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香港家書

簡介

GIST

主持人:張鳳萍

《香港家書》
星期六 09:00-09:20 a.m.

編導:陳顥之、張鳳萍
監製:林嘉瑜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最新

LATEST
06/03/2021

嶺南大學社會學及社會政策系助理教授歐陽達初——政府有條件增加資源應對失業潮 保障市民生計

*標題由編輯所加

各位在生活裡掙扎的香港市民:

我相信很多人跟我一樣,在面對疫情帶來的經濟蕭條、政治自由受到嚴重挑戰的時間,大家都感到徬徨不安。特別是經歷失業的打工仔女,更加百上加斤。

世界上有很多地方同我們的遭遇很接近,國際勞工組織在年初發表報告,回顧了去年不同國家受疫情影響的就業狀況,原來世界上超過93%工人所在的地區,出現不同程度的工作場所關閉,全球流失了大約8.8%的總工時,等同2億5千萬份全職工作,大約是2009年金融海嘯後的4倍,酒店、飲食、文化、零售是重災區。比較來說,歐洲及亞洲的就業損失較美洲相對為輕,因為她們有較強的政策維持職位,例如政府對企業僱員的直接資助等。她們亦有較全面的收入保障,減低工人因為失業帶來的收入損失。它告訴我們,疫情的影響雖是全球性,但各國政府的應對政策對減弱這些影響仍舉足輕重。國際勞工組織就建議四大支柱,保障工人及基層市民的生計,包括刺激經濟與就業、支持收入保障及保留企業員工、維護在職人士的權益,以及促進不同持份者的參與。

而香港,就在剛推出的財政預算案中提出了針對失業人士的「個人特惠貸款」。雖為部分有周轉需要的失業人士提供多一個選擇,但問題是這個措施的背景,是政府拒絕接納民間、學界的意見,設立新的或是臨時的失業援助制度。當我聽到這個政策時,的確感到錯愕及失望。似乎政府將社會保障不足的問題,化約成為個人的債務問題,將責任推卸給廿多萬名失業工人。

政府可能參考了中小企貸款計劃,照辦煮碗地放在失業人士身上。借貸對企業做生意來說可能是常態,但是對失業人士來說卻可能是要面對不少風險。財經事務及庫務局長許正宇,曾提及預期的壞賬率是25%,即大約四份之一個案都可能無力償還。其實失業人士在借貸一年後,需要償還本金利息,否則要面對銀行追數及破產的可能。整體來說,政府沒有為失業人士提供最好、最有保障的政策,反而提供了最差的選擇:以個人債務、透支未來的方法,來處理失業人士開飯的問題,並不是保障失業人士的有效措施。我認為以政府的能力,可以做到的絕不止這些。

當然,每當提及失業援助金時,政府總有不同的理由推塘,最近就認為引入短期失業救濟,可能與現行措施重疊。究竟現行有什麼招數?原來就是指失業綜援放寬資產限額,以及調低在職家庭津貼的工時要求。但事實上,絕大部份的失業人士都沒有申請或不合資格申請。2020年年底大約有20000名失業綜援的受助人,而第四季的失業人士為245800人,即失業綜援只能覆蓋約7.7%的失業人士。除此之外,政府亦將在職家庭津貼的工作時間,暫時調低至72小時,希望支持到一些工時遭削減的在職家庭。

平情而論,放寬這兩個以扶貧作為目標的福利制度,的確可幫助部份身處資格邊緣的家庭獲得支援。但這兩個制度的性質,並不是要於短期內維持失業人士的購買力,即使稍為降低申請門檻,亦只能為身陷貧窮或接近貧窮的失業及就業不足家庭,提供安全網。更加不用提及這些需要審查的福利,長期都帶有標籤及申請的行政問題,而政府過去亦未有積極釐清大眾對這些制度的偏見和誤解,以至難以為失業人士提供適切的保障。所以,每當政府說已提供足夠的措施時,我總是覺得得啖笑。

綜觀今年的財政預算案,政府似乎相信只要控制疫情,市道自然復甦,失業率就會見頂,所以不會再有去年反週期政策的力道。雖然今年財政司司長都是維持赤字預算,但規模很明顯較去年細。如果計算赤字佔本地生產總值的比例,上個財政年度差不多是9%,而未來一年則是大約3.6%,仍低於01/02年度的4.8%。其實這兩年的赤字可說是偶然性的財赤,並不代表我們整體出現結構性財赤。而財政儲備本身就是用來應對危機,所以在經濟衰退時使用公共資源,保障市民的生計,絕對是用得其所。

可能不少市民擔心,政府的經常性開支,特別是社會福利開支,好像不斷增加,會否拖垮整體公共財政?我認為大家不需過慮,相比很多西方國家,我們的政府開支比例仍然較細,負債有限,更不用說財政儲備。反而要留意的是,我們在未來幾年會進入所謂「財政鞏固期」,即是要滅赤。究竟政府會否向公共服務開刀或帶頭減薪?我希望所有市民一起,盡我們的努力,監察政府的施政,維護基層市民的權益。

 

歐陽達初敬上

2021年3月6日

06/03/2021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重溫

CATCHUP
01 - 03
2021
香港電台第一台
X

香港水務安全學會會長陳漢輝——如何應對疑似排水系統引發的感染

主持人:張鳳萍

*標題由編輯所加

家浚:

你去了美國深造不經不覺己有半年,從霍普金斯大學的統計數字顯示,美國的感染數字每日平均都新增二三十萬宗,你應倍加小心防疫啊!

反觀香港,疫情相對溫和,但不斷反覆。從你離開時每天少於十宗確診,到第三、第四波疫情時每天可高達過百宗確診。而近幾個月頻頻出現懷疑大廈的排水系統引發的感染過案,令人非常擔心,受影響的樓宇內的居民,更是人心惶惶。電視見到早期有居民星夜撤出受影響的大廈,到親友地方暫住,情況混亂及狼狽,而近日政府有鑒於病毒可能因此擴散,更修例限制居民撤出及外人進入,並強制要求住客及逗留在該大廈超過兩小時的人士送往檢疫。

去年七月,有幾位資深工程師,看見排水系統問題的嚴重性,邀請我一起成立香港水務安全學會,並擔當會長,希望招攬在水務範疇的專業人士集思廣益、共謀對策,協助解決這些排水系統問題。

你在香港長大,深明香港的居住環境狹窄而衍生很多當初不能預見的問題。2003年SARS時,淘大花園有住客在浴室開抽氣扇,卻沒想到地台和企缸的去水口只通過一U型聚水器接連到排水渠,而香港大部份的排水系統是採用單管式,即糞便和其他污水共用一條水渠。亦沒想到這聚水器的水封要經常添水,若一旦乾涸,同一條排水渠會因某一樓層有人受感染,其糞便排出的病毒,會有可能令整條排水渠充積病毒。而浴室的抽氣扇,正好令關閉的浴室出現負壓,病毒便可能抽入浴室內,感染室內人士。曾有討論建議將單管的排水系統改成雙管式,即將糞渠和污水渠分開,減低交叉污染的風險,但因為某些所謂成本效益原因擱置。SARS在三個月內不知不覺地消失,市民好像都忘記了SARS的教訓。

這幾個月所帶出的問題可以歸納成五點:1) 樓宇日久失修,缺乏定期維修保養。排水系統的喉管老化,特別是喉管多採用聚乙烯物料,在紫外光的長期照射下加速老化,不時出現滲水漏氣情況,從排水渠接駁口的水痕或接駁口長出青苔就可見一斑。2) 居民不當改動喉管。例如更換坐厠後,沒有按屋宇署規定接駁好反虹吸管,或乾脆拆掉反虹吸管,沒想到反虹吸管是要平衡沖廁時會對處於低層住客造成瞬間氣壓改變,很可能使低層住客的水封失效。亦有居民改動坐厠的位置,令坐厠的去水管不按原先的管道妥善接入糞渠,令致接駁到排水喉的地方容易出現裂縫。3) 通氣管在屋頂沒有適當放置。當出現擾流效應時,便有可能將病毒帶入高層的室內。4) 香港大部份樓宇的設計,都將浴室和廚房的廢熱氣排到一處半開放式天井,造成煙囪效應。將熱廢氣往上升,即任何上層房間,包括浴室和廚房的窗戶通往該天井,當開窗後便有可能吸入這些廢氣,包括潛藏的病毒。5) 劏房業主往往在非常狹窄的環境下加建廁所,並改動去水渠管,由於喉管長度所限,排水支管沒有適當的斜度,容易造成淤塞及喉管爆裂,更有拆掉反虹吸管。另外,環境衛生極其惡劣,缺乏定期清潔,梯間和走廊缺乏通風,病毒一旦出現便難於消散。

政府現正努力於入境防疫、加強檢測、追蹤本地源頭患者、強制檢測、加強教育宣傳等等,但面對無日無之的排水系統問題,似乎缺乏良策。畢竟,排水系統的安全隱患不是今天才出現,只是沒有今次的疫情,便沒有人關心理會,SARS 就是一個好例子。

我認為,從短、中、長線方面,政府應連同大廈業主立案法團、小業主及個別住戶同心合力,消除這些隱患。我會建議設立類似持牌水喉匠的制度,要求所有排水系統的維修保養工作必須由合資格工人進行。另外要嚴格執行排水系統修葺令,對大型違規業主進行檢控。 第三,以先自願後強制方式,要求樓齡超過十年的大廈每五年由合資人士檢查及維修保養排水系统,即類似強制檢查鋁窗的做法。再者,考慮新建樓宇採用雙管排水系統,既可將污水循環再用,又可減低交叉污染風險,政府現時在安達臣道的公型房屋便是採用雙管系統,證實是可行的。第五,設置自願參與建築物排水系統安全計劃,即類似建築物水安全計劃的做法。最後,檢討建築物條例,包括半開放天井的濶度、排水系統的大小和維修空間等。當然也要管制劏房的使用,包括走廊和梯間的通風。

 

我今次寫到這裡,祝你早日深造歸來  !                                                                                                                   

 

爸爸

2021年1月23日

香港電台第一台

23/01/2021 - 足本 Full (HKT 11:04 - 11:25)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第五屆傳媒轉型大獎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