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劇情

    STORY

    監製:余世民

    04/02/2018
    相片集
    相片集

    高潤鴻來自三代粵劇世家,自小在充滿粵劇氛圍環境長大,14歲便當上擊樂領導,對傳統戲曲有深厚感情。太太謝曉瑩是粵劇新秀,2014年,他們創辦自己的劇團,為保留傳統粵劇出一分力。對高潤鴻來說,保留傳統並非一成不變把舊東西全套搬出來,而是在認識傳統後,去蕪存菁,把傳統精髓保留下來展示給觀眾。

    今次改編演出傳統劇目「白蛇會子」,他把古腔「祭塔腔」重新編寫,並堅持以官話演唱,希望引起觀眾興趣之餘,亦可把古腔推介出來。他們努力發掘傳統南派排場,更遠赴馬來西亞向南派名師蔡艷香學藝,而謝曉瑩師父崑劇武旦王芝泉亦來港親授北派演出技法,他們吸納南北兩派精華後,以「南撞北」表演程式演出。

    音樂設計方面,高潤鴻會以「南北和」的方式處理,在合適的情況下,採用北方牌子配合北派動作,而唱段則堅持採用廣東粵劇牌子演出,既吸納別人長處亦不失去粵劇的本質。


    旁白:歐翊豪
    編導:余嘉欣


    集數

    EPISODES
    • 金雀引相逢

      金雀引相逢

      《合歡金雀喜迎春》故事講述女主角玄素賣身入洪家為侍婢,洪家少爺多番向玄素求愛被拒而懷恨在心,遂將老爺交予玄素照顧的金雀偷偷放走。玄素絕望尋死時,幸得男主角白抱香相救,兩人互生情愫;少爺因為妒忌而把二人捉拿,幸而白抱香乃八府巡按之子,洪老爺為奉承而釋放二人。少爺心心不忿,下令暗中追殺抱香和玄素,於是二人於風雨中逃亡,終得金雀相助而脫險。

      任丹楓和紫令秋跟隨林家聲學藝兩年,除學會各種演出技巧外,還有其嚴謹的態度。今次演出,她們亦以此為鑒,從劇本研究、身段設計、以至服裝道具,都力求完美。

      此劇難度在於尾場「奔馳」,其中包括很多由林家聲設計的身段演出。要演繹得好,除演員之間要合拍外,與音樂鑼鼓亦要有恰到好處的配合;為此她倆緊密排練,為有更好的演出效果。此外,她們亦花心思製作道具;從金雀的加工,到「焙衣」一段柴枝的挑選,都一絲不苟,務求營造真實的效果。


      旁白:歐翊豪
      編導:余嘉恩

      18/03/2018
    • 「聲」‧探

      「聲」‧探

      《合歡金雀喜迎春》改編自林家聲戲寶《金雀緣》;自1987年公演後,再沒有演出過,只留下最後兩場描述男女主角奔馳趕路的錄影片段。曾經跟林家聲學習林派演技兩年的粵劇新秀任丹楓和紫令秋,決定將此劇目重現舞台。

      任丹楓和紫令秋,一生一旦,同樣是中學時期開始接觸粵劇,自此被粵劇吸引,二人於2000年成立劇團,課餘時演出自己喜愛的劇目;畢業後更全身投入粵劇行列,除了演出傳統劇目,亦會在題材上創新。她們自2013年跟粵劇前輩林家聲學習,演藝上得到很大啟發,兩年內演出了七至八套林家聲戲寶。

      2018年初演出的《合歡金雀喜迎春》,亦是林家聲曾提議她們學習的戲,可惜仍未開始林家聲便離世。今次在沒有這位前輩指導下,她們半年前已展開籌備工作;一隻記錄了半場演出的光碟,一本劇本以及一堆照片,成為她們今次演出的重要參考。


      旁白:歐翊豪
      編導:余嘉恩

      11/03/2018
    • 修行者

      修行者

      康華,在十七歲時已被譽為香港粵劇年輕一代的第一刀馬旦。由十二歲開始,她堅持每天練功,至今十八年來從無間斷。她深信,粵劇藝術博大精深,要在這門藝術中找到與時並進的創新原素,只能從鑽研傳統技巧入手。在不斷的練習和實踐中,令技巧達至完全熟練之際,才能將累積的經驗變成適合自己條件的新原素。因為創新需要有根,才可能被接受,甚至傳承下去。

      在新戲《西遊記之盤絲洞》當中,康華將會以三個行檔來表演女兒國國王這個角色的不同狀態。究竟康華如何在傳統中找尋表演上的新原素?與劉洵導演的合作過程中,她學習到什麼?傳承了什麽?她的修行成果,在這新戲中又將會如何展現?

      旁白:歐翊豪

      編導:周頌添

      04/03/2018
    • 我不只是刀馬旦

      我不只是刀馬旦

      康華,在十七歲時已被譽為是香港年輕一代粵劇演員中的第一刀馬旦。在迎接三十歲的這一年,她與團隊銳意將一部被視為經典,以刀馬旦技藝為賣點的海派京劇《盤絲洞》改編。這不但是該劇目第一次被改編成粵劇,更令人意外的是,在新劇《西遊記之盤絲洞》中,康華的武打戲份大幅減少,以文代武。

      究竟康華為甚麼要這樣做?源自內心想變的燥動在今次創作上會激發出甚麽新元素?康華又會在過程中經歷些甚麽?


      旁白:歐翊豪
      編導:周頌添

      25/02/2018
    • 重塑帝女花

      重塑帝女花

      唐滌生編寫的《帝女花》,劇情曲折,針線細密,感情澎湃,六十年來感動無數觀眾。

      文華今次重新演繹《帝女花》,游走於三重身分,力求兼顧三種不同的要求。身為演員,她要文戲武做,以表現周世顯的深情、機智與忠義;身為編劇,整理前輩劇本時要謹慎考慮,以保留原著精神,達成致敬的目標;身為幕後製作人,亦要花心思設計舞台效果,讓觀眾全情投入劇中世界。每個崗位,每個細節,既是鍛鍊,也是挑戰。



      旁白:歐翊豪
      編導:許敏芳

      18/02/2018
    • 戲夢情深

      戲夢情深

      手無寸鐵的前朝公主和駙馬,敢於挑戰新來霸主,只為了成全對家、國的忠誠與責任。

      生活安穩的上班族,甘願放棄厚職踏上舞台,只為了實現自己多年來的夢想。

      一腔熱血古今同。

      新晉文武生文華,演戲二十年以來,不斷嘗試創作和演出,卻從未挑戰《帝女花》這個家傳戶曉的劇目。今次趁著編劇唐滌生先生百歲冥壽和《帝女花》開山創演六十周年,文華與自己劇團重新演繹這個戲寶。她把握不同的演出機會,鍛鍊功架與演技,從前輩的細膩演繹中,感受他們精益求精的藝術追求,並希望引領今天的觀眾,領略這齣經典戲寶六十年來傳誦不衰的迷人魅力。

      編導:許敏芳
      旁白:歐翊豪

      11/02/2018
    • 鴻.譜.南北

      鴻.譜.南北

      高潤鴻來自三代粵劇世家,自小在充滿粵劇氛圍環境長大,14歲便當上擊樂領導,對傳統戲曲有深厚感情。太太謝曉瑩是粵劇新秀,2014年,他們創辦自己的劇團,為保留傳統粵劇出一分力。對高潤鴻來說,保留傳統並非一成不變把舊東西全套搬出來,而是在認識傳統後,去蕪存菁,把傳統精髓保留下來展示給觀眾。

      今次改編演出傳統劇目「白蛇會子」,他把古腔「祭塔腔」重新編寫,並堅持以官話演唱,希望引起觀眾興趣之餘,亦可把古腔推介出來。他們努力發掘傳統南派排場,更遠赴馬來西亞向南派名師蔡艷香學藝,而謝曉瑩師父崑劇武旦王芝泉亦來港親授北派演出技法,他們吸納南北兩派精華後,以「南撞北」表演程式演出。

      音樂設計方面,高潤鴻會以「南北和」的方式處理,在合適的情況下,採用北方牌子配合北派動作,而唱段則堅持採用廣東粵劇牌子演出,既吸納別人長處亦不失去粵劇的本質。


      旁白:歐翊豪
      編導:余嘉欣

      04/02/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