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香港家書

簡介

GIST

主持人:張鳳萍

《香港家書》
星期六 09:00-09:20 a.m.

編導:陳顥之、張鳳萍
監製:林嘉瑜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最新

LATEST
26/09/2020

社聯業務總監黃健偉——設立針對性失業援助制度有助扶貧

*標題由編輯所加

Richard:

距離我們上次見面,雖然不到兩年,但過去這一年在香港和全球發生的事,就好像過了十年一樣。經歷了劇裂的社會衝突和新冠肺炎疫情,香港市民的生活起了極大的變化。

 

我記得21年前你來香港協助我們進行香港社會發展的研究時,雖然你發現香港社會發展追不上經濟發展,基層市民分享不到經濟成果,但那時我們去北角熟食街市吃飯,看見那些基層市民在熟食檔工作、吃飯,你仍然會讚嘆香港人的動力,生活雖不容易,但仍能靠勤力拼博謀生。

 

此時此刻,因為疫情關係,食肆生意大受影響,靠這些服務行業謀生的基層市民面臨失業或就業不足。因為由於我現在參與過渡性社會房屋計劃,我即時就可以感受到問題有多嚴重,有些租戶暫時無法交租而要求寛限,也有租戶收入驟降觸發計劃的減租機制,租金降至幾百元,意味著他們的家庭收入,跌至不足四千元。

 

對於這個問題,政府未有對症下藥,一直堅持以綜援制度去處理失業問題。作為一個研究社會政策的教授,你必定明白失業人士不一定長期貧窮,只要能夠幫助他們過渡一時經濟難關,就毋須持續接受政府的經濟援助。

 

綜援的設立是幫助社會上最不能自助的人,申請者須要經過嚴格的資產審查,才可以獲得援助,大部份失業人士根本不合乎申請資格。因此,以綜援來處理失業問題,就等如置他們的困境於不顧,然後待他們把積蓄用盡後再去申請綜援,這無疑是製造更多貧窮人口。

 

要有效保障就業人口收入的穩定性,同時防止他們陷入貧窮的深淵,設立針對失業的援助制度,是一個最為明智的做法。我還記得那年當我說香港沒有失業保險時,你不能相信像我們這種全球化外向型的經濟,竟然沒有任何失業援助制度。我想,如果那時政府設立了失業保險制度,這次疫症來臨,打工仔的收入就可以得到堅實的保障,同時,毋須擔心有天把積蓄吃光,自己會跌入貧窮網。

 

不過,香港人對供款式的社會保險制度有很多誤解,一時三刻要成立一個失業保險制度並不容易,但相信你會認同就算是非供款性的失業援助金計劃,也比依靠綜援為失業人士提供支援,明智得多。因為這種計劃下,只要市民失業,毋須用盡資產,便可以得到現金援助,渡過難關。

 

收入缺乏保障,但基層市民的開支卻不會因此減少,香港人的房屋開支超高,世界聞名。慶幸社聯和社福界三年前踏出了重要的一步,得到公益金支持,試驗由民間供應過渡性社會房屋。社會房屋共享計劃的三年試驗這個月成功完成了,深水埗南昌街的組合社會房屋亦落成入伙,為數以百計的基層住戶大大減輕了租金開支,亦為他們改善居住環境。

 

相對數以十萬計劏房住戶而言,雖然數目不多,但卻促成政府決心定下政策目標,要在三年內提供15,000個過渡性房屋單位,亦預留了50億資金作為發展之用。在公營及私人市場之間開創一條由民間提供社會房屋的路,這條路是走對了,但民間社會始終受制於土地及資源的限制,需要政府幫助。

 

近日,社聯提出了一個新的概念,叫做「社區土地信託」,這是一種由民間主導的社房發展機制,透過跨界別民間平台吸納土地,以信託理念推動項目的發展,增加多類型社會房屋的選擇,建設社區以滿足居民需要。期望政府下月發表的施政報告能夠在失業及房屋問題提出有效措施。

 

據知歐美地方都有不少成功經驗,希望疫情早日結束,我可以去探望你,順道去看看你們當地的成功經驗。

 

祝你身體健康!

 

Anthony

2020年9月26日

26/09/2020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重溫

CATCHUP
07 - 09
2020
香港電台第一台
X

嚴重弱智人士家長協會發言人李芝融——照顧者的壓力 尋求同路人支援

主持人:張鳳萍

*標題由編輯所加

親愛的家長:

 你我未必認識,也未必有相同的遭遇。但當看到葵涌邨智障青年被殺的案件,提醒我們關顧照顧者的壓力,希望以下這些經歷與感受,可以為你帶來一點力量面對未來!

我稱她做殿下的女兒,李彥汶,是個缺乏安全感、極度嚴重智障的孩子,不能以口語表達,也不能自由活動,只可以靠少量聲音與表情來與我溝通。想當日,殿下的產前檢查並無異常,出生後卻確診為罕見病患者,期望與結果的落差令我作為爸爸都不禁問:為何是我?

殿下兩歲前都只能聲嘶力竭的哭叫、頻密的出入醫院,加上與前妻分開及面對經濟困難,多重壓力下我也曾有放棄的念頭。回想她初初入讀小學開始住宿舍,雖然我的照顧壓力減輕,但殿下卻難以適應,每每從家裡回到宿舍,她便通宵哭喊。作為照顧者,為免女兒以為被拋下,所以放工後會去探望。這種壓力轉化成為我加入家長會的動力,幫助有類似經歷的家長。

擔任主席後,花了很多時間學習政策及服務狀況,也陸續收到家長查詢福利及服務事宜。你的孩子多大了?學齡階段的孩子在現時政策下可謂是幸福的一群,社會支援的資源也最多。但看着孩子逐漸長大,你會否也曾擔心他的未來?

 社會福利署資助的成人院舍服務,必須在子女滿15歲後,並乎合4個條件才能開始輪候,但你要有心理準備面對這段漫長的輪候過程。社署今年的數據告訴我們,你需要預留起碼68個月來輪候護理院舍,假設要輪候給予嚴重智障人士的宿舍,更起碼要守候160個月。等待期間,有些家長會用日間服務、家居服務或暫宿服務來支撐,有些家長會選擇自己24小時照顧孩子。現在說來好像雲淡風輕,但實際上,不少家長在子女15歲,接受成人服務評估之時,已進入緊張狀態,身心壓力一直處於高水平,記得接過的家長來電中,約二十人是關於照顧壓力,大部份出現失眠、胃痛、頭痛、情緒低落、食慾不振等情況。如果你也有以上狀況或持續出現負面想法時,找你的服務單位或信任的人傾訴吧。

 另外值得留意的是,現時每個服務銜接階段都沒有適應期,當子女要突然轉換環境。家長也不一定可以到獲派的服務單位參觀,實地了解環境及日常生活狀況,結果有些子女因為環境突變無法適應,出現厭食、自我傷害等行為,曾有子女因此需要轉介到精神科服用藥物壓制,甚至需使用約束物。即便子女無法適應新環境,但基於現行機制沒有「旋轉門」,家長也不能回到舊服務單位再次等候。加上各區服務嚴重不足,非辦公時間有突發需要往往都是求助無門,社署的24小時熱線通常直達留言信箱,而且回覆率低。

 坦白說,如果子女能留在身邊,家長又怎會想讓他們住到院舍?但這關乎到更完整的照顧者支援配套。家長會這數年曾提出過不少建議,政府亦有回應訴求,推出過「嚴重殘疾人士家居照顧服務」、學齡階段的成人服務凍結機制等等。但為了長遠及更完善地處理智障人士的需要,家長會一直建議成立「殘疾人士事務委員會」,持久跟進殘疾社群問題,建立一個包含服務、福利等等的完整政策制度。重推「長遠社會福利規劃」,預視未來社福需求,盡早預留資源及培養人材;制訂「照顧者政策」,讓照顧者安心及持續地照顧家人。

 我們亦一直建議政府按各區殘疾人口需要,提供相應比例的日間、家居、暫宿及院舍服務名額,務求盡量原區生活;加強「家長組織」於政府的角色與支援,讓政策與服務制訂更貼地;設立「侍終假」,讓家人能在至親離世前有些時間專心陪伴;設立第三層「傷殘津貼」,支援極高護理需要的殘疾人士;改善「照顧者津貼」申請門檻,讓所有照顧者真正受惠等,可惜暫時未見寸進。

 關顧家長和特殊需要孩子這些年,更明白家長發聲的力量,就像康橋之家和美林邨的事件,都是靠家長發聲才得到社會廣泛關注。希望這些期望、這些訴求能夠有實現的一天,讓往後的家長不用再經歷相同的問題。

 各位家長,不論面對甚麼事情,都不要覺得只有你一個人面對,有很多同路人願意陪著你走,只要你願意講,便會有人願意聆聽!

 李芝融
 2020年9月12日

香港電台第一台

12/09/2020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第五屆傳媒轉型大獎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