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香港家書

簡介

GIST

主持人:張鳳萍

《香港家書》
星期六 09:00-09:20 a.m.

主持:陳顥之、陳亮均、張鳳萍
編導:陳顥之、陳亮均、張鳳萍
監製:林嘉瑜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最新

LATEST
17/08/2019

香港大學醫學院院長梁卓偉—用真心和耐心 體會真正愛香港的人

親愛的達安輝教授:

不經不覺,您已經離開了我們剛好兩年。最近我不時在想,如果您今天仍然在世該會多好,憑您的過人智慧和閲歷無數的人生經驗,說不定您會開出一條絕世良方,去拯救我們眼前這個病入膏肓的病人--香港。 

生逢戰亂的您,從小就經歷動盪,或會覺得香港今天的情況似曾相識。是的,經過半個世紀,香港又再出現了嚴重的社會動盪和分裂。有人說,今天的情況對比六七暴動有過之而無不及,我雖然沒有親身經歷,但我相信今次事件的牽連比當年更廣,造成的社會傷口更深、更難癒合。 

“How will this end?” — 這是你以前常讀的週刋《經濟學人》上星期的封面標題。毫無疑問,七百多萬香港人都想知道答案,結局如何其實取決於各方能否展現出所未見的大智慧。當下,吉凶只是一念之間。 

從小耶穌會神父培養了我一個習慣: 每逢碰到難題,都會翻開聖經,靜心領悟天主的啓示。最近我又再次重溫了《列王紀》中的一個故事,就是那個有兩位婦人聲稱是同一個嬰孩的母親,在所羅門王面前爭奪兒子的聖經故事。 

這個故事,相信很多人在小學時已經聽過讀過,但我每一次翻閲,都會從所羅門王的睿智中得到多一點啟發。我年少時就想,當所羅門王命令士兵要將嬰孩劈開兩半,讓兩個婦人各分一半時,嬰孩的生母當然會如經文所描述,傷心欲絶,為保嬰孩性命而放棄爭奪,懇求所羅門王不要下手。但如果假扮母親的婦人也七情上面,與生母有着同樣的表現和要求,那所羅門王又能如何判斷?那時的我不禁想,所羅門王必然無法如聖經所記載,分辨出真假母親而判定孩子誰屬。 

當了醫生後,在醫院多接觸母親和嬰孩,也多留意她們的互動,我卻有另一重體會: 我相信,即使所羅門王一時間分辨不了誰在說謊,但只要他肯多花些時間,他總會辨別得到,因為真正的母愛,不是靠口說,不是靠眼淚,不是靠喝斥,更不可能利用體罰甚至暴力來展現;真正的母愛,應該是堅定的、恒久的、無條件的,和願意為兒女犧牲。 

今天的香港,無論屬於甚麼立場,身穿甚麼顏色,大家都常掛著類似「我愛香港」、「守護我城」、“Stand with Hong Kong” 的口號。一時之間,大家都像變成了所羅門王面前那兩個爭奪孩子的婦人,與聖經故事不同的,是大家還未等及所羅門王下劍,就已經七手八腳爭奪那個奄奄一息的小孩,那小孩被萬人拉扯,無異於接受「五馬分屍」的極刑! 

我這個比喻可能會有人覺得誇張,然而目下所見,當前的香港實實在在是被不同的力量在大力拉扯,而絶大部分無權無勢但全心全意愛護這個家的香港人,卻只能在旁乾着急,連懇求所羅門王的機會都沒有。 

老實說,我對前景非常憂慮,亦不樂觀。社會上縱然有強烈的聲音,衷心祈求這個瘋狂的狀況能夠停止,但當下的鬥爭還是像一輛無人駕駛的高速列車般失控!  衝突之間,各方不單止沒有嘗試煞停,反之卻由得暴力升級,鬥爭加劇。這不禁令我懷疑,大家是真心想收拾眼前的亂局,還是想出現所謂「粉身碎骨」或是「攬炒」的結局?  一些人口中的「我愛香港」,到底是真心還是假意? 

達爺,兩週後新學年又來臨了,我們仍然會要求每一位醫科生在上學第一天一起誦讀希克波拉底誓詞(Hippocratic Oath),有人或許會認為我們「行禮如儀」,但我一定會秉持您的想法,確保醫學生先明白醫學專業的原則和使命,並誓言一生持守,否則他朝不可能成為一個稱職的仁醫。 

誓詞的第一誡條--“First, do no harm”,「先勿傷害」--除了適用於醫生,也應該為社會上各人所鑑。可惜,今天要別人認同我們這誡條,讓香港不再受到傷害,或會被視為不合時宜,這真的令人非常沮喪。儘管我知道扭轉眼前狀況的機會日趨微弱,但我認為我們還是要懷抱希望,因為我仍然相信聖經的教誨: 

「愛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自誇,不張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 

達爺,您的英文聖名是David,取名於所羅門王父親大衛王;以智者之父為名,想必您也終生追求智慧吧!您在生時一直以智慧引領我們的學生、同事,甚至決策者。今天,雖然流行「無大台」,推崇連登仔女和Telegram的集體智慧,讓我祈求您在天之靈,帶給當權者及每一位香港人大智慧,一同尋找回家的路,重建我們的家。不論是示威者或警務人員,願您保守傷者,保守醫護,保守香港。 

永遠懷念您的

Gabriel

2019年8月17日

17/08/2019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2)

重溫

CATCHUP
06 - 08
2019
香港電台第一台
X

香港理工大學專業及持續教育學院講師李峻嶸—香港忘記了的罷工歷史

主持人:張鳳萍

蘇兆徵先生:

 

我想你會很奇怪,為何在你身故後九十年,還有人會自香港寫信給你?因為我想向你報告一下,在二零一九年八月五日,香港出現了一次全港性的政治罷工。我知道,如果以你在上世紀二十年代領導的海員大罷工和省港大罷工的經驗來說,這次罷工的威力還差很遠。但這次已算是超過半世紀以來香港第一次總罷工了。

 

你可能即刻心想:「有無搞錯?香港工人半世紀沒有搞過大罷工?」對,這是真的。在你那個年代,大罷工就算未必是家常便飯,也絕不罕見。早在香港淪為英國殖民地不久的1844年,就已出現過反對人頭稅的罷工。之後十九世紀香港出現的多次大罷工,不但試過針對殖民政府的政策,也試過反對英國同法國的帝國主義。相信這些罷工也為你領導海員大罷工同省港大罷工帶來不少啟發。你應該會同意,無論是爭取改善待遇還是爭取政治訴求,大罷工是十九世紀到二十世紀初香港華工常用的鬥爭手段。

 

然而,靠大罷工來爭取政治訴求這門技術後來在香港就好像失傳了似的。箇中原因有很多。例如因為省港大罷工後,殖民政府頒佈了一些針對工運的法例,而且這些法例至今仍然存在。或者更加重要的是,在上世紀後期的香港,資本主義幾乎成為了全城的共識。在這環境下,香港打工仔女對階級身分的認同不太強,工會要在職場發展紮實的組織基礎大概比起你那個時代困難得到。自一九六七年支持中共的香港民眾在「反英抗暴」期間搞總罷工後,香港市民有政治訴求要表達,大罷工就鮮有在想像之中。尤其是經過八九年聲援大陸學運民運的經驗後,在香港要搞大型抗議,遊行才是第一個被想起的方法,而非罷工。

 

既然如此,為甚麼八月五日又會有罷工呢?近因就是今天香港政府的首長林鄭月娥漠視民意,而警隊的鎮壓手段又令到警民關係非常惡劣。而遠因,就是因為香港本身是一個太不平等的社會。政治上,行政長官僅由千二人選出。立法會就算將「超級區議會」五席計算在內,普選出來的議席也不到六成。經濟上,香港表面上確似繁榮,但貧富差距極度嚴重,資方議價能力遠大於勞方。市民又要忍受超高的住屋成本;打工仔女的工時更是超長。這樣的政經結構為激進的政治鬥爭提供了土壤。而當上百萬人幾次遊行都未能令到政府有足夠的讓步,民眾之間就出現了總罷工的呼聲。

 

當年你領導省港大罷工時,訴求就已經包括立法機關的組成民主化和八小時工作制。而這兩項訴求似乎會到省港大罷工一百週年時仍未可全面落實。更諷刺的是,當年蘇先生你所加入的中國共產黨早在1949年已經是中國的執政黨。而香港在二十二年前已不是英國的殖民地,成為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特別行政區。可惜殖民時代的結束不代表香港市民就可以當家做主。而近來當香港市民以上街示威、罷工等形式來控訴特區政府漠視民意、警察濫權和要求普選時,卻被當權者形容為要「挑戰國家主權」。但其實絕大部分的示威民眾和參加罷工的市民,根本就像蘇先生當年你發動兩場大罷工一樣,是為了反壓迫和平等在奮鬥。

 

大罷工威力,在於能癱瘓經濟活動。在一個已經忘記了罷工歷史的城市,八月五日機場運作因為罷工而大受影響,其實已經出乎很多人意料之外。但一日的罷工,始終影響有限。而就算今天香港民眾在鬥爭中展示了堅強的毅力,長期罷工要變得可能,還是要有更多組織上和爭取民意上的準備工作要做。雖然相隔了近百年,但當年蘇先生你的經驗應該能給今天香港的抗爭者一些啟示吧。

 

當年歷時兩個半月的海員大罷工最後大勝而回,但維持了超過十五個月的省港大罷工卻難以算是成功。所以就算能成功癱瘓經濟活動,大罷工也不保證能獲得勝利。不過,有時也不能急於去判斷成敗。例如1968年法國的左翼學運後來演變成全國大罷工,導致總統戴高樂確是下台,但戴高樂主義卻延續了下去。八月五日的罷工未有即時令到政府再讓一步。但如果這次罷工經驗能夠令更多香港的打工仔女掌握到在職場爭權益的技巧和視野,那麼對於香港打工仔女能擺脫低薪長工時的命運,或者也會有積極作用。

 

我相信,要是你活在這個世代,你應該會站在罷工工人這邊。對嗎?

 

峻嶸

2019年8月10日

香港電台第一台

10/08/2019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2)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第五屆傳媒轉型大獎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