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香港家書

簡介

GIST

主持人:張鳳萍

《香港家書》
星期六 09:00-09:20 a.m.

編導:張鳳萍
監製:林嘉瑜

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最新

LATEST
28/01/2023

聖雅各福群會總幹事李玉芝——營運社會房屋有助社工識別住戶的不同需要

*標題由編輯所加

詠詠媽媽: 

兔年剛至,先跟妳和詠詠拜個年,祝妳們新年快樂,詠詠聰明伶俐、快高長大!

最近,從同事口中得知妳剛離開了我們的社會房屋 - 雅閣,在兩個月前已搬上公屋。「上樓」一直都是妳的心願,聽到妳們的願望成真,我實在為妳們高興! 

當初看著妳作為一個單親媽媽,要獨力撫養年幼的女兒,一切都很不容易。記得妳曾經告訴我,妳和詠詠未搬進雅閣前,是居住在不足一百尺的劏房,靠妳一份微薄的清潔工收入,要省吃儉用才能勉強應付每月六千元的租金。在搬進社會房屋後,妳把省下的房租,作為詠詠的教育及準備上公屋之用。我很佩服妳,同時我亦很感恩,心裡更肯定在2017年,聖雅各去營運香港第一所社會房屋的決定是十分正確的! 

現時香港約有超過 20 萬人仍居住在不適切的居所,對住戶的身體、精神和財政等帶來極大的壓力,同時欠缺社區支援。現時我們有4個社會房屋項目,都是我們看到有大量劏房所在之地,例如深水埗、旺角、紅磡,至今已幫助超過400個家庭。舉例來說,位於深水埗的「雅匯」項目是一個嶄新的模式營運社會房屋,除了安排地方為基層人士或有需要家庭入住過渡性房屋之外,我們在該項目加入了就業支援及健康共融,希望協助住戶提高就業機會,並透過健康活動連繫社區人士,一同培養健康的生活方式。 

想起當初我們留意到社會上的房屋問題,希望提供更多更好的適切居所給有需要家庭。第二,我們也見到不少基層家庭在劏房居住,他們很擔心,不敢接觸社區,亦缺乏社會支援,也不知道其實社區上有好多資源可以幫助他們。尤其他們普遍面對經濟困難,所在在他們搬入社會房屋之後可獲幫忙,例如最近我們用社區資源幫助了不少家庭免費裝好窗簾及申請領取二手洗衣機。而在社會房屋項目內,其實我們同事工作的地方都是在社會房屋內,日常都會接觸很多街坊,亦了解他們生活的情況,發現他們不少的問題,例如夫妻相處、親子關係、小朋友學習的需要、甚至就業問題,希望透過我們社工的介入能夠幫助他們。 

現時家庭申請過渡性房屋,我們主要的服務對象都是18 歲以上單身人士、2 人家庭及 3 人家庭,或育有17歲或以下的單親家庭,他們都是居於劏房或其他不適切居所,亦需要輪候公屋最少 3 年,符合有關申請資格及通過面試的人士就可以入住 2 年,按需要可續約 1 年。自2017年,我們已經營運社區房屋數年了,而未來仍約萬多個單位準備落成, 而政府早前亦公佈將推出簡約公屋, 以改善等待上公屋人士住屋問題。此外,食物援助,學童學習支援同樣是重要的扶貧項目。 

在政策介入前,根據政府2021年底發布的《2020年香港貧窮情況報告》,2020年香港貧窮人口高達165萬,比起10年前的132萬多出四分之一,數字乃歷年新高。而在過去10年的兒童貧窮人口一直徘徊在22萬至27萬人。基層家庭往往因資源缺乏而限制了兒童的學習及發展機會,繼而引致跨代貧窮。 

為回應社會上基層人士的生活需要,聖雅各福群會在2003年成立全港第一間食物銀行-「眾膳坊」, 由當時在中心陝小的廚房內煮24人的飯餐至近年每天服務逾3,500人,為有需要的家庭提供熱食、乾糧等食物援助,透過服務我們了解到貧窮對小朋友的影響,包括:營養不良、欠缺人際網絡、自信心低等等,所以我們以食物援助為介入點,並在2005年成立「助學改變未來服務」,為基層兒童提供學習物資及課外支援,讓他們獲得公平及多元發展的機會;同時,在善長的支持下推出「在校午膳計劃」,為小學生每天提供有菜及有肉的營養膳食,以補足他們發育時期的需要。在2009年開辦的「青苗同學會課後支援計劃」,以「兒童為本」出發,為基層小學生提供課後的功課輔導及成長小組活動,期間並提供營養晚膳,全面照顧他們的發展需要。我們喜見食物銀行服務及「在校午膳計劃」,已被政府納入為常規化的社會服務,可見服務對基層家庭及學童的成效及重要性。 

我們累積了多年扶貧的工作經驗,看到政府、很多社福機構、企業及基金會開展不同的的政策及項目以支援基層生活,卻往往各方沒有整全的數據分析而未能有效及快速地把資源轉到有需要人士手中。最近有機會成為扶貧委員會委員,希望透過「精準扶貧」,在掌握大數據後去分析,要幫助哪些有需要的人及怎樣因時制宜、因地制宜幫扶,亦要聚焦成效高的扶貧項目,就好像妳們現時居住的社會房屋,是集結房屋、健康和就業為目標,期望藉這兩三年時間,由改善居住環境開始、提升個人健康意識、協助住戶工作發展的機會,建立社區資本。 

過去,特別在疫情下,聽到不少服務申請人,如詠詠媽媽一樣,寧願自己辛苦一點,也不希望靠人,同時亦擔心被社會標籤,影響家人,特別是小朋友的成長。正可是在社會經濟不景氣,開工不足甚至失業的情況下,作為社會服務機構更要去想——如何在保障有需要服務人士的尊嚴下提供服務!於是我們將科技應用到社會服務之上,把線下服務,走到線上。現時聖雅各的扶貧服務已邁向數碼化,如全港首個食物援助平台FOOD-CO、一站式二手平台GOODS-CO及首個結合搜尋、申請及電子錢包的援助平台Charity Today。有需要人士透過手機應用程式、因應自己需要而在網上選擇服務和接受服務,這不但增加了服務的「方便性」及「選擇性」,重要的是可以保障他們的尊嚴。 

小朋友在疫情下,學習情況同樣大受影響,當上課轉為家中線上進行時,幸得善長支持,為3,600位學童提供平板電腦,並送出4,500張流動數據咭,支援學童停課不停學。而隨著學校恢復面授課堂,「助學改變未來服務」隨即繼續提供多元的活動,包括為SEN學童學習支援計劃、運動、STEM及表達藝術等。此外,為了提升他們未來學習及工作競爭力,服務亦特意在溝通、演說、分析和合作方面裝備他們。 

「敢創新」,用創新手法幫助弱勢社群一直都是我們堅守的,我們會繼往開來地以快速的步伐回應基層家庭的需要,先行先試,希望與政府政策互相補位。在扶貧工作上,由實物援助至關顧身心靈的服務。建立社會資本、重建互信、關愛我們的香港。 

我深信正如聖經的教導:「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 

詠詠媽媽,今天是正月初七,人日,也是妳和詠詠上樓後的第一個農曆新年。祝妳們生日快樂!生活美滿!身體健康!

 李姑娘

2023年1月28日

28/01/2023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重溫

CATCHUP
11 - 01
2022 - 2023
香港電台第一台
X

政府專家顧問、港大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回顧與展望應對新冠肺炎之法

主持人:張鳳萍

*標題由編輯所加

飛鵬你好:

自從新冠肺炎大流行以來,我們已經兩年多沒有見面,相信您和您的家人在加拿大都已經接種第三劑疫苗。如果我們每個人都接種了足夠疫苗,相信新冠肺炎將可以在2022 年轉化為類似流感的疾病, 由於香港基本上已經 7 個月沒有 本地傳播病例,我想同你回顧一下從這次新冠肺炎大流行中可以學到的功課,可以用來對抗將來會發生的傳染病大流行。

還記得我們在觀塘聯合醫院工作的時候,雖然資源和設備不足,我們經常想盡一切辦法去超越過於刻板的指引,給病人最好的照顧,我們都認為指引和教條不應該成為治病或者防控疫症的障礙。今次不少國際權威最初所作的防控建議後來被證明是強差人意的,因為全球所有專家在開始時對新冠肺炎與公眾一樣缺乏認知。例如他們最初反對全民戴口罩的建議、對空氣傳播和通風系統要求的懷疑、嚴格邊境控制的必要性,教條式地依次使用抑制或緩解防疫措施,及不同意將隔離期延長的要求等等,事後都被證明是不明智的。在面對新問題時,儘管最初有很多反對的聲音,我們仍然應該考慮挑戰傳統方法和教條,採取創新和針對性的措施,這樣才可以領先流行病三步,防患於未然 。

另外有些表面看似合乎邏輯的措施可能會產生完全相反的影響。例如「確診病例應該居家休息,病情惡化時去醫院」是許多西方國家採取的政策。我們的做法恰恰相反,每個疑似病例都需要住院隔離,直到重複檢測呈陰性或持續低病毒載量,然後才可讓他們離開。最後證明我們這種以醫院隔離為基礎的方法反而使社區傳播病例大大減少,令我們的醫療系統不致於癱瘓,更可減低個人防護裝備的使用量。

我們也需要承認我們無法準確地預測未來,正如復必泰和莫德納無法預測罕見的接種疫苗後引致的心肌炎。科興無法預測疫苗病毒在細胞培養過程中會產生兩個刺突蛋白的基因缺失。阿斯利康也無法預測接種其腺病毒載體疫苗後,會發生致命的腦靜脈血栓併發症。這些意想不到的改變或非常罕見的副作用必須迅速和平衡地向公眾披露,以免產生錯誤的印象。香港老年人疫苗接種率低的原因之一,是我們開初沒有同時公報老年人每日中風和心臟病而死亡的人數。

如果我們要為未來的大流行做準備,就需要對新病毒進行更廣泛和持續的動物監測,監測其進化並評估其跳進人類的風險,從而了解病毒起源的動物宿主。我們必須支持對快速多重檢測或無偏見基因測序作診斷的研究;開發廣譜抗病毒藥物;生產可重複使用、自我消毒的過濾口罩、護目鏡、手套和防護衣,作為提供每個市民的環保防疫包。雖然我們兩年前就已經做好噴鼻疫苗種子,但是由於香港沒有疫苗生產能力,也沒有足夠的投資,所以進展非常緩慢。除了開發安全有效的疫苗平台外,我們必須修改和制定所有學校、餐館、會議廳或娛樂設施的通風要求,以減少空氣傳播。我們追蹤接觸者的技術非常落後,需要徹底改革。

贏得公眾信任是疫情防控的關鍵。2020 年初的公眾恐慌是可以理解的,因為新冠肺炎是全新疾病。因此,公眾向專家尋求意見,但所有專家在開始時對新冠肺炎缺乏認知,以致這些意見往往是極多樣甚至矛盾的,尤其是在政治兩極分化的背景下,只會導致輿論兩極分化,甚至導致針對專家的網絡攻擊。衞生防護中心應該牽頭建立有效的溝通渠道,盡可能吸納這些意見領袖,以便他們了解最新的防疫信息和防疫措施的局限,彼此快速學習進步。

飛鵬,你已經很多年沒有來過我工作的地方,儘管瑪麗醫院擁有世界一流的生物安全第三級實驗室,但令人驚訝的是這座擁有 70 年歷史的教學醫院,卻沒有一個臨床傳染病中心,醫院的翻新工程被推遲了超過18 年。真的希望我能在退休之前看到一個新建成的現代臨床傳染病醫療中心。

但最令人沮喪的是,我們的香港科學院缺乏政府的定期資助。我們擁有世界一流水平的科學家,例如研究人類遺傳學的徐立之教授、產前分子診斷的盧煜明教授、肝移植的范上達教授、化學方面的支志明教授、高效發光材料的任詠華教授等。但香港科學院卻要申請短期項目的政府資助,甚至尋求私人捐贈。有時甚至需要得朋友的好心幫忙,才能有一個聚會的地方。如果期望香港成為國際科研中心或大灣區的矽谷,政府必須提供經常資源來支持香港科學院的持續運作和發展。 

回顧香港新發傳染病的歷史。我們在 1894 年有鼠疫;五、六十年代有流感,當時一般衛生條件很差。但隨著醫療和衛生的改善,我們已經忘記了微生物擁有災難性的威力。從 1997 年開始,我們有禽流感 H5N1,它預示著2013 年的禽流感H7N9。2003 年,香港爆發SARS,預示著 2012 年 的MERS(中東呼吸綜合症)和 2019 年的新冠肺炎。

與全球暖化一樣, 新冠肺炎大流行可以被視為是大自然對不斷增加的全球人口和人類行為的報復。人類不斷破壞野生動物的生態系統,街市衛生環境惡劣,密集城市化和頻繁的航空旅行,大大縮短了動物與人之間和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亦增加他們接觸和互動的頻率。因此,除非我們改變這些行為,否則我們可預計會出現更多流行傳染病。為了保護我們的下一代,我們必須保護大自然,不可以再次忽視流行傳染病帶來的警告。

時光飛逝,你的三個兒女都先後成家立室,這兩年更添了五個孫,你們可以弄孫為樂了,期望明年疫情受控後,大家可以再相聚。

 

祝新年健康、快樂。

 

國勇

2022年一月一日

 

(陳飛鵬醫生; 於1983年至1985年在基督教聯合醫院與袁國勇教授一起共事,然後移民到加拿大)

香港電台第一台

01/01/2022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第五屆傳媒轉型大獎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