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內容

    CONTENT

    監製:羅志華

    30/09/2019

    「你點知聽日會好天㗎?」「唔知㗎,希望在明天吖嘛。」踢足球尚且要抱持希望,相信明天會好天。社會運動是否更加需要希望呢?

    我們首先要問,希望是甚麼?是我們見到希望才行動,還是行動才有希望?但在絕望時又如何堅持行動呢?

    在社運中,良知又重要嗎,是否我們行動的底線,並且是推動我們行動的動力來源?本著良知而對發生的事感到憤怒,憤怒對社運又是好是壞呢?充滿憤怒和憎恨的社會又如何和解?

    談社運當然要找社運人。這次我們就找來岑敖暉和鍾耀華,跟我們談「希望在明天?」。

    主持:
    鄺雋文(牛津大學博士生)
    袁子翹(哲普團體成員)

    嘉賓:
    岑敖暉(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前副秘書長)
    鍾耀華(寫作者)


    集數

    EPISODES
    • 站在巨人的肩膊上

      站在巨人的肩膊上

      讀哲學少不免跟古人近人神交,如果能夠看得到遠景,都因為站在各個巨人的肩膊上。

      來到這季最後一集,幾位主持就分享他們讀哲學的經驗,不同的哲學家如何影響他們。

      他們怎樣由柏拉圖的洞穴走出,看到美麗的新世界;哲學的反省又如何教會他們跟自己保持距離,吾日三省吾身;沙特講的自由又如何讓他們感到沉重。這集就一起從各個巨人的肩膀上觀看。

      主持:
      關灝泉(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博士生)
      楊俊賢(柏林洪堡大學/倫敦國王學院博士生)
      李康廷(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博士生)
      鄭周鳳(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碩士生)
      李敬恆(明愛專上學院人文及語言學院高級講師)

      25/11/2019
    • 點止講女人

      點止講女人

      男人可以做的,似乎女人也可以。男人可以投票、上學和身任要職,女人一樣可以。既然如此,我們何以還強調女性平權,男女平等?

      今集《點止講女人》,我們就會談到女性主義,講述何以這個貌似男女平等的年代還要提女性主義。女性主義從何而來?女性主義只照顧女性嗎,男性又如何呢?男女有何分別,其生理分別是否斷定兩者在社會上的分工以及優劣呢?

      在節目末段,我們還會提到在香港的抗爭運動中,有何性別議題值得關注,抗爭如何擴闊我們對於性別的想像。

      主持:
      李敬恆(明愛專上學院人文及語言學院高級講師)
      鄭周鳳(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碩士生)
      關灝泉(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博士生)

      嘉賓:
      曹文傑(香港中文大學性別研究課程講師)
      黃鈺瑩(香港中文大學性別研究課程講師)

      18/11/2019
    • 政治與藝術

      政治與藝術

      近日香港街頭出現了很多「藝術品」,各式各樣的政治文宣令香港街頭添了一層新的意義。

      到底甚麼是政治藝術?政治藝術是否只是一些政治宣傳?一個政治行動本身又是否政治藝術呢?

      我們評價政治又應以一般的標準如美醜去判斷嗎?還是我們應考慮其實用性,是否達到它的政治目的?

      本集就提到不同的藝術家或如 Banksy,Jeremy Deller 和 Gustave Courbet等等,以他們的作品為例加以探討政治藝術。

      主持:
      鄺雋文(牛津大學博士生)
      李康廷(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博士生)

      嘉賓:
      查映嵐(評論人)
      黃宇軒(香港演藝學院通識講師)

      11/11/2019
    • 藝術有價講

      藝術有價講

      如果說哲學令人望而生畏,恐怕藝術亦不遑多讓,藝術哲學又會否更令人卻步呢?

      當解答了藝術為何物、藝術品如何分別高下,我們又會發現其實藝術跟我們未必離得很遠,藝術可以是一種理解世界的新方式。

      今集藝術有價講,我們就討論藝術何價、藝術為何物。無技不成藝,藝術家杜尚的尿兜算是藝術嗎?藝術如果有價值,其價值何在?

      主持:
      吳啟超(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高級講師)
      李敬恆(明愛專上學院人文及語言學院高級講師)
      李康廷(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博士)

      嘉賓:
      陳育強(中文大學藝術系客座教授)

      04/11/2019
    • 文學哲學放不開

      文學哲學放不開

      文學與哲學,狀似水火不容,實則若即若離。柏拉圖是哲學的老祖宗,作品卻以對話錄的形式寫就;存在主義哲學家,若非偏好挪用文學作品,就是本身已是成就非凡的文學家……類似例子,哲學史上比比皆是。時間所限,今集的主持以沙特(Jean-Paul Sartre)的思想作指引,從他對「散文」與「詩」的區分出發,穿過他「介入文學」的構想,詰問文學哲學的大問題:文學是甚麼?哲學和文學應否經緯分明?抑或,一些哲學的思想,更適合以文學的手法傳遞?


      主持:
      許家裕(波士頓學院哲學系博士生)
      李敬恒(明愛專上學院人文及語言學院高級講師)
      鄭周鳳(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碩士生)
      李康廷(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博士生)

      28/10/2019
    • 道德是客觀的嗎?

      道德是客觀的嗎?

      上次《哲學有偈傾:也許相對很難》,我們討論了道德相對主義,這一次我們後設一步,討論道德是否客觀,還是由人建構出來。

      實在論者認為,道德事實是獨立於人而客觀存在,我們要學習把握到道德事實而作道德判斷,但相反,非實在論者就不同意道德是客觀的,而認為道德在某意義為人所建構,例如是某文化或社會的產物。這集《哲學有偈傾》,我們便討論兩個陣營的理論,雙方是如何論證自己的立場,並反駁對方。道德事實到底是否像經驗事實般客觀,能被感知,還是它的「實在」另有意思?道德又是否只是某意義下的人為產物?

      主持:
      鄺雋文(牛津大學博士生)
      楊俊賢(柏林洪堡大學/倫敦國王學院博士生)
      劉灝軒(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碩士)
      歐陽廸生(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碩士)

      21/10/2019
    • 家長手冊

      家長手冊

      常有人笑言:父母生我出來前都沒有問過我。雖然這看似笑話,但又隱隱透露着一個煩人的哲學問題:家長對子女有多少權利?幼兒固然也是人,其權利和意願亦應受尊重,但家長為保護和教育孩子,卻又似乎不得不違背子女當下的好惡。這其中是否有種張力?為何一些哲學家看重家庭關係的價值,另一些哲學家卻主張廢除家庭,由國家負責養育?理想的親子關係又應該如何?成為理想的家長,應當具備甚麼條件?


      主持:
      鄺雋文(牛津大學博士生)
      陳希敏(國立中正大學哲學系碩士)
      關灝泉(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博士生)

      嘉賓:
      王邦華(香港中文大學通識教育基礎課程講師)

      14/10/2019
    • 生而為人,我很抱歉?

      生而為人,我很抱歉?

      古希臘有個傳說提到,人生最美好的事情是一件我們已經做不到的事情:就是從來沒有出生。

      時至今時今日的香港,就有很多人關注應否令下一代出生的問題。今集哲學有偈傾,我們討論到底生育是否道德。

      有指生育是一種權利,但運用權利亦應限於不傷害他人的前提之下,假如出生是痛苦的,我們似乎不應使用這生育權。那到底人生在世是樂還是苦?不出世會否其實比出世好?

      主持:
      郭柏年(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高級講師)
      關灝泉(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博士生)
      洪恩(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碩士)
      鄭周鳳(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碩士生)

      07/10/2019
    • 希望在明天?

      希望在明天?

      「你點知聽日會好天㗎?」「唔知㗎,希望在明天吖嘛。」踢足球尚且要抱持希望,相信明天會好天。社會運動是否更加需要希望呢?

      我們首先要問,希望是甚麼?是我們見到希望才行動,還是行動才有希望?但在絕望時又如何堅持行動呢?

      在社運中,良知又重要嗎,是否我們行動的底線,並且是推動我們行動的動力來源?本著良知而對發生的事感到憤怒,憤怒對社運又是好是壞呢?充滿憤怒和憎恨的社會又如何和解?

      談社運當然要找社運人。這次我們就找來岑敖暉和鍾耀華,跟我們談「希望在明天?」。

      主持:
      鄺雋文(牛津大學博士生)
      袁子翹(哲普團體成員)

      嘉賓:
      岑敖暉(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前副秘書長)
      鍾耀華(寫作者)

      30/09/2019
    • 哲學二打六 (四)

      哲學二打六 (四)

      《哲學有偈傾》終於來到最後一集「哲學二打六」!這次豬文和阿泉加上六位「哲學素人」集中討論了跟近日香港政局有關的哲學問題。

      「戰爭裡有道德規範可言嗎?」:戰爭不外乎是拼個你死我活,似乎勝負才是一切。但有時我們又會認為戰爭中除了取勝,講道德講人道精神也很重要。到底戰勝敵人這「更高目標」能否證成我們可以不顧道德,還是戰爭亦有「義戰」可言,需要考慮道德?

      「究竟群體是什麼?有無所謂既群體責任?」:到底構成一個群體的要素是甚麼呢?群體中的成員犯錯,到底應該由整個群體承擔責任,還是應一人做事一人當,當中的理由又何在?在節目中以警察和示威者為例,這兩個團體又有何分別?

      主持:
      鄺雋文(牛津大學博士生)
      關灝泉(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博士生)

      23/09/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