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開卷樂

簡介

GIST

主持人:馮傑、鄭政恆、黃怡

開拓文字新國度,帶來閱讀新感覺;《開卷樂》帶領大家走進文字世界,分享閱讀樂趣。

《開卷樂》
逢星期六 9:30pm - 10pm
香港電台第二台播出

香港電台文教組製作

最新

LATEST
18/09/2021
相片集
相片集

《一個可以活下去的世界,是可能的》 ︳嘉賓:蘇苑姍(作者)

|
「至於努力的意義,我們無法衡量,也不能衡量,讓疼痛自行解釋生命吧。」

疾病作為一種最私密的身體經驗,那些抽象感受不容易與他人分享,亦難以被理解。更多時候,艱苦的經驗會被簡化為無痛的勵志故事,削去疾病本質,失去了疾病的真實性。蘇苑姍是青年作家、浸大中文系畢業生、文學評論者,然而佔據她生命更長的,是長期病患者的身份。蘇苑姍從小學開始惡疾纏身,定時須入院輸血。蘇苑姍說,她從來沒有想過能完成此書,書名《一個可以活下去的世界,是可能的》看似滿懷希望,然而一切卻因絕望而起。從小面對死亡命題的她,在兩年半前見證男朋友因不公義而身亡。茫然成為了活下去的人,她決定下筆將生命的種種書寫下來,作為保留他的方法,思考能活下去的世界可以如何。

他們的疾病書寫

在主流文化中,關於疾病的故事,往往要光明勵志才符合大眾的期望。但作為病者,蘇苑姍卻不能在那些作品中找到共鳴。蘇苑姍更傾向以文學的方式呈現疾病,她相信文學的本質不能避開沉重和黑暗面,文學真實地打開艱難的生命經驗,才能有更多的面向去看人性是甚麼、生命是甚麼。她喜歡西西的《哀悼乳房》、李智良的《房間》、盧勁馳的《在熾烈的日光下我所誤讀的一切》,在這些真實的書寫中,她看到文學的力量所在,正是處理生命中黑暗和複雜,那種不很光明的力量。

對於蘇苑姍,書寫和閱讀文學是必需的。她的個性是遇到甚麼都不會避,何況她的問題是不能逃避的。而文學創作是她沉澱和提取力量的過程,在過程中不能欺騙自己,像對著未知的海,找條活路給自己走下去。這是她活下去的方式。

坦誠的疼痛與寂寞

《一個可以活下去的世界,是可能的》是散文集,篇中穿插著不同時間寫的文字碎塊。從文字的斷面,我們能理解,她當下身體和精神狀態,容許著她書寫怎樣的短篇文字。讓人更深刻的,是她坦誠地書寫疼痛與疾病相關的遭遇。她擅長將身體感覺作精準的比喻,而且帶有一份文藝的精美。例如她細說抽骨髓的針鑽入身體時那觸覺和聽覺的細節,治療時凍得天花板像落雪等等意像。她形容「痛楚爬滿神經,像一隻突然爬行的螃蟹,從腳趾一路爬向腦袋,在顱內四壁亂衝亂撞,突然把我鉗住,那痛,完全超出我的經驗,難怪,癌症的英文名稱又解作蟹。」沒想到,巨蟹座的英文「Cancer」與癌症英文「cancer」原來如此相關。

這些書寫,一方面能把很難和身邊人分享的身體經驗,翻譯成大家可以明白的文字,另一方面也是為了自己,這是她應付痛的方法,疼痛時像由另一個鏡頭望著床上的自己,試著把身心抽離。而發燒是最貼近內心的自己,迷迷糊糊的意識會有很多文字走出來。

這些生命經驗在這個時代,它的意義超越了一個人的生死。蘇苑姍說,這段時間經常有人話「鬥長命,唔好死」,她相信信念的延續才是生命。「希望大家揭開這本書時一起經歷一段有血有肉的真實,也可以克服各自面對的難關。將痛擺出來,並不是想否定或削弱生命,反而讓生命更有價值,沒有人會走過一件大事而不留下痕跡,留下痕跡亦不是停在過去,而是要思考將來,怎樣才是更好的世界,可以的話給一些力量大家,彼此一齊撐住。」
|

18/09/2021 - 足本 Full (HKT 21:30 - 22:00)

預告

UPCOMING
25/09/2021
相片集
相片集

《愛在瘟疫時》 ︳嘉賓:何福仁(作者)

|
【開卷樂】當詩歌和生活對話--《愛在瘟疫時》詩集

不知不覺間,我們已進入了一個瘟疫時代,起初人們估計疫情期間是數以月計,想不到現在已過了六百多天。每一個人的生活也被疫情改變了,很多作家都寫下了不少關於疫情的篇章和作品。本地詩人何福仁也不例外,而他洋洋灑灑寫成了一本詩集,收錄了五十首關於疫情的詩,在今年春天出版,詩集名稱為《愛在瘟疫時》。

似貓的詩歌

何福仁說,近年小說當道,「近五十年,小說像殖民一樣不斷擴張領土,為什麼詩不能反攻呢?」他形容小說像狗,是由人養的,可以呼之則來揮之則去;而詩歌則像貓,來的時候可能是有求於他,或是覺得你很有趣。貓就是這樣,本性自由,又難以捉摸,何福仁覺得詩歌也不應該被太多理論限制著,在同一個主題之中,也可以用不同方法去寫。《愛在瘟疫時》裏的詩歌,從取題到表現手法,也看到詩歌活潑的一面,「面對疫情,要不斷洗手,但文類潔癖則不可有,一無束縛,要怎樣寫就怎樣寫。」詩歌有很多種可能性,這也正是文學藝術生生不息的原因。

防毒面具與詩經

何福仁在詩集的後記提及「病毒是我們的長輩,比人類的歷史悠久」。病毒本身已是一種作為經典的存在,人類在時間長流中重覆又重覆地面對它們,正如把一本經典一讀再讀,每次重讀也會有新的領悟。何福仁喜歡讀中西經典,在疫情初期留家避疫,有更多時間將經典慢讀。在詩集裏,有很多作品也是與中國和外國詩歌、甚至畫作作文本對話,例如第一首<愛在瘟疫時>,就轉化了莎士比亞十四行詩的格式,富有閱讀趣味。而<豈若無衣>一詩,「上陣了,怎能說沒有防毒面具/讓我的和你共用/病毒已經瀰漫,戴上/也沒有意思/就打開城門吧/我們反守為攻」則是借用了詩經裏<無衣>一詩的概念,比喻疫情初期時,大家也沒有足夠的防疫裝備,就算古代的戰士裝備不足,仍然互相支持,堅持上陣,就如香港人會互相捐贈物資,自律地對抗疫情。

廁紙與樹洞

疫情滲入在生活的每一個面向,有正面的、自然也有負面的、甚至有荒謬的事情。詩集順時序紀錄了五十個疫情期間的畫面。在香港地,有人守望相助分享物資,也有人搶劫廁紙。<瘋劫>一詩中,詩人用幽默的眼光,模仿大盗的口吻,記下這真實卻又富戲劇性的一幕。

疫情是大眾的事,也是個人的事,各人的心境有不同的領受。何福仁曾把詩集給西西看,西西說最喜歡《樹洞-詠石濤<老樹空山一坐四十小劫>》一詩,詩人將避疫的生活聯想到古人在老樹空山修行的情景。石濤是清初畫家,詩作對上了他的名畫,「你難道不怕蟲蛇鼠蟻/以為挨一段日子好歹/就適應了?你是不是想走出自己的畫外?」西西說喜歡它簡單,平實的文字和貼地題材。也許,再平淡枯燥的疫情生活,只要心中有趣味,也可過得詩意盎然。
|

重溫

CATCHUP
07 - 09
2021
香港電台第二台

18/09/2021

11/09/2021

04/09/2021

28/08/2021

21/08/2021

14/08/2021

07/08/2021

31/07/2021

X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第五屆傳媒轉型大獎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