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簡介

GIST

香港人道年奬2021得獎人分享

最新

LATEST
18/06/2022

任卓昇醫生出身於基層家庭,父母以身教培養出他刻苦耐勞、堅毅不屈的性格。他在求學時期受到基督教信仰及一名眼科醫生的啟蒙,立志成為眼科醫生,幫助患有眼疾的人重見光明。

任醫生認為每個人都應該享有看得見世界的基本權利,不應該受到社會地位、家庭環境或種族等因素所影響。然而,不少基層家庭的父母對護眼的意識不足,亦缺乏資源為小朋友安排眼科檢查,導致無法及時辨識小朋友的眼疾問題,錯過了治療的黃金期:「小朋友的眼睛在八歲前仍然處於發育階段,若能及早發現眼疾問題,可以大大提升治癒的機會,他們的生命亦會因此而改寫。」

作為一位醫者,任醫生明白並不是每位病人都能夠治癒,但他認為自己可以為病人做多一步:「我曾經診治過一位患有先天性眼底病變的六歲小孩,當時他只餘下一成的視力,由於這個病暫時未有有效嘅治療方法,我知道他終有一天會完全失明,但我仍然希望可以盡力幫助他。」

任醫生在2015年發起「香港中文大學香港兒童眼科計劃」(現第三階段命名為「香港中文大學賽馬會瞳心童行計劃」),為6至8歲的基層家庭兒童,提供免費和全面的眼科檢查,任醫生和團隊亦已舉辦超過300場健康教育講座,希望能夠將護眼的訊息及重要性灌輸給不同界別的人士,幫助基層兒童及早識別眼疾問題並進行治療。計劃推出至今七年,已服務超過三萬個基層家庭。

人道精神就是以憐憫之心,盡心盡意去幫助有需要的人。

重溫

CATCHUP
06
2022
RTHK 31
  • 香港人道年奬2021 得獎人分享-任卓昇醫生

    香港人道年奬2021 得獎人分享-任卓昇醫生

    任卓昇醫生出身於基層家庭,父母以身教培養出他刻苦耐勞、堅毅不屈的性格。他在求學時期受到基督教信仰及一名眼科醫生的啟蒙,立志成為眼科醫生,幫助患有眼疾的人重見光明。

    任醫生認為每個人都應該享有看得見世界的基本權利,不應該受到社會地位、家庭環境或種族等因素所影響。然而,不少基層家庭的父母對護眼的意識不足,亦缺乏資源為小朋友安排眼科檢查,導致無法及時辨識小朋友的眼疾問題,錯過了治療的黃金期:「小朋友的眼睛在八歲前仍然處於發育階段,若能及早發現眼疾問題,可以大大提升治癒的機會,他們的生命亦會因此而改寫。」

    作為一位醫者,任醫生明白並不是每位病人都能夠治癒,但他認為自己可以為病人做多一步:「我曾經診治過一位患有先天性眼底病變的六歲小孩,當時他只餘下一成的視力,由於這個病暫時未有有效嘅治療方法,我知道他終有一天會完全失明,但我仍然希望可以盡力幫助他。」

    任醫生在2015年發起「香港中文大學香港兒童眼科計劃」(現第三階段命名為「香港中文大學賽馬會瞳心童行計劃」),為6至8歲的基層家庭兒童,提供免費和全面的眼科檢查,任醫生和團隊亦已舉辦超過300場健康教育講座,希望能夠將護眼的訊息及重要性灌輸給不同界別的人士,幫助基層兒童及早識別眼疾問題並進行治療。計劃推出至今七年,已服務超過三萬個基層家庭。

    人道精神就是以憐憫之心,盡心盡意去幫助有需要的人。

    18/06/2022
  • 香港人道年奬2021 得獎人分享-謝美兒博士

    香港人道年奬2021 得獎人分享-謝美兒博士

    謝美兒博士一直專注於輔導和教育工作。2017年,她看到有父母因不能領回未滿24周的流產胎兒而情緒崩潰的新聞,經歷過同樣傷痛的她深受觸動,於是決心要突破這個困局。

    一直以來,本港沿用舊有慣例,會將未滿24周的流產胎兒當作「醫療廢物」處理。謝美兒認為胎兒不論生死也是我們的孩子,於是她成立了「小BB安息關注組」,進行研究、游說及倡議等工作。她多次向政府作出詳細建議,包括給流產胎埋置和火化的設施等,過程一點都不容易:「我很感謝家人和很多好朋友與我同行,能不分政治及宗教立場,一起去商討和推動,以及社會上不同界別,包括教育、社福、宗教和醫護界等過萬人士的聯署支持。」

    過去幾年,謝美兒用盡了她的專長,從不間斷地進行很多教育和輔導工作,也幫助了不少失胎父母完成心願。她深信能讓流產胎得到安息地,是對生命的基本尊重,也是幫助父母放下傷痛的有效方法。

    經過鍥而不捨的努力,她最終獲得社會和政府認同,全力以赴地為流產胎提供設施,象徵對小生命永遠關愛的「永愛園」於2019年落成,亦隨著流產胎火化設施快將落成,本港將不會再有流產胎兒被送到堆填區:「看著一個又一個給流產胎兒使用的設施陸續落成,過程中充滿了香港人內心的關愛和人道精神,實在很感動。」

    人道精神就是一個信念,鍥而不捨為這信念堅持到底。

    17/06/2022
  • 香港人道年奬2021 得獎人分享-梁國成

    香港人道年奬2021 得獎人分享-梁國成

    梁國成小時候患有哮喘,在老師的支持和鼓勵下加入了籃球隊,在不斷的努力鍛鍊下,除了愛上籃球這項運動,體能亦得到改善,及後更成為香港男子籃球代表隊成員,開創不一樣的人生:「我們不要小看小朋友的能力,他們很多時只是欠缺一些機會,我很希望透過籃球運動幫助基層小朋友重拾自信,重燃對生命的希望。」
    大學畢業後,梁國成當上運動員之餘,亦執起教鞭。在教學生涯中,他曾接觸過一位留宿於「兒童之家」的學生,或許因為缺乏家人的關愛,那位學生出現了嚴重的情緒和行為問題,參與課外活動的機會亦不多。梁國成於是邀請那名學生參加了籃球隊訓練。經過一段時間的訓練後,那位學生在行為和社交能力等各方面也有了明顯的改善:「每個小朋友都應該享有公平學習、運動和發展潛能的權利,不應該受到成長背景所影響。」

    2012年,梁國成創立了非牟利慈善團體「希望種子籃球亞洲」,與一群志同道合的體育老師及大專學生,每逢星期天為天水圍區內院舍和基層兒童提供籃球義教服務,幫助他們建立正面的人生觀,發展潛能,回饋社會。經過多年的努力,「希望種子」在一群義工的齊心灌溉下慢慢地茁壯成長,服務現擴展到深水埗和觀塘區,多年來已為近四萬人次提供義教、探訪、物資配對及就業轉介等服務。

    「知識改變命運,運動重燃希望。」梁國成最大的心願是希望基層小朋友都能夠找到自我的價值,即使身處黑暗也能看見希望。

    人道精神就是不計較對方身份,盡力去幫助他們,為他們帶來希望曙光。

    16/06/2022
  • 香港人道年奬2021 得獎人分享-李衍蒨

    香港人道年奬2021 得獎人分享-李衍蒨

    李衍蒨(Winsome)是一名法醫人類學家,在香港只有極少數人、甚至是唯一一位女性從事這項工作:「法醫人類學家在世界各地都是寥寥可數的,香港更沒有相關的職位。」

    「法醫人類學」簡單來說就是「讓骨頭說話」,透過鑑定人體遺骸的殘餘部分,例如骨頭、牙齒中的線索,辨識到死者的年齡、身高、性別、種族等資料,並還原遇難者死前一刻的經歷:「有些遇難者死得不明不白,我希望利用自己的專業知識,幫他們尋回身分,將他們在死前所發生不為人知的經歷揭示出來,讓逝世者得到安息,並幫助他們的家人尋找真相。」

    Winsome由2014年開始以法醫人類學家的身分到訪曾經發生戰亂或自然災害的地區,包括東帝汶、波蘭、塞浦路斯、索馬里蘭等,協助處理無人認領或埋在亂葬崗中的骸骨。在這些落後地區從事人體骸骨鑑定工作,她面對著不少的困難和壓力:「有一次在東帝汶處理骸骨,無論怎樣努力也未能找到任何線索,我曾經懷疑自己,是否經驗不足或不夠細心,幸好最終能夠憑著一件細小的物件得到新進展。」

    能夠為逝世者尋回身分固然重要,但若能為黃土之下被遺忘的亡者尋找失去了的尊嚴,更加是難能可貴:「雖然我的工作並不輕易,但只要有一個成功個案,能夠為亡者找回身分並妥善安葬,並看到亡者家屬因此而得到安慰,便足以令我繼續堅守法醫人類學的工作。」

    人道精神就是不計較對方的身份,義無反顧去維護人的價值與尊嚴。

    15/06/2022
  • 香港人道年奬2021 得獎人分享-洪磯正醫生

    香港人道年奬2021 得獎人分享-洪磯正醫生

    洪磯正醫生(Kevin)畢業後加入香港紅十字會成為境外醫護義工,他在完成「緊急應變組」訓練後隨即接獲首個救援任務,到四川省參與「5.12汶川大地震」的緊急行動。他在當地親眼目睹滿目瘡痍的景象,很多人在災難中失去性命和至親:「在災難面前,生命變得很脆弱,我曾經問自己,作為一位急症科醫生,除了治療傷者,還可以為他們做些甚麼?」

    Kevin曾多次遠赴不同的國家或地區,包括中國內地、菲律賓、非洲坦桑尼亞等參與災區的緊急行動,並協助當地發展醫療項目及培訓醫護人員。他認為:「自然災害越來越頻繁,在經常受災的地區,前線救援工作固然重要,但長遠而言,提升當地的醫療水平和建立應急系統是不可忽視的。」

    自2011年起,Kevin加入由英國牛津大學及香港中文大學成立的「災害與人道救援研究所」,積極投入有關備災和公共衛生的研究和教育工作,致力減低災害對受災地區帶來的負面影響:「要真正幫助到受災人士,我們首先要明白他們的處境,了解他們的需要。我經常鼓勵醫科學生到受災地區進行實地視察,從中了解備災工作的需要和重要性,期望他們能在未來投身救災或備災等人道工作。」

    我們雖然無法避免災害的發生,但Kevin認為每個人都有能力為災難作更充足的準備:「每一個救援任務都是寶貴的經歷,我希望將累積的經驗帶回香港,透過災難研究和教學工作,提升香港市民的備災能力。

    人道精神就是用同理心去了解別人的需要,互相扶持,用心關懷每一個人。

    14/06/2022
  • 香港人道年奬2021 得獎人分享-何惠傑

    香港人道年奬2021 得獎人分享-何惠傑

    何惠傑從小性格活潑,滿腦子充滿天馬行空、古靈精怪的想法。他在中學時期加入紅十字青少年制服團隊,更在中五那年獲選為「傑出紅十字青年會員」,得獎後他更認真思考作為青年人的「責任」和「承擔」。何惠傑在畢業後成為了註冊社工,在工餘時亦不忘繼續參與各項前線人道服務,並憑著在紅十字青少年制服團隊中的服務經驗,以及從社工培訓中學到的各項技巧,積極投入青年發展工作。

    2010年,何惠傑成為香港紅十字會東九龍總部的義務領袖,並創立了一個名為「東青」的青年小組,鼓勵青年人突破舊有的框框去認識和體驗人道精神:「要與年青人同行,不能墨守成規強行將自己的想法套用在他們身上,我們必須以不同方式去啓發他們思考人道精神的重要性。」過去十年,他和來自不同階層和背景的小組成員實現了不少創新的計劃,他們曾經試過帶領一群青年人走遍全港各區進行「48小時」的露宿生活,親身體驗不同階層市民的生活環境,從而啟發他們多角度思考弱勢社群的需要。

    何惠傑加入香港紅十字會已經19年,他坦言義務工作的經驗讓他成長了不少,這亦是他努力不懈地將人道精神傳承給年青一代的動力:「我不只要做黑暗中的一盞燈,我還要多走一步,成為能夠鋪設電線的人,將不同背景的人連繫在一起,照亮世界。」

    人道精神就是活在當下,坐言起行,為減輕他人的疾苦出一分力。

    13/06/2022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第五屆傳媒轉型大獎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