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X

    古今風雲人物

    簡介

    GIST

    主持人:曾卓然、范永聰

    '
    由香港電台文教組製作,介紹古今中外歷史人物,透過這些傳奇人物的風雲事跡,加深大家對歷史的認識。

    電台收聽
    香港電台第一台,逢星期六晚上8:00至8:30播出。

    Podcast 收聽或訂閱
    https://podcast.rthk.hk/podcast/item.php?pid=287&lang=zh-CN

    瀏覽香港電台文教組「藝文一格」網頁
    rthk.hk/artitude
    '

    最新

    LATEST
    13/04/2024

    孔子 (五)︰魯國執政

     
    孔子見魯昭公的流亡朝廷無所作為,十分無奈,於是到東方大國齊國尋求出仕機會,得到齊大夫高氏接待,成為高氏賓客。齊國的氣象與魯國大不相同,齊人重商,處事靈活變通。齊國首都臨淄(今山東省淄博市臨淄古城遺址)是東方大都會,四方商賈雲集。百多年前,齊桓公任用管仲為相,富國強兵,曾經稱霸中原,以「尊王攘夷」號令諸侯,桓公、管仲死後,公族內鬥,失去霸權,但齊國仍然富甲一方,吸納各地人才,除了高、國、崔、盧等同宗家族之外,外來的鮑氏、田氏、晏氏亦分享政治權力。齊國包容各方人才、學說,一片繁榮景象。孔子在齊,聽聞昔日齊桓公、管仲事蹟,為之欽佩:「微管仲,吾披髪左衽矣!」他又曾登出東方第一高峰,有「登泰山而小天下」的讚歎。

    孔子什麼時候離開齊國返回魯國,已不可考。據《史記·孔子世家》,齊景公欲任用孔子,但「齊大夫欲害孔子」,孔子離齊返魯。他回魯國之後,不再從政,收徒講學。當時孔子學識廣博,已遠近知名,遠至南方的吳國,亦派使者向孔子求教。孔子招收了不,少日後對他十分忠誠的弟子,例如子路、顏淵等,逐漸形成孔門學派。

    孔子回魯國收徒講學期間,魯昭公在流亡之地乾侯逝世,三桓家族立昭公之弟定公,結束了魯國都城「無君」的狀態。魯定公五年,權傾一時的季孫氏家長季平子逝世,季桓子(季孫斯)繼位,季桓子雖然承繼了父親的魯國執政地位,但為人軟弱,季孫氏家臣陽虎(《論語》稱他為「陽貨」,有《陽貨》篇)趁機奪權,囚禁桓子,並迫他盟誓,把魯國的執政權交給陽虎代行。陽虎出身不詳,據說相貌與孔子相似,不少人誤認孔子就是陽虎。

    陽虎性情率直、張揚,敢作敢為,他掌權第二年,召集三桓族人及魯國貴族與魯定公盟誓,要各人捐棄舊怨,全力效忠魯定公,其實是挾定公以令諸家。孔子應該參加了這次盟會,親見陽虎的飛揚跋扈。據《論語》記述,陽虎(陽貨)曾派人送禮給孔子,希望與孔子結交,大概孔子心目中,陽虎這種趁機奪權的家臣,就是「亂臣賊子」,不應交往。不久,孔子與陽虎在路上遇上,雙方停車對話:

    陽貨欲見孔子,孔子不見,歸孔子豚。孔子時其亡也,而往拜之,遇諸塗。謂孔子曰:「來!予與爾言!」曰:「懷其寶而迷其邦,可謂仁乎?」曰:「不可。」「好從事而亟失時,可謂知乎?」曰:「不可。」「日月逝矣,歲不我與。」孔子曰:「諾。吾將仕矣。」
    (陽貨想見孔子,孔子不見,他便送給孔子一隻乳豬,想讓孔子去他家致謝。孔子乘他不在家時,去拜謝。卻在半路上遇到了,他對孔子說:「過來!我有話要說!」孔子走過去,他說:「自己身懷本領卻任憑國家混亂,能叫做仁嗎?」孔子說:「不能。」「想做大事卻總是不去把握機遇,能叫做明智嗎?」「不能。」「時光一天天過去,歲月不等人呀!」「好吧,我準備做官。」)

    孔子不敢得罪陽虎,只好隨便敷衍他。在陽虎當權時,孔子未有出仕,大概是,「道不同不相為謀」吧(《論語·衛靈公》)。

    陽虎當權期間,發動多次對外戰爭:以齊國收容昭公時,侵佔鄆邑為理由,伐齊;又奉中原盟主晉國之命,伐鄭,在鄭國的匡邑大事破壞,回歸時途經衛國都城,不打招呼便領兵入城耀武揚威,穿城而過。

    魯定公九年,陽虎圖謀叛亂,更換三桓家長,由親附自己的三桓支庶子弟代替,被季桓子察覺,聯同叔孫、孟孫家族,發兵把陽虎趕走,總算把權位奪回。陽虎逃到晉國,依附晉國大夫趙簡子。定公十年,叔孫氏的家臣侯犯又佔據郈邑作亂,平定禍事不久,三桓向定公推薦孔子任官,職位是「中都宰」,即首都市長,孔子接受了任命,當時孔子五十歲。

    13/04/2024 - 足本 Full (HKT 20:05 - 20:35)

    重溫

    CATCHUP
    X

    興宣大院君 (七)︰《江華條約》與甲申政變

    主持人:曾卓然、范永聰

    '
    1876年2月26日,韓、日兩國在朝鮮王朝京城漢城府附近的江華島上簽訂《朝日修好條規》(或稱《江華條約》),象徵朝鮮在大院君執政十年間堅持的鎖國政策徹底完結,朝鮮正式對外開放。日本開展「明治維新」不足十年,竟可運用兵威,輔以其對於《國際法》的認識,迫令鄰國朝鮮開國,除了在國際地位上一躍而起,成為與中國清朝平起平坐的東亞強權外,更從朝鮮身上取得通商權力等實利。相信當時日本對於朝鮮的經略,乃伴隨國內「征韓論」呼聲極高的一種試探行為而已,然其最後所得到的利益,卻頗驚人。

    對於東方傳統藩屬國家面臨劇變,一向遵循傳統天朝宗藩制度原則——宗主國對於藩屬國事務絕不過多干涉的清廷,確有需要調整其對外交往方針。在「北洋大臣」李鴻章主導下,朝鮮於1876年後陸續與不少西方國家締結通商條約,促使朝鮮徹底對外開放。李鴻章的用意明顯不過:他試圖利用「以夷制夷」的外交方法,令日本不至於在朝鮮半島上獨大。

    至於朝鮮王朝內政方面,也不能擺脫因《江華條約》締結所帶來的重大影響。日本在取得通商大權後,在國內高速現代化的推動下,向朝鮮大量出口米糧。此舉導致朝鮮國內大量農民破產;手工業也因為日本向朝鮮傾銷工業產品而大受打擊。從前效忠大院君、在閔妃掌權後失勢的舊式軍人,在被拖欠糧餉長達十三個月後爆發軍變,大院君乘時充當「顧問」角色,煽動亂軍攻入王宮,閔妃出走忠州避難。大院君重新掌權後,一改閔妃政策,試圖再次厲行鎖國。然而,軍亂給予日本出兵干涉朝鮮內政的機會,清廷也試圖加強對於朝鮮的掌控;中、日兩大勢力在半島上的角力,正趨向白熱化。
    '

    香港電台第一台

    17/02/2024 - 足本 Full (HKT 20:00 - 2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