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香港家書

簡介

GIST

《香港家書》
星期六 09:00-09:20 a.m.

編導:張鳳萍
監製:林嘉瑜

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最新

LATEST
21/05/2022

香港恒生大學大灣區融創中心總監、香港區塊鏈產業協會會長王俊文——虛擬資產浪潮與香港未來的新經濟發展息息相關

親愛的早苗、心田: 

疫情令你們長時間在家上課,但爸爸仍舊要忙碌在外工作。某一日,在家凝望着你們,發覺原來你們已經不知不覺長大了。 

爸爸知道你們因為疫情,生活上有着很大的轉變。不能到學校上實體課,不能跟同學見面。實在的接觸,聚會,都變了在網上一齊玩遊戲進行了。其實,我們大人的生活亦都有不少轉變,爸爸都好像你們一樣,要重新學習新工作的模式,視像會議變成新常態,縱使看得見對方,都是隔著屏幕見面,就連平日買東西、訂餐,我們都在網上解決。生活很多的細節都漸漸被網絡虛擬的世界取代。當這些新生活常態開展了,我們都逃不過將生活逐步搬到虛擬網絡世界上,造就了一個新生活模式。 

最近我跟一些朋友舉辦了一個數字藝術作品展,展示的作品都是利用了不同的科技轉化成藝術。而最特別的是藝術品的買賣都用上了虛擬貨幣,以太幣,作為交易單位。虛擬貨幣在我們的生活中已經越來越不陌生,但究竟他們是如何誕生的呢?對你地將來的生活又有著什麼影響呢? 

其實,虛擬貨幣起源於2008年,由中本聰發表的一篇論文而起的,當中就提出一套全新的電子貨幣系統—比特幣,就這樣誕生了。比特幣背後最主要的理念是為了解決現實世界中法定貨幣的發行受到國家控制與干預,所以中本聰就想出一種新支付體系。比特幣的最終開發數量保持固定,並且沒有特定的中心機構干預管理,如此一來就不會有過度發行貨幣導致通貨膨脹的問題。中本聰在08年年底利用區塊鏈技術實踐比特幣的演算法後,挖出了第一顆比特幣。時至今日,比特幣已經成為了其中最主流的虛擬貨幣之一, 除此之外,以太幣和幣安幣都非常普及。 

虛擬貨幣,你可以理解為在區塊鏈平台上做交易用的電子貨幣。虛擬貨幣並不等於區塊鏈,但他們擁有密不可分的關係。「區塊鏈」是一種前所未有的科技技術,利用去中心化的分佈式帳本記存數據。網絡成員之間將數據共享、複製和同步,這種分佈式帳本的好處就是買家和賣家之間可直接交易,不需要任何中介,所以不需要任何機構為我們管理財富。每個人都會有交易紀錄的備份,哪怕你那份紀錄丟失了,也不受影響。所以,虛擬貨幣資產的價值是一個能讓人信賴的機制。 

而香港,我們差不多到2010年代,才開始引入虛擬貨幣的概念,而當中的區塊鏈技術慢慢有人知曉了。初期,大部分人都並未理解區塊鏈及比特幣的運作理念,加上不少人從中炒賣、更有人立心不良的設計龐氏騙局引人投資,令到好多人對虛擬貨幣及區塊鏈的技術有所誤解。儘管如此,比特幣和其他發布的虛擬貨幣,在投資市場都有不錯的表現,以比特幣爲例,從2016年的900美元,到去年的突破6萬美元,漸漸大家都開始感受到虛擬貨幣勢不可擋的趨勢,並且主動尋找更多有關虛擬貨幣,區塊鏈的資訊。而我們亦在2018年寫了一本有關比特幣及區塊鏈的書,希望有更多人認識虛擬貨幣,以及懂得分辨區塊鏈上投資項目的風險。 

2020年12月16日,香港證監會宣布向一個香港的虛擬資產交易平台頒發了第一個牌照。該平台名為OSL,只能面向專業投資人,即係有100萬美元流動資產的投資者。 

本次發牌行為可以說是香港官方機構邁向正式認可虛擬資產的一大步。亦係香港證監會根據2019年11月6日發布的《立場書:監管虛擬資產交易平台》所做工作的一部分。該監管框架包含了在保管虛擬資產、網絡保安、認識客戶、打擊洗錢、市場監督、會計、審計、產品盡職審查和風險管理等方面的嚴格標準。 

自此以後,受到疫情衝擊,証監會並未再發出第二個類似牌照。但虛擬資產的浪潮已席捲香港。2019-2020年各投資人的熱話IEO、ICO;2021年比特幣突破65000美元;以及緊接的NFT浪潮;2022年方興未艾的元宇宙浪潮,這些全部與區塊鏈及加密貨幣一脈相承,亦與香港未來的新經濟發展息息相關。 

隨著區塊鏈技術日趨成熟,我們可以利用區塊鏈的技術在網絡上創造無限的可能,而元宇宙,一個將現實世界和虛擬結合的網絡世界及當中的虛擬資產NFT有很大機會改變你們未來的生活。你們從小就接觸科技,疫情更是催化了你們有更多的時間花在網絡世界上,你們亦漸漸適應了虛擬網絡世界取代了部分的現實生活。近年,NFT在香港亦開始流行,NFT (Non fungible token)實現了數字資產獨一無二的擁有權,亦吸引了越來越多藝術家、創作人都將自己的創新意念透過NFT的形式,放在虛擬世界上,鼓勵元宇宙的形成,而元宇宙的底層技術其實都離不開區塊鏈。隨後很多大企業都加入元宇宙的發展,例如Facebook 推出的Horizon World,讓大家用一個虛擬身份與其他用戶互動;Roblox 的平台, 讓玩家自定遊戲跟其他玩家共享共樂, Nike就在Roblox 上建立了Nikeland,玩家可以以遊戲的方式在網上做運動。 

區塊鏈技術的發明,顛覆了我們固有的生活方式。在虛擬的元宇宙之中,你們或許能透過完成遊戲任務、在遊戲平台內創建屬於自己的天地,從而獲得個人成就感及歸屬感。我們可以在元宇宙這個虛擬的平行世界充分發表自己的個性。在元宇宙裡面,一切的事物都變得有可能。在這個無限可能的萬千世界裡,爸爸希望你們能夠保持一個開放的態度接受新事物,並且好好裝備自己,同時我更希望你地在現實與虛擬的生活裡面得到平衡,保持真誠及真我,從成長中活出真實的自己。 

最後,希望疫情能夠早日退去,大家都能在健康、正面正向的環境下長大,好好迎接下一個屬於你們的新世代。

 

你們的爸爸

王俊文

2022年5月21日

21/05/2022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重溫

CATCHUP
03 - 05
2022
香港電台第一台
X

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教授陳高凌——希望政府盡快建立強制舉報虐兒機制

*標題由編輯所加

童樂居的小朋友:  

對於近期發生的童樂居虐兒事件,我感到很憤慨,亦感到很憂心。 你們安全嗎?你們是否感到惶恐無助?警方成立了專案小隊翻看童樂居的閉路電視片段,涉案人作出了拘捕。案件被發現受到虐待的小朋友們已經送院檢查,還有未被發現的嗎?警方在翻查的閉路電視片段中,發現虐兒事件逾百次,包括掌摑、打頭、將兒童推擲向牆面等,你們有目睹這些事件嗎? 我一直研究兒童受到虐待的問題,兒童目睹暴力所遭受到的創傷 ,絕對不亞於直接受到虐待。被信賴的師長和照顧者虐待,對心靈的傷害更深。我對涉案的幼兒工作者予以最嚴厲的譴責,對監管不力的機構感到極度失望。作為香港社會的一分子,我們欠你們一個交代。   

這次事件牽涉多名施虐者和受害兒童,絕對不是個別事件。施暴時,有其他員工在場嗎?若閉路電視可以拍攝影到,相信虐待事件並非只在洗手間或需要保障私隱的隱閉地方發生,想必會有其他員工在場,他們有何反應?若有人制止並上報機構管理層,甚或報警,相信已一早發現事件。今次事件曝光,全靠街坊目睹事發經過,立即通知機構,才能揭發惡行。若普通市民都會有反應,那麼其他員工是全不知情、玩忽職守、還是包庇呢?這些員工袖手旁觀,除了有違道德操守,應否承擔法律責任呢?  我們現有的法律足夠懲治這些施虐者和䄂手旁觀者,並保護孩子嗎?  

事實上,現時有法可依,但亦有不足之處。  

首先,施虐者固然可惡,破壊了社會對兒童保護工作者的信任。涉案者被捕,等待法庭審理。那麼有關機構需要承擔什麼責任呢?童樂居的住宿兒童,須經社會福利署、醫務社會工作部或非政府機構的社工介紹,向社會福利署「兒童住宿照顧服務中央轉介系統」提出申請。需要住宿的兒童,都是因為原本的家庭未能提供照顧,有些是家庭暴力、孩子被虐待,有些是父母離異、去世或因犯法而在獄中。種種原因都對這些兒童造成了傷害。因此,將缺乏照顧和保護的孩子,交給期望能保護他們的機構,而這些機構亦承諾並承擔照顧和保護的責任。
   

根據香港法例第212章《侵害人身罪條例》第27條   -- 任何對兒童或少年人負有管養、看管或照顧責任的人,如故意襲擊、虐待、忽略、拋棄或遺棄該兒童或少年人,或導致、促致該兒童  少年人受襲擊、虐待、忽略、拋棄或遺棄,即屬罪行。

機構理應承擔照顧和保護兒童的責任,童樂居衆多兒童工作者施虐,證明機構管治失效,縱容了虐兒事件,疏忽照顧,未能保護兒童,難辭其咎。機構縱然成立了調查委員會,亦不能逃脱責任,警方應擴大調查範圍至香港保護兒童會其他服務單位,確切的調查是否有其他虐兒事件未被發現。政府應委任獨立的調查委員會,主動調查有關機構,從員工操守、培訓質素、管治效能,以致有關政府部門的監管方面查找不足,儘快改善。 

至於袖手旁觀者,現有法例未必能針對處理。在2018年5歲女童「臨臨」被虐待致死事件中,有關學校知悉事件但沒有即時舉報。經過「臨臨」事件之後,法律改革委員會於2019年建議增設「沒有保護罪」,若照顧者無採取步驟保護兒童,引致兒童死亡或嚴重傷害,可被追究刑責。英國、美國、加拿大、澳洲等地均有針對教師、社工、醫護人員等相關專業設強制舉報機制,若發現懷疑虐兒個案,必須舉報,一旦被發現漏報,需視乎是疏忽或蓄意,最嚴重可吊銷專業資格。有些相關的專業人士對被監管有保留,但事實上,現時教師發現學生在校內藏毒,知情不報亦有刑事責任。我認為若本港有類似強制舉報機制,將有助於及早發現虐兒個案,防止同類悲劇。政府最近表示擬建立強制舉報虐兒機制  -- 「沒有保護罪 」,保護16歲以下的兒童,社工、教師、醫生、護士等指定專業人士將納入強制舉報名單,可惜立法工作進度緩慢,還要等諮詢,到2023年上半年才提交草案。有關當局宜加快推展工作。 

當然,單靠立法並不足夠,但當有清晰的法律,社會大眾及有關的專業人員便有清晰的標準和界綫,配合專業培訓和公眾教育,便有多些團體和街坊,關注兒童的保護和福祉。 香港早在1994年就已簽署並實施聯合國的兒童權利公約,承諾制訂政策和措施保護兒童,免受暴力傷害,享有發展的權利。可惜的是,香港仍未有立法禁止家長體罰,仍然不斷有孩子受到嚴重的傷害,近年的「臨臨」被虐待致死事件,到近期的集體兒童工作者虐兒事件,無日無之,不見盡頭! 

童樂居的小朋友們,我們未有做好預防的工作,保護你們免受傷害,我們必須加倍努力,希望你們不再遇上這些創傷,我衷心希望對兒童的暴力止於此,讓你們可以在安全、信任的環境下成長! 

陳高凌教授

2022年1月29日

香港電台第一台

29/01/2022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第五屆傳媒轉型大獎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