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香港家書

簡介

GIST

主持人:張鳳萍

《香港家書》
星期六 09:00-09:20 a.m.

編導:陳顥之、張鳳萍
監製:林嘉瑜

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最新

LATEST
18/09/2021

香港乳癌基金會創會人張淑儀醫生——期望乳癌篩查的先導計劃 能鼓勵更多組織提供合資格的篩查服務

*標題由編輯所加

 愛麗絲: 

你好,時間過得真快,轉眼間,你由確診乳癌,接受治療,到今天已經過了10年,算是痊癒了。 

還記得十年前,你發現乳房硬塊,乳房X光和超聲波都顯現不規則的腫物,抽針證實是乳癌,確是晴天霹靂。你剛踏入40歲,公司正重用你的時候,而你亦正在接受醫生體外受孕的指導,癌症的診斷,打斷你事業及家庭的計劃。當然,健康最重要,你接受手術,結果腫瘤是管腔A型,即賀爾蒙受體陽性,繁殖速度較低的乳癌,卻發現是第三期,術後化療電療食賀爾蒙藥,打「停經針」都要做足,每年身體檢查都戰戰兢兢,見醫生前都難以入眠。 

自從參加了香港乳癌基金會的活動,認識一班姊妹,更認識到原來自1994年以來,乳癌都是女性最常見的癌症,按香港癌症資料庫最新數字計算,每日就有12個人確診乳癌,而每14個女士,一生之中就有一個人患上入侵性乳癌,相比男性最多患的大腸癌20個一個為高。而且不單大腸癌可以通過篩查找出早期癌症,事實上,國際上自八十年代開始,都有乳癌篩查的項目。 

你深深不忿,為什麼政府沒有宣傳乳癌原來可以通過篩查,去找出未摸到的癌症呢?你寫信給食衛局局長,寫書記錄個人的經歷,目的是希望讓香港婦女以你的經歷為鑑,認識及早發現,是治療及生存的關鍵,並講出你對政府作為領導者的期盼。 

今天你應該感到開心,香港政府衛生署公佈了乳癌篩查的先導計劃,以試驗風險為本的全民篩查的效用。 

事實上,乳癌篩查服務遍佈全球,至少有34個國家及地區都有推行。英國、加拿大、澳洲、紐西蘭都是免費的,美國醫療保險包了乳房X光造影,歐洲及南美洲多國,亞洲的新加坡、韓國、日本,都有政府資助的乳癌篩檢。華人社會中,中國大陸有婦女兩癌普檢,即子宮頸癌及乳癌,台灣為全民適齡婦女提供免費乳房X光造影檢查。今天香港在癌症篩查中,可以講是踏出了重要的一步。 

為什麼有那麼多國家會花錢在乳癌篩檢這個項目呢?第一當然係因為乳癌發病率高,是婦女最大的健康威脅。第二是早期醫學硏究,已經證實定期乳癌篩檢,可以找出摸不到的乳癌,將發現癌症的期數提早,從而減低死亡率。成功的乳癌篩檢,每一千人,可以發現5-10宗乳癌。香港乳癌基金會提供乳癌篩查服務,已經十年了,乳健中心的統計數字,一千個沒有症狀的女士進行定期乳房X光檢查,可找出7個乳癌,與國際數字相約,體現了乳癌篩檢在香港女士是可行的。 

台灣最近發佈的數字,更加令人鼓舞。他們過去廿年的乳癌篩查可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採用醫護人員的觸診,但卻發現沒有改變乳癌狀況;第二階段是對高危人士,例如有家族病史的女士進行乳房X光造影檢查,但仍發現未能改變乳癌的死亡率;於是在第三階段就為全台灣的適齡女性進行兩年一次的乳房X光檢查。據他們的統計,一百五十萬名接受定期普查的女士,可以將第二期以上的乳癌減低三成,死亡率減低四成。 

過去三年,香港乳癌基金會向特首提交施政報告建議書,倡議乳癌篩查三步走:第一要推行高風險女士定期篩查,第二要為低收入女士提供免費檢查,第三,建基於第一及第二的數據,硏究進行全民篩查服務的可行性。我們高興見到政府,在九月六日推出的乳癌篩查先導計劃,回應了基金會代表的持分者的訴求。 

政府推行的乳癌篩查先導計劃,採用了風險為本的方式進行。44至69歲的女士,就算沒有家族史,如果有個人乳癌風險因素,如肥胖、缺乏運動、11歲之前來初經、從未生育或30歲後生第一胎、曾經患良性乳房疾病,都屬高危一族。這些女士,可以考慮每兩年做一次乳房X光造影檢查,更可以用香港大學開發的乳癌風險評估工具,計算自己個人化的乳癌風險,如果屬最高危的25%人士,就算是合資格,可以參加衛生署轄下的三間婦女健康中心,由政府資助的乳房X光造影檢查。 

香港女性人口,44-69歲超過150萬人,衛生署的統計,超過一半成年人運動不足,若單純以運動不足為乳癌風險因素,就最少有75萬人入圍。加入其他風險因素,最高危的25%女士,都有超過15萬人。我期望先導計劃之後,政府會透過公私營合作方式,鼓勵更多非政府組織及私營醫療機構參與,以提供足夠合資格的篩查服務予市民。 

愛麗絲,你經歷乳癌 ,走過了十年,雖然算痊癒,但不能掉以輕心,曾患乳癌,你屬高危的一群,定期乳房年檢必不可少,更希望你可以鼓勵身邊的朋友,關注乳房健康,進行定期檢查,守護自己的健康。

你的醫生 

張淑儀
2021年9月18日

18/09/2021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重溫

CATCHUP
07 - 09
2021
香港電台第一台
X

嶺南大學社會學及社會政策系助理教授歐陽達初——政府有條件增加資源應對失業潮 保障市民生計

主持人:張鳳萍

*標題由編輯所加

各位在生活裡掙扎的香港市民:

我相信很多人跟我一樣,在面對疫情帶來的經濟蕭條、政治自由受到嚴重挑戰的時間,大家都感到徬徨不安。特別是經歷失業的打工仔女,更加百上加斤。

世界上有很多地方同我們的遭遇很接近,國際勞工組織在年初發表報告,回顧了去年不同國家受疫情影響的就業狀況,原來世界上超過93%工人所在的地區,出現不同程度的工作場所關閉,全球流失了大約8.8%的總工時,等同2億5千萬份全職工作,大約是2009年金融海嘯後的4倍,酒店、飲食、文化、零售是重災區。比較來說,歐洲及亞洲的就業損失較美洲相對為輕,因為她們有較強的政策維持職位,例如政府對企業僱員的直接資助等。她們亦有較全面的收入保障,減低工人因為失業帶來的收入損失。它告訴我們,疫情的影響雖是全球性,但各國政府的應對政策對減弱這些影響仍舉足輕重。國際勞工組織就建議四大支柱,保障工人及基層市民的生計,包括刺激經濟與就業、支持收入保障及保留企業員工、維護在職人士的權益,以及促進不同持份者的參與。

而香港,就在剛推出的財政預算案中提出了針對失業人士的「個人特惠貸款」。雖為部分有周轉需要的失業人士提供多一個選擇,但問題是這個措施的背景,是政府拒絕接納民間、學界的意見,設立新的或是臨時的失業援助制度。當我聽到這個政策時,的確感到錯愕及失望。似乎政府將社會保障不足的問題,化約成為個人的債務問題,將責任推卸給廿多萬名失業工人。

政府可能參考了中小企貸款計劃,照辦煮碗地放在失業人士身上。借貸對企業做生意來說可能是常態,但是對失業人士來說卻可能是要面對不少風險。財經事務及庫務局長許正宇,曾提及預期的壞賬率是25%,即大約四份之一個案都可能無力償還。其實失業人士在借貸一年後,需要償還本金利息,否則要面對銀行追數及破產的可能。整體來說,政府沒有為失業人士提供最好、最有保障的政策,反而提供了最差的選擇:以個人債務、透支未來的方法,來處理失業人士開飯的問題,並不是保障失業人士的有效措施。我認為以政府的能力,可以做到的絕不止這些。

當然,每當提及失業援助金時,政府總有不同的理由推塘,最近就認為引入短期失業救濟,可能與現行措施重疊。究竟現行有什麼招數?原來就是指失業綜援放寬資產限額,以及調低在職家庭津貼的工時要求。但事實上,絕大部份的失業人士都沒有申請或不合資格申請。2020年年底大約有20000名失業綜援的受助人,而第四季的失業人士為245800人,即失業綜援只能覆蓋約7.7%的失業人士。除此之外,政府亦將在職家庭津貼的工作時間,暫時調低至72小時,希望支持到一些工時遭削減的在職家庭。

平情而論,放寬這兩個以扶貧作為目標的福利制度,的確可幫助部份身處資格邊緣的家庭獲得支援。但這兩個制度的性質,並不是要於短期內維持失業人士的購買力,即使稍為降低申請門檻,亦只能為身陷貧窮或接近貧窮的失業及就業不足家庭,提供安全網。更加不用提及這些需要審查的福利,長期都帶有標籤及申請的行政問題,而政府過去亦未有積極釐清大眾對這些制度的偏見和誤解,以至難以為失業人士提供適切的保障。所以,每當政府說已提供足夠的措施時,我總是覺得得啖笑。

綜觀今年的財政預算案,政府似乎相信只要控制疫情,市道自然復甦,失業率就會見頂,所以不會再有去年反週期政策的力道。雖然今年財政司司長都是維持赤字預算,但規模很明顯較去年細。如果計算赤字佔本地生產總值的比例,上個財政年度差不多是9%,而未來一年則是大約3.6%,仍低於01/02年度的4.8%。其實這兩年的赤字可說是偶然性的財赤,並不代表我們整體出現結構性財赤。而財政儲備本身就是用來應對危機,所以在經濟衰退時使用公共資源,保障市民的生計,絕對是用得其所。

可能不少市民擔心,政府的經常性開支,特別是社會福利開支,好像不斷增加,會否拖垮整體公共財政?我認為大家不需過慮,相比很多西方國家,我們的政府開支比例仍然較細,負債有限,更不用說財政儲備。反而要留意的是,我們在未來幾年會進入所謂「財政鞏固期」,即是要滅赤。究竟政府會否向公共服務開刀或帶頭減薪?我希望所有市民一起,盡我們的努力,監察政府的施政,維護基層市民的權益。

 

歐陽達初敬上

2021年3月6日

香港電台第一台

06/03/2021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第五屆傳媒轉型大獎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