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香港家書

簡介

GIST

主持人:陳顥之

《香港家書》
星期六 09:00-09:20 a.m.

編導:陳顥之、張鳳萍
監製:林嘉瑜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最新

LATEST
30/11/2019

中學校長會主席鄧振強—不要說放棄年輕人,還請年輕人不要放棄香港和希望

*標題由編輯所加

各位朋友:

寫這封家書,一點也不容易。翻查歷史,香港電台邀請香港中學校長會同仁寫家書,通常都不是好事。2012年阮邦耀校長寫的是國民教育風波,2015年黃謂儒校長寫的是佔中後遺症,2016年李雪英校長寫的是港獨和校園討論政治的爭議。

 執筆寫這封家書時,理工大學已經回復平靜,不再是11月18日晚,硝煙處處的境況。回想當日理工大學被圍困時,很多校長收到家長和學生的求救信息,大家都憂心忡忡。幸好得到各方協助,一群校長和教師幾經波折,終於能在衝突稍緩的一刻,進入理大校園。

 要勸孩子離開,一點也不容易。我們是老師,愛護孩子是我們的天職,在孩子最艱難的時刻,我們必須站在他們的身邊。希望大家都能理解我們的心情,我們確實無法忍受看著孩子的絕望無助。終於,當見到一個又一個孩子脫離險境時,我們舒了一口氣,更希望大家和我們一樣,都舒了一口氣。

 2019年,香港人面對一場本地史上持續時間最長的社會事件,大家只見街頭衝突不斷升溫,看到越來越多的暴力,越來越多的互相指責。不單只年輕人,成年人也一樣,大家都陷入了互相煽動、互相仇恨、互相傷害的循環之中而不能自拔,這是教育工作者最擔憂的。

 學校的工作建基於愛,學生頑皮時,我們也會動氣,但我們時刻都提醒自己,我們動氣是因為愛,是恨鐵不成鋼,我們絕不會因學生的行為而對他們生怨恨、生仇恨。香港現在的社會事件,正正讓我們看到了因愛生恨----我們都因為愛香港,最終卻走向了仇恨與互相攻擊。我們在現實中不會出現電影情節一般的痛快報仇雪恨,然後大團圓結局,仇恨只會令社會走向衰敗。這一點我們都知道,只是在仇恨蔓延的社會氣氛底下,我們無法回到這種常識的理解中。

 可幸的是,這幾天我們進入理大校園,除了努力去勸服孩子退場,我還看到了希望。我遇到了一群有心人,他們是社工、律師、醫護、心理學家、志願者、神職人員、學者教授、政界人士、公職人員、校長老師、⋯⋯大家的政見也可能不同,但大家都是香港人,大家都關心年輕人,大家都為香港現在的處境難過和憂心,我看到大家群策群力,為和平解決理大事件而奔波。縱使外面的世界仇恨依然蔓延,緃使還是有人批評我們的行動是送頭,也有人指責我們包庇與縱容了年輕人,最終我們還是在沉重的憂慮中看到了希望,也為理大的困局找到了出路。

 我們會問,我們可以用愛去化解仇恨嗎?

 很多論政者都不喜歡說用愛去化解仇恨,甚至認為這種說法簡單和幼稚,但當大家覺得仇恨是你此刻唯一的真實情緒時,我想告訴你們,愛其實更真實,愛不只是此時刻的事,而且是一生一世的事,現在大家互生仇恨,肯定是不知中了那兒來的圈套。我希望越來越多香港人相信,愛可以化解仇恨,也希望大家都相信,不只是學校,社會的各類組織、商業機構和政府部門都必須建基於愛與良知,失去愛與良知,社會必然崩壞。無論今天的香港有多撕裂和仇恨,我依然相信,只要大家本著有愛和良知,我們可以齊心為我城尋找出路。

 我作為一個臨近退休的校長,我在學校工作了三十多年,「年輕人是社會的未來」這句話也說了三十多年,到如今,這句話有了沉重的現實意義。請社會賢達及有識之士,不要再說放棄年輕人,我期望的反而是:年輕人不要放棄我們,不要放棄香港,不要放棄希望。

 祝人人平安!香港加油!

 鄧振強

2019年11月30日

30/11/2019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重溫

CATCHUP
09 - 11
2019
香港電台第一台
X

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何家騏──從警政角度看警民關係發展

主持人:陳顥之

*標題由編輯所加

陳明銶教授:

轉眼間你離開了差不多一年了,我還記得,最後一次與你見面,就是完成了你在史丹福大學舉辦的研討會,如果這刻你還在,不知道會有什麼感想?我想,你目睹百萬人上街,和平理性地展示訴求,你一定會以身為香港人為榮;同樣,你看到警民對立,你一定會十分心痛,並會以你十足的中氣,喝令那些政治領袖應該拿起勇氣,承擔解決問題的責任。

當年我決定修讀博士課程,並選擇了警政研究作為課題時,很多人冷眼旁觀,我曾跟你提過一些朋友的疑問:「警察根本不需要研究,因為他們只是前線人員,要了解保安政策,不如訪問保安局的官員,翻查政府決策局的檔案。警界中人,也覺得他們不應該被研究,他們總是覺得自己的工作涉及行動機密的資料,不方便有「外人插手」。你當時給我的鼓勵是:「無論喜歡與否,所有市民都會都要都曾接觸警察,總有一天,他們會覺得需要理解警政,縱使現在我們對警察研究的不重視,如果有天社會爆發了一些官民矛盾,警察制度,執法行動,以致警員行為等,都會立即引起市民的注意,警察研究亦會瞬間變成炙手可熱的議題。

您的預言果然再次在2014年後發生。五年前的佔領行動,令香港市民突然間對警政多了很多注視。香港的警民關係,是不是突然間變得很壞?香港警察是不是「政治化」了,這些疑惑,似乎和他們一直在電影電視劇中看到而產生的認知,有所不同。最近的警民對峙事件,坊間對警政議題的注意,又到了前所未有的高點。

前天有位小學生問我:「老師曾說香港是亞洲罪案率最低的城市之一,警察專業,市民守法,社會穩定,為什麼近來在電視中,經常見到警民衝突」一時之間,我也不知何以用三言兩語向弟弟解釋清楚!是的,去年我也在北美報告,說參考大學的調查數據,市民對警隊的滿意度,從今2005年的高峰,下跌了不少,位列各紀律之末。作為警政學者,我留意到香港警隊其實在不少外地人的眼中,總比起自家的警隊專業,有效率及可靠。為什麼有城內跟城外的人有那麼大的反差?

過去數周的警民衝突,市民對警隊的行動又再引起大規模的爭議:不少執法者覺得自己敬業樂業,被批評真的十分委屈,而市民,也有不少對警隊行動的手法有所保留。參考外國文獻,過去廿多年,警隊大致參考外國執法部門處理遊行示威手法,嘗試用「商討式管理」策略,同示威遊行主辦單位協調,試圖找到秩序管理及表達訴求的平衡,但過去數星期的示威行動,像脫離了過往既有模式,好像沒有明顯領導,這些轉變會否令警方一直以來行之有效的處理手法受到挑戰,值得探討。這些情緒化對立產生的因由,絕非單純是警隊及示威者行動所引發。

警民間的不信任,當然和這些年來市民對政府及領導人認受性有關。與其只在意人事,我更相信制度。英美近年都曾發生大型警民衝突,他們不少都會指派專員,賦權他們進行深入的調查,了解事件發生的詳細始末。這對於爭取市民重拾對警隊及政府的信任,緩和當前緊張的對立情緒,十分重要。記得在你的課堂上,不下數十次道出六十年代兩次騷亂是香港發展的分水嶺。很多學者其實都提過,政府在1966年九龍騷亂平息後,曾詳細就事件的始末進行了深入的調查,並發表報告提出加強政府與青年聯繫的建議。弔詭的是,歷史又再重演。以史為鑑,當年的劑藥未必能夠解決五十多年後的信心危機,但總是一個可行的方法。我希望現時在位的領導人,要有勇氣及決心,主動解決問題。警民關係的好與壞,其實不盡與警隊及民眾的好與壞相關,我知道你會同意我的看法。

如果你還在,今天就是你的七十大壽了,生日快樂,謝謝你當年的啟蒙及一直的關顧,我會繼續努力做好香港研究。

何家騏
2019年7月20日

香港電台第一台

20/07/2019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2)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第五屆傳媒轉型大獎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