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香港家書

簡介

GIST

主持人:陳亮均

《香港家書》
星期六 09:00-09:20 a.m.

主持:陳顥之、陳亮均、張鳳萍
編導:陳顥之、陳亮均、張鳳萍
監製:林嘉瑜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最新

LATEST
16/03/2019

公開大學教育及語文學院院長張國華──毋須因個別事件憂慮校本管理制度走樣

公開大學教育及語文學院院長張國華──毋須因個別事件憂慮校本管理制度走樣

*標題由編輯所加

阿蕭:

那天一別,你又回到墨爾本,澳洲正踏入秋季,希望—切順利。

在離別的飯局中,我們都曾討論近年學校要處理的問題,越来越多,越來越複雜,持分者亦可能基於各種考慮,對問題有不同看法。學校校董會和校長推行校政有時未必能照顧所有持分者的看法,對相關的爭論考慮不周,或會變成社會事件。

我們年青時在學校工作,學校完全由辦學團體管理。校監和校長包辦全校行政;學校亦只是按當時教育署的行政和財務規定,執行不同的政策。因此,當時的學校,只有學生學業成積的差異,而缺乏學校特色。

到了上世記1997年,政府發表教統會第七號報告書,提倡優質學校教育,其中較重要的,是鼓勵學校採用靈活的撥款安排;另外,又為校長提供各種專業培訓。

到了2004年,教育局提出校本管理,其中最關鍵的,是要求以往由辦學團體全權管理的校董會,增加教師、家長和校友代表,参加校董會的工作。當時引起極大的爭論。辨學團體當然並不放心,因為校董會開放了,代表學校管治要增加透明度。大辯論的结果,是相關法例通過,學校相繼成立法團校董會。

十多年過去了,教育界經歷了不少風浪,包括中學改制,引入新高中,縮班,教學語言,基本成績評核等等。不同家長對教育的要求,也不盡相同。學校在管治制度改變下,大體上是穩住了不同持份者的需求。在我的身邊,有不少舊學生、同學和朋友,以辦學團體,家長或校友代表的身份,參與法團校董會的工作。

法團校董會有外人和不同持分者参與的好處,是如果得到辦學團體和校長的支持,可用較持平的角度,處理糾紛。以我所見到的,或親身參與的,是能處理到的問題,遠多於未能處理的。

未能處理的,當然會變成社會事件。類此興德學校的事件,—件都太多。但外界也不需要因為個別事件,以為校本管理制度正在走樣。

相反,法團校董會未能處理好問題,辦學團體無可迴避地要親自處理這個問題;未能妥善解決問題,教育局便要界入。事情如發展到如此地步,總是有人和學生受到傷害,當然並不理想。

制度上當然還有可改善的地方。

加強校董對學校財務,行政的認識,是一個方法。就現時對投訴學校管理層,包括校長的處理方法,事實上未有各方共識,如教育局可以為學校和教育局本身,建立處理投訴共識的機制,也是另一個應儘快處理的問題。教育界的朋友也提出不少中肯意見。

事實上,現任特首上任時,透過教育局成立校本管理專責小组,剛於去年發表諮詢文件。諮詢期於去年九月結束。按政府習慣,現在正是整理意見,提出優化校本制度方案的時候。

既然走回頭路不是選擇,我相信参加這個小組的朋友和政府官員都會再設法提出更好的方法,聆聽更多意見,讓制度上透過校本管理,讓法團校董會,校長,可以向各持分者增加透明度和問責,但同時令學校有更完喜的管理制度。

在墨爾本生活愉快

 

張國華

2019年3月16日

16/03/2019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2)

重溫

CATCHUP
01 - 03
2019
香港電台第一台
X

前個人資料私隱專員蔣任宏──私隱條例應修改 強制機構通報資料外洩事件

主持人:陳亮均

*標題由編輯所加

各位同學:

我們為期三個月的「個人資料保障」課程已經接近尾聲,相信大家對這課題已經有一定的掌握。

 最近全城哄動的一宗大新聞就是國泰航空公司九百多萬的客戶個人資料於今年三月外洩,直至相隔七個月後該公司才在上星期通知個別受影響的客戶。

資料外洩的事件可說是無日無之,一般市民對這些事故已經可能有點麻木,國泰航空公司這一個案,類似2010 年的「八達通」事件,因為牽連甚廣,所以才再次喚起大家對私隱保障的關注。

很多機構對這方面的關注,似乎仍然停留在一個愛理不理的階段,它們傾向保持一僥倖的心態,不會主動建立和維持一套完整的私隱保障管理系統,當它們被投訴或違規事件曝光之後才採取補救的措施。

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多年來在促進機構及市民對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的認識以及遵守,都可說是不遺餘力;但宣傳及教育工作涉及潛移默化,是需要長年累月的努力才可收到成效的。

既然遠水不能救近火,我們便需要積極考慮修改現時的私隱條例,以增強其阻嚇力。私隱條例是於1996生效,是亞洲地區最早出現的保障私隱法例,當時是香港保護人權的一項劃時代壯舉。該條例其後於2012 及2013 年亦作出大幅度的修訂以加強私隱保障。

但回想起來,修訂後的私隱條例仍然未足夠抗衡日益嚴重的私隱保障問題,最近的國泰航空事故可見一斑。當年公署向政府提出的條例修訂建議但未被採納的有多項,其中適用於資料外洩的建議包括:

1.     強制機構向公署以及受影響的客戶適時地通報資料外洩事件;

2.     公署可向違規者罰款及指令違規者向受屈人士作出補償;

3.     資料當事人可向使用資料的機構要求述明資料的來源。

第一及第二項建議的意義顯而易見。第三項的重要性也不可忽略。現時國泰航空公司的公布強調沒有證據顯示外洩的資料曾被濫用,其實是無意義的。即使我們的身份不幸被盜用是因為這外洩事件,我們在沒有追溯資料源頭的權利下亦無從確立資料外洩及身份被盜用的因果闗係。

無論如何,現時私隠條例所提供的資料保障水平,由以前的領先地位,變為已經遠遠落後於很多其他國家,是值得重新檢討的。

法例是一紙公文,有效與否有賴執法者的取態。公署已公布會向國泰航空公司開展「循規審查」,這跟進模式是近年公署對已曝光的私隱侵犯事件慣常地應用的,公署檢視有闗機構的資訊保障系統後,會向該機構提出改善建議,跟著便銷案,而無須裁決該機構有否違規;事件的詳細始末也不一定公開交代。這種寬鬆的處理方法談不上是嚴謹的執法。

不可不知,私隠條例一向都賦予公署一定的執法權力,包括針對懷疑違規的機構主動作「調查」,若確認違規屬實,公署可向違規者發出執行通知,指令它採取措施糾正違規行為及防止這些行為再發生。機構違反執行通知,即屬犯罪。再者,2012年私隱條例的修定亦提昇了公署在這執法方面的力度。

總括而言,「調查」比「循規審查」具阻嚇力,若將調查報告公開更可對其他機構以儆效尤,增加公眾及傳媒監察之效。但過往三年,公署主動「調查」及發出執行通知的宗數銳減,而其中只有一宗曾發表調查報告。

各位同學,你們可否學以致用,評價一下,若果公署能盡量利用現時私隱條例所賦予的執法權力,是會有較大的警惕作用呢?

蔣任宏
2018 年11月3 日

香港電台第一台

03/11/2018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2)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第五屆傳媒轉型大獎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