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香港家書

簡介

GIST

主持人:張鳳萍

《香港家書》
星期六 09:00-09:20 a.m.

編導:張鳳萍
監製:林嘉瑜

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最新

LATEST
24/09/2022

港大醫學院護理學院及公共衞生學院助理教授徐詩鈴——建立大數據監察抗生素耐藥性

*標題由編輯所加

親愛的公公婆婆:

你們在天家適應新生活了嗎?半年內跟你們相繼道別,我的心情都未能完全平復,但是知道你們身體不會再感到不適,又可以在天上團聚,我又替你們感到開心。

回想起疫情前,你們身體轉差,開始出出入入醫院。每次探望你們,見到醫院擁擠的情況,我都覺得好心痛。在醫院裡面,我好記得婆婆隔離有位病人,他的儀器上面貼了一個 “MRSA” 的標籤。當時我剛好都在做相關的研究,突然有好大的感受,這些抗生素耐藥性(AMR)病菌原來和我們可以那麼接近。

英文簡稱 MRSA 的「金黃葡萄球菌」是一種對抗生素產生耐藥性的「超級細菌」,一般會引致皮膚和軟組織感染。AMR細菌可以經人及經食用動物傳播,前者則當患者服用抗生素後,抗藥性細菌可能在體內繁殖,當患者前往醫院、診所或社區,抗藥性細菌可能會經過不潔的設施或人與人的直接接觸而傳染他人。至於後者則在發生在食用動物上,一旦食用動物施用了抗生素,抗藥性細菌可能在腸道繁殖。若消費者食用未經徹底煮熟而受污染食物,便會有感染抗藥性細菌的風險。一旦社區出現大規模感染個案,現有的抗生素不但會無效,而且會因為缺乏有效預防和治療感染的藥物,導致很多醫療程序,例如:器官移植、癌症化療、糖尿病管理和重大手術的風險增加,對體弱患者影響尤深。外國曾經有統計指,AMR在2030年間,會令多達2,400萬人陷入赤貧,若我們不採取任何行動,將可能導致在2050年間全球每年高達1,000萬人死於AMR。

除了 MRSA,仲有在香港都好常見的 「超級細菌」- CPE。此細菌能抵禦多種常用抗生素,會導致治療方案受到限制,令嚴重感染難以醫治。而且感染個案持續上升,根據醫管局統計,CPE個案由2011年的19名患者,增加至2015年的340名患者。這類細菌的帶菌者可以毫無病徵,但細菌也可引致嚴重甚至致命的感染。宏觀全球情況,有報告指出,全球CPE死亡率約26%至44%;從經濟層面而言,美國有研究估計,CPE所造成的支出高於很多不同的慢性疾病。

為了解本港CPE流行病學情況,我們港大醫學院早前進行一項研究 ,利用醫管局轄下的臨床醫療數據分析及報告系統(CDARS)的電子健康數據庫作研究。CDARS中的數據是去識別化,即是去除病人姓名和個人資料。不過,我們數據內亦包括患者的人口統計、診斷、程序、處方歷史、住院記錄、登記死亡日期和實驗室結果。數據庫自1995年成立以來,已經累積了超過1,100萬個患者的病歷。

今次研究發現,曾經使用β-內酰胺抗生素是攜帶CPE的獨立危險因素,事件發生的比率為1.37。這類型的抗生素其實好普遍,例如我們成日聽到的盤尼西林,其實都是β-內酰胺抗生素的其中一種。而且我們的研究收集逾十年的數據,我們發現CPE發病率呈穩步上升趨勢,尤其是夏季(七月至九月)是高峰期。

今次研究亦反映,大數據可應用作監察AMR的情況。本港需要建立AMR的監測系統,透過統一的格式收集數據,從大數據中預測所帶來的負擔,例如病發率、死亡率、相關經濟成本等,以計劃部署方案。不過,儘管公營醫療體系提供了一些耐藥監測數據。這些數據與AMR全球監測系統的格式並不統一,數據與數據之間難以發揮參考價值,導致部署應對策略舉步維艱。其實世界衛生組織早在2015年成立了國際AMR監測系統,目標是透過國際合作有系統地收集AMR監視數據。香港作為其中一個合作單位,可以多參與發展,建立一個能夠與國際接軌的架構以進行AMR監測,組成一個包括醫管局、公共衞生服務處和涵蓋食用動物和食物的監測平台,加強及統一醫療機構的AMR監測和測試的方法。作為學者,我們亦有責任加強公眾對使用抗生素的教育和認知,確保我們正確使用抗生素。

造成AMR因素甚多,即使正確使用抗生素,耐藥性也會自然發生。不過,這樣不代表我們要坐以待斃, 抗生素有效的次數和時間有限,與水電一樣是有限的資源,我們應該好好運用它,延長它有用的時間,爭取更多時間去研究新藥物對抗惡菌,確保我們的健康和保護高風險人士,減少醫療負擔。那我們就可以健健康康、長命百歲,好似公公婆婆你們一樣過著美滿的人生。

 

詩鈴上

2022年9月 24日

24/09/2022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重溫

CATCHUP
07 - 09
2022
香港電台第一台
X

西九文化區管理局M+ 董事局主席羅仲榮——以文化成就香港成為大都會

主持人:張鳳萍

*標題由編輯所加

Mark:

你最近好嗎?

上星期,M+這座國際級的視覺文化博物館終於誕生。開放予公眾入場當日,我們請來醒獅助興,邀請為這座博物館付出了不少心血和青春的同事,一起見證如此有意義的一刻。看見公眾魚貫入場,西九文化區和M+同事一邊拍掌歡迎,一邊相擁而泣,那份感動難以言喻。雖然你不在香港,我相信你都能夠從新聞報道中感受到我們這份激動和喜悅。

十五年前,我有幸出任西九龍文娛藝術區核心文化藝術設施諮詢委員會轄下博物館小組召集人,與小組成員集思廣益,討論及建議如何打造一座可配合西九文化區發展的博物館。十五年來,我見證著這個項目由概念設計、到建造、完工和投入營運,西九文化區和M+的同事一起克服了無數的挑戰,這個成果得來不易。

近來時常有人問我,「M+」這個名字是如何得來的?2006年尾,當我們即將要提交發展博物館的諮詢報告時,小組對於博物館的名字仍然未有共識。我建議在封面暫且寫著「M+」,即Museum,「+」即是Plus,想不到當報告書公布後,大家都非常喜歡這個名字的意念,於是M+就成為了這座博物館的名字。

「M+」是一個大膽的概念,希望創建一所超越傳統的博物館。M+的「+」意味深長,象徵我們希望比傳統博物館能夠具備更多功能,除了購藏、保存、研究和展示藏品外,也會與社會溝通和對社會引起啟發,希望透過研究、教育、消閒及鑑賞,提高市民的生活質素 。

我和博物館小組成員構想M+概念時,曾到訪世界各地,了解不同城市如何在文化領域投資,既可提升文化品質,亦可帶來經濟收益,透過文化基礎設施陶冶市民的生活,亦啟發大眾對文化、藝術及創意的感受。我們深深明白,要造就一座世界級的城市,只有金融中心或旅遊勝地是不足夠的。世界級城市須啟迪大眾、豐富大家的生活、滋養思想,並鼓勵創新。這就是我們對M+的想像,也是M+的使命。

「M+」 體現了廿一世紀亞洲文化機構的概念──從香港角度看全球視覺文化,在亞洲創建獨一無二的國際級平台,讓香港與全球接軌,互動交流。M+從一開始便以很高的國際標準營運及管治,從藏品、展品,以至策展的工作團隊都可見一斑。我明白,不少人都會對M+的價值存有疑問,我相信不少市民參觀過M+後,感受過建築物的設計和空間佈局,看過六大主題展覽,都會覺得M+值得我們投入資源。亦是香港擁護文化藝術向前走的一大步。

此外,「M+」亦以不同形式,致力支持本地藝術界及設計界的工作者。自2013年起,M+和香港藝術發展局多次參與威尼斯雙年展,樹立香港的國際藝術文化城市的形象。目前「M+」擁有約八千件藏品,本地藝術創作大約佔四分之一。

當我們在紐約找到MoMA,在倫敦參觀過Tate Modern;回到亞洲,我希望香港的M+就是回應兩大博物館的最佳答案。醞釀多年的M+,體現了香港獨一無二的多元文化,公眾來到M+不但可以欣賞及體驗其獨特的建築,更可以探索從本港及世界各地蒐集的藏品,M+展示的視覺文化包括視覺藝術、設計、建築及活動影像,當中有許多珍貴的系列,以前甚少在其他各地的文化機構展示。

近來茶餘飯後,我們經常都聽到有人問,「你參觀了M+沒有?」或者「你預約了參觀M+沒有?」。M+開幕首星期,每日都有約一萬人次入場,由於展廳容量有限,展廳外整天都有人龍。衡量M+成功與否,當然不能只看參觀人數。

要把M+建設成世界級博物館,需要國際視野及堅定不移的投入,不可能速成。M+的發展,今天只是個開始,我期望M+不只是一座概念一新的建築物,而是推動香港、內地、亞洲及國際之間的文化交流的重要文化機構。我亦希望這座博物館對香港的文化發展有所建樹,培養社會大眾欣賞藝術的興趣,在未來數十年參與培育本地創意領域的軟實力,確立這所世界級博物館的獨特模式,將之經營為公眾引以為傲的文化地標,不負國家十四五規劃綱要,賦予香港「中外文化藝術交流中心」的目標和使命。

這座超越傳統的國際級博物館成績如何,將來公眾自會判斷,M+亦將在公眾的參與下履行使命,推動香港的藝文發展,鞏固香港亞洲國際都會的地位。我們期待疫情過後,世界各地的旅客、文化愛好者可以很方便地來香港參觀M+。屆時,我一定會樂意帶你和你的朋友到M+走一趟。

 

Victor

2021年11月20日

香港電台第一台

20/11/2021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第五屆傳媒轉型大獎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