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香港家書

簡介

GIST

主持人:張鳳萍

《香港家書》
星期六 09:00-09:20 a.m.

編導:陳顥之、張鳳萍
監製:林嘉瑜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最新

LATEST
12/06/2021

醫學會前會長方津生——政府不應向特別註冊委員會發出指令

*標題由編輯所加

親愛的欣碩、欣顥、 欣國, 

你們在醫管局服務多年, 總算能謹守崗位,並且會繼續留任作出你們應有的貢獻。 

政府已刊憲修例,容許香港居民在海外認可醫學院畢業,來港於公營醫療機構服務最少5年後,可豁免執業資格試,獲正式註冊並私人執業。 

很多市民還不知自97年,所有海外及大陸醫生一直可透過「有限度註冊」來港在醫管局、衛生署、及兩所大學行醫,無須考任何執業試。有效期為三年,並可一直延續。 

醫務委員會舉辦的醫生執業試,目的是確保醫生質素,但其程度受外界批評過於嚴謹,合格率低。 

香港執照醫生醫學會對是次政府修例公開表達非常遺憾和擔憂。該會302名非本地培訓醫生認為,執業試確保所有非本地畢業生均符合香港的專業標準,有助於維護病人的安全。會方強調,公正、公平的執照考試是獲得在香港執業資格的最合適途徑,對於醫生的長期質素至為重要。 

本港公營醫療系統不勝負荷,早為人所詬病,問題當然不僅限於專業人手短缺。面對人口急劇老化,醫療服務需求、成本和公眾期望不斷攀升,公營醫療系統早到了不能持續發展的地步。 

醫療專業人手統籌並非一門精準科學,而政府引用的醫生人手報告,正是此次修例的重要原因,可靠性則值得質疑。公立醫生現缺709人,到2030年 缺851,而2040年增至1011人, 我都相信。但私營醫生的短缺, 即2030年759位,2040年938 位,卻不知從哪裡來。 

單靠增加醫生數目並不能有效舒緩公營醫療服務輪候時間過長的問題。你們在門診診斷病人患腫瘤要求核磁共振掃描,掃描儀輪候時間兩年。需病人及早入院治療,很多週內沒有床位。患者需非緊急手術,輪候手術室時間又是兩年。你們年輕醫生由於對工作環境和前景感到沮喪而離開醫管局,但你們不要以為轉向私人執業就是玫瑰園。一般的私家醫生,現時有很多不夠工作和病人,原因是15000多西醫中55%在私家執業,但私家病床只得12%,私營醫生對有經濟能力的市民比率遠超公立醫生對普遍市民的比率。保守估算,公立是1比1000,而私營是6.3比1000。加上市民很多有先看中醫的習慣,他們可從一萬多名中醫任由選擇。 

為了縮短輪候時間和充分利用並保留現有公立醫生人手資源,政府必須額外撥款增聘護士、其他醫療輔助人員,並增設病床、手術室、醫學掃描儀、辦公空間、門診設施等等。這說來容易,但始終離不開公私營醫療融資嚴重失衡的根本問題。沒有可持續的有效融資方案,又怎能一時間解決呢? 

在港外醫學院畢業的香港公民,根據其背景,自會選擇是否回港工作。可惜當整體醫生在本地的社會地位面臨嚴重壓抑, 在立法會以及選舉委員會的醫學界代表齊被削減之環境下,若是你們,你會選擇回來服務嗎?  

目前防止公立醫生流失是首要任務,因此我十分贊成政府提出的4項措施:

(1)    挽留醫管局醫生 (包括退休後重聘、聘用兼職醫生、提供更多培訓和晉升機會等);

(2)    促進公私營協作,利用私營界別的容量來減輕公營界別的壓力;

(3)    通過兩個「十年醫院發展計劃」提供 額外病床 和提升所有硬件;

(4)    大力推動基層醫療,有效地減輕所有醫院的使用率。 

政府修例成立特別註冊委員會,負責審查非本地醫學院以批准其畢業生在港執業豁免考試,名單不設上限。成員包括衛生署署長、醫管局行政總裁、醫務委員會主席、醫專主席、兩間醫學院院長,以及由行政長官委任三名醫委會委員及一名其他人士。特別註冊委員會雖然名義在醫務委員會轄下,但無需向該會問責, 而且食物衛生局局長可直接向它的工作發出指令。 

我很歡迎香港人在外地醫學院畢業後回港服務,但我認為政府既成立特別註冊委員會,應該信任它會審慎客觀工作, 不應向它發出指令。此舉是外界指令醫學界確定執業水準,使醫學界失去專業自主,並侵犯《基本法》(第142條) 所保障的專業自主權,這是踐踏香港核心價值。最終,香港人付出的代價會是自己的健康。

 

爸爸

2021年6月12日

12/06/2021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重溫

CATCHUP
04 - 06
2021
香港電台第一台
X

嚴重弱智人士家長協會發言人李芝融——照顧者的壓力 尋求同路人支援

主持人:張鳳萍

*標題由編輯所加

親愛的家長:

 你我未必認識,也未必有相同的遭遇。但當看到葵涌邨智障青年被殺的案件,提醒我們關顧照顧者的壓力,希望以下這些經歷與感受,可以為你帶來一點力量面對未來!

我稱她做殿下的女兒,李彥汶,是個缺乏安全感、極度嚴重智障的孩子,不能以口語表達,也不能自由活動,只可以靠少量聲音與表情來與我溝通。想當日,殿下的產前檢查並無異常,出生後卻確診為罕見病患者,期望與結果的落差令我作為爸爸都不禁問:為何是我?

殿下兩歲前都只能聲嘶力竭的哭叫、頻密的出入醫院,加上與前妻分開及面對經濟困難,多重壓力下我也曾有放棄的念頭。回想她初初入讀小學開始住宿舍,雖然我的照顧壓力減輕,但殿下卻難以適應,每每從家裡回到宿舍,她便通宵哭喊。作為照顧者,為免女兒以為被拋下,所以放工後會去探望。這種壓力轉化成為我加入家長會的動力,幫助有類似經歷的家長。

擔任主席後,花了很多時間學習政策及服務狀況,也陸續收到家長查詢福利及服務事宜。你的孩子多大了?學齡階段的孩子在現時政策下可謂是幸福的一群,社會支援的資源也最多。但看着孩子逐漸長大,你會否也曾擔心他的未來?

 社會福利署資助的成人院舍服務,必須在子女滿15歲後,並乎合4個條件才能開始輪候,但你要有心理準備面對這段漫長的輪候過程。社署今年的數據告訴我們,你需要預留起碼68個月來輪候護理院舍,假設要輪候給予嚴重智障人士的宿舍,更起碼要守候160個月。等待期間,有些家長會用日間服務、家居服務或暫宿服務來支撐,有些家長會選擇自己24小時照顧孩子。現在說來好像雲淡風輕,但實際上,不少家長在子女15歲,接受成人服務評估之時,已進入緊張狀態,身心壓力一直處於高水平,記得接過的家長來電中,約二十人是關於照顧壓力,大部份出現失眠、胃痛、頭痛、情緒低落、食慾不振等情況。如果你也有以上狀況或持續出現負面想法時,找你的服務單位或信任的人傾訴吧。

 另外值得留意的是,現時每個服務銜接階段都沒有適應期,當子女要突然轉換環境。家長也不一定可以到獲派的服務單位參觀,實地了解環境及日常生活狀況,結果有些子女因為環境突變無法適應,出現厭食、自我傷害等行為,曾有子女因此需要轉介到精神科服用藥物壓制,甚至需使用約束物。即便子女無法適應新環境,但基於現行機制沒有「旋轉門」,家長也不能回到舊服務單位再次等候。加上各區服務嚴重不足,非辦公時間有突發需要往往都是求助無門,社署的24小時熱線通常直達留言信箱,而且回覆率低。

 坦白說,如果子女能留在身邊,家長又怎會想讓他們住到院舍?但這關乎到更完整的照顧者支援配套。家長會這數年曾提出過不少建議,政府亦有回應訴求,推出過「嚴重殘疾人士家居照顧服務」、學齡階段的成人服務凍結機制等等。但為了長遠及更完善地處理智障人士的需要,家長會一直建議成立「殘疾人士事務委員會」,持久跟進殘疾社群問題,建立一個包含服務、福利等等的完整政策制度。重推「長遠社會福利規劃」,預視未來社福需求,盡早預留資源及培養人材;制訂「照顧者政策」,讓照顧者安心及持續地照顧家人。

 我們亦一直建議政府按各區殘疾人口需要,提供相應比例的日間、家居、暫宿及院舍服務名額,務求盡量原區生活;加強「家長組織」於政府的角色與支援,讓政策與服務制訂更貼地;設立「侍終假」,讓家人能在至親離世前有些時間專心陪伴;設立第三層「傷殘津貼」,支援極高護理需要的殘疾人士;改善「照顧者津貼」申請門檻,讓所有照顧者真正受惠等,可惜暫時未見寸進。

 關顧家長和特殊需要孩子這些年,更明白家長發聲的力量,就像康橋之家和美林邨的事件,都是靠家長發聲才得到社會廣泛關注。希望這些期望、這些訴求能夠有實現的一天,讓往後的家長不用再經歷相同的問題。

 各位家長,不論面對甚麼事情,都不要覺得只有你一個人面對,有很多同路人願意陪著你走,只要你願意講,便會有人願意聆聽!

 李芝融
 2020年9月12日

香港電台第一台

12/09/2020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第五屆傳媒轉型大獎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