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香港家書

簡介

GIST

主持人:陳顥之

《香港家書》
星期六 09:00-09:20 a.m.

主持:陳顥之、陳亮均
編導:陳顥之、陳亮均
監製:鄭婉薇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最新

LATEST
12/01/2019

科大資訊、商業統計及營運管理學系副系主任許佳龍──虛擬貨幣價值難估算 或猶如賭博


*標題由編輯所加

Peter:

你聽人家說虛擬貨幣「挖礦」很容易賺錢,所以打算參與投資一家挖礦公司。但因為對「挖礦」所知無多,故想聽聽我的意見。那就請恕我坦白,有話直說。

近年,虛擬貨幣價格大上大落之勢令人側目。透過挖礦賺取虛擬貨幣,亦吸引不少人磨拳擦掌加入「挖礦」行列。最近,我們在媒體上既看到有人投資虛擬貨幣損失慘重的消息;亦有多宗市民購買了挖礦機懷疑受騙事件,相信你也有所聞。

事實上,在網上向市民兜售挖礦機,聲稱可以輕易賺錢已非今日始,此風實在值得警惕。究竟虛擬貨幣挖礦賺錢是什麼一回事?真的輕易把挖礦機變成「搖錢樹」?答案顯然是「不」!

扼要來說,虛擬貨幣是在區塊鏈技術上建立起來,而挖礦則是區塊鏈技術的一項特色。區塊鏈容許用戶透過區塊型式可靠地儲存一切關於個別虛擬貨幣的交易。在新產生的區塊上,「礦工」透過在礦機上運算,成功對這區塊所承載的數據作出檢核和確認,便可獲得相關虛擬貨幣作為報酬,這就是「挖礦」的本質。

以比特幣為例,過去比特幣「挖礦」有利可圖,原因是比特幣價格持續上升,「礦工」獲得比特幣的回報,扣除了時間、電費開支和購買礦機等成本,還有利可圖。但是,隨著比特幣價格持續下跌,挖礦所得的報酬便可能得不償失了。最近一輪比特幣暴跌,我們看到不少挖礦公司把礦機不問價錢「賤賣」出去,就是因為挖礦不僅已無利可圖,甚至出現虧損。

如果挖礦所得只是「名不經傳」的虛擬貨幣,即使能夠進行上線交易,但其幣價也多不值一文。所以,想加入挖礦行列,必須認真衡量當中的巨大風險。

首先必須了解參與挖礦的合約條文,到底投資挖礦得到什麼回報。一般而言,所得幾乎清一色是一些虛擬貨幣,再和實體貨幣作出兌換。若虛擬貨幣的價值兌換後根本抵消不了自己真金白銀的成本,這種投資行為既不理性,也不化算。

第二,從目前虛擬貨幣市場看,大部分虛擬貨幣的波動性極大。不少虛擬貨幣價格暴跌崩盤已是平常事,事實上,名不經傳或還未上線交易的虛擬貨幣,其價值根本難以估算,故參與「挖礦」其實與「賭大細」無異。「賭大細」的勝算還有接近一半機會,但這些虛擬貨幣的賭博勝算機會率,比「賭大細」小得多,說只得幾個百份點甚至更小也不為過。

第三,一些個人或公司發行虛擬貨幣集資,往往向礦工強調,籌得的資金,是用來投資於實體經濟一些項目或服務,未來這個項目的產品或服務一定大受歡迎等,讓挖礦人滿懷賺錢希望,不假思索買入礦機。

不過,即使發行人真的實現了發展目標,產品或服務可以投入市場,但到了這個階段,虛擬貨幣發起人還有多少積極性,去維繫這個虛擬貨幣線上交易系統?屆時,市場上還有多少人有興趣買賣或接受這個虛擬貨幣?答案是個大問號,由此也反映了事前挖礦的潛在損失風險。

可以說,挖礦很容易賺錢也是一個帶有問號的命題。對於挖礦的潛在損失風險,大家不宜被賺錢預期沖昏了頭腦,必須小心衡量。很顯然,虛擬貨幣發行和挖礦市場實在需要全面而健康的監管和治理,去蕪存菁。

Peter,希望我的闡釋和與意見,對你的投資決定有所啟迪。

祝好

佳龍

2019年1月12日

12/01/2019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2)

重溫

CATCHUP
11 - 01
2018 - 2019
香港電台第一台
X

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馮應謙──為消失中的數碼聲音廣播而悲傷

主持人:陳顥之

** 標題由編輯所加

各位上過我節目的同學:


很久沒見,記得我嗎?我是你的節目主持馮應謙,在此再次感謝你們上我dbc《大學站》的節目分享你們的感受和大學的經歷。今天我跟你們說一個壞消息,我當時送給了你們的數碼收音機已經不能再用了,我以為dbc結束後,你們仍然可以聽其他數碼台,但是好抱歉跟你地說,好快最後一個數碼台都要結束。或者你們可以保留數碼收音機作為香港數碼廣播落幕的見證。


我知道你們的一代已經不再聽電台,只玩YouTube、上Facebook。當初我鼓勵你們聽電台,叫你們親身到電台,一起做節目。知道你們都不會改變習慣,乖乖地打開收音機聽我的節目。不過,我見到你們如此雀躍,上節目發表自己心聲,還有人哭出來,講述你們大學的樂與怒、悲與喜,而且還叫其他同學去聽我們的節目。我真的好感動,我都感覺到你們年青人的心聲。不過現在沒有了,又少了一個大眾發聲的渠道。數碼電台的出現,本來以為等於多些頻道令社會的聲音更多元化。你們不喜歡聽大台的節目,不想聽現在你說很「離地」的電台,就可用所謂「多出來」的頻道,叫大家聽你們的聲音。

我的確有點難過,部份當然是為你們新一代而感到悲傷,但我強調影響的不只是你們,現在大台都是綜合的商業電台。因商業原因的關係,無可能專為「小眾」服務。我亦聽到公公婆婆說,不知道現在電台究竟講什麼,希望有一個專門為他們而設播戲曲的頻道。又有不少少數族裔,很想以自己語言的廣播,人在異鄉,我相信當他們聽到烏爾都語、尼泊爾語、印尼語、菲律賓語、泰語等,心裡都會有一絲的溫暖。

為什麼我們的政策都無理會你們和小眾的感受?我記得我在加拿大時,在電視可以收看到不同語言的電視台,當然我聽到廣東話的節目,在冰冷天雪地下,我都不會感到孤獨。香港固然沒有不同語言的電視台,現在連不同語言的數碼頻道都趕盡殺絕。我都有點唏噓,政府不是經常說青少年很重要,有時更義正詞嚴出來說尊重少數族裔、弱勢社群。數碼廣播除了為廣大市民提供更多節目的選擇,我覺得更重要的是提供更大空間予不同社群,以至社會最不被重視的一群發聲,為何我們的社會那麼不開明?

現在庫房坐擁千億,要支持一個公營廣播的數碼電台,每年用的錢都是皮毛。當然,年青的你可能覺得數碼廣播可有可無,大概你也只會上Facebook、IG、Snapchat之類,其實其他少數族裔、社群也如是,都自己顧自己,用自己的語言在Facebook溝通,結果社會不同種族與不同年齡的人,只會各走各路!

同學,我雖然比你們年紀稍為大一點,我也不是那麼固執,一定要大聲叫政府重推數碼廣播,反正一早證明一些人口太少的地方,數碼廣播都不會成功,星加坡不是一個例子嗎?一直只是政府政策部門孤芳自賞、一意孤行,在毫無研究下硬推了數碼廣播。失敗了,用行政措施關掉所有數碼廣播,當然可笑。不過,我更感覺可怕,正如一時推TSA,隨時又停止,又隨時推行BCA,不需什麼理據推行,就「有效」地喜歡推什麼政策就什麼政策,行不通的又不負責,我們豈不是像白老鼠!

現在已經塵埃落定,數碼廣播應該壽終正寢,我只是一個做教育的人,只希望見到你們成長,將來成為社會的棟樑,我記得你們在我數碼台節目中,說你們的志願,說說讀書的壓力,也為考DSE的同學打氣。我不甘心,明明是可以有新的途徑比你發洩一下,又或者傳遞正能量,現在只能成為歷史。

作為教育工作者,我真的希望,數碼廣播消失之後,可以搬出其他有效的方法,讓你們,還有其他被社會遺忘的人,包括現在在港台社區參與廣播計劃的團體重建一個溝通的橋樑。


你的老師

Anthony

2017年4月1日

香港電台第一台

01/04/2017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2)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第五屆傳媒轉型大獎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