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香港家書

簡介

GIST

《香港家書》
星期六 09:00-09:20 a.m.

主持:陳顥之、陳亮均、張鳳萍
編導:陳顥之、陳亮均、張鳳萍
監製:林嘉瑜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最新

LATEST
15/06/2019

公務員同志平權案勝訴人梁鎮罡:政府應盡快修例 平等對待同性伴侶

*標題由編輯所加

 

親愛的湯米:

 

你好嗎,上次與你見面,已是兩年前的事。當時你聽到了我的司法覆核案十分興奮,我想跟你説,我們已收到判決了!

 

六月六日早上十時正,心裡從未如此忐忑不安!我一隻手拿著手機,另一隻手握著我丈夫史葛的手.......十時零二分,收到律師發來的信息,終審法院推翻上訴庭判決,我們上訴得值!史葛跟我互相對望,我們仍然不敢相信,立即翻開判詞最後一頁,看到終院五位法官一致裁定上訴得直,才肯相信。然後我抬頭再望史葛,我的雙眼已發紅,而他的眼淚已禁不住流出來,我們再給大家一個緊緊的擁抱,一下子將四年多的壓力及感受,發泄出來。

 

我跟我丈夫史葛其實只是兩個普通小市民,生活與你們無異,平時大家忙工作,閒時於家中廚飯洗衫,或是外出旅遊增廣見聞,又或是與友人相聚談笑風生。我們於五年前決定结婚,只是為了許下照顧大家一生的承諾。

 

幸運的是我和你都是公務員,政府一直重視平等機會,亦明白如基於性傾向而剝奪僱員的權利,就如其他形式的歧視一樣,道德上是錯誤和不合理的,他們亦已編製及實行消除性傾向歧視僱傭實務守則多年。所以婚後,我立即向公務員事務局申報更新家庭狀況,希望能將史葛登記為配偶,令他成為我的緊急聯絡人及可享受配偶福利,同時,我們亦向稅局要求合併報稅。不幸的是,政府拒絕了我們的申請,最後被迫上了司法覆核這條路。

 

由原訴庭一勝一負,到上訴庭全負,收到上訴庭判決一刻就如世界末日一樣。那一刻雖然傷心,但我們已立即決定要上訴至終院,因為我們的案件,已不再是我們二人的事,而是所有香港同志的事,所以我們不能就此放棄。終審法院判詞中特別提及,保障小眾人權其實與社會大眾共識是無關的。政府過去一直以社會對性小眾權利未有共識而拖而不行,我希望我們的判決能令政府明白它的角色是保障社會上人人平等,包括小眾人權,而非尋求共識。

 

上次見面時,你曾說即使你與伴侶自大學畢業一起已超過十年,但仍然不敢在香港透露關係及在公眾地方有任何親密行為,你亦表示,不敢向政府申報你的伴侶就是同性,怕其他同事閒言閒語。

 

近年,我見到社會上對同志的態度已有改變,我和史葛都收到很多社會上的支持,不論在街上、咖啡店或社交媒體,大家都為我們打氣。歧視很多時是因為無知及恐懼,而當有更多同志朋友能站出來做自己,這有助社會明白我們之間的愛與其他人沒有分別,我們都是想保護及保障我們的摯愛。

 

愛沒有分別,但對待卻是天淵之別。雖然今次司法覆核勝訴,但更改法例及政策需時,只希望政府能盡快實行。過去一年,香港於平權運動已取得數場司法覆核的勝利,但這些仍然只是小步。兩個人組織家庭,互相照顧為大家生活提供保障,生病時到醫院探望對方,分享共同財產,領養小孩,社會上房屋及其他財務優惠等等,一些大家一出生就享受到的權利,我們仍然要去爭取。

 

我希望政府盡快審視及修訂所有含有歧視的法例和政策,希望將來大家不需要再透過昂貴,耗時及不必要的司法覆核去爭取平權。我們的鄰居台灣,在相似的華人背景下,亦已經於上個月成功推行婚姻平權,香港可向台灣借鏡。 

 

平權的路是漫長的,大家只要努力堅持下去,我們總會得到一個真正平等的社會。愛會得到最後勝利!Love wins!

 

 

梁鎮罡

你的舊同事

15/06/2019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2)

重溫

CATCHUP
04 - 06
2019
香港電台第一台
X

環境諮詢委員會成員黃煥忠──按樽以外應資助回收商增競爭力

*標題由編輯所加



嘉宇同學:

很高興去年十月你從西澳返港時,順道探我小聚,和我分享你在澳洲研究廢物產能的成果,更談到香港都市廢物的問題,廢物產量不跌反升,實在令人擔憂。在你返回澳洲後不久,中國大陸宣佈禁止24類回收物品進口,包括未分類的廢紙、日常生活所產生的廢膠等。其實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回收物品的接收地,難聽一點就是歐洲、美國、香港等地區的垃圾站。自從中國大陸升級「洋垃圾」禁令後,牽連甚廣,回收物品堆積在各地的港口,不單是香港政府,世界各國都重新開始思考回收處理問題。

面對堆積如山的可回收物品,香港環保署無可避免要積極面對,將會更積極支援社區回收價值較低的回收物品,推行中央收集膠樽計劃,幫助提升處理相關回收物料的成本效益。我再翻查政府公佈的數據,去年全港大約有五萬七千多公噸PET膠樽被棄置在堆填區。由於香港沒有塑膠的再造工業, PET膠樽經回收後唯有打包出口中國大陸。可惜的是,去年香港本地的PET膠樽出口量只有3600多公噸,回收率不足6%,令人失望。可以看得到,市民對回收並不熱衷,缺乏誘因。從回收商的角度來看,膠樽體積大,不容易儲存,一車的塑膠最多只有800公斤,價值不足800元,但是需要高達1500元的成本運走。如果沒有政府的支持,又怎會有人去做明知是蝕本的生意呢?即使收集到膠樽,這些膠樽恐怕只會在原地積存,又怎談得上再造呢?無論政府怎様賣力鼓勵市民回收膠樽,在沒有經濟誘因的情況下,回收商只有拒收塑膠,譲塑膠成為堆填區常客。

要增加塑膠回收率,首先要做好收集的工作,引入生産者責任制計劃,可以促進收集環節的良性發展。近日,環保局黃錦星局長提出環保署已於去年10月展開探討,研究塑膠樽按金計劃的可行性,並且在合適的地點設立塑膠樽專屬回收機。其實按樽計劃並不是新猷,還記得小時候汽水樽是可以退回按金,大家都樂意回樽。在瑞典,飲品售價已經包含了膠樽的按金費用,根據膠樽的大小、材質等,按金大約1至2個瑞典克朗不等(大約折合1元至兩元港幣左右),飲完之後只需要將空樽放入專屬回收機,就可以退回按金,非常方便。與此同時,瑞典法律規定,所有飲品生產企業和飲品進口商必須參加回收制度,如果不加入按金返還體系,銷售飲品將屬違法行為,這樣就既有紅蘿蔔亦有木棒。瑞典的塑膠按樽計劃在歐洲算是最成功的例子,2016年,每個瑞典人平均歸還了177個飲品樽,回收率達到8至9成,逐步接近政府提出「回收9成飲品樽」的目標。可以看到,按樽回收是一個可行的方案,加上快將上立法會審議的垃圾徴費草案,雙管齊下,有望扭轉局面,增加香港市民減廢回收的意慾。

但這只是解決回收困局的第一步,回收商還要將收集的廢膠樽運送到合規格的處理場,經清洗、切片才可以造成膠粒,然後將產品賣出去,獲取收益,整個回收鏈才算完整。有回收商計算過,在香港再造一噸膠粒,將收集、處理和銷售成本計算在內,大約要6000至8000港幣,而每公噸再生膠粒在內地的銷售價格,就只有6000至10000港幣左右,實在無利可圖。可見香港政府不可以一如既往,將回收業當作是一種普通的商業行爲來發展。政府要給予各種支援,改善整個回收鏈,投放資源進回收行業,既幫助回收行業提高競爭力,也解決香港垃圾圍城的困境,就能夠達到雙贏的局面。

最後,我想引用Susan Freinkel寫的《塑膠——有毒的愛情故事》一書中,裡面的一句話:「人與塑膠戀愛了將近百年,才發現陷入一場有毒的愛戀中,卻已上了癮……」。試想一下,塑膠將會耐久長存數百年,破壞地球生態環境,當下之急,是如何將這個毒癮戒掉,那就需要各持份者共同努力滅塑。在我的角度來看,中國今次「洋垃圾」禁令為香港政府的回收工作敲響警鐘,促使香港政府立法減少使用塑料,强制源頭分類,正視資源的回收,為回收業界建造一個可行的營商環境,讓我們同心協力,共同解決塑膠回收難題。

我希望你下次返港的時候,可以看到香港回收業界有一片新景象。

老師 黄煥忠

2018年6月16日




香港電台第一台

16/06/2018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2)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第五屆傳媒轉型大獎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