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香港家書

簡介

GIST

主持人:陳顥之

《香港家書》
星期六 09:00-09:20 a.m.

編導:陳顥之、張鳳萍
監製:林嘉瑜

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最新

LATEST
11/09/2021

浸大環境及公共衛生管理理學碩士課程主任鍾姍姍——「走塑」與環保之反思

*標題由編輯所加

海詠:


已經開學了,大學一年級的學習環境你習慣嗎? 我知道你是想修讀環境科學,那你有沒有計算過,每天會接觸到或使用到多少件含塑膠的產品?  由每天把我們準時叫醒的鬧鐘,到乘坐交通工具的必需品八達通卡; 由大學飯堂的水杯,到自己在家吃飯用的筷子; 由天晴天雨都可以用的雨傘, 到陽光海灘的絶配沙灘椅……這些產品全部由塑膠製成﹔塑膠產品在日常生活中,真是無處不在。


在不知不覺中,塑膠已成為現代人的必需品;但同時, 我們也意識到事事塑膠帶來的害處。當中最為人知悉的就是它難以分解;因它難以分解,所以為害百年,又因它難以分解,所以流入自然環境的塑膠產品會被海陸動物誤吞, 阻塞腸道而死亡, 塑膠垃圾又或最終分裂成為微塑膠,進入自然界甚至人類的食物鏈。 更甚者,(這點就連小孩子也懂的),就是如果以焚化處理塑膠垃圾,就會釋出世紀劇毒二噁英!


雖然不少香港市民都認為塑膠「十惡不赦」,但是還是天天在用,天天在棄置,原因縱使五花八門,但我最常聽見的是以下數個:


一般市民會說:「保護環境是政府的責任,政府無為,我亦無須為」或「政府無禁,就算我唔用,其它人也會用,不也於事無補?」


餐飲業界會說:「我們的利潤好低,又要顧及衛生,在不增加清潔消毒人手之下,只好用完即棄,如果有成本同樣相宜,防水效果又相當的非塑膠一次性餐具,我們一定使用! 」


千呼萬喚, 管制即棄膠餐具的計劃終於出臺, 政府最快在2025年分階段要求香港的食肆禁用即棄膠餐具,但可使用替代品,不過那些才是合法的替代品則並沒有在相關的諮詢文件中說明。如此一來,公眾和餐飲業界也鬆了口氣,不過,我卻垂頭喪氣,何解?


餐飲業界可以鬆一口氣是因為它們仍可繼續不需要額外聘用清洗消毒餐具的人手,又因為其它行家也必需轉用成本較高的即棄代替品,所以這個轉變不會令到某一家的生意流到另一家,而非塑膠即棄代替品的額外成本,亦可以合法合理地轉嫁到消費者身上。


消費者可以鬆一口氣是因為他們只要願意付額外費用,就可以有幾方便得幾方便的隨地買, 隨時吃喝, 隨時棄置, 情況就如5毫子的膠袋收費一樣,慢慢地,大家都會習慣和接受外賣是要多付幾塊來購買用一次就拋棄的非塑膠即棄餐具。


如此這般,消費者和餐飲業界也可不用改變任可現時的做法下,用得環保,棄得安心,因為到時,他們直接或間接拋棄的再不是邪惡的塑膠。


然而,我只能垂頭喪氣,因為這計劃是「管錯餐具禁錯膠」。何解? 計劃只針對餐飲場所使用塑膠即棄餐具的種種不是,並容許以環保即棄餐具作替代,當中就有三個衍生的問題。其一、世上真的有即棄餐具是環境友善的嗎? 難道用竹纖維及甘蔗渣製成的一次性廢棄飯盒就不需動用地球資源來運輸和堆填?這些所謂環保的即棄飯盒,到底如何能夠解決香港「垃圾圍城」的問題 ?  其二、在回收基金過去數年的努力下,香港本土傳統塑膠的回收再造能力已慢慢形成,禁止使用傳統塑膠製成的即棄餐具雖然能夠從源頭減少傳統塑膠即棄餐具廢物的產生量,但同也限制了傳統塑膠回收再生做行業的發展,將來若果有所謂可降解塑膠的大量出現,傳統塑膠回收再生做行業必定會受到很大的窒礙,因為傳統塑膠如與可降解塑膠一起循環再造的話,便會大大減低製成品的性能和價值。其三,一次性塑膠餐具是否還可以很便宜地在零售層面購得? 如果可以,單單是食肆經營者不可以用,既不公平也有違管制的原意。


其實無論是垃圾圍城還是微塑膠入侵海洋,根本原因是在於人類一用即棄和貪方便這兩個根深柢固的壞習性,所以邪惡的不是塑膠,而是人類的壞習性。諉過於膠,就是不承認責任其實在使用塑膠的人,因此任何有效的規管,必須要能夠把人類這兩個壞習性徹底改變或令其無發揮的餘地,否則只是自欺欺人。


姑姐

2021年9月11日

11/09/2021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重溫

CATCHUP
07 - 09
2021
香港電台第一台
X

城大公共政策系教授葉毅明——實施劏房租管後 仍需支援租戶

主持人:陳顥之

 

城大公共政策系教授葉毅明——實施劏房租管後 仍需支援租戶

*編題由編輯所加

 

表哥:

 

因為疫情關係,你原來回港探親的計劃恐怕又要延期了。

 

我去年參與了政府成立的劏房租務管制研究工作小組,多接觸劏房租戶惡劣的居住環境,同時也勾起了我們兒時住在板間房的回憶。你們住的騎樓房有窗較通爽,我們的中間房夏天就悶熱得不得了。還記得偶然我們一同留宿外婆家,睡在舅父只有2呎多高的閣仔,晚上給老鼠踏在肚皮上的感覺到現在仍記憶猶新。

 

幸運地,透過我們的努力,我們的生活環境得到很大的改善,你移民外國住了花園大屋,我在香港也有一個不錯的居所;只是香港近年的樓價實在貴得驚人,不到200呎的所謂納米樓也叫價4、5百萬,實在不是普通家庭能夠負擔。因此很多家庭也別無選擇,需要入住劏房。根據政府2020年的調查,香港現時大約有十萬個家庭共二十二萬人住在劏房,人均面積只有不到70平方呎,但一半租戶需要支付每月多於4800元的租金,這不但等於豪宅呎租,也佔了劏房租戶大約百分之三十的家庭收入;百分之二十劏房戶更需要共用洗手間,百分之四的住戶竟連窗戶都沒有。

 

這些統計數字並不能完全反映很多劏房住戶的惡劣居住環境。劏房工作小組去年為委員安排了多次探訪,讓委員多了解劏房戶居住的實况,有幾處探訪印象特別深刻。其中一戶三口之家住在一間大約100平方呎,在大廈平台潛建的劏房。房間沒有可打開的窗戶,唯一的新鮮空氣只有透過頭頂一隻不到兩呎直徑的天窗;但天窗下雨時會漏水需要關上,颱風時更不可打開;因此像大部分劏房一樣,需要整天長開冷氣,加上劏房沒有獨立水電錶,業主或房東收取的水電費比電力公司的收費再高百分之二十到三十,這開支對劏房戶來講更是百上加斤。劏房狹窄的空間也令住戶的雜物容易堆積,加上不合規的改裝,增加了火災的風險。由於劏房需要增加廁所的數目,改建符合法例要求的排污有一定難度,不合規的排污喉的鋪設,也會增加了劏房環境衛生的風險。

 

很高興政府最後也接受工作小組大部分的建議,正在修改法例,除限制劏房租金的加幅不得高於普通私人住宅的加幅,及禁止多收水電費,更規定劏房需要使用標準租約以保障租戶及房東的權益,現有租戶也擁有一次續租的權利;這對劏房租戶,特別是弱勢社群,確實是增加了多一點保障。政府也承諾在法例通過後,資助建立資訊平台,增加劏房資訊流通的效率,改善租賃交易的成本,同時也提供諮詢服務,幫助租戶及業主,維護他們各自的權益。政府同時更通過關愛基金,向公屋輪候冊等候超過三年的家庭,提供短期的租金援助,幫助他們改善生活。

 

租務管制固然可以加強對租戶的保護,但也只是治標的措施,治本辦法固然是要長遠解決高樓價及公屋短缺的問題,但政府仍需要進一步積極研究更多的短期方案,以彌補租務管制的不足。例如為劏房訂立起始市值租金,免得房東或業主先大幅加租以繞過租管,如果政府認為現在技術上不成熟,兩三年後應有足夠的數據訂立市值租金。另外,公屋輪候時間越來越長,根據政府最新數字,獲分配公屋的家庭,超過一半已經等候了超過六年,可以想像,年青單身申請人可能需要更長時間,他們需要長時間支付高於公屋租金數倍的租金,租住環境差很多的劏房,實在對他們極不公平;政府也應該考慮將關愛基金的租金津貼,擴展到有資格但未有申請公屋的家庭,包括非長者單身人士,以減輕他們的生活負擔。

 

香港政府多番強調解決住屋問題是他們政策的重中之重,真希望政府能再多點努力,幫助居住於環境惡劣的家庭,使他們可以過更好的生活。

 

表弟

毅明

2021年7月24日

香港電台第一台

24/07/2021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第五屆傳媒轉型大獎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