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香港家書

簡介

GIST

主持人:張鳳萍

《香港家書》
星期六 09:00-09:20 a.m.

編導:陳顥之、張鳳萍
監製:林嘉瑜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最新

LATEST
10/04/2021

香港教育大學公共行政學研究講座教授、運輸及房屋局前局長張炳良——50年

*標題由編輯所加
亞傑、亞恒:
很高興較早前與你們喝咖啡,聽聽你們這一代關心社會的年輕人,對於時局的看法。你們心中的惆悵和困惑,我雖屬年長的一輩,仍可十分理解,因為我也曾經年輕過、激進過。
年輕時充滿理想,誓要改造世界,會豪言歷史由他們一代才真正開始,認為前人都已妥恊、為世俗及現實所吞噬。但上天十分公平,社會的問題永不終止,解決了舊問題就會出現新問題,有時解決舊問題的方法,成為新問題的來源,循環不息。
一代人做一代事,每一代人都不能迴避新挑戰,須在逆境中求突破,在迷離中找前路,在錯綜複雜中理順思絮、擇優而行。雖說世界潮流、浩浩蕩蕩、勢不可擋,但現實的歷史進程,並非如白紙可隨意畫寫,受著既有制度和利害的制約,所以才需講「有理有利有節」。
過去幾年,香港經歷重大政治激蕩,很多年輕人走進大浪潮中,希望按其想像、靠其自發行動,去左右大局。可是,2019年的香港走了樣,變成一個但求政治正確、撕裂分化、競相民粹、可以用正義去合理化暴力和破壞、失去兼容的城市。事變因素甚多,政府也責無旁貸。
「一國兩制」受到前所未見的考驗。九七回歸前,雖然不少港人恐共、對內地制度有所保留,但中央政府從未懷疑他們對國家的歸屬感;港人支持內地現代化,每次內地發生重大災難(如華東水災、四川地震),皆血濃於水、捐輸賑災。中央也從未擔心會出現「港獨」,因為港人只追求在「一國兩制」下香港繼續自由開放、法治公平,同時希望國家不斷向好。
北京當時以為,只要把八十年代的香港治理模式「凍結」,一切不變,以《基本法》規範,那便大功告成,繁榮安定下去,殊不知回歸後才是新挑戰的開始,新危機接連發生。「雙普選」爭議蹉跎歲月,港人憂慮自由受限,躁動日甚,政爭不絕。
由於內部的體制束縛及利益分化,香港始終拿不出意志,去進行必需的社會政策和經濟結構改革,於是不進則退,往日光茫慢慢消失。政治、經濟和社會民生格局多重受困,而「一國兩制」存在必然張力,再加上兩地逐步融合帶來的陣痛,於是滋長民怨、和近年在新世代中蔓延的分離意識。
2003年23條立法失敗,令中央懷疑部分港人是否「愛國」,期望特區推行國民教育。2007年底,北京給出「雙普選」的路線圖和時間表,卻因政治互信走下坡,及2014年「佔中」衝擊,最終無法突破政改困局。
2019年「反修例」,你們耳熟能詳。一些抗爭者以為在用盡一切手段爭取民主自由而已,但是從中央看,是出現一場妄顧法紀、衝擊政權、挑戰國家的動亂,也就是極端抗爭搞手時刻掛在咀邊的「攬炒」。
再者,近年美國視中國為敵,鋭意「圍中遏華」,攬炒派把注押在美國,使香港陷入國際地緣政治角力的旋渦之中,先蒙其害,國際形象盡受破壞。如此突變,令人無限唏噓。
去年中央通過港區國安法、今年3月整頓特區政制,以確保「全面管治權」及「愛國者治港」,既針對過去兩年紛亂、突出「國家安全」主旋律,也全面調整「一國兩制」的具體操作,進入「二次過渡」的新時期。
中央下重藥下,政治生態必出現變化。香港能否亂後大治,還是政治重構反做成更複雜的利益和權力競逐、深層矛盾沒完沒了,尚未可知。肯定的是,港式民主經已易軌,過去各方面的努力不少白費。無論泛民或建制黨派,皆要深思何去何從。公民社會也須反思定位,如何發揮作用。
究竟這個過程會衍生怎樣的「港人治港」,得由下一階段的歷史去說明,也就是靠你們這一代及後起的世代去實踐。
香港雖已回不了頭,但若空間和時間仍在,就是務實主義者希望之所在。惟往後發展,必然是立足中國發展的大軌道。李克強總理幾年前曾作期許:「國家所需,香港所長」。香港還有特色嗎?對國家可起什麼作用,而非淪為包袱,這才真正決定香港的命運。
我的一代,曾自命七十年代改革歲月下「新香港」的啟航一代,有著 ‘can do spirit’,萬事一定搞掂,所謂食腦嘛!八十年代前途迷惘的年代,也是香港的政治辯論、思潮激盪、文化創意澎湃、企業專業進取突破的春秋戰國時期。香港一直在紛亂中前進。
路是人走出來的,每一代人都要走自己一代的路,上一代的香港故事,或許仍可對你們思考如何走出屬於新一代的香港故事,有些啟發之處。我這一代(即50後)的可見未來,只不過還有10至20年光景,但你們千禧世代的未來有50年,半個世紀,無論國家、香港,及整個世界,都會有翻天覆地的變化。
所以請擺脫種種心障,不要聽消沉或虛妄的話,悲情只會助長無望、「弄假成真」,惟有腳踏實地投入,才可塑造明天。做好香港,才能唱好香港;要國際上不忘記香港,靠的不是香港的淪落,而是靠香港重新站起來。
祝青春常在心間!
張炳良
2021年4月10日

10/04/2021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重溫

CATCHUP
02 - 04
2021
香港電台第一台
X

嚴重弱智人士家長協會發言人李芝融——照顧者的壓力 尋求同路人支援

主持人:張鳳萍

*標題由編輯所加

親愛的家長:

 你我未必認識,也未必有相同的遭遇。但當看到葵涌邨智障青年被殺的案件,提醒我們關顧照顧者的壓力,希望以下這些經歷與感受,可以為你帶來一點力量面對未來!

我稱她做殿下的女兒,李彥汶,是個缺乏安全感、極度嚴重智障的孩子,不能以口語表達,也不能自由活動,只可以靠少量聲音與表情來與我溝通。想當日,殿下的產前檢查並無異常,出生後卻確診為罕見病患者,期望與結果的落差令我作為爸爸都不禁問:為何是我?

殿下兩歲前都只能聲嘶力竭的哭叫、頻密的出入醫院,加上與前妻分開及面對經濟困難,多重壓力下我也曾有放棄的念頭。回想她初初入讀小學開始住宿舍,雖然我的照顧壓力減輕,但殿下卻難以適應,每每從家裡回到宿舍,她便通宵哭喊。作為照顧者,為免女兒以為被拋下,所以放工後會去探望。這種壓力轉化成為我加入家長會的動力,幫助有類似經歷的家長。

擔任主席後,花了很多時間學習政策及服務狀況,也陸續收到家長查詢福利及服務事宜。你的孩子多大了?學齡階段的孩子在現時政策下可謂是幸福的一群,社會支援的資源也最多。但看着孩子逐漸長大,你會否也曾擔心他的未來?

 社會福利署資助的成人院舍服務,必須在子女滿15歲後,並乎合4個條件才能開始輪候,但你要有心理準備面對這段漫長的輪候過程。社署今年的數據告訴我們,你需要預留起碼68個月來輪候護理院舍,假設要輪候給予嚴重智障人士的宿舍,更起碼要守候160個月。等待期間,有些家長會用日間服務、家居服務或暫宿服務來支撐,有些家長會選擇自己24小時照顧孩子。現在說來好像雲淡風輕,但實際上,不少家長在子女15歲,接受成人服務評估之時,已進入緊張狀態,身心壓力一直處於高水平,記得接過的家長來電中,約二十人是關於照顧壓力,大部份出現失眠、胃痛、頭痛、情緒低落、食慾不振等情況。如果你也有以上狀況或持續出現負面想法時,找你的服務單位或信任的人傾訴吧。

 另外值得留意的是,現時每個服務銜接階段都沒有適應期,當子女要突然轉換環境。家長也不一定可以到獲派的服務單位參觀,實地了解環境及日常生活狀況,結果有些子女因為環境突變無法適應,出現厭食、自我傷害等行為,曾有子女因此需要轉介到精神科服用藥物壓制,甚至需使用約束物。即便子女無法適應新環境,但基於現行機制沒有「旋轉門」,家長也不能回到舊服務單位再次等候。加上各區服務嚴重不足,非辦公時間有突發需要往往都是求助無門,社署的24小時熱線通常直達留言信箱,而且回覆率低。

 坦白說,如果子女能留在身邊,家長又怎會想讓他們住到院舍?但這關乎到更完整的照顧者支援配套。家長會這數年曾提出過不少建議,政府亦有回應訴求,推出過「嚴重殘疾人士家居照顧服務」、學齡階段的成人服務凍結機制等等。但為了長遠及更完善地處理智障人士的需要,家長會一直建議成立「殘疾人士事務委員會」,持久跟進殘疾社群問題,建立一個包含服務、福利等等的完整政策制度。重推「長遠社會福利規劃」,預視未來社福需求,盡早預留資源及培養人材;制訂「照顧者政策」,讓照顧者安心及持續地照顧家人。

 我們亦一直建議政府按各區殘疾人口需要,提供相應比例的日間、家居、暫宿及院舍服務名額,務求盡量原區生活;加強「家長組織」於政府的角色與支援,讓政策與服務制訂更貼地;設立「侍終假」,讓家人能在至親離世前有些時間專心陪伴;設立第三層「傷殘津貼」,支援極高護理需要的殘疾人士;改善「照顧者津貼」申請門檻,讓所有照顧者真正受惠等,可惜暫時未見寸進。

 關顧家長和特殊需要孩子這些年,更明白家長發聲的力量,就像康橋之家和美林邨的事件,都是靠家長發聲才得到社會廣泛關注。希望這些期望、這些訴求能夠有實現的一天,讓往後的家長不用再經歷相同的問題。

 各位家長,不論面對甚麼事情,都不要覺得只有你一個人面對,有很多同路人願意陪著你走,只要你願意講,便會有人願意聆聽!

 李芝融
 2020年9月12日

香港電台第一台

12/09/2020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第五屆傳媒轉型大獎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