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香港家書

簡介

GIST

主持人:陳亮均

《香港家書》
星期六 09:00-09:20 a.m.

主持:陳顥之、陳亮均
編導:陳顥之、陳亮均
監製:鄭婉薇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最新

LATEST
08/12/2018

考評局前秘書長唐創時──大學應重新檢討收生準則

*標題由編輯所加

珀蔚:

踏入十二月,天氣開始轉涼。聽說英國將要下大雪,今年我不能和你一起歡度聖誕,你在享受節日氣氛的同時,也要記得多穿衣服,不要生病啊!

最近香港多所大學檢討收生標準,討論特別集中在中英數通四個主修科「三三二二」的入學要求。不同人士提出各種微調方案,眾說紛紜。你或許也記得我當年就是因為認同教改方向,希望學生可以掌握兩文三語、而且文理兼通,才離開心愛的大學工作,協助推行文憑試。

當年因教改影響廣泛,中學課程由五年中學加兩年預科變成初中、高中各三年,考評方式亦因而深入改動,以文憑試取代會考及高級程度會考,而大學也由三年制變為四年制。我後來領導的考評局在文憑試正式推行前作了多個模擬研究,提供數據協助大學制定統一收生標準:中英文三級,數學及通識教育二級——即主修科「三三二二」為最低入學要求。理想中,我們希望學生從修讀主修科打好兩文三語基礎,同時建立一定的數理分析能力,達至文理互通;再在眾多選修科中修讀二至三科,擴闊視野,了解自己的興趣和專長。如此,當他們升讀大學時,便能配合大學為三改四而設計的通識教育(General Education) ,進一步發展興趣,挑選適合自己的專業學科。

可惜,這個理想並沒有完全實現。文憑試推行至今已六年有餘,這幾年你應該也聽說過來自師妹和朋友的困惑。由於大學普遍採用「主修科加兩個選修科」(即「4+2X」)的總成績收生,學生和學校基於升學壓力,難免將大量心神投放在四個主修科上,以至不少學生只能選擇修讀兩個選修科。眼見同學在現實考慮之下,不能靈活選科,未能擴闊視野之餘,甚至減低學習動機,實在令人惋惜。有見及此,我後來多次倡議大學採用「最佳五科」成績收生,但成效不彰,未見同學因而更有動力修讀選修科。

珀蔚,你還記得嗎?你就讀高中的時候,剛好受益於靈活選科的機制,既可以修讀你喜愛的文學科,又能學習化學知識,而你也十分享受同時修讀文理科。我相信這個選科組合對你的成長有莫大的裨益——你現今在國際生物醫藥媒體當副編的工作不正是文理知識的結合和運用嗎?我實在希望香港莘莘學子都能有類似的機會,探索和發展自己不同的興趣。

有見及此,我認為大學是時候重新檢視收生準則了。七屆文憑試過去,各大專院校其實已累積了豐富的收生經驗,學系亦已因應各自需要和特色,調整收生標準和比重。比如說,英文系收生較看重英文科成績,工程系則對數學成績要求較高。既然每個課程已有適切的課程收生準則,大學是否有必要保留當初只因新學制從未有收生經驗而在主修科目定下的入學要求,多此一舉呢?我認為,如果新高中考評和大學收生可以適量減低主修科之主導性,包括考慮簡化考評方式,絕對能夠減輕同學不必要的壓力,鼓勵他們多了解不同的選修科,擴闊視野。

科舉時代早已過去,但是「追捧狀元」的心理在我們的社會仍然根深蒂固,不少人期望社會和學校用同一套準則(例如「4+2X」)衡量所有學生的優劣。這真的大錯特錯!正所謂行行出狀元,這世上根本沒有所謂的最神級課程,只有最適合自己的課程。同樣地,世上也沒有所謂的最佳學生,所謂的好學生,往往都只是選擇了合適課程的學生罷了。我深信,只要學生找到自己的興趣及適合自己的課程,人人都可成材!

身為父母的,總會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珀蔚,我真的希望香港的教育體制會與時並進,讓全港家長的子女都能在更自由的天空翱翔。

爸爸

2018年12月8日

08/12/2018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2)

重溫

CATCHUP
10 - 12
2018
香港電台第一台
X

中大新傳學院《大學線》執行編輯曹舒平──政府新聞處應一視同仁對待大專傳媒

主持人:陳亮均

*標題由編輯所加

林鄭月娥特首:

你好!記得你競選時,曾說想拉近你和年輕人的距離。我作為一個年輕人、一個新聞系學生,希望跟你講出我和很多同學的心聲。我希望政府對待學生媒體和其他媒體一樣,一視同仁。

記得2016年,幾間大學的新聞系學生,採訪立法會新界東補選時,都不能進入點票中心,被拒門外。為甚麼?新聞處認為,學生媒體不是主流傳媒,所以學生記者無權進入會場。那次補選後,中大和浸大新聞系學生申請司法覆核,希望被平等對待,官司持續兩年,終於在今個月中被駁回。自從司法覆核,每次大型採訪活動中,新聞處都會給四個採訪名額我們,但我們每次也處於被動。

就如剛剛過去的立法會九龍西補選,補選前一、兩個星期,我們已經多次追問新聞處,我們今次可否入場,因為要安排人手返通宵更,借用器材。明明是早已安排好的補選,但新聞處每次答覆也是:「我們未有資料,所以未知《大學線》會否有採訪名額。」追問不下五次,結果我們在上星期五下午,才收到四個名額的通知,而星期日就是補選的日子了。這個遲來的通知,真是因為未有資料,還是有意留難,我們不得而知。

新聞處說,學生媒體不是主流傳媒。但其實何謂主流傳媒呢?是否要經報刊註冊處註冊呢?中文大學新傳學院的中文實習刊物《大學線》、英文刊物Varsity,浸會大學傳理學院的刊物《新報人》多年前已經註冊。

即使退一萬步,若說我們紙媒規模太小,那我們又是否網媒呢?政府新聞處於2017年9月開始,容許網媒進場,採訪政府記者會及傳媒活動。《大學線》也有網站和社交媒體專頁,除了上載雜誌內容,我們還會做即時新聞採訪。《大學線》紙媒、網媒的元素都齊備,學生採訪時,會帶著學院發出的記者證,為何我們仍然不是主流傳媒呢?

一般的傳媒機構,都沒有記者名額限制。兩年前我們申請司法覆核後,新聞處為了安撫我們,大型活動如特首及立法會選舉,也會給我們四個採訪名額。但是,這四個名額,還要跟英文新聞及多媒體新聞的同學平分,最後,可能每個範疇,只可以派一個記者入場,兼顧採訪、影相、拍片、寫文字稿的工作,非常吃力,亦限制我們的學習機會。

就讀新聞系的同學,很多都希望將來投身傳媒工作。而大學四年,就是要讓我們受專業訓練,其中,實戰經驗很重要。出去跑新聞、爭位影相,全部的訓練都不是書本、課堂可以學習到的。

特首你競選時,以「同行We-Connect」作為口號,希望與年輕人同行、溝通,與年輕人拉近距離,當我們一群學生記者希望採訪政府的活動時,卻有意無意被阻止、留難。我們採訪政府活動,不是讓我們更了解你的施政理念嗎?不是一個機會與我們這些年輕人Connect嗎?希望政府對待學生媒體和其他媒體一樣,一視同仁。但願你會有一天跟我們connect, 而不是一直遠離我們,與我們disconnect。

中大新傳學院《大學線》執行編輯 曹舒平
2018年12月1日

香港電台第一台

01/12/2018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2)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第五屆傳媒轉型大獎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