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香港家書

簡介

GIST

主持人:張鳳萍

《香港家書》
星期六 09:00-09:20 a.m.

編導:陳顥之、張鳳萍
監製:林嘉瑜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最新

LATEST
12/06/2021

醫學會前會長方津生——政府不應向特別註冊委員會發出指令

*標題由編輯所加

親愛的欣碩、欣顥、 欣國, 

你們在醫管局服務多年, 總算能謹守崗位,並且會繼續留任作出你們應有的貢獻。 

政府已刊憲修例,容許香港居民在海外認可醫學院畢業,來港於公營醫療機構服務最少5年後,可豁免執業資格試,獲正式註冊並私人執業。 

很多市民還不知自97年,所有海外及大陸醫生一直可透過「有限度註冊」來港在醫管局、衛生署、及兩所大學行醫,無須考任何執業試。有效期為三年,並可一直延續。 

醫務委員會舉辦的醫生執業試,目的是確保醫生質素,但其程度受外界批評過於嚴謹,合格率低。 

香港執照醫生醫學會對是次政府修例公開表達非常遺憾和擔憂。該會302名非本地培訓醫生認為,執業試確保所有非本地畢業生均符合香港的專業標準,有助於維護病人的安全。會方強調,公正、公平的執照考試是獲得在香港執業資格的最合適途徑,對於醫生的長期質素至為重要。 

本港公營醫療系統不勝負荷,早為人所詬病,問題當然不僅限於專業人手短缺。面對人口急劇老化,醫療服務需求、成本和公眾期望不斷攀升,公營醫療系統早到了不能持續發展的地步。 

醫療專業人手統籌並非一門精準科學,而政府引用的醫生人手報告,正是此次修例的重要原因,可靠性則值得質疑。公立醫生現缺709人,到2030年 缺851,而2040年增至1011人, 我都相信。但私營醫生的短缺, 即2030年759位,2040年938 位,卻不知從哪裡來。 

單靠增加醫生數目並不能有效舒緩公營醫療服務輪候時間過長的問題。你們在門診診斷病人患腫瘤要求核磁共振掃描,掃描儀輪候時間兩年。需病人及早入院治療,很多週內沒有床位。患者需非緊急手術,輪候手術室時間又是兩年。你們年輕醫生由於對工作環境和前景感到沮喪而離開醫管局,但你們不要以為轉向私人執業就是玫瑰園。一般的私家醫生,現時有很多不夠工作和病人,原因是15000多西醫中55%在私家執業,但私家病床只得12%,私營醫生對有經濟能力的市民比率遠超公立醫生對普遍市民的比率。保守估算,公立是1比1000,而私營是6.3比1000。加上市民很多有先看中醫的習慣,他們可從一萬多名中醫任由選擇。 

為了縮短輪候時間和充分利用並保留現有公立醫生人手資源,政府必須額外撥款增聘護士、其他醫療輔助人員,並增設病床、手術室、醫學掃描儀、辦公空間、門診設施等等。這說來容易,但始終離不開公私營醫療融資嚴重失衡的根本問題。沒有可持續的有效融資方案,又怎能一時間解決呢? 

在港外醫學院畢業的香港公民,根據其背景,自會選擇是否回港工作。可惜當整體醫生在本地的社會地位面臨嚴重壓抑, 在立法會以及選舉委員會的醫學界代表齊被削減之環境下,若是你們,你會選擇回來服務嗎?  

目前防止公立醫生流失是首要任務,因此我十分贊成政府提出的4項措施:

(1)    挽留醫管局醫生 (包括退休後重聘、聘用兼職醫生、提供更多培訓和晉升機會等);

(2)    促進公私營協作,利用私營界別的容量來減輕公營界別的壓力;

(3)    通過兩個「十年醫院發展計劃」提供 額外病床 和提升所有硬件;

(4)    大力推動基層醫療,有效地減輕所有醫院的使用率。 

政府修例成立特別註冊委員會,負責審查非本地醫學院以批准其畢業生在港執業豁免考試,名單不設上限。成員包括衛生署署長、醫管局行政總裁、醫務委員會主席、醫專主席、兩間醫學院院長,以及由行政長官委任三名醫委會委員及一名其他人士。特別註冊委員會雖然名義在醫務委員會轄下,但無需向該會問責, 而且食物衛生局局長可直接向它的工作發出指令。 

我很歡迎香港人在外地醫學院畢業後回港服務,但我認為政府既成立特別註冊委員會,應該信任它會審慎客觀工作, 不應向它發出指令。此舉是外界指令醫學界確定執業水準,使醫學界失去專業自主,並侵犯《基本法》(第142條) 所保障的專業自主權,這是踐踏香港核心價值。最終,香港人付出的代價會是自己的健康。

 

爸爸

2021年6月12日

12/06/2021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重溫

CATCHUP
04 - 06
2021
香港電台第一台
X

香港水務安全學會會長陳漢輝——如何應對疑似排水系統引發的感染

主持人:張鳳萍

*標題由編輯所加

家浚:

你去了美國深造不經不覺己有半年,從霍普金斯大學的統計數字顯示,美國的感染數字每日平均都新增二三十萬宗,你應倍加小心防疫啊!

反觀香港,疫情相對溫和,但不斷反覆。從你離開時每天少於十宗確診,到第三、第四波疫情時每天可高達過百宗確診。而近幾個月頻頻出現懷疑大廈的排水系統引發的感染過案,令人非常擔心,受影響的樓宇內的居民,更是人心惶惶。電視見到早期有居民星夜撤出受影響的大廈,到親友地方暫住,情況混亂及狼狽,而近日政府有鑒於病毒可能因此擴散,更修例限制居民撤出及外人進入,並強制要求住客及逗留在該大廈超過兩小時的人士送往檢疫。

去年七月,有幾位資深工程師,看見排水系統問題的嚴重性,邀請我一起成立香港水務安全學會,並擔當會長,希望招攬在水務範疇的專業人士集思廣益、共謀對策,協助解決這些排水系統問題。

你在香港長大,深明香港的居住環境狹窄而衍生很多當初不能預見的問題。2003年SARS時,淘大花園有住客在浴室開抽氣扇,卻沒想到地台和企缸的去水口只通過一U型聚水器接連到排水渠,而香港大部份的排水系統是採用單管式,即糞便和其他污水共用一條水渠。亦沒想到這聚水器的水封要經常添水,若一旦乾涸,同一條排水渠會因某一樓層有人受感染,其糞便排出的病毒,會有可能令整條排水渠充積病毒。而浴室的抽氣扇,正好令關閉的浴室出現負壓,病毒便可能抽入浴室內,感染室內人士。曾有討論建議將單管的排水系統改成雙管式,即將糞渠和污水渠分開,減低交叉污染的風險,但因為某些所謂成本效益原因擱置。SARS在三個月內不知不覺地消失,市民好像都忘記了SARS的教訓。

這幾個月所帶出的問題可以歸納成五點:1) 樓宇日久失修,缺乏定期維修保養。排水系統的喉管老化,特別是喉管多採用聚乙烯物料,在紫外光的長期照射下加速老化,不時出現滲水漏氣情況,從排水渠接駁口的水痕或接駁口長出青苔就可見一斑。2) 居民不當改動喉管。例如更換坐厠後,沒有按屋宇署規定接駁好反虹吸管,或乾脆拆掉反虹吸管,沒想到反虹吸管是要平衡沖廁時會對處於低層住客造成瞬間氣壓改變,很可能使低層住客的水封失效。亦有居民改動坐厠的位置,令坐厠的去水管不按原先的管道妥善接入糞渠,令致接駁到排水喉的地方容易出現裂縫。3) 通氣管在屋頂沒有適當放置。當出現擾流效應時,便有可能將病毒帶入高層的室內。4) 香港大部份樓宇的設計,都將浴室和廚房的廢熱氣排到一處半開放式天井,造成煙囪效應。將熱廢氣往上升,即任何上層房間,包括浴室和廚房的窗戶通往該天井,當開窗後便有可能吸入這些廢氣,包括潛藏的病毒。5) 劏房業主往往在非常狹窄的環境下加建廁所,並改動去水渠管,由於喉管長度所限,排水支管沒有適當的斜度,容易造成淤塞及喉管爆裂,更有拆掉反虹吸管。另外,環境衛生極其惡劣,缺乏定期清潔,梯間和走廊缺乏通風,病毒一旦出現便難於消散。

政府現正努力於入境防疫、加強檢測、追蹤本地源頭患者、強制檢測、加強教育宣傳等等,但面對無日無之的排水系統問題,似乎缺乏良策。畢竟,排水系統的安全隱患不是今天才出現,只是沒有今次的疫情,便沒有人關心理會,SARS 就是一個好例子。

我認為,從短、中、長線方面,政府應連同大廈業主立案法團、小業主及個別住戶同心合力,消除這些隱患。我會建議設立類似持牌水喉匠的制度,要求所有排水系統的維修保養工作必須由合資格工人進行。另外要嚴格執行排水系統修葺令,對大型違規業主進行檢控。 第三,以先自願後強制方式,要求樓齡超過十年的大廈每五年由合資人士檢查及維修保養排水系统,即類似強制檢查鋁窗的做法。再者,考慮新建樓宇採用雙管排水系統,既可將污水循環再用,又可減低交叉污染風險,政府現時在安達臣道的公型房屋便是採用雙管系統,證實是可行的。第五,設置自願參與建築物排水系統安全計劃,即類似建築物水安全計劃的做法。最後,檢討建築物條例,包括半開放天井的濶度、排水系統的大小和維修空間等。當然也要管制劏房的使用,包括走廊和梯間的通風。

 

我今次寫到這裡,祝你早日深造歸來  !                                                                                                                   

 

爸爸

2021年1月23日

香港電台第一台

23/01/2021 - 足本 Full (HKT 11:04 - 11:25)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第五屆傳媒轉型大獎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