(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碩士生)

      19/08/2019
    • 旅行的意義

      旅行的意義

      旅行,仿佛已經成為許多香港人生活的一部分。有的旅程,僅為出走休憩,有的,卻旨在尋覓自己;有的離開,是想從日常中逃逸,有的,卻希望回歸人生意義的中心。

      古時「旅行」的概念,與現在有何不同?在全球化下,旅行是否仍是認識世界的必要條件?相較於從書本、遊記中學習,離開自己的「家」到「異域」中碰撞,能帶給我們多一點甚麼?

      主持:
      楊俊賢(柏林洪堡大學/倫敦國王學院博士生)
      鄺雋文(牛津大學博士生)
      劉灝軒(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碩士)

      嘉賓:
      吳蚊蚊(旅行寫作人)

      12/08/2019
    • 好青年音樂廳

      好青年音樂廳

      有人說,音樂就是情感的語言。聽到輕快的節奏,我們會感覺到音樂傳達出的喜悅;聽到沉穩的節奏,我們又仿佛能與當中的憂鬱共鳴。但何以音樂能表達出情感?

      表達主義主張,作曲者或演奏者的真情實感,就是音樂作品的情感泉源;喚醒理論則主張,音樂能喚起哪種情感,要由聆聽者的感受決定。兩種立場,何者比較可取?聽音樂時,聆聽者被喚起的情感,又是否全然是生理反應?個人歷史與社會文化在其中是否有一定的角色?

      主持:


      楊俊賢(柏林洪堡大學/倫敦國王學院博士生)
      鄧文韜(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助理講師)
      許家裕(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博士生)
      莫翰庭(倫敦國王學院碩士生)

      05/08/2019
    • 法律不外乎道德?

      法律不外乎道德?

      今天的香港,逼令我們對法律有更多的反思。某條法律的具體意思,固然是我們最常關注的問題,但究竟「法律」本身是甚麼?先撇開具體的法律條文,我們應該如何理解法律的本質?

      有的哲學家認為,法律需要跨過一定的道德標準才能稱得上是法律,有的哲學家卻主張理解法律不需達到任何道德標準,也是法律。兩種理論,各自有何理由?法律和道德,究竟是有着內在的關係,使得所謂「惡法」根本稱不上是「法」,還是兩者根本是截然不同的事?


      主持:
      楊俊賢(柏林洪堡大學/倫敦國王學院博士生)
      陳希敏(國立中正大學哲學系碩士)
      劉灝軒(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碩士)

      嘉賓:
      莫翰庭(倫敦國王學院碩士生)

      29/07/2019
    • 誰可來踩界

      誰可來踩界

      一個地方容納外人——不論是難民還是移民——時,除了經濟等實質考量外,是否有道德和政治的原則必須跟從?

      以香港為例,從前是難民社會,是否就代表現在我們也有道德責任收容難民?有說收容難民是基於人道原則,這說法是否成立?又有說,我們不過幸運地出生於安定繁榮的社會,而既然人皆有追求幸福和安穩的權利,我們又憑甚麼拒絕難民?

      家庭團聚是申請移民常見的原因。這是否一個合理的理由?家庭團聚是否基本人權?

      主持:
      鄺雋文(牛津大學博士生)
      洪恩(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碩士)

      嘉賓:
      盧斯達(評論作者)
      張超雄(立法會議員)

      22/07/2019
    • 天人合一

      天人合一

      不少學者都嘗以「天人合一」來概括中國哲學,但這概念應該如何理解?徐復觀指出,周代政權出現憂患意識,人的地位初步覺醒。余英時亦說,到了春秋戰國,普羅百姓開始意識到個人的地位,人的地位在中國思想中全面抬頭。

      然則,何以在人覺醒後,中國思想仍嚮往一個看似神秘而超然的「天」?天,是指生生不息的大自然,還是一個形而上的價值象徵?儒家思想何以提出人透過道德實踐,可以「知天」?道家思想中,又何以要透過「坐忘」來契合天?

      主持:
      關灝泉(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博士生)
      吳啟超(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高級講師)
      鄺雋文(牛津大學博士生)

      嘉賓:
      陶國璋(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客席助理教授)

      15/07/2019
    • 神出沒注意

      神出沒注意

      上集「神存在嗎?」我們以兩個論證為中心,討論上帝是否存在。今集,我們從歐陸哲學的向度,以祈克果和馬希翁為指引,探討除了作為人的認識對象外,「上帝」還可如何與人的生命扣連。

      祈克果何以會提出「信心的跳躍」?馬希翁又如何從不同的畫作與林林總總的宗教經驗出發,「證明」上帝存在?宗教經驗到底是甚麼一回事?以此進路揭示出來的上帝,又有何特別之處?

      主持:
      楊俊賢(柏林洪堡大學/倫敦國王學院博士生)
      鄧文韜(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助理講師)
      甘朗賢(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碩士)
      許家裕(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博士生)

      08/07/2019
    • 神存在嗎?

      神存在嗎?

      「神是否存在」一直是西方哲學中歷久常新的課題,二千多年來爭論不休。「設計論證」認為世界比鐘錶複雜億萬倍,指出倘若我們認為一台精巧如鐘錶的機械必有其設計者,則我們應該接受更為精巧的世界亦需有一個具智慧的設計者,而神就是最符合這特質的存在。「罪惡問題」則指出既然世界充滿苦難與罪惡,則一個全知、全能、全善的上帝不可能存在,否則祂必會知道、並且有能力和意願去除這些罪惡。

      今集,我們請來兩位教授,從正反兩面的立場,與兩位主持圍繞着上述兩大課題,激辯一番。

      主持:
      楊俊賢(柏林洪堡大學/倫敦國王學院博士生)
      劉創馥(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教授)
      關啟文(香港浸會大學宗教及哲學系教授)
      黃頌傑(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博士生)

      01/07/2019
    • 哲學二打六(三)

      哲學二打六(三)

      今集,鹽叔和阿泉伙同六位哲學素人,圍繞兩大問題激辯一番。

      「我們有沒有義務守法?」:法律的本質是甚麼?當某法律與道德抵觸時,我們是否就有義務違法?還是守法本身就有其價值?

      「現代人是否太着重自我?」:現代社會着重個人自由,而有人說這往往引至個人主義、甚至自私。那麼「自我」和「自私」是否可以區分開來?着重自我又會否引至自私?

      主持:
      楊俊賢(柏林洪堡大學/倫敦國王學院博士生)
      關灝泉(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博士生)

      24/06/2019
    • 理性醒定經驗勁?

      理性醒定經驗勁?

      談到西方現代哲學史,理性主義與經驗主義有關「知識基礎」的爭論,是不能繞過的課題。

      笛卡兒由摒棄經驗知識開始,以方法懷疑(methodological doubt)引出「我思故我在」,嘗試為所有知識找出一個絕對基礎。斯賓諾莎與萊布尼茲跟隨他的步伐,各自發展出精密的哲學系統。

      但洛克卻認為,人的心靈只是一塊白板,唯有經驗的刻印方能成為一切知識的基礎。這個思路由巴克萊繼承,並在休謨手上發展得淋漓盡致,成為一種以經驗為尊的哲學,卻又引來懷疑論的危機。

      主持:
      楊俊賢(柏林洪堡大學/倫敦國王學院博士生)
      許家裕(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博士生)
      李敬恒(明愛專上學院人文及語言學院高級講師)
      鄭周鳳(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碩士生)

      17/06/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