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簡介

GIST

法律援助署成立五十年,一直與香港社會同步成長,努力不懈地不斷改善服務,培養人才來配合不同需要,以市民福祉為目標,捍衛法治為己任,以法為據,以人為本。

六集半小時的電視節目《法援之道》,從六個方向,細說有關法律援助的人和事,由法援受助人及法律專業人士現身說法,並透過重塑個案的手法,呈現當時的情況,讓觀眾感受其中的法理情。由刑事到民事,工傷索償到子女管養權訴訟,不論案件的性質,只要通過法援的申請審批,法援署在受理個案後,定必全力以赴去支援,確保受助人能夠尋求公義及得到公平的審訊。回看法援署走過的道路,當中的人和事,正是回顧香港社會走過的足跡。

香港電台,法律援助署聯合製作。

影片

VIDEO

《法援之道》預告片

法律援助署成立五十年,一直與香港社會同步成長,努力不懈地不斷改善服務,培養人才來配合不同需要,以市民福祉為目標,捍衛法治為己任,以法為據,以人為本。

一連六集半小時的電視節目《法援之道》,從六個方向,細說有關法律援助的人和事,由法援受助人及法律專業人士現身說法,並透過重塑個案的手法,呈現當時的情況,讓觀眾感受其中的法理情。由刑事到民事,工傷索償到子女管養權訴訟,不論案件的性質,只要通過法援的申請審批,法援署在受理個案後,定必全力以赴去支援,確保受助人得到應有公義。回看法援署走過的道路,當中的人和事,正是回顧香港社會走過的足跡。

香港電台,法律援助署聯合製作。

最新

LATEST
23/07/2021
相片集
相片集

當家庭發生糾紛,甚至需要以法律解決時,當中要處理的難題,可以說比其他案件更為複雜。法律援助署(法援署)在七十年代成立初期,已開始處理有關家事訴訟的個案,當中經常牽涉有關離婚、贍養費及子女管養權等的爭拗,情況往往非常複雜。一位由非洲來港落地生根的女士,以及一位曾誤入歧途的爸爸,分別因為與配偶離異和爭取子女的管養權尋求法律援助。對法援署的家事律師團隊來說,如何能夠在法律上情理兼備地為受助人提供協助,實在是一大挑戰。

重溫

CATCHUP
06 - 07
2021
RTHK 31
  • 家事法理情

    家事法理情

    當家庭發生糾紛,甚至需要以法律解決時,當中要處理的難題,可以說比其他案件更為複雜。法律援助署(法援署)在七十年代成立初期,已開始處理有關家事訴訟的個案,當中經常牽涉有關離婚、贍養費及子女管養權等的爭拗,情況往往非常複雜。一位由非洲來港落地生根的女士,以及一位曾誤入歧途的爸爸,分別因為與配偶離異和爭取子女的管養權尋求法律援助。對法援署的家事律師團隊來說,如何能夠在法律上情理兼備地為受助人提供協助,實在是一大挑戰。

    23/07/2021
  • 勞動有價

    勞動有價

    一般而言,欠薪事宜由勞工處處理。然而,遇有一些複雜的情況,則須法律援助署介入,方能保障僱員的權益。本集以前亞洲電視欠薪及西北航運停航拖欠薪金兩宗個案為例,顯示不同情況下法援署如何協助工友追討欠薪。

    18/07/2021
  • 工傷有償

    工傷有償

    香港於1953年訂立與僱員補償相關的法例,其保障範圍在多年來不斷作出修訂。儘管如此,時至今日仍不時有工傷僱員未能獲得賠償。本集節目會透過回收業工人麥先生的個案,展示在僱主沒有投購有效保險的情況下,工傷僱員如何透過法律援助服務,向僱員補償援助基金求助。
    此外,工傷僱員首先要證明僱傭關係才能獲得工傷賠償。外判工人或自僱人士可能未受有關法例保障,而僱傭關係是否存在亦往往成為案件的爭論點。冷氣技工潘先生透過法律援助上訴至終審法院並獲判勝訴。他的個案更成為案例,為僱傭關係的定義提供指引。

    11/07/2021
  • 召喚公義

    召喚公義

    法律援助署(法援署)成立至今已超過半個世紀,致力確保所有有合理理據提出法律訴訟或抗辯的人,不會因欠缺經濟能力而沒法透過法律尋求公義。究竟這個為社會基層人士提供專業法律服務的法律援助制度是從何而來的呢?本集節目先由第一代參與法律援助工作的專業人士講述法援署在成立之初,為工廠突然倒閉的工人和被終止租約的籠屋住戶追討賠償的經過;再嘗試從舊檔案中,了解越南船民亦能獲得法律援助的因由。

    04/07/2021
  • 出路

    出路

    法律援助律師許文麗(Tammy)回想起自己在私人律師行實習時,曾協助律師處理一宗法援個案。事主梁潔(Catherine)在內地公幹時因受傷而全身癱瘓,但保險公司卻遲遲未有回覆會否作出賠償,她只好向法律援助署(法援署)求助。在漫長的司法程序中,Tammy與Catherine共同面對挑戰,並從中體會法援署的服務對香港基層市民的意義。

    27/06/2021
  • 孤島上的人

    孤島上的人

    八十多歲的黃伯,大半生人勞碌工作,照顧家庭。2015年,太太中風以致半身癱瘓,黃伯長時間獨力照顧太太,感到孤立無援,最終不忍她受病魔折磨,竟親手結束了太太的生命。一個社會悲劇的主人翁,願意接受法律制裁,但面對的是謀殺的嚴重控罪,究竟案件的證據夠不夠全面?黃伯需要接受法庭審判,但依然有出庭抗辯的權利,在被告人缺乏法律知識的情況下,法律援助制度,如何能協助他得到最公平審訊的機會?

    20/06/2021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第五屆傳媒轉型大獎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